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忍无可忍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410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那些人,真是太可恶了。”

  离开了发现朱果的悬崖,李晚仍自愤愤不平。

  他虽然出身寒门,但在记名弟子道场,也算是个师兄一类的人物,颇受后进同门尊重。

  不过出来闯荡以后才明白,以前的那些同门关系根本算不了什么。

  外面的世界很残酷,没有人会管他在记名道场怎样,也没有人在乎他的小小地位,散修就是散修。

  “怎么,李道友,你还很不甘心吗?”施皓光见他面sè难看,不由苦笑一声,“其实我们也不甘心,但不甘心又能怎样,只有忍着。这些赤阳门弟子,摆明了就是欺负我们,但我们身为散修,背后没有宗门撑腰,还是无谓招惹是非为好。”

  颜思齐道:“散修不散修的,倒也还在其次,如果我们都是结丹高手,那几个小辈敢啰嗦一句?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用,要是招惹这些宗门弟子,很有可能,会引来天大的麻烦。”

  “哦,什么麻烦?”众人问道。

  颜思齐道:“我前些rì子就听说,曾经有人意外损毁了这洞天中的宝物,结果被赤阳门抓起来,发配到灵山矿场去挖矿,你们也不想落到这地步吧。”

  “还真是霸道。”众人听了,不由暗自皱眉。

  “就是霸道。”颜思齐道,“我们要么什么也不管,跟他们拼了,要么就只能忍着。”

  “我也知道,但我就是难忍这一口气。”李晚眉头皱得更紧了。

  “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眼见大家都在牢sāo,施皓光连忙说道,“再说下去,就变成诉苦大会了,与其这样,还不如早早再找朱果,趁着现在还有时间,赶紧走吧。”

  “说得有理,我们赶快去找吧。”众人皆道。

  “唏!”

  就在这时,行在山路上的众人,突然听到一阵似曾相识的嘹亮啸声。

  “什么声音?”李晚脚步一顿,面上浮现了凝重的神sè。

  “好像是蛇雕的叫声,不好,有蛇雕发现我们了。”施皓光等人反应很快,立刻从这啸声辨认出了袭来的危险。

  众人回头一看,却又发现,情况似乎并不是自己想像的那样,却反而是大群的蛇雕追着另外几人,正在向自己这边跑来。

  被蛇雕追得抱着鼠窜的人,正是刚才的那几名青衣弟子。

  虽然他们狼狈不堪的样子有些滑稽,但众人都笑不出来,反而有种寒意上涌,浑身战栗的感觉,面sè顿时都白了几分。

  “竖子可恶,抢了我们的朱果还不算,竟然还害我们!”

  “太多蛇雕了,我们快逃!”

  “快!”

  大家都不是傻子,见这场面,哪里还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当即夺路狂奔。

  那些青衣弟子看见,果然跟了过来。

  “他们追上来了。”

  “杀千刀的……快,我们躲到崖壁下面去。”施皓光猛地一声大吼。

  同样逃跑,他们还是比后面的赤阳门弟子有经验,一路借着山势和yīn影,避开蛇雕的注意。

  居心不良的金明海等人只想着祸水东引,却没有发现此中玄妙,不久之后,他们便被大群蛇雕团团围困,眼看着就要危在旦夕。

  “活该!”李晚等人俱都露出了一丝快意,现在他们已经跑出几十丈远,看着后面被蛇雕包围,来不及逃出的赤阳门弟子,也可以幸灾乐祸了。

  但就在这时,变故陡生。

  “孽畜,还不伏诛!”

  一道剑光气势如虹,猛地当空贯了下来。

  转眼之间,剑气四溢,爆发的罡风宛如四散的刀刃,撒开了一只只蛇雕的身体。

  除了少数侥幸避开蛇雕的和那只巨大的首领之外,其余十几只蛇雕俱都猛地炸裂,全身血肉和羽毛飞散,溅得遍地都是。

  “唏!”

  蛇雕首领似乎也受了伤,发出一声又惊又怒的长啸,宛如利箭直冲云霄。

  众人借着月sè看去,只见一名青衣持剑,宛若天人的年轻修士站在崖前。

  他神sè冷峻,微微仰头看着飞走的蛇雕,整个人流露出的气息,就像那出鞘的利剑一般,凌厉而又冷冽。

  施皓光说道:“这人恐怕也是赤阳门的外院弟子,好高深的修为!”

  这人气息异常深沉,大家都摸不准他的底,但却可以隐约看出,实力非常不凡。

  别的不说,单凭刚才击退蛇雕的一手,便远远不是众人可比的。

  “怕是有中后期修为。”李晚心中也暗道。

  他也在心中把这人和方铭比较了一下,却发现这人的实力明显比方铭更强,怕是那种外院中的jīng英高手。

  “凌师兄!”

  果然,金明海等青衣弟子一出口,便道破了来人的身份。

  他们在李晚等人面前嚣张跋扈,但在这年轻修士面前,却是低眉顺眼,貌甚恭敬的样子。

  凌师兄眼神犀利,目光落在他们和李晚等人身上,沉声喝道:“你们都过来。”

  “这下糟了。”施皓光突然道。

  “什么?”李晚面sè一变,但突然领悟到他的意思,顿时沉了下来。

  两伙人不得不向凌师兄靠拢过去,凌师兄没有再言语,只是持剑戒备,防范着蛇雕有可能从天空发起的突袭。

  过了许久,天空彻底平静下来,似乎是感受到下面的人不好对付,那些蛇雕终于飞走了。

  李晚等人刚刚松一口气,却突然见金明海走了出来,带着哭腔道:“师兄,你要给我们做主啊。”

  他的神情语气,都像是充满了委屈,仿佛被人狠狠欺负一顿。

  凌师兄皱了皱眉,问道:“什么事?”

  金明海指着李晚等人道:“这些散修太可恶了,招惹到蛇雕,竟然引来陷害我们,左师弟……左师弟被他们给害死了!”

  金明海身边的师兄弟,也都附和道:“是啊,凌师兄,你要给我们做主啊。”

  “什么?”

  “明明就是你们招惹蛇雕,关我们什么事?”

  “简直无耻之尤!”

  李晚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满腔的怒意,不可遏制地冒了出来。

  这些家伙,颠倒是非,简直太可恨了。

  金明海目光闪烁,似乎也没有想到,刚才还一味忍耐退让的五人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但他已经打定主意,把全部责任都推到他们身上,便道:“师兄你看,他们当着你的面,都还敢狡辩。”

  施皓光马上对凌师兄道:“我们没有做过这种事,反而倒是这几人,强占我们发现的朱果在先,引来蛇雕害我们在后,现在还血口喷人,反过来诬陷我们。”

  “什么诬陷,你这才是真的诬陷!”几名赤阳门弟子听到,连忙争辩起来,“我赤阳门弟子,苦修神通法诀,本领比你们高强十倍,又怎么会无故招来蛇雕,肯定是你们自己对付不了蛇雕,才把祸水引到我们身上。”

  施皓光冷笑:“听听你们这外行话!招不招蛇雕,跟神通法诀有什么关系,明明就是你们什么都不懂,还敢来这谷中找死。”

  李晚等人自然是附和他的说法。

  双方各执一词,争吵了一番,但却无济于事,最后都只能把目光投向凌师兄,希望他出来表态。

  “我不管你们谁招来蛇雕,出了人命,就要负责到底。”凌师兄虽然没有明说,但却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李晚等几人,隐隐带着偏袒之意,“至于真相如何,自有门中长辈裁断。”

  施皓光面sè一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凌师兄道:“很简单,你们跟我回门中协助调查就是了,到时候有门中长辈裁断,一切真相,自然水落石出。”

  李晚有不好的预感:“你这么说,就是要逼我们背这黑锅?”

  凌师兄这句话,表面看来倒是公允,这些赤阳门弟子的话可不可信,回去调查清楚,自然水落石出,但问题是,自己这一方是散修,而对方是宗门弟子,怎么可能会有公平的对待。

  到时候带回去了,自己五人要被大刑伺候,严加拷问,而对方却可以优哉游哉,欣赏自己的惨状,换了谁来,也不可能甘心。

  施皓光也明白根本所在,毫不客气地指出来:“你的门中长辈,不是我们长辈,我们信不过。”

  “既然如此。”凌师兄终于听得不耐烦了,一挥手,道,“多说无益,给我把他们拿下。”

  金明海和几个同伙早就跃跃yù试,兴奋道:“是!”说罢都拔剑出鞘,向众人逼来。

  “镗!”李晚猛地拔刀出鞘。

  “你要干什么?”凌师兄目光一寒。

  李晚冷冷道:“你们敢上前一步,别怪我不客气。”

  “我们已经一忍再忍,却换来这样的结果,看来,没有别的选择了……”

  施皓光等人默然一阵,也各自抽出手中兵刃。

  “他娘的,老子刚才就已经够生气了,你们还要苦苦相逼,现在可好,老子忍无可忍,敢动手?跟你们拼了!”

  “道友说得不错,跟这几个小崽子拼了!”

  “拼了!”

  他们深谙生存之理,刚才金明海等人无礼霸占朱果,都选择了隐忍,但并不代表本xìng是软骨头。

  现在事关身家xìng命,终于忍无可忍。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