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动万古 第1章 七年之痛

作者:芊楼书名:名动万古更新时间:2016/12/24 13:23字数:621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go>

  ,。

  昏暗的夜色中,没有一颗星辰,深蓝如海水起伏,摄人心魂。

  夜空下,是一片荒芜之地,一望无际的黑暗。

  黑暗里,有一条深不见底的河水,两三丈宽,自东向西,涓涓细流。

  河岸处,盘坐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身上穿着一袭褪去光彩,破败不堪的紫色蟒袍,披地而落。随着干燥的秋风微微吹起衣角,连带着四周那漫无边际的茂密芒草随风飘荡。

  身穿蟒袍,绣九蟒为王。

  少年的袍子上只绣有一蟒,明确而言,他是王的儿子,虽非尊贵的世子,但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只是,从他那并非细皮嫩肉的肤质上来看,似乎并没有养尊处优,反倒是流浪多年下的沧桑。

  他叫赢尘,就如同这天地间漂浮的尘埃,随波逐流,四海为家。

  贵为堂堂九品亲王的九公子,生来便是站在无数世人仰慕的巅峰。然而,这些生来便拥有的荣华富贵,早已如过眼云烟,烟消云散。

  他不过是一个被父王抛弃的灾星罢了,被流放在这片如坟场般的黑色大地中。

  这一过,便是七年。

  七年来,他饱受摧残和追杀,一个不小心,就会命丧黄泉,死无葬身之地。

  哪有什么公子风范,哪有什么殿下仪表,身份地位,全是狗屁一通,不值一提。

  能活着,便是万幸。

  赢尘目光深邃,眸子里泛着一丝微不可见的淡金色,他收起种种不堪过往,一头蓬松亮丽的黑发下,那早已被岁月侵蚀的脸庞,带着些许思念和追忆,看向河对岸外,那辽阔的看不着边际的苍茫大地。

  那里,是圣域。

  圣域,有九个亲王,代表着最强之力和最高的权利。从一品到九品,排名越前越强。

  说是亲王,这个亲字,不过是传承先辈的血脉,追本溯源都是同一个祖先。但早已没有多少血浓于水的情分,大多割据一方,各自为主。

  甚至相互残杀。

  他的父王,不仅仅是九个亲王里实力上最弱的,还是最懦弱无能的。就算是世人,也多是嗤之以鼻,不削一顾。

  赢尘一旦想起这个懦弱无能的父王,就恨的牙痒痒。

  他儿时体弱多病,一天三餐,药不离口。但好在读书认真,才华出众,在众多公子里,最为出类拔萃。

  然而,却从来都没有受到父王的一次正视,似乎读书无用,享乐才是正道。

  至于其他些个公子包括世子在内,皆沉迷于酒色之中,玩鹰斗犬,奢靡败坏之气,弥漫在王宫的每一个角落。

  早朝无人,武官轻浮骄傲,文士纸醉金迷。宫里嫔妃争风吃醋,太监总管心怀鬼胎。王宫之下,百姓身处水深火热,民怨沸腾,混乱不堪。

  如此一国,皆拜他这个废物一般的父王所赐。然而终归是他的父王,忠孝为先,纵有百般苦涩,也唯有自行咽下。

  除此之外,从小到大,他被世子欺压,被其他公子嘲笑,都家常便饭。

  但让赢尘最为痛恨,甚至升起了仇恨的怒火,便是来自于被流放的那一天。

  那一年,七岁的他,在陪着父王秋狩一刻,觉醒了杀戮人格。本是一抹令无数世人都羡慕嫉妒恨的强大力量,却被生性懦弱胆小的父王视为会给王宫带来灾难,把他视为灾星。

  不由分说,直接将他匆匆流放到这禁忌之地里,生死由天,不闻不问。

  ……

  所谓人格,也就是一种独立于本身之外的意志,分外先天和后天两种。

  三万年前,仙神陨落,修道之途被断,此后数万年内,人族浑浑噩噩,失去了希望。

  此后万载岁月里,一直被视为怪物的人格之力被逐步的挖掘完善,形成一套取代仙神时代的修行之法。

  只是在最近的一万年内,有限的先天人格满足不了贪欲无限的人族,进而又催生出诸多后天人格,比如凝火人格,掌水人格等等。

  人格一词,渐渐变得和亲王一词般,不伦不类,笼统而模糊。

  不过还是有很多不具备人格的修士,遵循那仙神时代的古法,不求成仙,只求不落于卑微。

  人格分九醒,一醒一重天,每一次觉醒,都会迸发不一样的力量。

  赢尘的人格,则介于先天和后天之间,他在七岁那年觉醒的杀戮人格,可又像与生俱来。如今七年来,已经到了二醒巅峰的程度。

  这份人格,寻常的修士不了解,就算是强者也了解的不多,唯有圣域的九个亲王熟悉一二。

  这是被誉为传说中的人格,万古罕见。不像一般的人格只是激发某一方面的潜质,比如凝火人格只能凝聚火焰。

  赢尘的杀戮人格会激发身体的全部潜质,速度,爆发力,敏捷,愈合力,视野,听觉,嗅觉等等都会统统成倍的攀升!

  当完全进入杀戮状态后,便是同境界无敌!

  当然,凡事都有利弊,杀戮人格虽说强大的匪夷所思,但却燃烧着拥有者的寿元,每一次完全进入杀戮状态后,都会消散一些。具体多少,赢尘还不太清楚。

  他只知道,万年之前,传说中的初代杀戮者,三十而立就黯然陨落。虽说活的不长,但对方在死之前,却是天下无敌,八荒颤抖,十地膜拜!

  就算是死后,也留给后世长达近千年的阴影。后人但凡提起,都称之为抹不去的噩梦。

  好在万载岁月中,再无出现过,渐渐被世人遗忘。不出意外的,赢尘应该是二代杀戮者。

  岁月匆匆,再不败的神话,也黯然失色。如今的时代,知晓杀戮人格恐怖的修士,除了九个亲王外,寥寥无几。

  除此之外,其它的,他也了解的不多。就算是这些,也是他在流放前,听母妃提起过。

  想起母妃,赢尘的神色中就有落寞,他既然被流放了,母妃自然也好不到哪去,七年来,不知在宫里过得怎么样。

  他身上的这件蟒袍,便是母妃当年亲手织成,一针一线中,都饱含着对他深深的爱。

  亦是他被流放后,唯一值得纪念的东西了,七年来,不曾换。哪怕因此引人注目,哪怕早已破破烂烂。

  ……

  赢尘盘坐在河岸上,不知过去了多久,一动不动。每逢秋季时分,他都会来到这河岸边,看着远方的圣域发呆。

  记得被流放的第一年之后,他在这里,整整待了十日,愣是待到心灰意冷才折路回山。

  毕竟这里,便是他最初被流放的地方,当年无数将士堵在河对岸,愣是不让他回去。每每有想死的决心,却抹不去母妃的面容。

  他知道,他要活下去,哪怕苟且偷生,也要活到人格大成一日。在这过程中受到的所有的辛酸苦辣,总有一天,要让那个懦弱无能的父王十倍奉还!

  七年了,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他的身后,便是禁忌之地,属于圣域北部边境之外,重峦叠嶂,怪石林立,一眼看不到尽头。

  禁忌之地极为古怪,外界的修士,最多只能徘徊在边缘,或者短暂的游荡一番。否则下场只有一个字。

  那就是,死!

  且修为越高的,越会引起禁忌之地的排斥和警觉,尤其是圣域里的九个亲王。

  传说中,古往今来,一共只有九个亲王踏入过禁忌之地,然后结果则相当的惨烈,死了八个,最后一个失踪。

  当年的赢尘,纵有杀戮人格,也还是弱小了点,数次陷入险境。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他偶然的拾到了一块残破的木质剑柄,虽然少了剑身。但却诡异的可以吸取他的杀戮之气,进而凝聚出血色的虚幻剑身。

  不伤肉身,只伤魂!

  一剑下去,魂魄撕裂,生不如死!

  自从得到了这古怪的剑柄后,赢尘如虎添翼,大杀四方,终于获得了禁忌之地的认可,得以立足长存。

  剑柄无名,却可伤魂,他便取名为魂刃。

  除此之外,在一次次吸取了他的杀戮之气后,七年来,似乎生长了近乎一寸,好似枯木逢春般,非常奇异。

  且生长出来的一寸剑身,极为锋利,削铁如泥,无坚不摧,只是依旧太小,用处不大。

  然而弊端也是不小,每一次凝聚出虚幻剑身后,都会让他心神枯竭,好似虚脱了一般。七年来,虽然斩杀了很多比他强大的存在,但一天内,最多也只能施展一次,否则会受到极大的反噬,甚至是死亡。

  所以他不到万不得已,很少使用。

  ……

  先辈的夙愿,是以人格九醒成就唯一仙,开创新的仙界,走出一条新的通天大道。

  可这些在赢尘看来,都太过渺茫和艰难。他不知道有没有人成就过唯一仙,对于什么新的仙界,新的通天之路也没有多少兴趣。

  他的兴趣,自始至终只有一个,那就是回家。

  赢尘自七年之前被流放的那一天起,就种下了仇恨的种子。这颗种子多年来茁壮的成长,每一天,每一刻都在激励着他变强。

  变得不再受他人主宰命运,哪怕是他的父王。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他会光明正大的回去,回到那个魂牵梦绕的家。那里有悲伤,亦有快乐。那里有他的母妃,他的弟弟,还有他的小丫鬟。

  曾经的屈辱,丢失的脸面,被践踏的尊严,被嘲讽的梦想。

  都将一一拾起,统统夺回!

  ,。

  <!over>wWW.BOluOxS.CoM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