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自愿借

作者:陈风笑书名:狂仙更新时间:2015/12/16 21:35字数:376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证真遭遇瓶颈?权赋槽闻言,登时就是一惊。

  他随意打量陈太忠一眼,就知道这厮所言非虚,他竟然看不清对方修为。

  须知权宗主现在也是八级玉仙巅峰了,他一眼看不清修为的,最少也是九级玉仙。

  想到陈太忠七八十年前还是七级玉仙,现在竟然九级了,权赋槽心里的滋味,实在难以言表。

  不过不管怎么说,对方竟然敢拦住自己这宗主出行,他根本来不及感慨,直接脸色一沉,“你冒犯上宗宗主出行,如此大逆不道,可曾想到过后果?”

  “屁的大逆不道,老子本来也不算宗门的人,”陈太忠冷笑一声,手中长刀向前一指,“权赋槽,我就问你,行在大殿,你借是不借?”

  “想昏了你的头!”冯家的中阶真人厉喝一声,抖手就掣出了三才柱,“动手!”

  权宗主此番出行,随行的有五名玉仙,足够组成一个玉仙三才阵了。

  然而,这冯真人的反应虽然正确,可惜的是,他只是中阶真人,其他真人未必愿意配合他,组成三才阵。

  说白了,还是大家对出现这种意外,没有充足的心理准备,所以就没有做防备意外的预案,眼下的反应未免有点仓促。

  就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陈太忠冷哼一声,身子不见了踪影,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在冯真人的跟前,抬手一道大网撒了过去,接着又消失了。

  下一刻,他出现在十余里外,抬手一拳,就将大网中的冯真人击昏,然后抖手放出来,去摘此人的储物袋。

  “看刀,”利盛坛大叫一声,就扑了上来。“莫伤我真意同宗!”

  他嘴上叫得激昂,眼睛却是在不住地挤弄着——喂喂,我只是样子货哦。

  小白猪疑惑地看他一眼,抬手一记麒麟臂。直接将人击飞,“滚!”

  利真人口中喷出大股的鲜血,身子不受控制地向下掉去,显然已经昏迷了。

  旁边有天仙抢过来救护,而与此同时。陈太忠已经从冯真人的储物袋中取出一件灵宝长剑,又取走了他脖颈下的玉佩,最后……还脱去了此人的外衫——那也是一件防御型的灵宝。

  取走这三样之后,他直接将冯真人丢了过去,嘴里冷哼一声,“才三件灵宝……穷逼!”

  见他将人丢过来,这边又手忙脚乱地接住,权赋槽见对方没有下杀手,也是一愣——这厮甚至连三才柱都没收走,你真不怕我们围攻你?

  他使个眼色。示意本宗弟子布阵,同时沉着脸问,“陈太忠,你究竟意欲何为?”

  “无他,借诸位身上灵宝一用,”陈太忠拍一拍手,笑眯眯地回答,“简兴腾借得我浩然的不动如山,我借不得你们的灵宝?”

  权宗主闻言,脸色越地黑了。“你竟然敢直呼简仙大名?”

  “别说直呼其名,我骂他都有胆子,”陈太忠的脸也一沉,“偷袭暗算的简兴腾。臭不要脸的简兴腾,有种你出来!”

  此刻的简真仙,正在闭关专心冲阶中,猛地感觉有些心神不定——直呼真仙的姓名,当事人是会有感应的。

  不过此刻,正值紧要时刻。他也只能将这份悸动缓缓地平息——只是一点小因果,不值得耗费太多精力,等他出关之后一并解决好了。

  权宗主闻言却是大怒,抖手一道白芒打过去,嘴里高叫着,“竟敢诋毁简仙……去死!”

  陈太忠根本不以为意,身体外的灰芒微微一震,就接下了这道白芒,然后眼睛一眯,探手向那白芒捉去,嘴角也泛起一丝笑容,“呵呵,宗主令?不错……借来一用!”

  他身怀浩然宗宗主令,对这种类似的东西比较敏感,一眼就看出了白芒的根脚。

  而宗主令这种镇压性质的真器,对其他修者作用极大,但是想镇压他的小灰钟,那真是做梦了——好歹也是仙器胚胎,真器怎么镇压得住?

  所以他大喇喇地接下了这一击,而且还想将此物擒获。

  不过遗憾的是,五大宗的宗主令,都是至正之物,有本位面的气运加持,就算是诛邪网对上宗主令,估计也无能为力,他索性不用诛邪网,直接用手去捉。

  权赋槽却是被吓得魂飞魄散,宗主副令竟然攻击无效?

  真意宗的宗主令,一般是很少出山门的,那不但象征着真意宗的无上尊严,更是开启宗门密库的凭仗,加持护山大阵的终极手段。

  不过宗里很多时候,又需要宗主令对外展示威严,所以才制作了一块宗主副令,此番去浩然门委任掌门,当然要持宗主副令前往。

  事实上,这宗主副令也是巅峰灵宝,同时还可以借用宗主令的一些威势,一旦出手,几乎没有灵宝可以抗衡。

  然而,就这么一击,不但被陈太忠用肉身硬生生地扛了下来,这厮竟然还想留下宗主令。

  就算是宗主副令,那也不是能遗留在外的,否则整个真意宗都会被蒙羞。

  权赋槽见他伸手去捉,大骇之下,想也不想就一口精血喷出,“疾!”

  陈太忠虽然是空手,但也使用上了掌控,要将此物留下,怎奈那宗主令仿佛活物一般,不住地在挣动,待听到这一声“疾”,猛地全力一挣,化作一道长虹,直奔真意宗本宗而去。

  这却是权赋槽祭献了精血,驱使宗主副令归宗,由于有宗主令的接应,又有本位面气运的加持,真仙也不易打断这驱使,副令安然回去并不难。

  可是如此一来,权赋槽就少了一张底牌——当然,相较宗主副令被抢,权宗主宁可自己因没有底牌而丧命,也不愿令真意宗蒙羞。

  若是能祭出通天塔抢这宗主令,就好了!陈太忠心里生出点遗憾来。

  宗主令既去,权赋槽心里就踏实了许多,他冲着陈太忠冷笑一声,“陈太忠,自今日始,我真意宗上下,与你不死不休!”

  “这倒是奇怪了,”陈太忠仰天长笑,“不死不休,真是吓死我了,不过不瞒你说,我还真不怕……你确定要代表真意宗,跟我开战吗?”

  “当然是这样,”权赋槽冷哼一声,宗主令差点被抢了,似此奇耻大辱,谁受得了?

  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表情,“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确定?”

  “我……”权赋槽本来想将答案敲定,但是看到这厮的表情,猛地就想到了昔日的巧器门,一时间还真不敢答应下来——姓陈的这厮,就是个疯子啊。

  他不过是个副宗主,怎么敢拿一宗的传承,跟对方赌?换了简仙来,恐怕也要犹豫。

  然而,今天遭受如此奇耻大辱,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顿一顿之后,他冷笑一声,“敢抢我宗主令,换了你是我,陈太忠你会善罢甘休?”

  “你放屁,老子只是借来体悟两天,”陈太忠大声地嚷嚷着,“莫非只许你真意宗借不动如山,不许我借你两件灵宝?还是说你真意宗借不动如山,本就是打算强抢了?”

  终究是为那段因果!权赋槽心里暗叹。

  事实上,别说是简仙了,他也有将不动如山贪昧的心思,不过现这块骨头太难啃之后,真意宗才不得不将不动如山还了回去,身为归还灵宝的决定者,他最明白其中细节了。

  现在却是六月债还得快,陈太忠直接堵住了他,要借行在大殿,甚至差点收走宗主副令。

  不过,权宗主还是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冷笑一声,“简仙借来看看,自然会归还,宗主是真仙,你是什么?”

  “哈哈,真仙可以强借他人宝物,玉仙就不行?”陈太忠仰天长笑,“权赋槽,你还真够不要脸的。”

  权宗主被骂得大怒,其他玉仙和天仙也忍不住握紧了兵器,只待代宗主号施令,大家就一拥而上,倒不信这陈太忠能架得住大家的围攻。

  权赋槽也很有号令大家围攻的冲动,但是看到陈太忠那肆无忌惮的样子,心里又是一沉:一拥而上,真的打得过对方吗?

  须知姓陈的在初阶玉仙的时候,就号称真仙之下无敌手了,现在此人九级玉仙,比在场所有玉仙的修为都高,肩头还趴着一只小麒麟——那也是货真价实的大妖。

  而且陈太忠刚才擒获冯真人时,使用的大网有点古怪不说,身法更古怪,这种领悟了空间规则、运用极为娴熟的身法,根本不像是玉仙能掌握的。

  再想一想对方只收了三件灵宝走,却毫不犹豫地将冯真人丢还回来,摆明了是不在意多一个中阶真人的对手,这底气可不是装出来的。

  权赋槽犹豫一下,终究是没敢下命令围攻:一旦生那种事,可真就是不死不休了。

  于是他冷哼一声,“简仙可不是任由你诋毁的,等着宗主出关,你就哭吧……我明白告诉你,不动如山是浩然门自愿借于上宗的,你却是要拦路抢劫,陈太忠,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