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生死血战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410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好大的胆!”凌师兄的眼瞳骤然紧缩,眼神如箭,凌厉地shè向众人,“我只是要你们回去查明真相,竟然还敢反抗?分明就是做贼心虚。”

  “虚你直娘贼的,你们血口喷人,当然说什么都行,老子刚才差点被你这几个师弟害死,还没算这笔账呢?”

  “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夏全等人叫骂道。

  “这些狗贼还真会颠倒是非,如果我们什么也不做,这个黑锅就背定了,这可不是什么小罪过,这是害死了人。”

  李晚没有夏全他们那么激动,但心中也在暗叫晦气。

  这些人最可恨的,不是要害他们,而是害得光明正大,理直气壮。

  只有照他们的话去做,乖乖跟从才是公道,正义,不然就是做贼心虚。

  先有夺宝之仇,后有诬陷之恨,更有刚才差点被他们引来蛇雕害死这件事情没有算清,要是这都还能忍,干脆一头撞死在这山壁前得了。

  见到他们激烈的反应,几名赤阳门弟子也有些惊讶。

  “这几个散修,刚才还明明一副窝囊废的样子,被我们抢了朱果都不敢多说什么,怎么一转眼就成了难啃的硬骨头?”

  先前的两名弟子有些心虚地看了他们一眼,又看金明海,彼此眼神交流,似乎没了主意。

  金明海咬了咬牙,突然说道:“凌师兄,以我之见,还是先拿下了再说。”

  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不然欺骗师兄罪加一等。

  “也罢,你们动手吧,我在这里给你们压阵,只管放手去做。”凌师兄本就偏向金明海等人,自然不会反对。

  “那我们上了!”

  金明海听到,眼中露出一丝喜sè,立刻奉命而上,挺剑向五人刺去。

  李晚等人虽然是散修,但却大多粗通凡俗武艺,也是拼杀搏斗的好手,立刻分出三人,和他们搏斗起来。

  另外两人jǐng惕地看着凌师兄,防止他插手。

  就在这时,李晚突然从如意囊中摸出几枚霹雳子扣在指缝间,趁着没人注意,猛地掷了出去。

  “轰!”

  几团猛烈的焰火升腾而起,巨响如雷,剧烈的爆炸带着强大的冲击波轰出。

  几人猝不及防,一下就被炸得七零八落。

  凌师兄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痛呼着倒飞出去。

  “凌师兄……”

  “师兄!”

  倒地的几人爬了起来,顿时便惊呆了。

  李晚所有的霹雳子,竟然都是向他掷去,剧烈的爆炸崩起数十铁砂,如同飞shè的弹丸轰在身上。

  但就算这样,凌师兄也没有死去,身上甚至没有明显的伤痕,只是口中吐着鲜血,满脸都是怒火。

  “大胆狂徒,受死吧!”凌师兄手掐剑诀,一道剑气陡地从他指间shè出,转眼之间没入李晚胸口。

  李晚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连反应都来不及。

  “李道友……”

  见到李晚倒下,施皓光几人悲愤大喊。

  “他们杀了李道友,跟他们拼了!”

  “赤阳门的狗贼,以为我们散修是好欺负的,拿命来!”

  施皓光、刑同方、夏全、颜思齐四人怒火滔天,避开实力强横的凌师兄,刀剑猛地向惊慌失措的金明海几人挥去。

  转眼之间,刚才还能和几人斗得难解难分的金明海等人,便死得不能再死。

  炼气境修士,虽然有真元护体,筋骨血肉都强于常人,但却同样没有断肢重续,枯木逢chūn的本领,被快刀割喉,利剑穿心,也一样要死掉。

  施皓光等人虽然修为不高,但走南闯北多年,论狠辣果决,出手快捷,却是金明海这些没有经过历练的年轻弟子无法比拟的,这一下,立刻便显示出了切磋比武跟生死搏杀的不同,简单几招,立刻杀掉他们。

  “去死!”

  愤怒的散修们,用力把各种暗器向凌师兄掷去,其中甚至夹杂着一些各自拥有的霹雳子。

  他们也和李晚一般,拥有各自压箱底的秘宝,都是生死关头防身用的,这一下全都使了出来,没有丝毫留手。

  凌师兄怒吼一声,数道剑气从他身上激shè而出,只听得轰轰轰几声巨响,周围炸起几个大坑,烟尘弥漫。

  突然,一道白光从中飞shè而出,先后贯穿颜思齐和刑同方两人。

  “老颜!”

  “刑道友……”

  施皓光杀红了眼,痛呼一声,不顾安危地飞身扑了上去,猛地一剑,刺向凌师兄的胸膛。

  可剑刃碰到凌师兄的衣裳,便无法再往前一步。

  这衣裳看着普通,但却是一件真正的法器,普通凡兵无法穿透,这也是他刚才不惧李晚的霹雳子,只是被冲击波震伤的缘故。

  施皓光见此,冷笑一声,左手一弹,一枚银针从袖底激发出来,噗嗤一声,刺入凌师兄右眼。

  “啊……”

  凌师兄原本看着施皓光手中长剑无法穿透自己的法衣,还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但这一下,终于再也笑不出,捂着眼睛惨叫起来。

  “死吧!”

  夏全也见机扑了上来,狠狠一刀,向凌师兄的脖子砍去。

  当!

  宛若金铁相击的声音传来,夏全手中的刀立刻就卷了刃,但凌师兄的脖颈也裂了一个大口。

  凌师兄闷哼一声,肉筋紧绷,竟是宛如怒蟒,生生地收紧,转眼间便把伤口拢合。

  只见凌师兄运功抵挡了这一刀之后,猛地一脚抬起,重重一蹬,夏全顿时如同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他整个撞入石壁,蛛网一般的裂纹沿着凹陷处蔓延开来。

  短短几个呼吸间,赤阳门弟子身死,夏全身死,李晚,颜思齐,刑同方生死不明,只剩下施皓光和凌师兄两人。

  施皓光的修为远远不及凌师兄,几个呼吸之后,凌师兄凭着身上法衣防御强悍,先后挡住数剑,逼得他连连后退。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杀我赤阳门弟子!”

  凌师兄满脸是血,浑身褴褛,状若疯魔,犹自带着几分震惊和不可置信,似乎也没有想到,事情竟会演变成这般的模样。

  “本来我只想带你们回去,请师门长辈查明真相,却没想到,你们竟然狗胆包天,杀我赤阳门弟子,我要杀了你们……不,我要把你们扒皮抽筋,真火炼魂,叫你们永世不得超生!”

  凌师兄又痛又恨,戚然长叹。

  宗门世族,自有法度,其中弟子守望相助,共御外侮,便是非常重要的一条。

  他眼睁睁地看着其他人被李晚等人杀死,事后必定受到严惩,甚至会影响道途根基,大好前程!

  在这一刻,他已经彻底放下所有的自矜和道义表皮,要杀施皓光等人赔命。

  施皓光听他到的话,却是疯狂大笑:“狗屁的宗门弟子,狗屁的名门正派,这就是你们行事做人之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道义,哈哈哈哈……只想带我们回去,查明真相……我们早就说过,我们根本不信你们,何来公道,换作是你,易地相处,难道你就愿意跟我们走,把前程命运交到我们手里不成?”

  “假仁假义之辈,只许自己害人,不许别人反抗……难道我们散修,真的就是你们砧板上的肥肉,任意宰割不成!既然这样,老子就杀你娘个痛快,连你也一起杀了,为几位道友报仇!”

  他连连挡开凌师兄剑招,耐心寻找破绽,但却发现,凌师兄身上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凛冽。

  施皓光陡地身躯一震,突然感觉到一股非常可怕的气势涌了出来,仿佛眼前之人并不是一个人类,而是要择人而噬的野兽。

  “归元化真!”

  突然,凌师兄爆发了,全身上下筋骨爆响,发出雷鸣一般的闷声,速度力量顿时增加数倍,一股股强横的罡风随着拳脚带起,呼啸上下,剑刃如同重浪叠迭,又似狂风骤雨,连绵不绝。

  施皓光只挡了两三剑,就被重重一掌轰了出去。

  凌师兄低吟一声,猛地伸手一拨,把插入眼珠的银针,生生地拔了出来。

  他满面狰狞,屈指一弹,瞬间便把这根银针shè了回去。

  嗖!

  施皓光仓促间连忙就地翻滚,堪堪避过面门,整根针从颊上擦过,一条血线应声而现。

  惊魂未定的他连忙挣扎着爬起来,但却只感觉眼前一花,受伤惨重的凌师兄身影如电,竟是瞬间跨过几丈的距离,扑到了身前。

  施皓光连忙一掌挥出,但到半途,却被一股巧妙的力道狙击,手臂一屈,便往下沉去。

  然后他便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扣住了,一把杀意凛然的利剑在背后高高举起。

  “死吧……狗贼……”

  凌师兄低吼一声,默运暗劲,眼看着就要一剑把他的头颅斩下。

  就在这时,一道刀光突然从侧面划过,直取凌师兄左眼!

  凌师兄所有注意都集中在施皓光身上,完全没有防备,顿时便惨叫了一声,不自觉地松开手。

  惊魂未定的施皓光未待反应,便被一股大力猛地拉了过去。

  “李道友,你没有死!”

  施皓光骇然抬头,却意外发现,这个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自己的人,竟然是李晚。;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