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给你好处(上)

作者:血红书名:三界血歌更新时间:2015/06/15 23:16字数:381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沉思中的殷血歌猛地一惊,他急忙抬起头,向气窗口望了过去。

  一个半昏半醒的狱卒有气无力的哀嚎着,被两只通体白惨惨的纸人强行拖拽到了殷血歌的牢门前。这两个纸人内衬竹篾,外用白色的棉纸湖城,也不知道是哪个乡村小作坊的学徒用粗劣的手法,在那纸人的脸上画了两张扭曲狰狞的童男童女的面孔。

  总而言之,这是两只在夜里出现在大街上,足以吓死三五十条彪形大汉的诡异玩意。

  那狱卒倒也算得上牛高马大的,但是被这两个轻飘飘的离地三寸向前飘行的纸人抓在手里,他吓得浑身哆哆嗦嗦的,裤裆里已经是一片浇湿,更散发出一股子难以形容的腥臊味。

  两只纸人拖拽着狱卒到了门前,身穿杏黄八卦袍的中年道人笑着用青钢剑拍了拍他的面孔,手上拂尘重重的往牢门上一扫。紫金丝制成的拂尘拍打在牢门上,顿时迸溅出了大片的火星,牢门上一片淡金色光芒闪烁,无数密密麻麻的暗金色文字符箓从金光中浮现。

  “无量天尊在上,小小蛮夷,你可知贫道要做什么?”中年道人笑得很和善:“帮贫道打开牢门,贫道饶你一命!”

  吓得魂飞天外的狱卒哆哆嗦嗦的抓出了一长串钥匙,挑选出了殷血歌囚室的钥匙插进了锁钥内,然后双手急速的在牢门上写动,并且念诵起了绕口的咒语。

  “嗯,尔等蛮夷之辈,倒也有几分神异!”中年道人眯着眼,笑着点了点头:“难怪本家行事,还绕不开你们这群红发绿眼的蠢物。”

  ‘当啷’几声响,殷血歌的牢门被打开,中年道人右手长剑一挥,几道清蒙蒙的剑光激射而出,殷血歌身上的枷锁镣铐纷纷断裂,他一跃而起,双手握拳放在腰间,警惕的看向了中年道人。

  “好了,小娃娃,贫道姜脱尘,是特意来救你出去的。不要摆出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贫道救你纯粹是一片好心啊!”姜脱尘笑得很灿烂,两排白生生的大牙在隧道内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我不认识你!”殷血歌板着脸看着姜脱尘,但是他已经从这道人的名字,联想到了那个突兀造访大柏林城邦的姜入圣。来自东方的古老家族姜家的长老姜入圣刚走,这个姜脱尘就突然潜入血狱打开了殷血歌的牢门,如果说两人没关系那才真见鬼了。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一点在稚子殿被无数的执事无数次的重复过。殷血歌不相信姜脱尘就这么好心,眼巴巴的闯入血狱救自己出去,这其中,一定有他的利益诉求!

  但是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稚子,他能有什么是被姜脱尘看中的?或者说,他有什么被姜入圣看中的?

  “白痴小子!”乌木又从气窗里探出了一截狗鼻子,他大声的嚎叫着:“不要浪费时间,有人来救你出去,你先离开这鬼地方再说!哪怕人家要把你剁成披萨饼的馅料,总比留在这鬼地方好!”

  朝着殷血歌咆哮了几声,乌木的语气突然变得无比的谄媚:“尊敬的来自东方的道士阁下,能麻烦你将我一起救出去么?我是银狼统领乌木,尊贵的狼人一族银狼家族最有前途的天才精英!如果你们愿意顺带着将我救出去,我可以将我所有的资产赠送给你们一半!”

  姜脱尘笑着回过头,向乌木滑稽的探出气窗的半截狗鼻子望了一眼,然后用力的晃动了一下手上拂尘:“这里关押的人,全部灭口!不能让大柏林城邦的人知道是我们救走了这娃娃!”

  几个周身清气萦绕的青年男女同时应了一声,他们快步的走向乌木所在的囚室,就要对他下杀手!

  乌木吓得大叫了起来:“喂,喂,小蝙蝠!你可不能让他们这么胡来!我们可是有交情的,为了你,我吃了多大的苦头?喂喂,你想不想知道你母亲的事情?”

  殷血歌心微微一动,他看了一眼站在牢门口的姜脱尘,然后大步走到了门边,很是自然大方的向姜脱尘行了一礼:“谢谢您的援手,但是如果可以的话,能将乌木阁下一起救出来么?”

  眸子里闪过一抹血光,殷血歌冷声道:“当然,乌木阁下必须发下一些誓言,比如说,他以后将成为我的追随者?姜脱尘阁下,您既然是来救我的,那么您是否愿意答应我这小小的条件?”

  几个青年男女已经来到了乌木的牢门前,其中一名青年掏出了一颗拳头大小的黑色圆珠,作势准备丢进乌木的囚室。这可圆珠上密密麻麻的雕刻了无数扭曲的仙文法箓,不时有一缕细细的火焰和雷光从圆珠内喷出,一股让人窒息的雷火灼热气息不断从圆珠内散发出来。

  乌木发出声嘶力竭的尖叫声,他大声的叫骂起来:“小蝙蝠,我可以做你的追随者,但是你也要给我一定的自由!啊,该死的,这是东方修炼界的那些老怪物炼制的天雷珠?我可不想尝尝这玩意的滋味!”

  姜脱尘挥动了一下拂尘,制止了那个青年接下来的动作。他笑看着殷血歌,满意的连连点头。

  “多聪明的孩子,我喜欢聪明的娃娃!当然,既然我能闯进这个血狱,专门来救你出去,我自然不吝啬答应你的一些小小的条件!但是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付出,小家伙,你能答应我们的一些要求么?”

  抬起头,殷血歌直视姜脱尘的双眼:“我不知道,我有什么东西值得你们看中!”

  “日行者的资质!”姜脱尘直截了当的说道:“你是一个日行者,而按照血妖一族,或者说吸血鬼一族的传说,日行者拥有超凡脱俗的潜力,我们看中的是你的潜力!我们家族,希望未来在西方有一个潜在的盟友。”

  轻轻的用拂尘的莲花头拍了拍殷血歌肩膀,姜脱尘笑望着殷血歌:“你虽然很弱小,但是的潜力放在这里。我们闯进这里救你出去,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所以,我们为什么不做呢?”

  殷血歌明白了姜脱尘以及他背后的那些人的意思。

  “我现在虽然很弱小,但是你们看中的是我的未来?未来的我,可能变得很强大?”

  姜脱尘笑着连连点头,他欣慰的看着殷血歌,就好像一个精明的商人看着自己的投资对象一样,笑脸简直绽放成了一团绚丽的大菊花。

  “你有日行者的资质,如果你不夭折,你未来肯定会变得很强大。或许,你将会成为西方魔党联盟中举足轻重的一员!我们为什么不看好你的未来呢?只要你愿意用你的灵魂发下誓言,比如说,你永远不和我们姜家为敌,愿意成为我们永久的盟友,那么一切都好商量!”

  眯着眼,殷血歌眸子里的血光急速的闪烁着。虽然他只是一个稚子,但是稚子殿传承的那些知识中,并不缺乏各色各样的契约和谈判的技巧。血妖一族在太古时代,属于邪恶的黑暗阵营,他们精通各种欺骗技巧,作为殷族的稚子,殷血歌在这一方面的造诣倒也不浅。

  “在姜家不威胁到我的安全的前提下,在姜家不主动违背我们的盟约的情况下,我愿意成为姜家永远的盟友!我不会主动的攻击和伤害姜家的任何一个族人,除非他先对我下手!”

  殷血歌很诚恳的看着姜脱尘:“希望您能理解,作为一个血妖,哪怕是一个不起眼的血妖稚子,我也要保证我自己的利益和安全。如果姜家能够像对待一个真正的朋友那样公平、公正的对待我,那么我很乐意成为姜家最忠实的盟友!”

  “聪明的小家伙!非常聪明、非常明智的选择!”姜脱尘很有点诧异,更有点惊喜的看着殷血歌:“我非常羡慕你们血妖一族的某些传承方式,小家伙,你的年纪这么小,但是你,可比我姜家的一些纨绔子弟要强出太多了。”

  将拂尘插在了衣领里,姜脱尘举起左手,和殷血歌轻轻的拍了三掌。

  “那么,等我们出去后,我们就正式缔结盟约,这灵魂誓言的仪式,也不能太草率了。”姜脱尘笑看着殷血歌,然后转过身向乌木的囚室指了指:“这里面的那条大狗,你真要放他出来?”

  囚室内传来一声愤怒的咆哮:“我是尊贵的银狼一族的统领,我是天才的乌木大人!我不是狗,你们不能侮辱我的种族!该死的东方老道,如果我在外面的话,我一定会啃掉你的脑袋!”

  怒极咆哮了几声,乌木的声音再次变得格外的谄媚和没骨气:“真是让我吃惊,小家伙,你居然是一个日行者?好吧,你有资格让我成为你的追随者,只要你把我放出去,那么我可以成为你的追随者!”

  殷血歌还没开口,姜脱尘已经不耐烦的呵斥了起来:“大狗,不要空口白牙的说废话,献出你的心头精血,我帮你和这小哥儿缔结灵魂主仆契约。”

  “喂,老道士,这和你没关!”乌木听得‘心头精血’和‘灵魂主仆契约’这两个词,他顿时气急败坏的大叫了起来:“这是我和亲爱的殷血歌小兄弟之间的事情,这和你无关!”

  姜脱尘挥了挥手,干净利落的喝令道:“老七,炸死这条白眼狼!”

  站在牢门口的青年晃了晃手上的天雷珠,就作势要丢进乌木的囚室里。

  ******

  大家周末愉快,这天气可真不怎么好!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