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牢友(下)

作者:血红书名:三界血歌更新时间:2015/06/15 23:16字数:251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乌木还在那里絮絮叨叨的呱噪着,但是当他发现殷血歌并没有在听自己问话时,勃然大怒的乌木突然将嘴巴凑到气窗口,大声的咆哮了一声。

  ‘嗷呜’一声狼啸宛如数十个雷霆同时炸开,隧道内气浪翻翻滚滚的向着两侧扩散开,隧道的墙壁上一段段的禁锢符文同时亮起,远处传来了全副武装的护卫狂奔时的甲胄摩擦撞击声。

  措手不及的殷血歌被那一声狼啸声震得眼前金星乱闪,一口逆血从胸腹中冲出,已经冲到了嗓子眼里,殷血歌硬是憋住气息,将这一口逆血强行吞了下去。他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好几步,最后一头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这才听到整个囚室都被震得‘嗡嗡’作响,宛如铜钟回荡,那声音震得他四肢都酥麻了。

  “嘎嘎!”乌木得意洋洋的狂笑着:“小子,知道乌木大人的厉害了?乖乖的回答我的问题,不然还有得你的苦头!哈哈哈,乌木大人这一声只用了一成的力量,如果我用上全力的话,你就惨了!”

  “如果你用上全力的话,你就死了!”一个冷厉无情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急速靠近,眨眼间一个身穿紫蓝色长袍,手持一根银紫色手杖的青年就来到了乌木的囚室前。

  “乌木,这是你自找的!”紫袍青年冷哼了一声,右手按在了囚室的牢门上,突然有大片的**刚从那青年的手中迸射出,带着刺耳的雷霆声轰入了乌木的囚室。

  乌木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他的整个囚室都被刺目的雷光笼罩,他的囚室内不断传来天雷爆炸的巨响,隐隐有一股皮毛烧糊的味道飘了出来。乌木刚开始还有力气大吼大叫,但是当这雷霆的威力持续一刻钟之后,乌木再也没有了叫唤的力量。

  殷血歌惊恐的透过气窗看着乌木遭受的残酷刑法,他注意到那紫袍青年的右手正按在了牢门上的一个凸起的圆球上,这颗直径半尺的圆球上铭刻了密密麻麻的殷血歌不认识的奇异文字。这个紫袍青年的自身力量并不是很强,但是他释放出的雷霆经过这个圆球上文字的放大后,就足以重创乌木。

  一刻钟的电闪雷鸣后,有点气喘吁吁的紫袍青年冷哼了一声,缓缓的收回了手。

  他透过气窗对着乌木呵斥了几声,转身正准备离开,但是他突然向趴在气窗口的殷血歌望了一眼。

  “你就是今天刚刚送来的那个吸血鬼稚子?这乌木原本老实了两个月,你一来他就故意扰乱血狱的秩序,看来你也不是一个安分的货色!你,也要受到惩罚!”

  不容殷血歌分辩,紫袍青年同样一手按在了殷血歌牢门上的那个突起的圆球上。殷血歌怒骂了一句,他的身体还没来得急离开牢门,他的囚室内同样一片银蓝色的电光喷出,沉闷的雷鸣声呼啸而起,数十道威力极大的雷霆沉甸甸的劈在了他身上。

  殷血歌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浑身电光缭绕的他只觉五脏六腑就好像被火烧一样,身体不受控制的跳起来一米多高,浑身僵硬的摔在了地上。雷霆力量在殷血歌的体内肆虐,疯狂的破坏着他的身体机能,极度的痛苦让殷血歌想要放声大吼大叫,却怎么都叫不出声。

  幸好紫袍青年惩罚乌木的时候,已经耗尽了力量,对于殷血歌,他只是略施薄惩。肆虐的闪电持续了不到一秒钟就停了下来,但是殷血歌已经浑身青烟直冒,身体彻底麻痹了。

  “自从血狱建立以来,从来没有人逃脱过。不管你在外面,有多么了不起!到了这里,就得服从我们制定的规则!”紫袍青年傲气十足的昂起头,不屑的冷哼着:“记住我的名字,我是伟大的雷神之子莱特宁!我会时刻盯着你们!”

  沉重的步伐声渐渐远去,莱特宁在一群重甲狱卒的簇拥下缓步离开。

  过了不知道多久,对面囚室内再次传来了乌木的怪笑声。

  “喂,小子,你没死吧?喂,还活着么?陪伟大的乌木大人聊聊天?”

  殷血歌躺在地上歇息了好久,身体逐渐的恢复了知觉。他慢慢的提起一丝力气,好容易才一寸寸的将身体撑了起来。踉跄着在囚室内挣扎了两步,殷血歌狼狈的扑到了牢门前,咬牙切齿的透过气窗诅咒着:“你这条该死的恶狗!如果你想死,不要连累我!”

  乌木‘嘎嘎’怪笑着,他笑得无比的欢畅:“这么点雷电,可伤不了我!我可是伟大的银狼统领乌木,银狼一族新生代最强大的统领,让人类联盟无数城邦胆战心惊的乌木大人啊!”

  殷血歌盯着乌木气窗后面那颗乱转的绿色眼珠,一个字一个字很是阴狠的说道:“伟大的乌木统领大人,你现在只是阶下之囚,你的身份!”

  用力的握住了气窗的边缘,殷血歌咬着牙暗自发誓,这个叫做莱特宁的紫袍青年,他绝对不会放过他。殷血歌记住了他,同样也记住了布莱特和芬妮丝等人!

  稚子殿传授给殷族稚子的第一堂课就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对面囚室内,那个惫懒的乌木被殷血歌刺激得低沉咆哮了一声,他用力的锤了一下牢门,咬牙切齿的低声谩骂起来。他的语调低沉,语速飞快,殷血歌也不知道他在谩骂些什么。

  怒骂了不知道多久,乌木的心情突然又急速转好。他换了一只眼珠,在气窗后滴溜溜的打量着殷血歌,笑意盈盈的问道:“小子,你是哪个家族的?你不知道你的父亲是谁,那么你的母亲你总归知道吧?”

  “反正进了血狱,也不指望能逃走,大家闲着也是闲着,聊聊天岂不是好?”

  殷血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望了那乌木一眼,无奈的报出了自己的来历。

  “我是殷族殷血歌,我的母亲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叫殷凰舞吧?”

  乌木下意识的倒抽了一口冷气:“殷凰舞?那个变态娘们?”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莱特宁尖锐的声音响起:“刚刚送来的那个小家伙清醒了,把他提出来,送去九号刑讯室!快,几位大执政官就要到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