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命犯小人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94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李晚,你再天才又如何,还不是进不了外院?哈哈哈哈……”

  正气门,山门广场前,尹少华肆意狂笑,尽情地嘲弄和羞辱眼前之人。

  这是一个身形略显纤瘦,面容清秀的年轻人,全身衣衫破烂不堪,一如世俗之中的贫苦灾民。

  年轻人身上似乎带着伤,脚步略显蹒跚,但却坚定执着,一步一步地向高耸的山门走去。

  山门前,两名青衣弟子抱剑而立,冷漠地看着他。

  年轻人嘴唇嚅动,神情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山门,还有山门背后,远山深处,那些隐没在氤氲仙雾之中的灵山大峰。

  最终,万千愁情,只化作了一声长长的哀叹。

  “李师兄!”

  周围不少弟子面露不忍,但想想得罪尹少华的后果,却又不由得止住了上前劝慰的冲动。

  李晚,原本是世俗之中一孤儿,得遇机缘,拜入天南修真界五大宗门之一的正气门。

  他从最普通的粗使杂役做起,不出三年,得授正气诀,名载广谱,又七年,把正气诀修炼到圆满境界,成为记名弟子中的佼佼者。

  十年苦修,本有机会一步登天,受那仙长接引进入外院,成为正式弟子,但却在一年前,意外得罪了门中一个叫做尹少华的世族子弟,当时尹少华便扬言,无论李晚在门派考校中如何出sè,也不可能入选。

  他要让李晚付出代价。

  果然,入门考校一共三大关九小考,前面每关每考,李晚尽皆卓异,但却在最后遇见主掌考核的外院执事,外院执事亲点他去与一名功力深厚的外院弟子斗剑,数十招下来,李晚不敌惨败,便判业艺不jīng,矢格落选。

  李晚不服,上前跟他理论,却又听得外院执事道,此判原为无稽,乃是考校其心xìng,怎料他心气浮躁,又不敬师长,理应黜落。

  到这地步,李晚又怎么会还不知道,这执事受了尹少华指使,故意为难他。

  至于黜落的理由?

  yù加之罪,何患无辞!

  “心气浮躁,不敬师长……可笑,简直可笑啊,这些诛心之言,亏你们编得出来。罢了,这样的宗门,我不入就是了。”李晚哀叹过后,却是突然仰天长笑,“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众位,咱们就此别过!”

  十年苦修,敌不过别人一句轻飘飘的评语,李晚当真有种天崩地陷,rì月无光的感觉,又见满门上下弟子,明明知道尹少华公报私仇,但却无一人敢出来仗义执言,不由越发苦涩。

  一时之间,他心灰意冷,蹒跚地自己走向山径。

  ***

  “李师兄……抱歉了!”

  当夜,几名获得晋升资格的人回到大院收拾行李,同时也是向其他落选弟子或者后进同门辞别。

  他们趁着尹家人不注意,偷偷来到李晚房间,见他一面。

  “你们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当rì尹少华欺凌你们,我出手相助,是谓自讨苦吃。”李晚头也不抬,只顾给自己涂抹药酒,推宫活血。

  其实李晚跟尹少华之间的仇怨,正是因为他们几个而起。

  一年前,尹少华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肆意欺凌这几个弟子,正好叫李晚看到了,便挺身而出,把尹少华和他手下的几名恶仆打了一顿,jǐng告他不准欺负人。

  没想到事后,几名弟子担心受到报复,主动跑去向尹少华道歉求饶,等尹少华把事情上报,要利用道场戒律处罚李晚时,也不肯出来给他作证,害得他因滋事斗殴,被罚面壁思过了整整一月。

  从那之后,李晚便知道,这几个人靠不住,彻底断绝了往来。

  尹少华也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当时整了李晚一次还不够,更是要李晚跪地求饶,自愿投在他门下,成为打手跟班,才肯放过他。

  李晚虽然出身寒门,但也心气颇高,又怎么肯答应,自然又再起了冲突。

  这一次,双方都存着顾忌,倒也没有大打出手,只是怨已经结下了,便再也没有解开,一直都在明里暗里针锋相对。

  直到后来,尹少华突然扬言要在门派考校给他好看,于是便有了今rì的结果。

  这些前因后果,几名弟子都是清楚的,被李晚一席话说得惭愧不已。

  有人良心不忍,道:“我们也不求师兄你原谅,所幸离规定的二十年还有很久,师兄你天资过人,便留待以后机会如何,将来我们在外院有所成就了,定不会负你!”

  李晚闻言,终于抬起了头,却是忽然一笑:“进入外院以后,便是贵为玄门修士,你们的回报,我可消受不起。”

  众人面sè有些难看,却又见李晚一挥手:“夜已深,诸位师弟还是请回吧,你们自有大好前程,没有必要跟我这个晦气的失败者纠缠不清。”

  有人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却被同伴拉住了。

  “那我们告辞了。”

  几人有些失魂落魄地离去。

  “兰师兄,你为什么拉着我们?”

  “李师兄他心情不好,我们就不要管他了,事到如今,就算我们有不对的地方,但何尝又不是他自己太强硬导致?当rì给尹少华服个软,认个错,不也什么事都没有?”

  “唉,这个硬骨头,就是不肯服输,搞得好像我们都欠了他的一般!”

  “不错,等到我们进了外院,学到仙家神通法术,就脱胎换骨了,这因果,来rì再报就是。”

  “如果不知悔改,一辈子都只能做庸碌凡人,怎能出人头地。”

  ……

  听着那几人渐行渐远,但却隐隐有意让自己听到的交谈,李晚只是一笑了之。

  这些人并不知道,李晚早已萌生离开的念头,哪有心思跟他们计较。

  他甚至很大度地让他们快些离开,免得叫尹家人看见,又招惹到尹少华,原本大好的前程都给自己连累。

  “反正我已经彻底得罪了尹少华,就算来年侥幸过关,没有后台扶持,一样要受打压,这样留下来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及早远去。”

  李晚轻叹一声,暗暗地摇了摇头。

  其实他也清楚,尹少华毁掉自己道途前程,又岂止是为了之前落他脸面那么简单。

  这次的事情,表面看来就是自己和尹少华的私怨,但究其本质,何尝又不是寒门出身的弟子,不见容于那些世家大族。

  以自己的资质,虽然不是最优秀,但也算是上佳良才了,如此则势必要占用其他弟子的宝材分配名额,还有诸般用度……

  如果自己肯投到世家门下,找个靠山,不说飞黄腾达,至少眼前这些困扰,都是可以避免的,可这样一来,和那些主动向尹少华道歉求饶,然后沦为尹家爪牙的记名弟子又有什么不同?

  当然,自己也可以留下来和他们争斗,但他们党羽从众甚多,一个人根本斗不过,纵然是斗得过,长此空耗jīng力,于修炼也无益,还不如跳出这一隅之地,换得海阔天空。

  这些种种,都成为了李晚下定决心离开的原因。

  ***

  一夜无话,第二rì一大早,李晚便带着行李下了山。

  他这一去,却是另有打算,也并没有如常人那般速离伤心之地,而是先在山脚道观挂单住下。

  方今之世,仙道大昌,随处都可见修真问道之辈,但未成金丹皆属凡类,哪怕妄称玄门中人,吃喝拉撒,衣食住行,依旧和凡人无异。

  李晚纵然有心远游,也不可能一rì千里,还是得老老实实用两条腿走路,还是照样要投宿,要吃喝、休息,远行之事,需得准备妥当才行。

  而且李晚如今除了打斗造成的轻伤之外,还有另外一桩难事急需解决。

  这桩难事便是,他的盘缠不多了。

  李晚本是寒门出身,在道场的多年时间,也是一心苦修,对这些没有准备,以致临出发了,才发现自己没有足够的盘缠。

  “早知道,昨晚就该开口借钱,不过我已经决定离开,这一借岂不相当于白拿?倒是要叫人看轻了,还不如自己想想办法。”

  李晚很是费心思索了一番,发现不管自己是要改投他派,还是逍遥野去,做个游方散修,都得有银钱傍身才行。

  这个世道,无钱寸步难行。

  至于该怎么赚钱?

  李晚的打算是,在这道观附近的坊市中,向一些前来拜师学艺的凡人子弟兜售玉符。

  所谓玉符,乃是一种以灵石铭刻而成的小巧法器,属于护身符一类。

  这种玉符在修真界非常普通,连品级都论不上,功用也仅限于取火、辟尘、防cháo之类,但偏偏甚得凡俗富家子弟喜爱,觉得颇为神奇和有用。

  李晚在道场多年,早已经学会了这门手艺,而且记名弟子学艺jīng湛,宗门也会有相应的奖励,虽然他平时不注意攒钱,手头也还留有百多枚灵石,倒是可以勉强应付。

  “十枚灵石,可以兑凡间纹银一两,不过灵石大多是用作炼器,或者充实法阵基底所用,凡间并不流通,我现在打算离开,灵石的用处远没有银钱大,还是先换成黄白俗物再说。”;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