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八章 秘法显威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410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便上了镇外官道。

  李晚在前面狂奔,一心只想甩掉追来的方铭,但没过一会儿便骇然发现,对方越来越接近了。

  他开辟灵田,步入炼气境,终于厚积薄发,不仅身体筋骨在一夜之间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六识也清明了许多,隐隐间能够察觉到一股危险向自己逼来,便知道那是方铭的气机。

  又过了不久,李晚终于被追上,逼到路边荒地停了下来。

  李晚站在一个微微隆起的土丘上,带着几分喘息,恼然言道:“这位师兄,何必苦苦相逼?”

  方铭本来已经都有了空手而归的准备,但却失而复得,不禁得意大笑道:“李晚,少说废话,乖乖束手就擒吧,不要让我多费手脚。”

  李晚啐了一声,有些怨恨道:“若是我说不呢?”

  方铭道:“那也由不得你。”

  “那你大可一试!”李晚喝道,“你再敢上前一步,我就和你拼了,哪怕舍了这条xìng命,也要咬下你一口肉来!”

  他自知逃脱无望,这一下,也是激发出了潜藏已久的怨愤之意。

  方铭哂笑一声,道:“冥顽不灵!”

  方铭虽然要捉拿李晚,但身为外院弟子,也有几分自傲,并没有一上来就拔剑相对。

  他面带自信,就这么赤手空拳冲了上去,和李晚战了起来。

  呼呼呼!拳脚交加,破空而来,发出阵阵呼啸的声音。

  李晚虽然已经晋升炼气境,但面对这样的外院高手,也是捉襟见肘,倍感吃力,不一会儿,便明显落到了下风。

  他苦苦支撑着,只感觉自己像是暴风雨中的小船,随时都要覆灭。

  李晚心中早已萌生了退意,趁着挥手挡开方铭的一拳,趋身就想向后逃去。

  “主意倒是打得好,但你逃得掉吗?”方铭见状不禁冷笑,李晚此刻的举动,在他看来只不过是垂死挣扎。

  他食中二指并拢,结成剑印,口中沉喝一声。

  “铮”的一声,一柄古朴无华的三尺青锋当空浮现。

  背后的宝剑,应声出鞘。

  “给我斩!”

  方铭手掐剑诀,对着转身逃跑的李晚遥遥一指,便见剑光闪过,猛地斩落下来!

  这一剑突如其来,带着罡风嘶啸,宛如破竹,不要说一个人,就是狮虎,巨象,怕是也能一下斩成两半。

  李晚心中骇然:“法器?”

  这招剑并不是像凡人一般以手持握,而是隔空驭使,以奇诡的方式袭来,没有了人身四肢的诸多限制,招式运转之间更显如意,叫人防不胜防,难以抵挡。

  显然,这方铭已经达到了炼气中期,动静相宜的境界,一身驭气功夫非常高明,不但能够炼出先天真元,更能如臂使指,随心cāo控。

  他所驭使的也不是凡俗剑兵,而是玄门中人所用的法器,其中蕴含凌空cāo持的驭器之道,隔空斩杀,只在一念之间。

  电光火石之间,李晚心中生起强烈的jǐng讯,不顾地下泥污,翻滚着躲开,狼狈不堪。

  但剑刃马上也跟着调头,不由分说,斩将而来,显示出了无比的灵活。

  短短几息,李晚就被逼迫到了极其危险的地步,险象环生。

  “这就是玄门秘法,凡人不可抵挡!难道我要死在这里了吗?”

  李晚感觉到了无可奈何,无论怎么闪躲,这法剑也能跟着过来,而且比任何凡俗剑术更快,更jīng妙,显然没有别路可走。

  但就在这岌岌可危的时刻,他却是突然想起,这方铭奉命捉拿自己,必定不会轻易下杀手。

  还有机会!拼了!

  趁着一个翻滚,李晚咬牙挺身,没有继续躲避,却反而一跃而起,空门大开,胸膛脖颈都迎着法剑而去!

  方铭见状,果然大吃了一惊,连忙剑势一转,锋刃偏了过去。

  但却没有想到,李晚趁着这机会,一块不知何时抓在手中的山石,猛地弹出,朝他面门而去。

  方铭不得不侧身闪避。

  这一闪,露出了破绽,李晚双眼泛红,猛喝一声,状若疯魔地向他扑了过去。

  虽然他很想逃走,但一味示弱,把后背交给敌人,只有束手就擒的份,这时候也别无选择。

  他在方铭反应过来之前抢先出手,却是突然激发了刚刚炼成的虚宝法印,顿觉一股凌厉的锋芒随着寒意流走,沿着手少阳三焦经冲至无名指间。

  “剑气印,着!”

  不觉屈指一弹,一道白光凝成的剑气破体而出!

  这一击之后,他顿时便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元空空如也,得再次休息,或者行气运功,才能恢复了,不过这剑气的威力也没有叫人失望,竟然噗的一声,从方铭身体穿透了过去。

  凌厉如斯。

  方铭右肩炸开一朵血花,顿时身躯剧震,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的骇然神情。

  他被李晚方才的举动激得恼羞成怒,本想一剑把他刺伤,但却只感觉右肩一痛,不由自主地失手。

  法剑堪堪飞在半空,便咣当一声,无力地掉落。

  “纳命来吧!”

  李晚见到这样的绝世好机会出现,哪有放过的道理,顿时猛地怒吼一声,一拳砸在方铭脸上!

  方铭惨叫一声,痛捂口鼻,鲜血狂飙不止。

  这一拳,完全大出方铭所料,他万万没有想到,李晚竟然有如此决绝的心思,拼着被法剑斩杀,也要反击自己,更加没有想到,只是经过一rì,李晚已然打破凡人的瓶颈,成为了玄门修士。

  虽然只是最低级的炼气弟子,但这一步踏出,便是脱胎换骨,旁的不说,速度和力量,增大了何止数倍?

  这一下,什么jīng妙的剑法,招式,也没有了用处,他现在已经彻底没有了还手之力。

  轰轰轰轰!

  拳影重重,罡风鸣爆,连空气也仿佛要给李晚打爆,接连的拳头,如暴雨倾泻在方铭的身上。

  方铭转眼间又再中了十几拳,浑身震颤不止,只感觉浑身上下酥麻酸痛,仿佛骨头都要给打碎了。

  李晚却没有丝毫手软,口中发出一声野兽似也的低吼,重重一拳猛轰在方铭的下巴。

  轰!

  方铭整个人都被轰得飞了起来,紧接着,便见李晚一记断子绝孙踢,毫不留情地往他下身扫去!

  方铭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禁不住抱着下档,缩成一团倒在了地上。

  李晚的认知并没有出错,虽然方铭已经是炼气弟子,一身筋骨强健,血气强盛,比山中猛虎也差不了多少,但毕竟还没有大能修士飞天遁地的本领,寻常凡人的要害,他一样也有。

  见制住了对手,李晚毫不犹豫扑身上去,如同凡俗市井的混混无赖打架,掐住方铭脖子,又剪住他双腿,便死命地翻滚。

  方铭乃是外院之人,正经的宗门弟子,一身武艺自不必说,但却完全没有经历过这等阵仗,多年苦修的技艺,甚至玄门法诀都没有了用处,驭剑的气机也已断绝。

  以他的功夫,还没有本事在这种干扰下再施神通,于是只能忍着剧痛,和李晚比拼起蛮力来。

  但炼气一境,诸人筋骨气力相差并不大,都是数口真元在身,得到滋补,差距未必有修习了神通法诀那么巨大。

  他此刻心中羞恼,又怀着几分莫名惊惧,完全使不上劲力,再加上肩膀被剑气刺伤,更加不是李晚的对手。

  短短几息功夫,方铭就被掐紧了脖子,憋红着脸,连气也快要透不过来。

  李晚疯狂大笑着,额头重重地往方铭面上磕去。

  方铭被他磕了几下,顿时血流如注,整张脸都炸开了花。

  “混……混账……”

  李晚狞笑道:“方师兄,因果不可违,你奉命来追捕我,可曾想过yīn沟里翻船!”

  “你……你竟然已经步入炼气境,还怀有暗器在身……我……我失算了……”方铭艰难地说道。

  他以为李晚是用暗器伤他,却不知道,那是刚刚才学会的剑气印。

  李晚试过剑气印威力之后,鬼使神差,又再凝聚了一道,没想到派上了用场。

  “你知道就好,若不是我抢了尹少华的五行灵炁,单凭那些世俗财物,尹家又怎么可能会派你来?”李晚畅意大笑。

  他最得意的事情,就是被尹少华毁了道途前程,却凭自己手段找了回来,甚至还因祸得福,学会了炼制虚宝法印。

  一报还一报,天下痛快之事,莫过于此!

  片刻之后,方铭憋屈地被李晚连磕数十下,直磕得眼冒金星,天旋地转,终于昏了过去。

  李晚呸的一声,吐出一口带着鲜血的唾沫,抹了抹嘴,站起身来。

  “堂堂炼气修士,竟然被我yīn了,正是应了你追来的因果,谁叫你恃强凌弱,活该!”

  李晚行出几步,拾起掉落在地的法剑,在方铭脖颈间比划了两下,但终究还是没有斩落下去。

  李晚自认是个讲道理,守规矩的人,这方铭只是奉命来擒拿他,并不是要杀他,自然要留下一命。

  想了想,李晚俯身在方铭腰间摸索一番,忽地把他的如意囊掏了出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外院弟子,真的有好东西!”

  李晚见到这物,不由得仰天大笑。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