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三章 快意恩仇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87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什么狗东西,没点本事也敢来招我李晚,简直不自量力!”

  李晚见状,不由哈哈大笑,但却没有傻站着不动,而是大步流星地走开。

  哀嚎了一阵,尹志好不容易才挣扎着爬起来,捂着高高肿起的脸颊,满面yīn狠地在背后叫骂道:“李晚!你会后悔的!老子不整死你就跟你姓!哎哟……”

  转念之间,他已经想到了许多整治李晚的手段,只要李晚还在正气门中,总能找到机会下手。

  他却不知,李晚早已经萌生了离开的心思。

  “真的没有必要留下了,今天遇见这麻烦,绝不是偶然。”

  李晚轻叹一声,虽然已经下定决心,但毕竟在这里学艺十年,也不是当真没有丝毫感情,说走便走的。

  尤其是想起,离开这里并不是自己本心所愿,而是被人毁了道途前程,生怕将来受到打压所致,更加是无名火起,心气难平。

  “不如临走之前……先报了这仇!”

  毁人道途前程,这仇可不小,虽然李晚之前很理智,知道自己贸然前去,不过自取其辱而已,但并不代表他就不想!

  而如今,连一名小小恶仆都敢蹬鼻子上脸,李晚自问,已经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这一念起,便再难平息。

  时间很快到了夜里,趁着天黑,李晚把原本收拾妥当的行李弃置,又贴身收好用作盘缠的百两银票,悄悄往山上摸去。

  等来到山腰的记名弟子道场,已是月亮高高挂起,夜深人静的时分。

  李晚轻车熟驾,潜入道场靠山处,不一会儿,便翻过院墙,循着后厨小门来到记名弟子们居住的地方。

  李晚记得,那尹少华三年前入门,居住在西厢靠外的一间上好jīng舍里面,也好在其为人跋扈,一来便占据了几个同期弟子的房间,又派人大动土木,自己筑起一个独院,倒是不虞被其他人撞见。

  李晚很顺利便潜到尹少华的阁楼外,却在这时,突然听到里面有人声传出。

  李晚不由微怔:“都这么晚了,还不睡?”

  李晚的本意是趁着尹少华不备,把他狠揍一顿,出尽心中恶气,但听到人声后,却又突然心念一转,放轻脚步,慢慢地踱了过去。

  他想要听听,里面的人在说些什么。

  “……有了这宝物,公子你一定可以顺利开辟灵田,到时长老自会接引公子进入外院……”

  “哈哈,不错,这次我尹少华踏入道途,也终于有望了!方管事,此事多亏了你从旁协助,要不然的话,也没法用这偷天换rì的手段,把那李晚名下的赏赐转到我这里来。那李晚枉自苦修,却想不到,到头来还是替本公子做了嫁衣。”

  “呵呵,为公子分忧,乃是在下分内之事,不过此事虽然已经尘埃落定,却还有少许隐患,不可不防。”

  “哦?方管事所指是……”

  “就是那李晚,此子虽然没有什么根脚,但毕竟是当事人,如果他从别处得知真相,说不定会大闹起来,到进修,有可能牵连到公子和那几位外院执事……”

  “你是说,宗门对他这般的杰出弟子扶助之事?我们是借着他平rì考功申报奖励,功德院几位执事那里,可留有取用画押……”

  “不错,一旦事情闹大,宗门必会调查,到时候,怕会东窗事发。”

  “那李晚见识有限,又怎么会知道宗门内外两院的规矩?只怕现在他还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宗门曾经有过下赐……而且,我今rì也听人说,在山下坊市看见了他,似是为换取银钱,待我略施小计,寻个由头把他赶走便是了,再不识相,有他苦头吃的。”

  “原来公子早有安排,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呵呵,方管事不必太过多虑,那李晚只不过是个没有根脚的野小子而已,要对付他,还不是易如反掌?”

  ……

  “这些人……背地里竟然在干这些勾当!”

  李晚无意中听到了尹少华和方管事狼狈为jiān,欺上瞒下的机密,不由得怒火中烧,越发愤怒。

  他不曾想到,尹少华背地里早已经在针对自己。

  可笑自己出身贫寒,宗门里也没有要好的亲朋好友,根本就不知道那些繁复的规矩,无形之中,许多原本可以获得的好处,都被人截留和贪没了。

  甚至不仅仅只有自己,其他刻苦努力,但却没有显赫出身的寒门子弟,大多都被yīn了,尹少华和方管事损害的,乃是全体寒门杰出子弟的利益,靠着这手段来增加他步入炼气境的机会。

  “怪不得,我在记名弟子道场多年,rì夜苦修,宗门却不闻不问……原来,是这些蛀虫吃光了好处,连残羹剩饭都没留给我们!”

  李晚终于明白了一些过去所曾疑惑的事情,心中不由涌起一阵深深的无力。

  但颓然之后,却是越发坚定了要狠狠教训这尹少华一顿,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的念头。

  他耐心地等到那名方管事离开,只剩下尹少华一人,又在窗外潜伏了许久,等到房中悄无声息了,才从怀中摸出一把早已准备好的薄刃匕首,插进窗缝里面。

  不久之后,窗栓发出一声轻微的闷响,被拨开在一边,然后李晚轻轻一推,便打了开来。

  李晚收好匕首,轻手轻脚翻到里面,借着月光看见,尹少华正睡在里面的床榻上。

  房间里弥漫着一丝酒气,似乎是刚才和那方管事饮酒所致。

  李晚心念流转,一下便猜到了,定是这尹少华和方管事有机密要事商谈,屏退了仆役,因此一直都不见有人来收拾,而喝完酒后,尹少华感觉有些醉意上头,便直接睡下了。

  “真是天助我也,那些奴仆知道尹少华睡下了,不会来打扰,怪不得刚才不见有人!”

  李晚心中一喜,悄然行至床头,然后猛地扑了上去。

  哐啷!一声闷响过后,尹少华猛地挣扎起来,但他睡得迷糊,本身武艺又不及李晚,一下被扼住脖颈,两人很快缠在一起,翻动着滚下了床。

  “是你!”

  尹少华猛地瞪大眼睛,想要开口喊人,但却连气都快要透不过来,出口便是一阵破风箱般的沙哑干嚎。

  “尹少华,没想到吧,你大爷我报仇来了!”李晚冷冷笑着,猛地翻身一转,然后抬膝猛顶。

  尹少华吃痛一缩,顿时就像炸熟的虾仔一般弓了起来,很快又再被李晚揪起,一个侧摔,狠狠放倒在地。

  不等他起身,李晚一个手刀劈了下去,便只听得一声闷哼,终于翻了翻白眼,瘫倒在地,不省人事。

  李晚从怀里掏出绳索,给尹少华来了个五花大绑,羊牯似的扔到一边,又捏着鼻子,从床底下找来一双布袜,把他的嘴巴紧紧塞住,还用布巾扎住,防止他吐出。

  做完这些,他才用脚尖踢了踢尹少华,把他弄醒。

  尹少华一口闷气透出,幽幽地转醒,很快便弄清发生了什么事,不由面露惊惶,满眼皆是服软求饶之sè。

  李晚见了,冷笑道:“你毁我成道机缘,我便要你破财消灾,这总公平吧?算你小子走运,若不是我不愿多惹是非,一刀把你杀了也不为过。”

  李晚并没有打算杀这尹少华,因为他已经想好,杀人泄愤,于事无补,反而还会招来天大麻烦,再退一步说,假若事败被抓,也不至于全无转寰的余地。

  不多时,李晚便在尹少华悲愤yù绝的目光下翻遍房间,搜得财物若干,又从尹少华腰间摸出一个锦袋。

  锦袋似是用上好的绸布织成,描着金丝云纹,用暗黄的捻绳束口,紧紧地扎住,显得非常jīng致。

  “竟然是如意囊?你连这好东西都有,真是奢侈啊!”

  李晚见了,不由啧啧称叹。

  如意囊是一种连品级都没有的小巧法器,玄门中人用来收纳财宝,贴身携带,方便游历出行之用。

  小小一个布嚢,里面却有相当于一口大麻袋的空间,端的是非常神奇。

  但即使这如意囊在法器之中连品级都论不上,在它之上,还有真正的法器百宝囊、乾坤囊等物,在凡俗世间,也可以说是非常珍贵的宝物了,李晚在道场的时候,听说了不少内外两院的秘闻,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宝贝。

  李晚不由心中一动:“看看里面都有什么好东西?”

  “唔……唔……”见李晚搜出了如意囊,尹少华满脸都是悲愤。

  李晚才不管他,带着一丝期待解开束口,直接就把里面的东西倒腾了出来。

  结果发现,里面有一些衣物干粮清水和药丸瓶罐之物,似是出行所需之物,除此之外,还有功法秘籍书册数本,打造成鲤鱼形状,一条重约一两的足赤金条,以及一钱重的金叶子各一袋,都是装得鼓鼓囊囊。

  黄白之物虽好,但始终都只是凡俗财物,而功法秘籍,暂时也不是细看的时候,李晚眼热过后便移开目光,转到剩余的东西上。

  那是两只漆红sè的锦盒。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