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料理后事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93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这一剑并非寻常金铁所铸,乃是先天真元凝聚。

  其质原本轻若无物,但在虚宝法印秘诀的加持下,却已变得坚逾金刚,锋利无匹,完全足以匹敌真正的法器。

  李晚把所有的希望都赌在了这一剑上,不成功,便成仁。

  咚!

  只听得一声闷响,白光破空,转瞬即至。

  非凡之兵,以非凡秘法催动,又是趁了凌师兄双眼尽瞎的不备,竟然没有丝毫偏差地从眉心穿过,贯体而入。

  凌师兄的身躯剧震了一下,终于面sè发白,一下变得全无血sè,浑身的真元也似乎随着眉心的洞穿不断流逝,终于瘫软在地,再也没有了声息。

  施皓光劫后余生,不由骇得面sè发白,怔怔地呆了一会儿,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惊叹道:“李道友,你竟然还藏有这手段!”

  他是真的服气了,李晚明明看起来初出茅庐,但一开始就装死避难,又懂得见机补刀,最后还藏有一击必杀的绝强手段,这份机敏和老辣,一些历练十几年的老江湖也未必能做到。

  这已经超出了阅历所限,乃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禀赋。

  李晚却没有丝毫得意,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哪敢藏拙,不过是运气好,使了出来。”

  “运气好也是实力,生死搏杀,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是重要的。”施皓光摇了摇头,“当然,做人也不能总靠运气,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我们现在可算是安全了……”

  两人对望一眼,发现对方眼中都是饱含着欣喜和悲痛。

  欣喜自然是因为,自己两人终于劫后余生,保住了xìng命,而悲痛,却是因为刑同方,夏全,颜思齐三人死去。

  虽然大家的交情还不算深,但多少也算是共事一场,兔死狐悲还是有的。

  两人近乎筋疲力尽,坐在原地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打算料理后事。

  他们检查了一番凌师兄的尸体,结果发现,对方已经脑袋开花,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于是放心搜刮他身上的财物,遗憾的是,他身上带着的竟然是比如意囊更加贵重的法宝,乃是一口百宝囊,用金绳紧紧束着口,想尽办法也打不开,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打不开就先放着吧,以后再说,还是先看看其他。”施皓光见识不浅,当即提议道。

  “好。”李晚点点头,又问道,“这身法衣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如何?”

  他有些眼红这些宗门弟子的福利,都是门派下发法器,这一身衣裳便相当于宝甲,手中的利剑也不是一般的凡兵,端的是削铁如泥。

  施皓光却遗憾地摇了摇头:“不行,这些我们不能拿走,怕有赤阳门的印记,引来无穷的麻烦。”

  李晚怔了一下,也是想起,一些宗门大派为防弟子意外遭难,在一些个人器物上设有暗记,只要贪心拿了,都会被追踪到。

  而且这种门派衣饰和配剑,都是赤阳门弟子专属的样式,拿走之后,除非不使用,否则难以逃过别人留意。

  宗门大派,正是要通过这些手段打消旁人的贪念,免得赐给弟子太好的宝物,引来杀身之祸。

  那些个杀人夺宝的恶人,大多都是为了利益,如果没有太多利益,反而要得罪宗门大派,就不会轻易动心了。

  李晚想通这一点,不由得暗啐一声,也只得作罢。

  施皓光道:“算了,有这百宝囊就已经足够,我们也不能太贪,什么都想得到。”

  李晚应了一声,又问道:“那这尸体怎么办?”

  施皓光道:“放在露天的地方即可,这里多的是蛇雕和秃鹫,不用一天功夫就能吃个干净,不留痕迹,不过为免麻烦,还是把他带过去吧。”

  他们还要检查其他人的尸首,于是顺便把凌师兄也带了过去。

  不久之后,两人回到最初战斗的地方,忙碌起来。

  突然,李晚面露喜sè,连忙道:“施道友,快来看,刑道友像还有救!”

  “什么?”施皓光满面愕然。

  刑同方是和颜思齐一起被凌师兄的剑气所斩,这剑气,乃是以符箓蓄养金xìng灵气,辅以真元凝炼而成,虽然无形无质,但一经祭出,依旧威力无穷,与李晚的剑气印可以说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样的攻击之下,刑同方焉能留得命在?

  施皓光上前摸了摸刑同方的动脉,皱眉不止,良久,却是终于发现了什么,面上也露出喜sè:“真的还有没死!”

  “到底怎么回事?”李晚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也不清楚。”施皓光说道,“扒开他衣服看看。”

  两人商量了一阵,最终决定扒开刑同方的衣服来看,结果却愕然发现,他在内衣处挂着一面扁平的护心镜,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铸成,竟然凹陷大半,破了一个小洞。

  那剑气正是由此穿入,刺破胸肺,但毕竟还算保住了一命。

  施皓光震惊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剑气穿透老颜身体,威力就已先减了六分,再穿透这护心镜,只剩一缕剑气!”

  李晚听得如同天方夜谭,愣了许久,终于失声大笑:“刑道友啊刑道友,你还真是……咳咳……”

  刑同方不愧为老江湖,临行前的一个小小准备,就保住了自己xìng命。

  他现在只是重伤昏迷,并没有真的死掉,但颜思齐和夏全却没有那么好运了,两人最终确定他们已经死去。

  尤其是夏全,他被凌师兄一脚蹬出,撞在石壁上,全身骨头都碎掉,摔成了烂泥一摊,死状实在惨不忍睹。

  “两位道友,抱歉了,我们也没有办法……”

  施皓光上前,躬身为礼,然后把他们两个全身上下都搜了一遍,值钱的东西都收起来。

  尸体便一如那凌师兄和金明海等人,摆在显眼的露天巨石上,等着大雕和秃鹫前来收尸。

  到如今,两人也顾不上给他们入土为安,更怕留下线索给赤阳门查到,只好这么干了。

  ***

  白天到来之前,满身伤痛的三人,终于安全回到栖身的石窟。

  他们运气不错,一路上都没有再受到雕群的袭击,也没有碰上其他散修或者赤阳门弟子,最大的麻烦得以暂时解决。

  “这次的经历,还真是凶险,一不留神就差点没了xìng命。”

  李晚本该入定休息,但此刻,却怎么也安静不下来。

  不过他对自己所为没有丝毫后悔,事到如今,纵然是当时有些处置不妥的地方,也没得后悔了。

  他们现在面对的是杀死赤阳门四名弟子,自身也损伤惨重的局面,除了瓜分好处之外,着实还有许多后事需要料理。

  “回来的路上,我们在崖下找到另一赤阳门弟子的尸体,还有他手中的朱果……现在我们一共有如意囊六口,百宝囊一口,该怎么分?”施皓光这时开口问道,“还是尽快把这些厘清了,亲兄弟明算账。”

  刑同方被喂食了一枚益气灵丹,终于挺了过来,也瘫在一旁听着他们说话,他沉默了片刻,有气无力地叹道:“还能怎么分,平分了就是,多出来的你们两个分。”

  施皓光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除了百宝囊我们暂时打不开,其余六口如意囊,都可以瓜分掉,不过这里面有不少灵玉,符箓,价值不好估算,要做到完全平均也难,我建议大致分成三份,抽到哪份就是哪份好了。”

  如果在之前说这么一番话,还可能会有人不同意,但现在众人拼杀一场,也算是有过命交情了。

  李晚只是略为思索,便同意了他的建议。

  “那就由我来主持好了。”

  现在三人当中,伤势最轻的就是施皓光,再加上他年纪最大,资格最老,也就当仁不让,当着两人的面把所有如意囊打开,里面的宝物一一取出。

  “大头是灵玉,不计零数,约是一万七千六百枚。”

  “灵符是常见的神行符四沓。”

  “丹药有益气丹,金创丹,补骨丹……各四瓶。”

  “还有朱果五枚又二十四瓣。”

  “绳索,刀具,衣物,干粮……这些就暂且算作各六份,还有这些散分的霹雳子,伤药膏,毒药,铁镖……”

  “嗯?这里还有散银和金叶子,我看一下……总计五百六十六两……”

  最后李晚分到了六千枚灵玉,一沓神行符,益气丹,金创丹,补骨丹各一瓶,朱果三枚整。

  多出的灵玉和朱果,是补偿那些暗器,霹雳子,零碎之物,施皓光和刑同方两人都擅使这些,拿去防身用,李晚自恃手中还有得自方铭的霹雳子三枚,也就让给他们了。

  他看着到手的这么多东西,心绪也有些混乱,还是施皓光知道他心意,告诫道:“杀人夺宝虽然来财颇易,但终究不是正途,也不可能长久。呵呵,李道友,我痴长你几岁,倚老卖老啰嗦几句,你不介意吧。”

  “施道友有心了,你这是为了我好,我又怎么会不识好歹。”李晚看了他一眼。

  瓜分完毕之后,三人各怀心思,默默躺倒休息不提。;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