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主仆相逢

作者:陈风笑书名:狂仙更新时间:2015/06/15 22:29字数:392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下一刻,七八件法器飞起,火力全开地击向那条身影。

  “尼玛,”陈太忠感受到身后的威压,有点晕了,“不是该阻拦我跳河的吗?你们就一点不担心,我在河里遇到点奇遇?”

  下一刻,他的身子被击得凌空飞起,然后重重地撞向河面。

  身后的追兵来到河边,看着河水也有点傻眼,好半天之后,褚家那位才忧心忡忡地看一眼贝先生,“这人……去哪儿了?”

  “不知道,”贝先生摇摇头,脸上没什么表情,“会水隐的死了,我怎么能知道他去哪儿了?”

  会水隐的,就是刚才隐身的灵仙,前文说过,隐身是分多种的,土隐水隐木隐,水隐术在水中,除了相克的功法,无人能察,在雨里也是如此。

  “这货还能活过来吗?”周德岭低声嘀咕一句,像是随口一问,又像是自言自语。

  “要不,我们全力攻击你一下?”南特冷冷地话,“看你能不能活。”

  周德岭登时不吱声了,他知道南特本是大家子弟,思维却非常平民化,也最见不得家族中人欺压散修,为此成为了家族中的另类。

  而南特能成为青石城主,也是靠着功勋拼出来的,一点都不靠家族的支持,正因为如此,青石城的局面,是相当诡异。

  事实上,一个子爵,居然是“堕情”,肯定有其说法的。

  陈太忠在入水的一刹那,还在大骂身后的人胆子太小,但是在水底漂流一阵之后,就觉得神智有点恍惚了。

  我或者没有我想的那么强大,他觉得此前自己计划再杀个灵仙,似乎有点托大了。

  事实上,他并不知道,他无意中抢来的玉佩,在水流中一直保护着他,直到完全失效。

  在水里飘了不知道多久,陈太忠一直咬牙硬撑着,当他觉得实在撑不住的时候,在河岸水草密集的地方,随手掏了一个坑,自己钻了进去,随手又抓了些水草过来做伪装。

  这一次休养,他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有一只荒兽攻击聚灵阵,他才懵懵懂懂地醒来。

  有意思的是,攻击聚灵阵的,居然是一只烈焰龟,九级荒兽。

  想当年,这是一口气都能吹走他的荒兽,他也借此赚取了在这一方世界展的启动资金,而现在,他能一刀斩杀了。

  但是……何必呢?他收起聚灵阵,身子箭一般蹿了出去,那烈焰龟感受到他的威压,身子急剧向后退去。

  这是一只年轻的烈焰龟,整个身子甚至还不到一百平米,陈太忠无意理会它,上岸之后,四下打量一下周边地形。

  这个时候,他能真切地体会到,为什么灵仙对烈焰龟这样的存在,不屑一顾了。

  可是他不想理对方,那烈焰龟却不肯放过他,一张嘴,一股浓浓的烈焰喷出——它从这个生物身上,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孽障找死!”陈太忠祭起小塔护身,随即一个神识刺放了过去,然后又祭起从费球那儿抢来的短锏,狠狠地砸了下去。

  这种级别的烈焰,当然不能奈何了小塔,不过陈太忠的神识,也没奈何得了烈焰龟。

  荒兽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是皮糙肉厚,而这烈焰龟以防御强著称,神识虽然不够强大,但偏偏能抵御较强神识的攻击。

  那一锏是冲着烈焰龟的头部去的,不过这龟虽然行动缓慢,缩头的度是极快的,现遇上了强敌,它嗖地把头缩进龟壳里。

  一锏落空,陈太忠火了,拎起锏来就是一通乱砸——事实上,这短锏他并没有怎么祭炼,在他手里,还不如在费球手里威力大。

  但就是这样,也不是那年轻的烈焰龟吃得消的,连着十几锏下去,龟壳上就出现了剧烈的灵气波动——这是防御即将撑不住的先兆。

  就在这时,陈太忠的神识现,不远处有人急赶来,少不得收起锏来,直接隐身加敛息——这里距离梁家庄应该不算太远,他可不想被人现。

  一条身影从远处电射而来,看到地上缩在壳里的烈焰龟,来人禁不住一怔,然后迅疾地退了开去。

  足足退出一百多米,此人才四下看一看,压低声音话,“主人……是你吗?”

  来人的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脸上也蒙着面纱,但是陈太忠一听声音,就猜到了此女是谁,“是刀疤吗?”

  “这个名字,真的好难听,”王艳艳气得一撇嘴,然后拉下脸上的面纱,“是我,这半个月里,我一直在找你……别人都说你死了,但是我不信。”

  “六个灵仙围攻,我能活着,那也是造化了,”陈太忠现出身形来,上下打量一下对方,“不错,八级稳定了下来……我养伤养了半个月?”

  “是三个半月,”王艳艳加重了语气,然后幽幽地看着他,“我等了你三个月,直到吐香蛇涎消失,才顺着河来找你,今天总算是找到了。”

  “梁家没有难为你?”陈太忠愕然问。

  “是庄里的梁家人抓的我,城里的梁家人不知道,”王艳艳又将面纱挂了回去,“庄里的人都死了,谁还会知道我?”

  “唔,”陈太忠点点头,想一想之后问一句,“这儿是什么地方?”

  “这儿已经出了青石城,是晨风堡的地盘,”王艳艳随口回答。

  “我擦,被水冲了这么远?”陈太忠登时愕然,“居然有四百多里?”

  他随波逐流的时候,一直是强撑着,实在挺不住了,才挖个洞钻进去,在他感觉里,可能坚持了有两百里左右,没想到竟然翻倍了。

  “接近五百里啊,”王艳艳苦笑一声,心里也禁不住对自己的主人刮目相看,“我也是四处寻您不着,才来碰一碰运气……梁家庄附近,现在还在搜索您。”

  听到“梁家庄”三个字,陈太忠的脸一沉,冷哼一声,“这个仇,我早晚是要报的。”

  一边说,他一边走向那缩在龟壳里的烈焰龟,抬手招出短锏,狠狠一锏砸下去。

  “主人,您慢着,”王艳艳赶忙叫一声。

  “嗯?”陈太忠一收手,疑惑地看她一眼。

  “不知道您打的这个,是不是烈焰龟?”王艳艳小心地问一句。

  “就是这破玩意儿,刚才喷我一口火,”陈太忠恶狠狠地哼一声,这里都是晨风堡地界了,他对一只荒兽大打出手,也不怕别人看到。

  “可烈焰龟是瑞兽啊,”王艳艳愕然地看着他,“瑞兽通灵,能带来一方气运,就算它的粪便和烈阳果,也都有药用价值。”

  “它刚才一口火,差点喷死我,”陈太忠怒气冲冲地回答,“瑞兽也是能杀人的!”

  “这只烈焰龟还小,不太懂事,”王艳艳小心地回答,“要不,我跟它说两句,它要是肯道歉,你就原谅它好吧?”

  “我……我了个去的,”陈太忠对这样奇葩的要求,完全无言以对,莫不成,仙界也有动物保护组织?

  王艳艳见他应允得勉强,忙不迭冲着乌龟壳话了,“小龟,你知道错了没有,知道错的话,抖一抖龟甲。”

  龟甲没有反应,过了约莫三四分钟,才剧烈地抖动起来,不是抖一抖,而是抖了十几抖,才渐渐停止抖动,可见这厮是吓坏了。

  “少装吧,是你偷袭人在先,”王艳艳冷哼一声,“如果敢再随意伤人,定斩不饶,明白了没有?”

  那龟甲火地又抖了几下,果然不愧是通灵的荒兽。

  “你偷袭的是我家主人,我家主人很生气,”王艳艳冷哼一声,“拿出你的赔偿来。”

  陈太忠看得有点乐了,这乌龟的灵性,还真不是盖的啊。

  龟壳抖了几抖之后,微微打开一条缝,噼里啪啦丢出几样东西,又火地阖上。

  这几样东西,都是亮晶晶的,带着点粘液,一看就是从嘴里吐出来的。

  王艳艳却是不在意,走上前就捡起那些物件,至于近在眼前的巨龟,她更是只当不存在,要知道,这烈焰龟这时候喷一口火,她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这个刀疤,陈太忠看得也是摇摇头,不过下一刻,他的眼睛一眯,“那是……什么?”

  烈焰龟一下吐出四件东西,一个储物袋,一个环状的法器,一块黑黢黢的石头,还有一块,是个四四方方的石基,怎么看都有点残次品的感觉。

  但是令陈太忠感兴趣的,还就是这个石基,因为他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这个石基不管从颜色和造型上看,似乎都跟他的小塔,有着一定的关系。

  王艳艳捧着四样东西走过来,她的注意力,却是在那小圆环上,“主人,我们了,竟然……竟然有这个!”

  看到她将小圆环向自己递来,陈太忠厌恶地一摆手,“这上面都是什么东西嘛,洗一洗再给我。”

  “烈焰龟的口涎,是治疗烧伤的良药啊,”王艳艳愕然地看着他,好半天之后,才哈地笑了,“烈焰龟有空间嗉袋的,不脏。”

  “让你洗你就洗,话多!”陈太忠瞪她一眼,陈某人没有洁癖,但是畜牲嘴里取出来的东西,他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有嗉袋也一样。

  所幸的是,旁边就是一条河,看到王艳艳将四件物品洗净拿来,他这才问,“这个圆环,会是什么呢?”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