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新年祭祖(下)

作者:血红书名:三界血歌更新时间:2015/06/15 23:16字数:263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所以有资格进入宗庙的一百二十七名无字辈的殷族族人,个个都是强者,他们身上散发出的阴邪之气极其浓郁,森森邪气、血气混杂在一起,犹如剑锋一样锐气凌人,逼得殷血歌只觉浑身犹如刀割,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在这之后,是殷族‘极’字辈的族人。

  殷族的天字辈元老们,他们绝大多数时间都在棺木中沉睡。

  地字辈的长老们,他们组成了殷族家族的最高权力机构长老团,裁决家族的重大争端,掌控家族的发展方向,同时负责家族和其他血妖豪门大族的外交关系。

  无字辈的族人不需说得,他们正处于实力快速提升的年龄,他们闭关苦修,基本上不搭理家族事务。

  而极字辈的殷族族人,诸如殷极煌和殷极焐等人,他们则是分管了家族的实际权柄,各处事务殿堂都尽在他们的掌握中。对于极字辈的族人而言,进入宗庙参加家族祭祖大典,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这代表着他们在家族内的影响力,代表着家族元老和长老们对他们的看法!

  “殷极煌!”

  不出殷血歌所料,第一个踏入宗庙的,正是殷族极字辈的第一任殷极煌。

  “殷极烁!”

  这是殷族极字辈的第七人,殷族赏功殿主,负责记录族人立下的功勋,颁发绩点玉简或者各色奖励。

  “殷极炫!”

  这是殷族极字辈的第十一人,殷族内务殿主,负责殷族内部的一应事务,管理无数的血仆、血奴,甚至殷族内部卫队也都掌握在他手中。其他的比如说殷族城邦的扩建、修葺等,也都由他一人负责。

  一个接着一个殷族极字辈的族人走进了宗庙,但是殷血歌一直没听到殷极焐的名字!

  最终踏入殷族宗庙的极字辈族人,恰好三十六人!他们或者是一殿之主,或者是首席执事,或者是某一殷族部队的统领等等。但是这些人当中,没有血战殿主殷极焐,也没有外务殿主殷极燎!

  “尔等在此等候,祭祖大典之后,殷族一年一度演武大典,即刻开始!祭祖大典时,严禁喧哗,违令者严惩不贷!”宗庙门外传来了殷天灭阴森肃杀的警告声,随后在浑厚的钟鼓声中,殷天灭的长啸声冲天而起:“殷族祭祖大典,正式开始,关闭宗庙大门,请三牲祭品!”

  殷血歌回头望了过去,他正好看到殷天灭带着一丝古怪的笑容大步走进了宗庙。黑漆漆的宗庙大门在他身后重重的关闭,三百六十名身穿血色甲胄的殷族战士缓步走到了宗庙门后,牢牢地守住了门户。

  没有殷极焐,的确没有他!

  没有殷极炫,同样没有他!

  殷血歌会意的笑了,这也算是殷族元老们对自己的一个交代?殷血歌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好似将这些年的所有怨气一骨碌的全部吐了出去。他回过头来,一板一眼的跟着前方舞蹈跪拜的殷天绝等本家元老,一步一步的向着众多天地鬼神和本家先祖叩拜行礼。

  堆积如山的香烛纸钱在一口硕大的三足青铜圆鼎内被点着,火焰冲天而起,无数纸钱烟灰被热气冲起,随风飘上了高空。钟鼓声绵绵不绝,四面八方都有诵经声响起,殷天绝等家族元老纷纷将一份自己亲笔书写的祭祖祷告文丢进圆鼎焚化,以此告慰家族先祖,祈求先祖的庇佑。

  心情愉悦的殷血歌在宗庙内忙活着,但是在宗庙外的广场上,殷极焐白皙的俊脸已经变成了死灰色!

  自从他执掌血战殿之后,数十年来,他从未缺席过一年一度的祭祖大典!他是殷族的嫡子,他身居高位,他掌握了殷族对外的所有武装力量,他是实实在在的殷族核心权力圈不可或缺的一员。

  但是今天,他蒙受奇耻大辱,他居然被毫不留情的赶出了祭祖的行列!他甚至还不如殷血歌这个幸运的小家伙!广场上无数族人都在偷偷摸摸的打量殷极焐,各色目光宛如无数飞刀呼啸而来,扎得殷极焐面皮灼热,扎得他的自尊心宛如脆弱的气球一样千疮百孔!

  他甚至出现了幻觉,他似乎听到了某些在家族内和他不对路的族人低声的窃笑!

  虽然他知道,在宗庙内祭祖大典时,没人敢发出半点儿声音,但是他依旧觉得,他的确听到了笑声。

  一股股的热血直冲脑门,虽然血妖一族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算是冷血动物,他们极少有情绪失控的时候,但是殷极焐此刻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他的血压急速上升,他心头的狂暴怒火已经化为滔天的怒焰,必须要找到发泄的目标才行。

  殷血骄就站在殷极焐的身后,他哆哆嗦嗦的看着自己父亲青灰色的面孔,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的父亲,居然被排斥在了祭祖的队列之外,这意味着什么?

  他的父亲已经失去了家族元老们的信任,就要失去他手中的权力了么?如果没有了权力,那么他殷血骄哪里还能得到额外的修炼资源,他怎么可能还有以往那样快的修炼速度?他的前途,他的未来,不是全部毁掉了么?

  突然间,殷极焐一把抓住了殷血骄的肩膀,强劲有力的手指抓得他肩胛骨‘咔咔’直响。

  剧痛中,不敢叫唤的殷血骄听到了自己父亲细微犹如蚁语的传音:“稍后演武大典上,只许胜,不许败!家族稚子演武第一,你必须给我夺过来!若是失败了,你就再也不是我的儿子!你的弟弟,会取代你的地位!他的母亲,也将取代你母亲的地位!”

  殷血骄浑身汗毛一根根的竖起,肩膀上的剧痛让他倒抽了一口冷气。他抬起头,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一个多小时后,殷族的祭祖大典结束。

  所有参加祭祖大典的殷族族人鱼贯走出宗庙,东边钟楼、西边鼓楼同时敲响,殷天灭缓步走到了众人面前,然后用力的挥动了一下手臂。

  宗庙前方的广场上一阵流光闪耀,众多殷族族人纷纷向四周散去。

  伴随着低沉的轰鸣声,一座长款两百米,高达十米的金属擂台缓缓从地下升起。

  殷天灭的声音响彻全场:“废话少说,按照往年的规矩来!殷族演武大典,即刻开始!”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