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动万古 《名动万古》正文 第50章 不安!(第一更)

作者:芊楼书名:名动万古更新时间:2017/01/09 23:22字数:329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这两个来自西蜀灵药一族的修士,似乎擅长炼丹,身上由内而外散出淡淡的丹药之气,颇有一抹出尘之意。

  年纪上,马脸青年约莫二十四五,矮胖修士二十出头。

  他们许是怕隔墙有耳,去了紧邻聚财楼旁边的春秋客栈。

  春秋客栈虽然只有区区两层,但占据的面积可不小。他二人便住在了二层中,选择了一间两侧都没有人住的屋子,关上了门和窗户。

  “禁制,寂。”马脸青年先是盘膝坐下,掌心朝地,轻轻一拍,隔绝了屋子里一切声音的外散后,这才继续讨论起来。

  “别纸上谈兵了,你要知道,现在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马脸青年深吸了一口气,眉头紧皱。

  他知道他在做什么,这一步一旦踏出去,要么高县令死,要么他灵药一族的残余族人统统死绝。

  “怕什么,众所周知,聚财楼地下的拍卖场与外界隔绝,他根本不知道我们来了。”矮胖修士轻哼了一下,不以为然。

  “你脑子被驴踢了?我当然知道地下拍卖会与外界隔绝,我说的是,怎么尽快的召集余下的族人。”

  矮胖修士听了之后,目光炯炯,认真的看着马脸青年道:“章师兄,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为了将灵药一族的秘术传承下去,为了让师兄弟们活下去。在高老鬼的逼迫下,在师尊的暗示下,亲手杀了师尊!

  我因此经常做噩梦,你知道我有多痛恨么,我痛恨弱小,痛恨弱肉强食,痛恨身不由己。”

  “别再说了,我又何尝不恨,为了活下去,为了掩盖真实的目的,为了得到高言坤的信任,为此,做了无数件肮脏恶毒的事。

  方师弟,你知道么,真正该死的是我们自己。”生着马脸的章姓青年自嘲着,神色中,更加落寞。

  “那也要让他先死,此后,我会亲自以死谢罪。”方姓的矮个子狠狠的说着,话音未落,就抬起手,往自己的胸口猛地一拍。

  立刻从嘴里吐出一口精血,精血在他的身前凝聚成了一个小人,异口同声道:“以灵之名,以血祭祀,唤我同族,速速归来!”

  随着这犹如咒语般的喃喃,从他的七窍之中都流出一丝丝鲜血,在半空中凝聚成一颗颗巴掌大小的血球。

  每一个血球中,都在由缓到急的旋转,化为一个个小小的漩涡,似在沟通着另一个世界!

  顿时便爆发出一抹磅礴的气息,滚滚扩散。

  “方师弟,你……”章姓青年惊呼中,又不敢轻易打断对方,他苦涩中,左手挥出长剑,右手食指和无名指并列,在白色的剑身上轻轻一抹,低喝一声:“剑风,隐!”

  但见他的铁剑瞬间离手,在屋子里不急不缓的转动起来,掀起一阵清风,将他们俩和这鲜血漩涡散出的气息完全掩盖。

  “十年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纵死,也在所不惜!”方姓的矮胖修士大笑中承受着莫大的痛苦,似乎在用自己的生机去催动此术,浑身上下,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

  此术,便是灵药一族的秘术,名血溯。传闻若拥有者悟性极佳,修炼至大成,可沟通诸天万界!

  不过他们灵药一族世世代代,从来都没有人达到过。只当是先辈们不切实际的幻想,当做笑谈。

  血溯术更多的承担的是采取各种险境中的奇花异草,和珍贵药材。

  不过外人并不知晓,就算是族人,也只有亲传弟子了解一二,只有在被传承的时候,才知道是不可小觑的秘术。

  可以说,对于此术,族内保密甚严。

  ……

  而灵药一族这一代的亲传弟子,只有两个,便是他们俩。

  章姓青年名浅河,方姓矮胖修士名青山。

  而传承血溯术的,则是方青山。

  他们俩的修为都是入圣巅峰,相当于三醒巅峰。

  在方青山的记忆里,自从身不由己的亲手杀死师尊后,唯独他一个人知晓着血溯术来自那虚无缥缈的灵界,奇异的地方,便在于别人永远也无法知晓。

  哪怕通过搜魂也得不到丝毫的记忆,就算当年的高言坤也没有发现,除非具备仙神之力才能察觉到。

  所谓仙神之力,种类繁多,无论是仙神后裔,还是神之人格,又或者像赢尘一样召唤出了仙魂,都算。

  ……

  他们灵药一族有近两百年历史,自始至终都居住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里,自力更生,封闭而原始。

  从来不外出,最多在距离族群不远的的地方逛逛。而且,他们的性子都很是温和,极少生气,也极少大哭或大笑。

  就像寺院里的僧人,心如止水。

  但凡是灵药一族的人,与生俱来的都带有淡淡的丹香,老一辈的更浓,这一直他们引以为豪的特点。

  然而在被高言坤屠杀大半后,其余的一些族人跑的跑,散的散,所剩无几。

  方青山和章浅河初次离开家乡,也各种不适,但渐渐的也就习惯了起来。

  他等为了报仇,为了获取高言坤的信任,成了高言坤在西蜀势力扩张的棋子。

  虽然弄不来各路高手,但凭借他们俩的修为,在这西蜀外域,也算混的风生水起。

  如今,算是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了。

  ……

  章浅河沉默了许久,仿佛有什么想说的,憋不住的模样:“师弟,我之所以一直犹豫,其实是隐隐觉得不安。”

  “不安什么?就算天要亡我等,也要拉高老鬼一同陪葬!”

  “不是这个,我一直困惑的是,高言坤当年为何不将我等斩草除根,以绝后患?”章浅河眉头紧皱,缓缓开口。

  其实关于这件事,他已经思索了十年了,可怎么也想不明白。

  按理说,高言坤这种具备黑心人格的穷凶极恶之辈,如何也不可能这么大意的留下祸根,犯这种低级错误。

  就算退一万步讲,高言坤当年被他们俩完美的欺骗了,以为心甘情愿的叛族倒戈,那还有六个其它的同族师兄弟呢。

  后来也不见被高言坤暗中杀了,更不见派他们俩去杀,真是古怪的很。

  相比蠢蠢欲动,脸上生怒的师弟方青山。作为师兄的章浅河,反而忧心忡忡起来,冥冥中感觉不妥,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www.bolUOxS.Com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