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动万古 《名动万古》正文 第43章 别人要杀你,你就杀回去!

作者:芊楼书名:名动万古更新时间:2017/01/06 23:20字数:391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传说终归是传说,这三瓣九色花,还解不了他的毒种,但却可以再次化解大半。

  为此花,他等了整整三年,花费了极大的代价,让一些西蜀的修士帮他保护起来,避免被其他人采取。

  最近一年里,时常来看。

  直至今日破晓时分,在那些修士千里迢迢赶来后的告知下,知晓即将开花了。

  所以,他在清晨之际,便带着剑奴匆忙赶去,一直等到现在。因为唯有在午时三刻,阳气最盛的时候,服下之后,效果才会最佳。

  眼下,距离午时三刻,还有半个时辰。

  他不知道是等还是不等,除了当年被师尊阴了一把之外,再没有过这般的被动,这般的进退两难。

  时间一息一息的过去,中午快到了,对于高县令而言,度日如年,度息如月。

  半晌,他最终选择了提前回去。

  虽然等此花开,等了三年,但终归无法与妻儿相提并论。

  错过这一次,让他再等三年又如何。但若错过了解救妻儿,那会让他后悔一辈子。

  他毕竟,已经岁过半百了,好不容易把儿子养大,怎能眼看着夭折。

  他虽然是一个恶人,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黑心主,可对于自己的骨肉,看的比谁都重。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双手捏诀,传出灵识,让山下的几个西蜀修士在午时三刻后,采下此花,送到回春县。

  虽然到时候可能效果大减,但也比现在就服下的好。

  少顷,高县令站起身来,大袖一挥,轰然离去。

  ……

  今日的回春县,完全可以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来形容。

  对于这些普通百姓而言,虽然有些许不安,但同样为之动容和兴奋。

  高虎横行县城十几年,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他们恨呐,气啊,又没得法子,只能忍气吞声,埋在心底。

  倒不是说离开县城就没法活了,只是相比外界,县城里至少安稳一些。

  这里是蛮蜀交界,在回春县出现之前,异常的混乱,烧杀抢掠,时有发生。

  虽然圣域边关就在逆江对岸,但圣域的将士怎会管他们这些平民百姓的死活呢,毕竟他们不是圣域人。

  回春县的出现,至少让他们的性命有了最起码的保证,混乱中有了秩序,不会在像以前那样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现今遇到赢尘这么一个嚣张跋扈的主,打的高虎屁滚尿流,哭爹喊娘,生不如死。

  说不解气,是假。

  ……

  之前那剑奴的归来,本让他们唉声叹气,认为赢尘估计也就到此为止了,尤其是望见赢尘被那狼魂吞进肚子里之后。

  可没想到,事态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没想到赢尘最后更是反杀了剑奴。

  虽然直到现在,县令大人还没有出现,可在他们看来,却是多了些希望。

  只是,并非所有人都带着期待,高县令一家子虽然谈不上好人,高县令也不是什么青天大老爷。

  但不管如何,是因为高县令的存在,才得以让他们过的安稳,过的有目标,有朝气。

  如果高县令死了,高县令一家都被除名了,那他们这些安稳的日子也到头了。

  就算赢尘可以取代高县令,成为新的县令大人,但依旧很难改变现状。要知道回春县可是有着圣域作为靠山,如此才能震慑四方。

  这些百姓中,一下子就分成了两拨。一拨希望赢尘为民除害,一拨希望赢尘到此为止。

  喧嚣不止,倒是热闹的很。

  ……

  醉梦楼的赢尘,没有听到全部,但也多多少少的知晓了一二,当置若罔闻。

  他可不是来这里为民除害的,但同样也不会到此为止。他有自己的打算,自己的计划。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顺利的进入圣域边关。

  眼看县令迟迟未归,赢尘扫了一眼那白裙妇人,冷冷道:“你夫君还不出现?莫非不在乎你们的死活?”

  “我…我不知道……”白裙妇人花容失色,苦涩的直摇头。

  “我若杀了你,他会立即赶到么,”赢尘冷笑着说道。

  无论是高虎,还是这白裙妇人,之前可都是耀武扬威的想要杀了他。

  若非还有些利用价值,若非为了顾全大局,按他往常的性子,早就宰了眼前这对母子俩。

  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不会滥杀无辜,但也不会给自己留下后患!

  “你敢,”高虎不知哪来的底气,竟冲着赢尘低吼了一声。

  “嫌手指剁的不够多?”

  “你…你等着,等我爹回来,就是你的死期!”

  高虎显然是被赢尘逼急了,破口大骂起来,他从来都没有这么憋屈过,从未有过。

  他根本无法一直忍耐着,每每想起方才的一幕幕,都能让他气的发抖。恨不得冲上去和赢尘拼了,却是被娘亲拦了下来。

  “我记得你刚才说过,他之前要杀你?”赢尘对于高虎的鲁莽举动看都没看一眼,转而向着唐明哲问道。

  唐明哲连忙点头,还不止的夸赞着青月。

  “别人要杀你,你就杀回去。”赢尘从储物戒指里翻出一柄寻常的短剑,递给唐明哲,使了一个眼神。

  “额,这……”唐明哲狠狠一愣,有些猝不及防。

  他没有杀过人,甚至连人血都少见,生性胆小。就算被欺辱了,也很少反抗,总喜欢逃避。

  “不敢?”赢尘蹙眉。

  “谁说我不敢?欺软怕硬的狗东西,看我把你的手给砍下来。”唐明哲顿了半晌,不知是为了壮胆还是打气,一连喝了三小杯忘忧酒。

  随后嚯的一下,抓着短剑就站了起来,直冲向高虎。www.bolUOxS.Com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