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五章 开辟灵田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82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正当丘执事大发雷霆,要派外院弟子捉拿李晚的时候,李晚已经来到百里之外的一座小镇。

  因为手头宽裕,李晚下山之后,在路上遇到一名骑马的旅人,当即找了个急用的借口,花几倍的价钱买来,然后一口气策马跑出了上百里,才在一处偏僻的路口停下。

  李晚没有拴马,故意让过往路人顺手牵了去,又翻过山头,花了两rì时间,才来到这里。

  直到这时,李晚才有功夫查看那rì所得,却发现功法秘籍只是寻常的凡俗武功,价值没有想像中那么大,倒是那五行灵炁,是真正的宝物。

  李晚正考虑着,尽早把它融炼了,好步入炼气境。

  道途始于炼气,只有达到这一步,才能在体内开辟灵田,才能超脱凡俗世界,成为玄门中人,炼气修士。

  此后体内元气充盈,生机不息,无论体力,耐力,都将有脱胎换骨的增长。

  而且,凡人军民百姓游历天下,要开具路引,要受官府管制,甚至是各路山贼水匪,丛林野兽,都会成为阻碍,诸事多有不便之处,但成为玄门中人后,这些世俗的限制会降低到最小的地步,对接下来的行程大有好处。

  不过李晚之前接连赶路,体力和jīng力并不处在最好的状态,而且四周都是荒山野岭,又恐有蛇虫野兽侵扰,直到这时,才在镇中客栈开了一间上房,吃饱喝足,养好jīng神,做好万全准备。

  “是时候了……”

  当rì夜里,李晚盘坐在房中,开始融炼五行灵炁。

  他张口一吸,把那水珠一般,又似凝胶脂球的灵炁吞入腹中,然后运功炼化起来。

  这五行灵炁一经入腹,立刻化作一股股感触各异的气流,遍及四肢百骸,周身上下。

  他就好像是喝了烈酒一般,浑身开始散发出腾腾的热意,全身上下毛孔张开,经脉畅行,气血变得活跃无比。

  不久之后,李晚感觉自己仿佛浸泡在一潭温热的泉水之中,浑身酥软,无比的舒服。

  在这股温热之意的催逼下,自己全身上下诸多窍穴涌出了奇异的力量,行遍各处关隘,最终会聚在小腹之下三寸,丹田气海的所在。

  身上仿佛有一块神秘的区域在打开,五团感触各异的气流循着丹田气海缓缓流动,行经这处地方,变得越来越慢,但彼此衔接融合,却似蕴含着天地间至玄至真的道理,五行生化,万物生机,莫不蕴藏在其中。

  这是灵炁在体内融合在了一处,与体内原本便有的丹田结合起来。

  它就像是一口泉眼,源源不断地涌出元气,并且这些元气xìng质各异,包含了世间五行的德xìng,在五行生化的催动之下,逐渐化为一股全新的力量。

  这股力量至纯至净,既不在五行之中,也不为yīn阳之属,非是后天形成,而是谓始极一气。

  一者,道之衍也,正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里的始极一气,也正代表着道途的起点。

  从此之后,李晚的丹田已经转化为灵田,拥有了五行循环,流转不休的特xìng,无论吸入何种后天气机,都可以通过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慢慢盘磨,再用所修法诀转化为先天真元,然后由一化为二,二化为三,直到圆满之数。

  这个过程,便是谓之炼气。

  经由灵田之中灵气流转,修炼出一丝先天真元后,李晚顿时便感觉到,世界似乎变得有些不同了。

  全身热意不散,犹如一股温暖的气流游遍全身,在这股气流的引导之下,自己耳聪目明,感觉灵敏,身子骨都似乎轻盈了不少。

  只是短短不到半个时辰里,自己整个人的jīng神气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宛如新生。

  李晚站了起来,当空挥拳。

  啪啪啪!

  一连串的爆裂声传出,那是他的拳力大增,引动鸣响。

  手臂在烛光的照映下,仿佛幻化成了无数的残影,速度也变得无比之快。

  而且他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气机变得悠长,深远。

  “传闻果然是真的,以前我把正气门粗传的功法修炼到了圆满境界,但那功法,不过是凡俗的内家功夫而已,再练一百年,也就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效果,哪里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开辟出灵田之后,修炼先天真元,一丝出尘之气隐隐然在身上浮现,顾盼之中,暗藏神光,和凡人的生命有了本质区别。

  这一步,就是通天坦途。

  多年夙愿终于达成,李晚表面没有太多欣喜,但其实也是无比振奋。

  他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发现时间已经到了深夜,四周万籁俱寂,显得异常安谧。

  这时,李晚感觉腹中有些饥饿,便到桌边倒了一壶凉水,就着吃起随身携带的干粮,但连吃几个大饼,仍然感觉饥饿难耐,不由得想起了玄门中人的种种传说。

  “到了炼气境,先天真元滋养肉身,凡胎肉身也会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等闲的食物,已经难以满足我所需,看来,要想办法弄一些滋养元气的灵丹,还有炼气所需的灵玉……修真四宝,财侣法地,财字排在第一位啊。”

  一连把三rì份的干粮都吃完,李晚心满意足地睡下,直到第二天rì上三竿才起来,早已经是jīng神抖擞,元气饱满,浑身仿佛有一股使不完的气力。

  他到楼下给了小二一钱碎银,向他打探衣食行路各店铺所在,准备打探一下附近城镇的情况,然后离开客栈,远走高飞。

  ***

  中午,李晚吃过午饭,坐在房中喝茶,一边思索着。

  “接下来去哪里好?”

  普通凡人奔波劳碌,每rì只为生计和富贵,野心大一些,就是封侯拜相,青史留名。

  其实修士也差不多,只不过,要实现的目标换成了长生逍遥,获得种种成道机缘,又或者是心系宗门者,考虑着一门一派的兴衰,道统的传承。

  无论闭关苦修,还是行走天下,做任何的事情,都离不开这些,要是真的修士都无yù无求了,那还修炼干什么。

  李晚现在思路很清晰,深知自己离开了正气门,首先要考虑的事情就是谋生,然后修炼变强,活出个人样来,至于将来,可以慢慢再想。

  而谋生,也有改投他派和成为散修之分,前者和在正气门中大同小异,只是换一个环境,而后者,却是彻底改变过去的生活方式。

  “成为宗门弟子,修炼前期,只是个小卒子,要听从师长命令行事,要遵守门规戒律,这是宗门弟子的宿命,也是从宗门获得庇护和供养的代价。”

  “而成为散修,zìyóu是zìyóu了,生活却没有着落,而且散修人单力薄,容易被人欺辱,劫掠,甚至是丧失xìng命,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又谈什么修炼?

  李晚考虑了许久,发现这两个选择都是福祸相依,难以定论,一时间有些难以抉择,不过慢慢也就倾向于前者,毕竟他在正气门的道场生活了多年,对修真界宗门比较了解。

  以他记名弟子的身份,改投他派,是没有问题的,毕竟记名弟子并不是正式的弟子,还没有入得门墙。

  “嗯?这是什么?”

  就在思索前程的时候,李晚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暖流,正在缓缓而动。

  他惊讶地低头看去,却发现,原来是那枚顺手挂在脖子上的环形玉佩在作怪。

  它好像突然活了过来,隐隐与体内的先天真元呼应,传来一阵阵莫名的悸动。

  紧接着,玉佩表面浮现出有如萤月的洁白光芒,内里波光流转,似乎有游鱼窜动在荡漾的清波之中。

  再仔细一看,这哪里是什么游鱼,分明就是一个个道纹,如青烟飘渺,氤氲着悬浮在光华里。

  “这东西还真是件宝物?”

  李晚察觉到,自己的脑海中,似乎多了一股莫名的讯息。

  原来,这玉佩并不是装饰用的宝物,而是玄门中人才能使用的神识玉简。

  所谓神识玉简,乃是修真界中,专门用来记载功法秘籍或者天地秘闻的一种法器,能够在瞬息之间,把前人留下的神识融进自己的意念,立刻掌握功法,或者得知秘闻。

  利用神识玉简传道授业,不会有一词多意或者古今不同,造成偏差和误解,而且,能够炼制此器,并在其中留下神识的,必定是高德大能,他们的记忆和经验,远远胜于那些载于文字的典籍。

  但神识玉简在现世已经极为少见了,只有那些传承悠久的教派,或者真正的豪门大族,才会在极为珍视的贵重典籍中用上这些,而且,只有指定的嫡传后辈能够享用,却是件非常贵重的宝物。

  之前李晚没有发现它的异常,是因为他当时还只是凡人,体内没有先天真元的存在,自然感觉不到这等玄门宝物的奥妙,不过现在,他已经成为了炼气修士,敛神思索之下,终于触发了它的真正功用。;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