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章节目录 第九章 猎杀者

作者:血红书名:三界血歌更新时间:2015/06/15 23:16字数:609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该死的!你们这群混蛋!”

  老杰克嘶声怒吼,趴在地上的他不顾脸上流下的鲜血,右手在地毯边缘的一个暗格内一抓,一张闪耀着淡淡血光的手弩就被他抓在了手中。三声沉闷的弓弦响处,冲进这间屋子的几个大汉中有两人惨嚎一声,踉跄着向后跌了出去。

  一个大汉喉咙中箭,箭矢射进他的喉咙后炸开,将他的半截脖子都炸断了。这大汉只是一个普通人,可没有殷血骄那样非人的回复力。半截脖子炸断,他是当场死得不能再死。

  另外一个大汉则是眉心中了一箭,心口中了一箭。他半个脑袋炸开,胸膛也被炸开了一个透明的窟窿,同样是当场毙命,尸体踉跄着摔了出去,压倒了外面两张酒桌。

  第一个冲进屋子的大汉怒嚎了一声,他手上那张弓臂足足有一米来长的大型弓弩上一抹幽光闪过,一道黑影射出,老杰克顿时嘶声惨嚎起来。一支拇指粗细长有米许,上面密密麻麻尽是尖锐倒刺的弩矢穿透了老杰克的肩膀,将他的身体打得飞了起来,将他竹竿一样瘦削的身体牢牢钉在了墙上。

  那大汉丢下手上射空的强弩,两三步就冲到了老杰克面前,左手拔出一柄蛇形匕首狠狠的插进了老杰克的另外一边肩膀。匕首锋锐异常,同样深深的捅进了墙壁。

  沉重的一拳轰在了老杰克的小腹上,这大汉的面孔凑到了老杰克的面前,扯着嗓子大吼大叫:“该死的吸血鬼!你的钱在那里?告诉我,你的钱在哪里?”

  老杰克嗓子眼里‘咯咯’作响,他面色诡异的笑着,张口将一团污血喷在了大汉的脸上。

  又有五六条手持各色武器的大汉闯入了屋子,他们大吼大叫着向殷血歌和两个殷族战士冲杀了过来。

  殷血歌舔了舔嘴角附近不知道谁喷溅出来的一滴鲜血,感受了一下那微温的血浆中蕴藏的甜美生命力,古怪的抿嘴一笑:“全部杀了吧,这些家伙,看起来也不是好人。”

  腰带中的软剑宛如毒蛇暴起,无声无息,同样也没有任何的寒光飞射。薄如蝉翼的软剑一抖就缠在了正在拷问老杰克的大汉脖子上,一如稚子殿中无数次做过的那样,殷血歌的手只是轻轻一带,那大汉的头颅就高高飞起,一道血柱喷起来足足有两三米高,整个屋子都被鲜血笼罩。

  两个殷族战士带起几条残影向入侵者冲了过去,他们没有使用兵器,他们只是挥动双手,他们的指甲弹出一寸多长,宛如利刀一样撕开了入侵者的咽喉。又是好几道血箭喷了出来,整个屋子俨如血池地狱,所有的陈设品都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血浆。

  ‘咚’的一下,被殷血歌杀死的大汉尸体沉甸甸的倒地。殷血歌拎着软剑,皱着眉头看着那倒地毙命的大汉,他这才突然醒悟——这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他的脑袋掉了,是不可能再活过来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殷血歌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第一次杀人,没什么恶心和刺激,那血腥味也只是让殷血歌微微皱了皱眉眉头。没有经过处理的血浆腥气太重,没有精血药剂的味道那样柔和醇美,这一次的杀戮给殷血歌留下的印象不过如此。

  “该,该死的杂碎!”老杰克艰难的伸出手,将自己肩膀上插着的匕首扯了下来。但是那支密布着倒刺的弩矢深深陷入墙壁一尺多深,倒刺钩扯着他的血肉,依靠他自己的力量,是无法脱身的了。

  殷血歌走到老杰克身边,一把握住了那支箭矢,然后无比野蛮的一把将箭矢抽了出来。

  大量碎肉随着箭矢被一并扯了出来,老杰克痛得嘶声惨嚎,踉跄着向前冲了两步,哀嚎着跪倒在地抽搐起来。鲜血从他肩膀的伤口处不断的流出,老杰克痛得乱叫乱骂,污言秽语不断的冒了出来。

  “杂碎,杂碎,这群该死的杂碎!黑姆达,这群该死的强盗,治安队的人怎么没有把他们绞死?”老杰克歇斯底里的放声咒骂着:“早知道他们是这样忘恩负义的人,我收他们的货的时候,就该多压他们三成价码!我养活了他们,他们居然这样对我!”

  一个殷族战士掏出了一瓶暗红色的药粉倒在了老杰克的伤口上,血肉模糊的贯穿伤口迅速的止血。这种药粉是殷族提炼精血药剂时的下脚料,对于殷族族人而言没什么效果,但是对凡人来说,那就是不折不扣的灵丹妙药。

  药粉止住伤口的流血,刺激伤口开始愈合,并且迅速的缓解了老杰克的伤痛。

  殷血歌将软剑藏回腰带,好奇的看着地上那些大汉的尸体:“老杰克,他们是做什么的?”

  老杰克气喘吁吁的站起身来,他捂着肩膀上的伤口,咬牙切齿的将黑姆达的脑袋一脚踢飞。

  “尊敬的大人,他们是一伙贼!他们是一群贪婪的,养不熟的狼崽子!他们是一伙阴沟里的蟊贼,他们偷取那些值钱的、不方便出手的玩意儿,慷慨而仁慈的老杰克,就为他们提供生活费以及美酒、面包和女人!”

  咬牙切齿的老杰克面色阴郁的摊开了双手:“但是我没想到,他们居然丧心病狂到来打劫我!这群忘恩负义的家伙,他们完全忘记了,在他们快要饿死的时候,是谁给了他们救命的面包!”

  殷血歌点了点头,稚子殿中有关于这一方面的知识,这种事情叫做坐地分赃、窝藏赃物。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刚才在后巷里的那个青年带着几个手持各色利器的大汉闯了进来,青年的双手紧握成拳,指缝中隐隐有点点火星飘散出来,可见他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一脚踏入了满地是血的屋子,这青年看到满目的血腥,顿时吓得怪叫了一声:“我的母亲啊!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老板,你准备改行开屠宰场么?”

  老杰克骂骂咧咧的堵在了门口,和青年商议善后的事情。黑姆达等人堂而皇之的动用大威力的武器闯了进来,外面酒馆的酒客早就吓得四散奔逃,这件事情是瞒不过去的。要如何才能善后,这就要考量老杰克的人脉和势力了。

  殷血歌则是好奇的蹲在一具入侵者的尸体面前,将他手上一具造型奇特的枪械抓了过来。

  一名殷族战士擦干净手上的血渍,悄步走到了殷血歌身边。看着这具用六根鹅蛋粗细的钢管组成的枪械,这个战士沉声道:“这是人类制造的火药武器枪榴弹。这种武器威力不错,可以威胁到星战士和月战士的身体。但是对于夜战士就没有了任何杀伤力!”

  “人类的,火药武器!”殷血歌好奇的端起这枪榴弹,眯着眼对着四周瞄了一阵。

  “就算是人类,他们的强者如今也开始使用晶石武器和各种法器。这种火药武器非常落后,极其的落后!”殷族战士不屑的摇了摇头:“听长老们说,随着天地法则的恢复,随着灵气的回复,这些武器用不了多久,就会全部被淘汰。”

  殷血歌点点头,将这件武器丢在了地上。

  在稚子殿的传授中,殷血歌知道,现在的时代,是末法之末。末法时代即将结束,周天神佛的时代即将回归。他们正处于两个时代的交界处,旧的文明和新的文明,旧的力量和新的力量正在剧烈的冲击碰撞。

  在这样的时代,或者一步登天高高在上,或者一步踏空万劫不复。一如稚子殿首席执事殷极影对殷血歌他们所说的那样——这样的时代,殷族将顺势而起,立足世间万族之巅,超脱一切,最终达成永恒不灭、至高无上的道果!

  酒馆外传来了刺耳的喧哗声,更有刺耳的警笛声传了进来。殷血歌突然醒悟,他刚才想的那些东西,实在是想得太多了。现在的他,只是殷族稚子殿的一个稚子,虽然拥有星战士的实力,但是他依旧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

  他现在的主要任务,是活下去,在充满恶意的殷族活下去!在他拥有足够的力量自保,在他能够真正的把握自己的命运之前,他唯一的任务就是活下去。

  “老杰克,找个让我们藏身的地方!”殷血歌站起身,向老杰克打了个招呼。

  作为殷族在大柏林城邦内的秘密据点之一,同时也是大柏林城邦内有名的销账窝赃的黑窝点,老杰克的酒馆内,自然不乏各种密道、密室。短短几分钟后,殷血歌和两个殷族战士就已经藏进了一间极其隐秘的地下密室。

  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热水澡,更换了一套整洁的宽松的衣袍,奔波了一路,还刚刚出手杀了人的殷血歌给自己找了一张柔软而舒适的大床,一头栽倒在床上昏昏睡了过去。

  他还是第一次离开殷族城邦,第一次奔波这么远的路程,第一次真正的杀死了一个人。

  这么多的第一次,殷血歌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太累太累,他几乎是脑袋刚刚碰到枕头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他睡得昏天黑地,完全忽略了外界的所有动静。

  老杰克的‘杰克船长酒馆’门前,停靠着十几辆大大小小的飞车。数十名身穿黑色甲胄的大柏林城邦治安队员进进出出的勘测着现场,那些入侵者的尸体都已经被抬了出来,正整整齐齐的摆放在街边人行道上,几个身穿白色长袍的男子,正仔细的检查着这些尸体。

  在附近的几座高楼上,影影倬倬的有黑影晃动。一艘体积惊人的飞艇悬浮在杰克船长酒馆的正上方,离地大概有一千多米。在飞艇的吊舱内,同样有一批全副武装的黑衣人严阵以待。

  老杰克骂骂咧咧的站在自己酒馆的门口,手舞足蹈、满脸无辜的向着两个身穿黑色风衣,头戴圆礼帽的男子抱怨着。

  “尊敬的监察官阁下,我用我父亲的灵魂发誓,我只是一个受害者!是的,我是受害者!这群该死的暴徒炸开了我办公室的房门,他们想要打劫我,他们想要让我这个可怜的老人损失一笔养老金!”

  “没错,他们死了,他们被干掉了,他们全部变成了死人!但是这不是很正常的么?按照城邦治安条令,他们来打劫我,他们就要有被我干掉的觉悟!所以,他们死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么?”

  “当然,当然,他们死得有点凄惨,可怜的孩子们,他们死无全尸!但是这不能怪我,只能说,我聘请的护卫们他们下手没有轻重,难道不是么?”

  不知道两个头戴圆礼帽的监察官说了些什么,老杰克突然无比激动的跳了起来。

  “喂,你们这群该死的混蛋给我听清楚,哪怕你们是大柏林城邦的监察官,你们也不能这样对待我这样一个守法公民!我每个月给你们缴纳的合法赋税和非法的保护费,不是让你们来找我的麻烦的!”

  “你们现在应该去找这群混蛋的幕后主使者,逮捕他,干掉他,保护我的合法权益!而不是在这里像个年老色衰的婊-子一样啰嗦!难道我有错么?难道我违反了任何治安条令么?难道我做出了任何有害城邦的事情么?如果没有的话,就请你们赶紧给我离开!”

  “我还要赶紧打扫卫生后重新开业呢!这年头赚钱不容易,我这么一个可怜的老人,想要赚点养老金,难道有错么?”

  一边大声咆哮,老杰克一边麻利的将两个鼓囊囊的钱袋塞进了两个监察官的风衣口袋里。

  每一个钱袋里装着一公斤没有熔炼的天然金沙,在这个见鬼的年代,黄金是唯一的通用货币。在大柏林城邦,一公斤金沙足以让一家三口比较奢靡的过上半年安逸日子,或者购买三五个年轻貌美的女仆了。

  两个监察官用手按了按自己的口袋,然后他们同时举起自己的圆礼帽,向老杰克欠身行了一礼。

  “大柏林城邦的一切法规,就是为了保护您这样善良、守法的公民!尊敬的杰克先生,对于今天的事情,我们感到非常抱歉。毫无疑问,您是受害者,这些该死的匪徒,他们是罪有应得!”

  路边停靠的一辆大型飞车内,一个身穿金色长袍的青年面色冷厉的摇了摇头。他那一头宛如黄金一样光辉灿烂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摇摆了起来,就好像一条金色的瀑布在随风摇摆。

  “这群该死的蠹虫,我真应该用雷霆审判他们的灵魂!”金发金袍的青年冷哼了一声,眸子里几条细细的电光剧烈的跳动了一下,飞车内隐隐有一声雷鸣声响起。

  “桑德尔,不要这么激动!”飞车角落里,一名坐在地板上,正拎着一个酒瓶喝得不亦乐乎的红发少女笑吟吟的向金发青年抛了个媚眼:“他们是蠹虫,但是城邦少不了他们!没有了他们,难道要我们去和那些卑贱的生命打交道么?”

  纤细白嫩的小手轻轻的一晃,三颗鹅蛋大小的火球围绕着红发少女的手掌极快的旋转起来。她透过飞车的车窗向酒馆望了一眼,如有感应的冷笑了几声。

  “桑德尔,在这个酒馆内,似乎有我们的同类呢。自甘堕落的家伙,他玷污了他的血脉。”

  桑德尔慢悠悠的站起身,一丝丝雷光在他的体表涌现,低沉的雷鸣声不绝于耳。他高傲的昂起头,伸出一根手指,冷然向那少女晃了晃。

  “芬妮丝,那个自甘堕落的家伙,他的气息和你相似。换句话说,他玷污的是你们这一族的血脉。我很好奇,以你的个性,你现在不是应该冲过去,将他烧成一团灰烬么?”

  飞车的车门被敲响,桑德尔和芬妮丝同时闭上了嘴。坐在车厢内的第三人,一个身穿白色长袍,面容安详、气息炽热纯净的少年轻柔的应了一声,拉开了飞车的车门。

  在人行道上,检查那几具尸体的一个白袍人窜进了飞车,恭谨的向车内的三人鞠躬行了一礼。

  “三位大人,我们仔细检查了那些尸体,我们发现了一些很奇妙的痕迹。那个叫做黑姆达的家伙,他的脑袋被人干净利落的一击砍下,从伤口上来看,杀死他的兵器,应该是一件很锋利的、弹性很好的软剑。”

  “很锋利的、弹性很好的软剑?”桑德尔笑吟吟的向那白袍少年打了个响指:“喂,头儿,你说,如果在大柏林城邦最混乱、犯罪率最高的街区,有人被一柄很锋利的、弹性很好的软剑杀死的话,凶手会是谁呢?”

  白袍少年缓缓站起身,他双手紧握一柄银光璀璨的十字架,祥和的面容突然变得无比狰狞。

  “该死的吸血鬼,那些邪恶的妖孽,他们唯一的下场,就是在阳光下化为灰烬。”

  一层炽热的白光从少年的眉心涌出,很快就在他身上组成了一套银白色的瑰丽甲胄。

  “召集我们下属的所有猎杀者,将这个街区彻底包围起来。宁可杀错十万,不可放过一个!”

  桑德尔和芬妮丝相互望了一眼,他们同时耸耸肩膀,笑着应诺了下来。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