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十章 暗藏猫腻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84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金明海耀武扬威地吐露天机,不久后轮到他参试,便径自离开了。

  从始至终,都是一副眼高于顶,不把两人放在眼中的模样,李晚和王林虽然气愤,但却无谓跟他争执,而是担心起了自己的前程。

  “李兄。”见四周各人都在闲聊等候,王林压低了声音,哭丧着脸道,“我们怕是没有机会了。”

  “愿闻其详。”李晚心中有些烦躁,但还是耐心地追问道。

  “唉,他就是京城金家小房的公子金明海,他有一个堂兄,爷爷是赤阳门的真传弟子!你刚才没听他说吗,他们家的兄弟几个,怕是已经包下了这次特辑的名额。”见李晚不了解金明海的底细,王林简单解释了一番。

  “真传弟子!”李晚不禁默然。

  宗门之中,弟子有内、外两院之分,对应筑基、炼气期修士,这些弟子都是各门派的基层,传道授艺,也是由传功长老完成。

  但一旦晋升到结丹境界,身份地位截然不同,大都可以拜得门中一元婴长老为师长,悉心教导。

  这样的弟子便是真传弟子,能够得到宗门的重视,获得灵宝、丹药、功法、灵峰、别院、药园、丹房、仆役等等诸多赏赐,可以说是真正的风云之辈。

  他们是宗门未来的长老,太上长老,院主,护法等等高层,有些潜力用尽,无法胜任实权职位的,也会成为执事长老,负责管理各处庄园和山峰,身份与地位远非寻常之人可比,甚至可以说,真传弟子才是一个门派的jīng华所在,决定着宗门的兴衰存亡。

  其实在正气门时,与李晚起了冲突的尹少华,太爷爷也正是执事长老,但未必做过真传弟子,真较起来,还比不上这金家的长辈。

  李晚顿时什么都明白了:“怪不得这么嚣张,原来是上面有人啊。”

  “上面有人,自然好成仙。”王林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嚣张也是有嚣张的本钱,谁叫我们祖辈先人都是凡人呢,修士的后代,也能成修士,凡人的后代,只能当凡人,想要打破其中界限,千难万难。”

  李晚看了王林一眼,没有多说什么,但心中也有些触动。

  “真传弟子有可能成为执事长老,但这还只是最差的去处,更大的可能是掌握实权,甚至成为元婴修士,太上长老,院主,掌门这些大人物,他们统统都是宗门的高层,要照顾自家子弟,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而且就算没有这些特权,光比修炼的资质,我们祖上没有修士,也比不过,他们都是从小家学渊源,真材实料,我们小时候在干什么,根本没有得比!”

  王林犹自喋喋不休,看样子他知道金明海的身份后,已经放弃了这一次的机会。

  他也是个有心的,见李晚一副沉默不语的样子,以为他受到了打击,反过来安慰道:“哎,李兄,你还在发什么呆,这次就算了,我们等下个月,或者以后吧。”

  李晚点了点头,心中却不以为然。

  这世间,宗门林立,世家遍地,这个月有金家公子来投赤阳门,下个月就不会有林家公子,王家公子,周家公子?

  看来,这条路是很难走通了。

  不知不觉中,轮到了李晚,李晚随号叫入山门附近临时搭建起来的一间小屋之中,里面已经等着三位外院执事模样的中年男人,温言道:“坐。”

  “谢过执事。”李晚回过神,执礼为敬,然后便在三人面前坐下。

  “你叫李晚,乃是原正气门记名弟子,自行修炼到炼气境?”中间坐着的执事,显露出对李晚感兴趣的模样。

  这次有几十人来投,修为达到炼气境的,不超过十个,这样的人可以不必占用分配五行灵炁的名额,对宗门来说,可以节省不少开支。

  其实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李晚轻易就得到了特辑的号牌,不需要经过额外的考校。

  “不错,在下所投拜帖,已经说明情况。”李晚不卑不亢地答道。

  正气门和赤阳门虽然都是天南修真界大派,但彼此统属不一,也没有必要隐瞒来历,至于尹少华之事,他当然就是文饰一番,简单说成是得罪人而出奔外投。

  赤阳门执事果然不关心这个,只是道:“既是我玄门中人,想必也已经清楚,门中修炼的诸般规矩。”

  “三规五律,诸般戒条,还有内外院通行条例,弟子尽皆熟记于心,请三位执事考校。”李晚道。

  执事道:“很好。”说着,便抽考了一些记名弟子应知的清规戒律和内外院诸事。

  李晚对这些不敢称倒背如流,但多年道场生活,也是熟悉无比,毫无悬念地答出。

  然后三位执事又叫李晚随意当场演练一套外功拳法,李晚依言照做了。

  这些都是些凡俗中防身的粗浅功夫,但可以检验出弟子悟xìng和道心,惫懒和愚钝之辈,练武也是练不好的,更遑论神通法术。

  不一会儿,三位执事对李晚已是赞赏有加,因为李晚打起拳来行云流水,极其娴熟,不是名门正派弟子终年勤修不辍,是不可能有这种气象的。

  “此子身份来历待查,但根骨上佳,悟xìng过人,堪为上人之资,尤其难得的是,言辞清楚爽利,xìng情沉稳……”

  等到李晚出去之后,三位充当考验官的执事,评论起来,居中一人对他颇为欣赏。

  “不错,我玄门中人挑选弟子,岂如凡俗愚夫想像那样,只重根骨资质那么简单,除了五根俱全,品貌端正,言行举止心xìng这些也是都要考验,编成秘档的,这李晚倒可以称作是个良才。”

  “那就评为良才如何?”

  “可以!”

  三位执事各自落笔,填了荐格不提。

  居中执事忽然叹息一声,显得颇为遗憾道:“只可惜,这次特辑录事,已经被金家预订,下个月,下下月,也另有另外数家,一时腾不出名额给他。”

  另一名执事道:“这个无妨,先传他行气法诀,稳住再说,到时候有名额就收了,没有名额就告诉他落选。”

  各大世族,长老子弟,时常有占用特辑名额的情况,这些底下掌权的执事们,既要考虑贵人们的安排,又要提拔真正的好苗子,还要维护宗门名声,安抚落选者的情绪,也确实是为难。

  在这种时刻,他们一心以维持稳定局面为重,个人的兴衰荣辱,前程命运,都变得微不足道。

  对李晚颇为欣赏的执事听到,也只好点了点头。

  “下一个人叫做王林,走的是供奉给养的路子?以前面试了几次,这下就不用再看了,先排到下年去,若是有机会再收录他,没有就算了。”

  几位执事又看投帖,商议起下一个人的处置之法,很不巧,正好轮到王林。

  “可这王林似乎只是寻常富商子弟,而且,来到我赤阳门投帖已经有半年了,岁月不等人啊。”

  “嗯?这倒是个问题,凡人常年漂泊在外,不事生产,不奉养父母,又不得遂心愿,长此以往,必定心生埋怨。也罢,合该他没有仙缘,赏一枚长chūn丹,收回号牌,打发回家便是。”

  不久之后,全部来投之人面试完毕,当场宣布结果。

  正如先前那金明海所说,入选的三人,都是他们家堂兄弟。

  “什么,入选的人全都姓金?”

  “他娘的,我敢说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不少人已经是来此大半年,都没有排上特辑了,见状依旧大骂不止。

  执事带领几位外院弟子站在榜下,大声道:“休得喧哗,这次遴选结果,已经是我赤阳门最终决议,你们既已落选,妄自聒噪又有何益?还不如及早下山,等待下月机会。”

  众人犹自愤愤不平,但也无可奈何。

  这时,执事们却又点到几位来投之人姓名,说是要传授他们法诀,以资鼓励,其中一个就有李晚。

  “咦,有戏!”王林一听,立刻便对李晚道,“执事们怕是要传你行气法诀,辅助修炼之用,这代表着他们对你寄以厚望,再等几个月,可能会有机会。”

  他的言语之中,充满羡慕之意,想起自己的结果,却是哭丧着脸道:“我就惨了,连续多次没有被收录,这次连号牌都要收回去,还好仙门怜我祖辈诚心供奉,赏长chūn丹一枚,也不枉来这里一趟。”

  李晚听着他唠叨,却提不起劲来。

  行气法诀固然是他需要的,但能够随便外传,肯定是大路货sè,好不到哪里去。

  至于厚望不厚望的,更是笑话,把人刷下去了,随便给点甜头哄一哄就叫厚望,这样的厚望不要太廉价。

  “算了,特辑录事和记名道场的选拔,终究是不同的,赤阳门一月只选三人,也是长久的规矩,不可能因为我而改变,如果想要拜入赤阳门,还得多等几个月才有希望,不过几个月后情况有变,又不知道会变成怎样。”

  虽然几位执事没有明说,但李晚凭借着多年在记名道场的见闻,隐隐猜到了其中的内幕,心中早已经有数。;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