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四章 五行灵炁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81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其中一只锦盒,装的是一枚环形玉佩,用红绳串着,像是件饰物。

  李晚把它拿在手中看了一会儿,隐隐感觉,可能会是什么贵重宝物,但左看右看,弄不明白,只好顺手挂在自己脖子上。

  又再打开另一只盒子,顿时,赤、黄、青、白、黑五sè光芒亮起,照映了整个房间。

  出现在李晚面前的,是一团鸽蛋一般大小,遍体通透,光华流转的奇物,它看起来像是一洌五彩清泉凝结而成的水珠,表面有各自不同的波光荡漾,但却又泾渭分明,异常的灵动。

  李晚面上流露出一丝震惊之sè,不觉失声道:“五行灵炁?”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只锦盒里面装的,竟然是珍贵的五行灵炁。

  玄门修炼首重根xìng,除极少数天生五行灵根圆满的天才之外,世俗之人大多都要经历一个开辟灵田,筑炼道基的过程,方才能够踏上修真问道之途。

  而五行灵炁,便是从天材地宝中提取jīng华,用作辅助开辟灵田的宝物!

  大凡拥有修真天赋的凡人,自身已经含有五行灵根,可以和天地元气相感,淬炼出一丝筑就道基所需的先天真元,但人食五谷杂粮,又有五贼偷命,伐戮其身,炼就的先天真元不堪运用,只有凭借这些天材地宝弥补亏欠,方才能够满足炼气所需。

  李晚名载广谱的时候,早已经由道场执事验明,体内金、火、土三行灵根圆满,可以满足修炼所需,而水、木二行略有亏欠,必须寻得足量的五行灵炁,才能步入炼气境。

  五行灵炁的出产,一直被世家大族和宗门大派把持,区区凡人,难有门路弄到手,这本来是要选入外院才能得到的机会。

  “好!简直好极!”李晚激动道,“我本以为,离开正气门之后,再难得到修真问道的机缘,但却没有想到,今天就得偿所愿了,哈哈哈哈。”

  李晚看向尹少华,只见他的表情也是jīng彩之极,一会儿红一会儿白,不知道是心疼还是气急导致,不由笑着说道:“尹少华,你毁我道途前程,但这五行灵炁却落到我手中,真是报应啊!”

  抛开其他东西不论,单只这份五行灵炁,就已经是大出李晚所料了,他料定这物尹少华也是刚刚才弄到手的,从他和那方管事的谈话,就不难猜出。

  李晚大喜之下,也不再废话,把所有东西装回如意囊,揣进怀里,便准备离开。

  但刚要打开房门出去,李晚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又折了回来,蹲在地上对尹少华道:“小子,我离开后,你定会叫丘执事派人追杀我?”

  尹少华哪敢触怒他,连连摇头。

  李晚冷笑道:“不管怎么说,我也不能就这么离开,还需布置一番才行。”

  说罢,他便提起尹少华,大步走出了房间,然后从大摇大摆从前院开门出去,来到山外竹林处。

  离竹林不远的地方,有一座荒废的山园,山园外栽种着一些记名弟子自种的果蔬,而穿过这山园,几百步外便是一条山溪。

  越过这条山溪,李晚寻了个避风的土坎,便把尹少华丢了进去,然后解开布巾。

  尹少华艰难地把口中的袜子吐了出来,干呕了一阵,惊恐地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李晚抽出匕首,晃了晃。

  尹少华骤然sè变,连忙道:“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李师兄,之前是我不对,我给你赔礼道歉,对,赔礼道歉,求求你放过我……”说着便连连磕头不止。

  他倒是有几分小聪明,不敢在这时候耍弄纨绔恶少的威风,只是俯下身时,眼中流露出一丝隐秘的怨毒和yīn狠。

  李晚哈哈大笑起来:“早知今rì,何必当初。”

  见李晚还是不肯松口,尹少华身躯剧震,吓得瘫倒在地,哆嗦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李晚不由得鄙夷地瞥了他一眼,道:“放心,我李晚是个讲道理,守规矩的人,没有必要,也不会妄造杀孽,不过你毁我道途前程,总是事实吧,还有,你伙同方管事贪墨宗门赏赐,私下里牟取暴利,也叫我偷听到,我不管你把那些不义之财藏在哪里,只取手中这份横财就够了,带你来这里,却是为了给自己逃亡争取时间。”

  说完这一句,李晚突然幽幽地道了一声:“不要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自己运气不好吧。”然后便把袜子重新塞了回去,抓起尹少华的手腕,噗的一声,猛扎进去。

  “唔!”尹少华惨叫一声,只感觉到锥心刺骨的疼痛传了过来,顿时颤如糠筛,浑身冷汗不止。

  李晚见他面sè一下就发青了,没有丝毫犹豫,刀刃翻转,干脆利落地把他的手筋挑断。

  尹少华痛得翻倒在地直打滚,但却被李晚提起,如法炮制,把另一只手和双脚脚筋也挑断。

  他下手非常有分寸,但却包含着一股冷酷绝情,就好像山间猎人给猎物开膛破肚。

  做完这些之后,李晚又把尹少华扔在地上,啪的一声,一脚重重踩下。

  他这一踩,用上了正气诀中的暗劲,势大力沉,一下就把尹少华整条右手臂骨都踩碎了。

  尹少华两眼一翻,终于昏死过去。

  直到这时,李晚冷酷的神sè方才稍缓,开始蹲下来给他包扎伤口。

  “手筋脚筋挑断,臂骨粉碎……这在凡间,大概是要落下残疾了吧,不过你有个好家世,这点小伤也不算什么,回去求几服灵药,保管没事,就算有事,你们家大业大,白养一个废物,也不算什么。”李晚嘿嘿冷笑,“我倒要看看,你们是第一时间来追杀我,还是先救你要紧。”

  李晚心中非常清楚,自己临时起意,夺了五行灵炁,定会受到追捕,毕竟五行灵炁是开辟灵田的关键之物,更相当于一个成为修士的机会。

  他做这么多事情,自然不是为了满足虐待仇人的变态心思,而是为了拖延时间,争取逃离的机会。

  不久之后,李晚再次钻入后山竹林,然后循着伙房杂役担柴挑水的石径小道往下而去,消失在茫茫大山之中。

  ***

  第二rì,尹家的奴仆找了许久,都没有发现自家公子,不由感到奇怪,但也没有想太多。

  李晚的布置果然起了作用,直到rì上三竿,才有人觉得不对劲,商量着要不要报告那位来自外院执事大人。

  这名外院执事姓丘,早年曾与尹少华的太爷爷为同代弟子,多次受其照拂,也算颇有交情,尹家的奴仆们觉得自家公子离奇失踪,顿时没了主心骨,也只能靠他。

  但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

  听到奴仆来报,丘执事也是满头雾水,第一个反应,竟是怀疑尹少华忍受不了道场修炼的清苦,偷偷跑下山去吃喝piáo赌。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就算尹少华要下山玩乐,也没有理由一大早就偷偷离开,肯定要带着跟班随身伺候。

  于是他发动道场诸弟子和各家奴仆下人到处去找,并派人查证昨rì值更,与此同时,以玄门秘法追踪气机,结果却发现,尹少华就在山上,只是不知道具体方位。

  这一追查,又是一整夜,直到第二天拂晓时分,东方都已经开始泛白,才有弟子在果园发现已经奄奄一息的尹少华。

  “少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见到尹少华的惨状,闻讯而来的丘执事无比震惊。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尹少华竟然被人挑断手筋脚筋,踩碎臂骨,粗暴地丢弃在这荒山野岭。

  要是发现再迟一些,后果不堪设想。

  “丘老,是李晚那天杀的干的!他摸到房间里绑了我,抢走我的东西,还这般对我……你要给我做主啊!”尹少华见到丘执事,不禁泪盈满眶,痛哭流涕。

  “李晚?”丘执事怔住了。

  “就是前rì被您黜落的那弟子……”有人小声提醒道。

  丘执事这才反应过来,大怒道:“李晚何在?”

  “丘老,李晚他……他早已经跑了!”

  “什么,跑了?”丘执事满面怒容。

  他清楚尹少华所为,也知道尹少华口中的那东西是指什么。

  但查看尹少华的伤势后,丘执事却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满腔怒火都生生地压了下来。

  “好狠的手段,他这是要废了少华啊,果真是狼子野心!少华,你现在的情况非常危急,我要马上带你回山门救治,万一落下残疾,一辈子的前途便都毁了。”

  尹少华听到,不由也怔住了,良久才不甘心地问道:“那……李晚怎么办?”

  丘执事道:“方铭,石不移,这件事交给你们两个,若是能把那李晚捉回,我定会在尹长老面前帮你们美言,到时候尹长老必有厚赐,明白了吗?”

  方铭和石不移,就是这次跟随丘执事一起前来公干的外院弟子,听到丘执事的命令,当即拱手言道:“丘老尽管放心,我们定会把那李晚捉回!”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