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公爵的恶意(上)

作者:血红书名:三界血歌更新时间:2015/06/15 23:16字数:358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三对翼展超过十五米的猩红色蝠翼张开,浓郁的血腥之气混杂着冲天的邪恶气息翻滚着向四周扩散开。殷血歌和身边的殷族侯爵们只觉眼前一黑,他们好像被浸泡在了粘稠的血浆中,一股子厚重腥臭的气息从他们的七窍中不断的强行灌进去,让他们无比的痛苦。

  桑德尔和芬妮丝则是更加不堪,殷血歌他们毕竟是血妖之躯,他们对各种血腥邪力都有着天生的强大抵抗力。桑德尔和芬妮丝虽然拥有某些强横的血脉,掌握了奇妙的自然元素的力量,但是他们对邪恶的血腥力量的反应更加激烈,这种邪恶的妖力对他们有着更强的杀伤力。

  两人的身体原地摇晃了几下,就颓然倒在了地上。

  邪恶的血腥力量侵入了两人的身体,他们体内的血液正在急速的腐朽、败坏,就好像放在潮湿、肮脏的下水道数十年的血浆一样,各种霉菌和细菌正在疯狂的滋生。生命气息正在急速的从两人的身体内消散,最多一刻钟的功夫,两人就会因为生命力彻底耗尽而死亡!

  “衰老的诅咒!”一名殷族侯爵厉声呵斥起来:“你们隶属哪个家族?你们想要挑和殷族的战争么?”

  “家族战争?”三位突兀出现的血妖正中的那位老人厉声尖啸起来:“我们已经不在乎了!家族战争?哈,不可能有家族战争了!卑鄙的殷族,当年我们就应该召集十三圣族,将你们彻底消灭!”

  这位老人的嘴巴突然张开有一尺有余,两排闪耀着淡淡精光的大牙锋利如刀,他的四颗犬牙伴随着‘吱吱’怪响慢慢的生长出来,最后长成了三寸长的獠牙突出了他的嘴唇。

  殷红的血光在这颀长的犬牙上闪烁,这老人伸出枯黑的手指,狠狠的向殷血歌指点了一下:“交出这个该死的小杂种,让我们带走他,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我想,你们也不愿意和三位强大的公爵开战吧?而且,我们可都是千年公爵!”

  殷血歌和八位殷族侯爵的脸色骤然惨变,他们看着这三位面容衰老的老人,半晌说不出话来。

  血妖一族的公爵,在末法时代之前,一位小小的公爵,可算不上什么厉害的人物。在那强者如云的时代,血妖一族的公爵,只是算是一个小小的领主而已。但是在末法时代,漫天的神圣仙佛彻底消亡的岁月里,公爵就是这个世间最顶级的强者。

  而所谓的千年公爵,在血妖一族内更有着特殊的蕴意。

  眼前这三个老家伙,他们并非末法时代晋升的公爵,他们是从那个强者满天飞的时代存活至今的老怪物!且不说千年的底蕴让他们积蓄了多强大的力量,仅仅他们的见识、他们的阅历、他们的战斗经验以及掌握的各种稀奇古怪的血妖秘法,都让他们成为了恐怖的梦魇。

  所有的血妖家族都公认一点——一位真正的千年公爵,足以轻松消灭五名以上的新晋公爵!

  眼前这三位千年公爵联手,配合他们已经布置下的结界,他们甚至可以轻松的消灭二十名普通的,在末法时代晋升的公爵级强者!

  “你们不在自己的巢穴中沉睡,为什么要来这里?”一位殷族侯爵艰难的抵挡着这三位老怪物身上散发出的恐怖邪力,奋力的上前了一步:“就算你们是千年公爵,你们难道就能够承受殷族的怒火么?你们应该知道,我们殷族拥有的力量!”

  “殷族的力量!”三个老家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忌惮之色,他们气恼的咆哮了一声,然后那展现出獠牙的老人缓缓的从山坡上走了下来。他一步一步摇摇摆摆的向殷血歌逼近,咬牙切齿的说道:“顾不上这么多,我们也并非有意冒犯殷族!”

  “将这个小杂种交给我们,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得到妥善的解决!”这老人一步步的逼近,他背后的本命蝠翼反用力的扇动着,卷起一阵阵腥气扑鼻的飓风,掀得殷血歌身边的几位侯爵立足不稳,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

  这几位侯爵,也是在过去的百年内实力得到提升的新晋侯爵,他们的实力和公爵相差巨大,更不要说和这种千年老不死的千年公爵对抗。面对这老人释放出的强横力量,他们甚至连出手攻击的力气都被剥夺了。

  无形的禁锢牢牢地压制着殷血歌的身体,让他丝毫动弹不得。他眼睁睁的看着那老人一步步的走到了自己的面前,用枯黑的爪子一把抓住了他的下巴,左右扳动他的面孔仔细的审视起来。

  殷血歌感到,这个老人就好像在审视一条流浪狗一样打量着自己。他的目光中充满了轻蔑、讥嘲以及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殷血歌的确看到了这老人目光中的无边恶意,甚至在他眼里,殷血歌连一条狗都不如!

  “看啊,一张俊俏的小白脸!”老人‘嗤嗤’的尖笑着:“现在年纪还小,但是等他长大了,肯定就和他那该死的贱人母亲一样,是一个祸害!让我想想,应该怎么毁掉这张让人厌恶的小白脸呢?”

  张开嘴,不断的喷吐着刺骨的寒气和难闻的恶臭血腥味,老人将嘴凑到了殷血歌耳朵边,低声的狞笑着:“小家伙,你说,我扒了你的面皮,好不好?然后我可以考虑,给你换上一张丑一点的脸皮!你放心,我会将你的脸补得天衣无缝,就好像你天生就那么丑!”

  五指死死地抓着殷血歌的下巴和喉咙,殷血歌被掐得喉咙里‘咯咯’直响。他感到了窒息,他的面皮涨得通红,老人身上散发出的恐怖邪力压制着殷血歌,让他喘不过气来。殷血歌的身体一抽一抽的跳动着,就好像被人从水里抓出来的鱼一样跳动着。

  似乎看出了殷血歌目光中的怒火和迷惑,老人又是怨毒又是得意的笑了起来。

  “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们三个老家伙会来找你的麻烦,是不是?”

  问这句话的时候,老人微微松开了自己的手指,而且身上的邪气也略微收敛了一二。

  殷血歌只觉脖子上一松,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他瞪大眼睛愤怒的盯着这老人,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正在血腥飓风中挣扎的几位殷族侯爵同时一个激灵,他们同样回过神来——他们领军出战执行‘惊蛰’计划,这是殷族高层制定的秘密计划。这三个老人不去殷族庄园寻找殷血歌,为什么会直接找到这里?他们怎么知道殷血歌在这军队中,他们怎么这么精准的找到了殷血歌所在的位置!

  “啊,真是聪明的小家伙!在这种情况下,你的思维居然是这样的清晰!”老人惊愕的瞪大了眼睛,然后回头向自己的两个同伴望了一眼:“真是一个有着妖孽天赋的小家伙,和他的母亲一样,让人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将他的灵魂用地狱的火焰永远的折磨!”

  “你们是因为我的母亲来找我的麻烦?”越是在危险时刻,殷血歌的脑子就越发的清灵。

  或许这也有法恩堡那二十滴精血的帮助在里面,这些精血不仅仅帮助殷血歌极大的提升了他的生命本源,这些精血内更有着法恩堡的无数经验和阅历的痕迹在里面。殷血歌融合了法恩堡的精血,某种意义上,他也观摩了一大段法恩堡漫长生命中的精彩片段。

  所以殷血歌这些日子来,他无论是想各种问题还是分析各种情况,都是越来越犀利、敏锐!

  “因为我的母亲么?”殷血歌冷眼看着抓住了自己的老人:“那么,你们来自布莱恩堡家族?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母亲对你们家族做了某些不好的事情?不,不,不仅仅是这样!”

  另外两个老人也缓步走到了殷血歌面前,他们怨毒的看着殷血歌,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一个日行者,传说中的存在!在我们漫长的生命中,我们都没有亲眼见到过一个日行者!”

  “但是你偏偏是那个女人的儿子!因为你的存在,我们家族已经在十三圣族中蒙羞!而现在,你的母亲更是做出了不可原谅的事情!你和你的母亲,都应该被活活烧死!”

  殷血歌连连冷笑,他昂着头,手指轻轻的碰到了血灵剑的剑柄。

  “我母亲到底做了什么?以至于你们三个千年公爵万里迢迢的来找我的麻烦?如果她做了什么错事,以你们的实力,你们可以随意的处置她!但是你们没有对她做什么,而是来找我的麻烦,难道说,她现在拥有的力量,是你们都无法掌控的么?”

  “你!”抓住殷血歌脖子的那老人脸色骤然一寒,他厉声尖啸道:“没错,你说对了!你那个疯狂的母亲,她,她,她居然!该死的,她犯下了让我们整个布莱恩堡家族无法饶恕的罪行!她必须受到惩罚!但是,你是她唯一的弱点,起码我们认为,你是她唯一的弱点!”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