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动万古 《名动万古》正文 第6章 不速之客!

作者:芊楼书名:名动万古更新时间:2016/12/24 13:23字数:471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至于赢尘,他的确不知道毒苹果的根才是真正的剧毒,他早已回到家了。说是家,也只是山脚下的一处天然洞穴而已。

  他盘坐在洞穴外,虽然颇为疲惫,但透过树梢,看到黑夜在消散,又重新打起了精神,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他的身前,站立着一只硕大的白鸽,有一尺多高,白色的羽毛像雪一样晶莹剔透,鲜丽光亮,非常好看。再配上红色的喙,和淡金色的眼睛,显得相当的不凡。

  这是王室的信鸽,异常的珍贵,比起外界的鸽子要大上很多。并且飞行的速度极快,且可以飞行长达数月甚至一年的时间,很是神奇。

  赢尘小的时候,曾听母妃说过,王室的信鸽来自于那古老的仙神时代,世世代代都是王族的伙伴。

  是他在被流放的时候,偷偷带出来的。当时一共带走了两只刚一出生不久的信鸽,一公一母。

  公的唤做大白,母的叫小白。

  这些信鸽很有灵性,可以听懂人话。在这混乱不堪的禁忌之地,倒也省去诸多的麻烦。

  他每次外出,都不会带着信鸽,因为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就算是他自己进入杀戮状态,也无法相提并论。

  所以从来都不会有什么担心,

  眼前的这只信鸽是公的,是大白,它也发觉了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便提起了精神,抬起头,眸子里,分外的激动。

  不多时,但见从禁忌之地外的天空上,飞来一只瘦小的白鸽,似乎飞了很久很久,洁白的羽毛失去了光彩,小眼睛里,黯淡无光。

  白鸽慢悠悠的越过第一山,奄奄一息般的落到赢尘的眼前,从鸟喙里发出微弱的低鸣,红色的爪子上,系着一根拇指粗细的竹筒。

  这是另一只母信鸽,小白。相比大白要小一些,刚刚飞过千山万水,从遥远的王宫而来,历时有半年了。

  王宫在圣域的中心,禁忌之地在圣域的北方,彼此之间,可以用天涯海角来形容,太远太远。

  连王宫的信鸽都要半年的时间,若是换做寻常的凡人,一辈子也到达不了。就算是修士,就算是强大的修士,也要花费数十年之久,异常的遥远。

  只有亲王级别的存在,才能在数日内抵达。

  否则,除非耗费极大的代价进行传送,他当年被父王流放,就是被传送到这里。还有那五品亲王对他一次次的刺杀,不出意外,应该也是传送而来。

  赢尘轻轻的抚摸着小白,将早已准备好的草药磨成泥,喂到对方的嘴里,又放了一些颗粒饱满的谷物在一旁,随后取下爪子上系的竹筒。

  大白围在一旁,啄了啄对方杂乱的羽毛,似在帮着梳理。眼睛里,爱怜的看着,露出心疼的神色,相互间,断断续续的低鸣着。

  赢尘的目光闪烁,很激动,但他的手,却有些颤抖。他深深的知道,这封信有多么的珍贵。

  这是来自王宫的信,是他与家人唯一的联系,除了信鸽跋山涉水的飞了半年,还有母妃亲笔写的字迹,以及字迹里流露的浓浓思念之情。

  每一次的平安寄去,每一次又平安的寄回来。这其中,只要有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就可能音信全无,甚至会给母妃带来很严重的麻烦。

  毕竟他被父王流放了,或者说是完全的抛弃了。母妃在王宫的地位本就一落千丈,若是被发现了,则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历年来的这些信,都是寄给他曾经的小丫鬟芊儿,然后带在身上,递交给母妃大人,宫中人多眼杂,这种事只能让芊儿处理。

  好在宫里的这些琐碎,基本上都是下人来做,不会引人注目。且芊儿也是母妃大人一手带大的,在以前,赢尘基本上就把对方当做妹妹对待。

  他缓缓的打开竹简,拿出里面被卷成细条的信纸,不急不缓的打开,白纸黑字,依旧是熟悉的字迹,可力度上似乎轻了一些。

  “母妃……”赢尘心中暗叹,脸色多了一抹伤感,他从字迹上能看出来,母妃的身子怕是大不如前了。

  信纸有限,纸上的字数自然也寥寥无几,和往常差不多,都是一些关心的话语。

  大同小异。

  但他知道,他现在看到的信,是母妃半年前写下的,至今这半年中发生的一切,他都一无所知。

  许久,在天色蒙蒙亮的时候,他才收起信纸,站起身回到了洞穴里,躺在用虎皮做的毛毯上,闭上了双眼。

  他累了。

  ……

  不知过去了多久,昼夜变化,他睡的很香,似乎梦到了回家,梦到了母妃。

  在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一刻,洞穴外,艳红的火烧云弥漫在天空上,余晖万丈,把山林都染成了橘红色。

  赢尘抬起手揉了揉双眼,又伸了一个懒腰,并没有起来,而是看着头顶的岩壁发呆。

  很多事,他明明想改变,却无能为力。就像对于母妃,他明明很想回去看看,可就是迈不出那一步。

  他不怕死,但他怕还没有达到目标就死了,他还没有变得足够的强大,没有强大到可以回家的程度。

  赢尘又想了一会,眼看着洞穴外的天色又黯淡了下来,入夜了。他这才缓缓起身,拍了拍被衣袍上带起来的几根虎毛,走了出去。

  瞧见小白在安安静静的睡着,还没有醒来,大白则是像防贼一般站在一旁,无微不至的照料。

  唐明哲也没有回来,最近对方神出鬼没的,不知道在干嘛,他也懒得管。

  相比白日,他更喜欢黑夜,虽然这片夜空从来都没有过星辰。

  闲来无事,赢尘便从自己的储物指环里,将那之前余秋和赵铁柱两人的储物袋丢了出来。

  当时没有细看,如今瞧了瞧,发现这赵铁柱果真富的流油,就算是储物袋,都是用了上好的天蚕丝作为布料。

  轻薄如鸿毛,在夜色下,泛着微弱的浅蓝色的光。

  天蚕丝可是进贡王族的贡品,谈不上一等,但也绝非寻常之物。赢尘在被流放之前,时常见到。

  他打开这浅蓝色的储物袋后,目露精光,嘴角含笑,相当的满意。这里面有白银万两,黄金千两,百块中品灵玉,十枚中品金丹。

  虽说曾也荣华富贵过,但被流放后则是一落千丈,这些在曾经不会在意的金银珠宝,于此刻显得格外的珍贵。

  哪怕最近几年从那些杀手身上搜刮的银子加一块,也没有这一次的多。

  除此之外,还有一块青黑色的铁质令牌,上面雕刻着一只血色的眼睛,又像一张血盆大口,颇为狰狞。

  “地府的令牌么……”赢尘喃喃中,没有多少意外。

  所谓地府,指的是圣域中一个异族势力,来历非凡,广纳奇人异士。

  凭借着之前对赵铁柱的搜魂时了解的记忆,这赵铁柱在其师尊归西后,为了寻求靠山,花了大把的钱财,从地府里换来一个贡财长老的虚职,得到一些庇护。

  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了。

  赢尘倒是不惧地府因此来杀他,像这种贡财长老,其实王宫里也有类似的职位,都有名无实,仅仅图个狐假虎威。

  对于地府而言,可有可无。

  ……

  再看那余秋的储物袋,很是简朴,和赵铁柱的截然相反。里面的东西也稀疏平常,一卷泛黄的竹简外,一些碎银子和寻常的疗伤丹药。

  唯独一册青色的剑谱颇为不俗,只是翻开一看,才发现是一残本,只剩三分之一。

  赢尘初略翻了几页,发觉一般般,和宫里的秘笈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还有一块从余秋脖子上取下来的羊脂玉,细腻不凡,但也只是相对而言。

  此番收获,除了那地府的令牌外,唯独对那十枚中品金丹最为在意。金丹是疗伤圣物,在这野外,最为稀缺。

  他拿出几枚金丹放在兜里,其他的一并收起,迎着夜风,心旷神怡。

  ……

  就在这时,但见第一山的山顶上空,极为唐突的出现了一个淡黄色的漩涡,呼啸着,在这黑夜之下,显得异常的显眼。

  顷刻间就惊动了八方的山野,传出一阵阵带着敌意的兽吼。

  淡黄色的漩涡散着一丝丝王的气息,很淡很淡,可依旧让赢尘汗毛一立,瞳孔蓦然一缩,猛地回头望去。

  “赢尘,好久不见。”

  伴随着这句熟悉又陌生的话语,漩涡里不急不缓的踏出一个黄袍青年。

  青年生的像一块美玉般无暇,皮肤很白。眉形处印着一抹淡淡的金色,一头黑发留到耳垂下,干净,整齐。

  黄色的袍子上绣着三条张牙舞爪的蟒,比起赢尘的紫袍要更加华贵一些。

  都是王的儿子!

  棕色的瞳孔里,透着与生俱来的高傲。于此刻,负手而立,带着微笑,居高临下的看向赢尘。

  “替你父王,来杀我的么。”赢尘在看清山顶的青年后,之前的惊讶瞬间烟消云散,恢复到古井无波的样子,冷漠的开口。www.bolUOxS.Com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