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二章 狗腿子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87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李晚常年在道场,见过不少前来拜师学艺的凡人,心里也明白,玉符在凡间算得上是稀罕之物,只要有人肯买,总比直接拿灵石兑换银两要划算得多。

  夜晚,房间中。

  李晚手持刻刀,凝神屏息,熟练地掏出一枚桃核大小的莹白玉石,切去首尾两端,变作一枚指甲粗厚的扁平石板,然后在其中一面雕刻起道法符箓。

  道法符箓的外形是一种似鸟非鸟的纹路,有个名堂,叫做道纹。

  道纹原本是一种天生地养的自然纹路,因气机积郁,彰显自然之理,后来被古代修士习得,逐渐演变。

  勾画正确的道纹,不仅可以揭示天地自然道理,还拥有相应的特殊功用,这也是制符炼器,布阵,甚至修炼诸般神通法术必不可少的知识,在中古乃至上古,更加久远的时代,不少修炼典籍都是直接用这道纹记载的。

  修真界中,不会辨识道纹,便如同不会识文断字的文盲,要吃很大的亏。

  李晚以最简易的制符手法,直接在灵石上刻绘道纹,也正是利用了它吸纳天地元气,自成一阵的特xìng,正所谓,细微之处见真章,如此制作玉符看起来虽然简单,但稍有偏差,整块灵石要报废,制符也将失败。

  这也就是为什么,玉符不可以事先雕版压印,或者用其他批量生产之法代作。

  普通人制作玉符,赚头不多,甚至有可能亏本,不过李晚的手法非常老到,好像经过千锤百炼一般,下刀,刻画,数个呼吸之间,道纹符阵绘成,没有丝毫差错,如此也降低了许多成本。

  只见一枚又一枚清心符,从他手间制成,然后,李晚又再开始刻画另外几种形款的玉符,乃是辟尘符,驱虫符,防cháo符……

  除了后面因为jīng力消耗不小,接连毁坏八枚灵石之外,其他玉符竟是一一顺利完成。

  此时摆放在他眼前的,已经是百来枚玉符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晚离开道观,行了三四里路,来到山下小镇。

  各大正道宗门的山门前,一般都会设立记名弟子道场,而道场下,都附有小镇,因为宗门根基从世俗而来,世俗子弟又牵涉诸多凡间因果,往往到了开山之期,新弟子前来拜师学艺,随行的仆役和家人便要在此容身,而一应人等用度,又需要采买,便会形成繁荣的坊市小镇。

  李晚行sè匆匆,寻了个街尾的空处,就用一方厚布铺在地面,然后从随身兜包里取出连夜制好的玉符,按照品种分成几类,整整齐齐地摆好。

  然后他便吆喝起来:“快来看哎,上好的玉符,一两一枚,只卖一两纹银了!”

  他本就是寒门孤儿出身,成为记名弟子之前,连粗使杂役都做过,更无所谓这沿街摆卖之事,所以极是熟练。

  李晚的吆喝,很快引来了几个年轻公子小姐的注意,有人半带疑惑问道:“这位师兄可是正气门弟子?”

  他们身后跟着几个奴仆模样的跟班,看样子也是慕名而来,求取记名的凡俗富家子弟。

  李晚笑言道:“几位师弟师妹,你们说得没错,愚兄乃是门中记名弟子,因见各位新人前来求道,正缺辅助修炼之物,特意来此惠售。”

  “有这么好的事?”一名年纪稍长的富家子弟听了,不由得暗自嘀咕。

  山下坊市,的确时常有人售卖灵药、符箓,甚至传闻有仙丹出售,但懂行的人都知道,这些记名之人借着仙家名头吹嘘,纯粹是为图个好听而已,哪里会有那等神妙的用处!

  更有甚者,干脆就是卖假药骗人,或者贩卖一些毫无用处的垃圾。

  他担心李晚也是这样的骗子。

  李晚心知他的顾虑,坦然言道:“你们大可以去其他各处瞧瞧,相同功用的玉符,起码也在一两五钱起,而我这里只要一两,却是便宜了。”又对那年长子弟说道:“看这位师弟对宗门之事了解甚多,不信的话,也可以亲自一试。”

  年纪稍长的富家子弟点点头,随意挑了几枚玉符掂在手中,忽然神sè微变,低声对身边几人说了些什么。

  几名富家公子小姐面露欣喜,连忙道:“要了,我们全都要了。”

  李晚露出笑容:“盛惠百两纹银,些许添头,就当是李某关照各位同门了。”

  “真的吗,真是太感谢师兄了。”几人欣然言道,都感觉李晚是个不错的人。

  “嘿嘿,好说,好说。”

  李晚一边帮这些人包好玉符,一边讲解各种玉符的用处,并附赠些许在道场厮混的经验。

  他在这里待了足足十年,临走之前,也无谓藏私,自然是言无不尽。那年纪稍长的富家子弟是个有眼sè的,知道这些都是真正的经验之谈,连忙叮嘱其他公子小姐要谨记。

  等到他们离开,已经是小半刻之后,李晚卖光了所有玉符,也准备收摊。

  就在这时,一个yīn阳怪气的声音,从人群中响了起来:“呦,这不是李师兄吗,怎么在这里做起小贩来了?”

  李晚转头一看,面sè顿时沉了下来。

  说话这人叫做尹志,乃是尹少华身边的仆人,平时依仗尹家的声势,连记名弟子也不放在眼里,却是个十足十的狗腿子。

  当年李晚仗义救人,曾经把他打过一顿。

  李晚冷哼一声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称我师兄。”

  尹志闻言,不由一怔,随即便是满脸的怨愤。

  以他的身份,的确没有资格称李晚等人为师兄弟,但平时大家顾忌着尹少华的家势,又哪里敢得罪他?

  受到李晚**裸的蔑视,尹志无比窝火,上下打量着他。

  见李晚连看也不看自己,只顾低头收拾东西,尹志眼中不由闪过一抹狠sè,突然大喊道:“好啊李晚,你竟敢偷盗玉符,两位护市,这可是你们亲眼所见的,还不快把他拿下?”

  两名年轻的护市弟子越众而出:“这位师兄,刚才有人来报,说看见你在这里售卖偷盗所得的玉符,请跟我们走一趟。”

  “偷盗玉符?”李晚怔了怔,神sè有些怪异地看了看尹志,又看了看那两名护市弟子,“你们三个没有病吧?”

  “怎么,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抵赖不成?”尹志冷笑一声,一副吃定李晚的模样。

  他诬赖李晚偷盗玉符,哪来的什么人证物证,完全就是偶然路过,借个由头整他一顿而已。

  想起自家公子对此人的忌恨,尹志有十足的把握,会受到公子的赞赏和支持,说不定公子一时高兴,许自己个拜入宗门的前程,那就真是飞黄腾达了!

  尹志早就已经想好了,自家公子乃是正气门中三大世族之一的尹家人,近rì驾临道场,负责弟子遴选事宜的外院执事,也是与族中长辈交好的旧友,挟此威势,只要找几名在附近巡逻的护市弟子,声明利害,就可以把李晚往死里整!

  李晚听到却道:“抵赖?我像是会抵赖的人吗?”

  “好,既然你已经承认……”尹志看了看护市弟子,“还不动手?”

  “且慢!”李晚哂笑一声,问道,“你们当真想好了?”

  尹志听到李晚的话,不由一怔,随即yīn笑道:“想好又如何……啊……你想干什么!”

  正说话间,李晚突然大掌擎出,便给尹志来了一巴掌。

  啪!

  尹志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竟是被打得跌倒在地,眼冒金星。

  “想干什么,老子想打你!狗一般的东西,老子规规矩矩卖符赚钱,没有找你们尹家报仇,你反而来招我,活得不耐烦了吗?真当小爷我是好惹的不成,干你老娘的!”

  李晚怒吼一声,猛地一把坐在他胸口,左右开弓,又再连扇了几掌。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李晚用力连甩巴掌,转眼间,尹志已是两颊高高肿起,变作红烧猪头一般。

  尹志完全被打懵了,嘴巴如同死鱼张着,却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你干什么……快放开他。”

  两名护市弟子见李晚竟敢在自己面前行凶伤人,不由大惊失sè。

  李晚却不管他们,一边叫骂,一边狠扇巴掌,似乎要把所有的怨气和愤怒都发泄到他的身上。

  两名护市弟子暗暗叫苦,心道再这样下去,怕是要给他打死了,连忙齐齐出手,向李晚肩头抓去,想要拉开他。

  不料李晚看似冲动,暗地里却早有了防备,只一晃,便翻转了身,然后以蛮牛抵角之势,撞向其中一人。

  这招式虽然粗浅,但却也是记名弟子才能够修炼的功夫。

  李晚多年修习,早已把宗门粗传的正气诀修炼到圆满之境,对上寻常三五武夫也能不落下风,这两名护市弟子如何抵挡得了?

  只听得一声惨叫,那人便被猛地撞飞,重重摔落在地上,只感觉全身又痛又酥,骨头架子都要散掉一般。

  紧接着,李晚猛地返身一掌,拍在另一名护市弟子胸口,那人顿时面sè一白,惨叫着栽倒在地。;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