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章节目录 第五章 唤醒

作者:血红书名:三界血歌更新时间:2015/06/15 23:16字数:642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年老的血仆小心翼翼的将浑身僵硬的殷血歌放在了床榻上,他苍老的面孔上流露出一丝谨慎的担忧之色,不安的揉搓着双手,呆呆的看着殷血歌苍白的小脸。

  是人就有黑白好坏的概念,在殷族的所有稚子中,殷血歌对他们这些地位卑下犹如牲口的血仆,是最和善的一个。甚至很多时候,殷血歌和殷血骄等人的冲突,就是因为殷血歌庇护这些可怜的血仆。

  所以在殷族的血仆和血奴心中,殷血歌和殷族的那些族人不是一类人。殷血歌在过去几年中,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尽力的关照庇护这些血仆、血奴,而这些血仆和血奴,也在小心翼翼的关护殷血歌。

  殷血歌躺在床榻上,周身剧痛,五脏六腑剧痛,背后碎裂的骨骼相互摩擦,更是痛得他生不如死。他死死地咬着牙,艰难的转动眼眸,向自己床头的一个柜子望了一眼。

  老血仆哆嗦了一些,他急忙向殷血歌的屋门望了一眼,然后小心的拉开那个柜子,按照殷血歌目光的指引,从其中一个抽屉中,发现了十几片色泽各异的玉片。

  这是殷族的‘绩点玉简’,不同色泽的玉片,代表着数量不同的家族功绩点。比如说浅白色代表了一点功绩点,乳白色就是两点;浅红色是五点功绩点,绯红色就是十点功绩点;至于说和鲜血色泽一样的血色玉简,镶嵌了一条银色纹路的,就是五十点功绩点,两条银色纹路代表了一百点。

  但是殷血歌柜子里的这些绩点玉简,面值最大的不过是浅红色,其中浅白色和乳白色的又占了大部分。所有绩点玉简加在一起,总数额也就是堪堪超过五十点而已!

  老血仆看了看殷血歌,浑身僵硬的殷血歌缓缓点了点头。为了作出这个动作,殷血歌已经耗费了体内所有的力量,并且引起了剧烈的内脏疼痛,他的嘴角又有一丝鲜血滑了出来。

  殷族乃血妖之体,每一点血液都对血妖至关重要。殷血歌此刻嘴里有血液流淌出来,证明他又伤损了一丝元气。对于一个十一岁的稚子而言,今天殷血歌损失了体内一半以上的血液,这对他是一次极其惨重的伤害,足以让他过去大半年努力修炼的成就毁于一旦。

  看到殷血歌殷切的目光,以及他嘴里流淌出的一丝鲜血,老血仆急忙点了点头,哆哆嗦嗦的从那些绩点玉简中挑选了一下,凑出了五十个功绩点出来。柜子里还剩下最后两个乳白色的绩点玉简,殷血歌最后剩下的,也就是四个功绩点了。

  将所有的绩点玉简揣在袖子里,老血仆用不逊于年轻人的速度冲出了屋门,向着家族的赏功殿匆匆行去。作为在殷族劳累了数十年的老血仆,他知道现在的殷血歌需要什么。

  殷血歌轻轻的吐了一口气,他吐出的气息中都带着一层淡淡的红色。殷极焐无耻的一掌偷袭,对他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伤害,他的身体机能已经全部冻结,以殷血歌孱弱的生机,想要从这一掌的破坏中恢复,没有三五个月的功夫根本不可能!

  他毕竟只是一个稚子,一个弱小的,连血妖精血都没能凝结出一滴的稚子。

  他也知道,除开那些这些年来,被他微弱的力量庇护过的血仆,没有任何一个殷族人会来照看他。他在殷族中没有根基,没有背景,没有靠山!他从刚懂事的时候开始,就因为很多事情,和殷血骄、殷血慠等家族嫡子发生了冲突,他几乎得罪了整个殷族的所有族人。

  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殷血歌嘴里又有一丝血液流了出来。

  眯着眼,殷血歌用眼角余光看着窗外红彤彤的天空。血雾结界继续笼罩着整个殷族城邦,夜晚还没降临,阳光对殷族的稚子以及那些实力普通的战士有着极强的杀伤力,所以除非夜幕彻底统治大地,殷族城邦的血雾结界是不可能撤销的。

  但是一旦月亮出现,血雾结界会用最快的速度消散,让月光照射整个城邦。殷血歌也在等待月光照耀的时机,他的伤势想要恢复,除了自身的恢复力,还必须借助外力的帮助。

  短短半刻钟后,老血仆气喘吁吁的跑回了殷血歌居住的小楼。这一次还好,很顺利,没有人在半路上故意添乱。老血仆轻手轻脚的关上了房门,捧着一个精巧的白玉小碗来到了殷血歌面前。

  和早上在稚子殿服用过的那一碗血液精华一样,这是一碗用一百人的心头精血调和而成,融入了各种药草以增强效力的血液精华。五十点功绩点一份,这血液精华在赏功殿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老血仆小心的伺候着殷血歌,服侍他将这一碗血液精华喝了下去。殷血歌体内一阵暖流涌动,他背后被殷极焐打碎的骨骼发出‘咯咯’的脆响,在他肌肉的蠕动下,这些骨骼正在相互拼凑在一起,努力的修复着殷血歌的伤势。

  体内的剧痛削弱了许多,刺骨的寒气也被血液精华内蕴藏的热力驱散了不少。殷血歌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然后向那老血奴强行笑了笑。

  “老安德森,快走,不要在我这里待得太久了!不然他们会找你麻烦的!”

  老血仆安德森不安的看着殷血歌苍白的笑脸,他嘴唇微微一动,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殷血歌目光坚定的看着他,咬着牙低声呵斥着将他赶出了自己的屋子。

  从懂事时起,殷血歌就用自己微弱的力量庇护这些可怜的血仆和血奴。他固然因为这些事情被殷族的族人排挤,被他们用各种手段打压和伤害,但是也因为这样,他在殷族的那些血仆和血奴心中拥有了极高的地位,所有血仆和血奴都愿意在可能的时候尽力照顾殷血歌。

  但是殷血歌不能让老安德森他们表现出对自己的任何好感,不能让殷族的族人发现自己和这些‘卑贱’的血仆血奴的感情。殷族城邦每年莫名消失的血仆和血奴何止十万?殷血歌不愿意老安德森他们也成为这里面的一份子。

  老安德森低声叹着气,低声祈祷起来——‘仁慈的血歌少爷,愿万能的神庇护您’!

  伸手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老安德森低着头,有气无力的走出了房门。

  看到老安德森的动作,殷血歌无奈的笑了起来。刚才老安德森的祈祷词和手上的动作,如果落在殷血骄他们的眼里的话,老安德森会直接被丢进化血池当做祭品吧?信奉光神的异端,这个罪名在如今的西方,数十年前有个名头叫做‘欧洲大陆’的地方,可是不轻的。

  体内那一碗血液精华正在发挥强大的功效,殷血歌的身体渐渐的有了一点力气。他艰难的转过头,看向了窗外血色的天空。鲜血一样的颜色,让人心生腻味,让人想要呕吐的颜色。

  翻滚的血雾结界中,殷血歌好似看到了一对儿老人的面孔。

  老韩和老韩的妻子,一对儿被殷族将全部精力都压榨一空的可怜血仆。殷血歌从小就被老韩夫妻两照顾大,也正是因为他们老两口,殷血歌才在心里保持了最后一份善良,没有被殷族这可怕而残忍的家族彻底同化。

  殷血歌刚刚懂事,刚刚有照顾自己的力气的时候,老韩夫妻两就突然消失。

  那时候的殷血歌虽然年幼,但是他知道,那是殷族特意让老韩老两口蒸发。

  一些事情,殷族的长辈们不愿意让殷血歌知道。

  “迟早有一天,我会知道的!”殷血歌用力的抿着嘴唇,他用力的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然后一把握住了胸口挂着的一枚淡银色的玉蝉!

  淡银色的玉蝉大概有一寸长短,玉质是一种很罕见的宛如金属的银色宝玉。雕刻玉蝉的手法古朴而大气,寥寥几刀就雕刻出了一只凌风飞舞的玉蝉应有的灵性。玉蝉中隐隐有一片片的云彩旋转飞舞,但是每一次殷血歌尽力想要看清楚的时候,他总是觉得眼前一花,这玉蝉依旧是那玉蝉。

  黏在手上的一丝血液不小心的碰到了玉蝉上,殷血歌的手一哆嗦,他艰难的想要用衣衫将玉蝉擦拭干净,但是今天他的手实在是没有了任何的力量,他根本就拿不起这一枚玉蝉。

  这是老韩夫妻两对殷血歌慎重交代过的东西,这是殷血歌从未见过的母亲留给他的宝贝,要他千万不要弄丢了。殷血歌从未见过他的母亲,但是在他的心里,他对自己的母亲有着世间一切孩童应有的美好憧憬!

  自幼在殷族城邦受到的歧视和打击,让殷血歌格外的看重这一枚玉蝉,所以他从来不会让任何的污秽沾染在这玉蝉上,就算是自己的血液也不行!但是今天他的一丝血液黏在了玉蝉上,他却无力将他擦拭干净!

  死死地咬着牙,殷血歌低沉的咕哝出了‘殷极焐’的名字。

  在殷血歌视线不及的地方,这枚古朴大方,散发出神秘气息的银色玉蝉,已经将他那一缕血迹全部吸纳了进去。玉蝉内隐隐有了一丝血色在翻滚,玉蝉内翻卷的云霞也开始起落缩涨,正好和殷血歌的呼吸以及心跳遥相应和。

  血雾结界慢慢变得稀薄,隐隐可以看到外面暗青色的天空。

  一轮比满月略微不足一点的银月慢慢的从东方爬了起来,清澈如水的月光洒遍了大地。

  血鹦鹉慢悠悠的从高空划过,青黑色的表面上无数血族法箓隐隐闪烁,宛如恶魔的眼眸俯瞰大地。殷血歌望了血鹦鹉一眼,他体内的血液被妖族法箓牵引,血气一阵的翻腾,他的鼻孔内顿时滴下了两滴鲜血,又全部落在了那枚银色玉蝉上。

  仓皇的垂下眼帘,殷血歌不敢再看那血鹦鹉!

  那是殷族在百多年前,以百万血奴为祭祀,牵引上界不知名存在动用跨界仙术传送过来的秘法锻造的巡天秘宝血鹦鹉。那上面的每一个妖族法箓都蕴藏了天地大道至理,拥有无穷的威能,这些妖族法箓并不是一个殷族的稚子有资格参悟的,就连看一眼都会受到创伤。

  银色玉蝉毫不客气的将那两滴鲜血也吞噬一空,于是玉蝉内的云霞就越发的灵动了。

  银月的光芒照耀在殷血歌的身上。今天并非满月之夜,月光中并没有蕴藏珍贵的先天太阴之气,所以家族外务殿的人并没有给殷血歌找麻烦。

  艰难的撑起身体,盘坐在了床榻上,一道月光从窗外照耀下来,正好将殷血歌纤弱的身体笼罩在内。殷血歌的小楼各处闪耀起了淡淡的血色纹路,小楼内的妖族禁制发动,小楼内的空间已经和外界隔绝,不会有任何人在这个时候来打扰殷血歌。

  按照稚子殿传承的秘法,心跳九次,就张嘴对着月光深深一吸。

  一缕缕肉眼勉强可见的银色雾气就从月光中分离出来,随着殷血歌的呼吸涌入他的身体。那一碗血液精华的药力正发挥到顶点,一道道的热力流转全身,殷血歌每次吞吐月光,都有大量的寒气融入全身,然后在血液精华的催化下,不断的沉淀在他的血液和肌肉中。

  其中有三成的月光精华被殷血歌的心脏吸收,逐渐让他的心脏变得更加的强劲强韧。

  背后殷极焐的那个血色手印被殷血歌的血液一次次的冲刷着,就好像海浪在冲刷礁石一样,殷血歌的血气冲击在那血色手印上,却无法撼动那手印分毫。一如殷血歌自己估计的那样,这次的伤,他需要极其漫长的时间才能恢复。

  但是肚子里的血液精华和月光精华毕竟发挥了作用,殷血歌体内的剧痛在缓解,殷极焐那一掌送入他体内的阴邪之气也在气血的冲刷下缓慢消散。虽然无法动摇那血色手印,可是殷血歌此刻身体舒服了很多。

  随着殷血歌的修炼,他的身体渐渐的被一层薄薄的青色月光笼罩。他沉浸在了一种空灵的境界中,脑子里没有任何杂念,身体的所有感觉都消散一空,他只是循着本能,不断的吐纳月光中的精华。

  就在此时,银色的玉蝉悄然一动,好似感应到了殷血歌背后的那一个血色大掌印给殷血歌带来的痛苦和伤害,银色玉蝉突然迸射出一片尺许方圆的银色光霞,宛如飞电一样跃起,对着殷血歌的后背轻轻一刷,顿时那血色大掌印发出一声哀鸣,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银色光霞迅速绕着殷血歌的身体飞旋了几圈,殷血歌身上的伤势瞬间恢复,他彻底回复到了巅峰状态。

  处于空灵状态的殷血歌突然听到了一声高亢而清朗的蝉鸣声,这一声蝉鸣震得他灵魂一阵儿颤抖,一道浩浩荡荡沛然不容抵御的洪流从头顶一拥而入,瞬息间冲遍了殷血歌全身的经络和血管。

  ‘啪啪’声不绝于耳,殷血歌体内淤塞的所有经络和气穴被这股充满了生机生气的浩然大力一举冲开。他的身体一阵乱晃乱颤,皮肤上无数黑红色的污垢一层层的生了出来,很快就把他厚厚的裹了一层。

  一个清朗而不可一世的声音在殷血歌的脑海中悄然响起。

  ‘蝉性高洁,浮游天外,不染尘埃。蛰伏三年而不鸣,一鸣举世皆惊。’

  随着这声音,殷血歌体表的所有污垢都在一片朦胧的银色光霞中化为乌有,露出了殷血歌白皙、细腻宛如极品羊脂玉的皮肤。和殷族其他族人的苍白不同,此刻殷血歌的皮肤下已经隐隐透出了一丝血色。

  此时更有无数细小的银色仙箓篆文在殷血歌的体内流转,渐渐地这些仙箓篆文集中在了殷血歌的五脏六腑中,化为一道银色溪流汩汩流转。

  血妖之躯不容于天地,不受五行,更是搅乱阴阳,完全是妖孽之属。他们似生人,却体蕴死气,他们似死人,却能行走言语,根本就是这世间不应有的异类存在。

  殷血歌体内原本也是阴气浓郁,更凝结了无数的血孽之气。但是在那沛然大力的冲击下,在那银色仙箓篆文的洗练下,他体内被血妖之躯遮掩的生机生气勃然而生,宛如石璞中的美玉被开凿了出来,爆发出了他应有的华美莹润光辉。

  在殷血歌的胸腹之间,无数仙箓篆文悄然隐现,凝成了一篇短小精悍,却有着无穷妙用的口诀——秋蝉蛰隐术!

  无需殷血歌自行修炼,这有着无穷玄机的仙箓篆文自行流转,殷血歌体内的所有异状都被彻底遮掩,就好似秋蝉深藏于地下三千丈,任凭凡人耗尽了心力,也无法查知他丝毫端倪。

  一无所知的殷血歌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玉蝉散发出的银色光霞笼罩他全身,此刻殷血歌吞噬月光精华的效率比刚才何止增强了千倍万倍?更让人惊骇的是,此刻殷血歌吐纳月光精华的核心所在,已经完全不同于其他殷族人的心脏部位,而是换成了他的小腹丹田。

  巨量的月光精华翻滚而来,不断的纳入殷血歌的丹田,经过提纯凝练之后,其中三成月光精华注入了殷血歌跳动得越发有力的心脏。渐渐地,殷血歌全身血液都被染上了一层青色光辉,他的心脏也逐渐带上了一层青色。

  ‘滴答’一声,一滴拇指大小的血妖精血在殷血歌心脏内成型。

  紧接着‘滴答’声不绝于耳,转瞬间就有三十六滴青色精血鱼贯凝出。

  这些青色精血散发淡淡青光流转全身,殷血歌浑身的骨骼、经络、血管、肌肉、五脏六腑同时蠕动,不断发出清脆的‘咔咔’声。突破星战士,全身同时受到洗炼,殷血歌的**力量正在突飞猛进。

  月光静静洒下,天翻地覆的变化,正在悄然发生。

  **********************

  请加入书架,请投票!

  各种票子,多多投下来吧!尤其是推荐票,大家走过路过,多多砸推荐票咯!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