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破牢而出

作者:陈风笑书名:狂仙更新时间:2015/06/15 22:29字数:383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升上来的这个怪物,羊头人身,它伸出手来,捋一捋自己的羊须,羊脸上露出很人性化的表情——非常不耐烦的样子,“唉,想安心修炼一阵,怎么就这么难呢?”

  尼玛……陈太忠简直不知道该说这个怪物什么了,他愣了好一阵,才点点头,“那你沉下去,继续修炼吧。”

  “带我走,”那个刀疤女人疯狂地晃着牢笼,大声地喊着,“你带我出去,我奉你为主,生生世世!”

  “我身为散修,只是想拉你们一把而已,”陈太忠冷哼一声,“我不要你的生生世世,身为散修,不能放弃追求自由的心……你这么说,让我有点瞧不起你。”

  “我只想杀光梁家人,”刀疤女人眼中冒着疯狂的光芒。

  这个时候,羊头人慢吞吞地话了,“你跟他出去也是死,现在梁家的大阵被打破,定然一片大乱,梁西门都要把此人引过来,用断龙石阻挡……你们的脑子里,都是羊油吗?”

  “羊油?”陈太忠再度愕然,他从没见到过,有人这么贬低自己出身的种族。

  他一直以为,这羊头人是个妖怪,进化得不彻底,所以留了一个羊头。

  “老子是人,是受了诅咒,”羊头人恶狠狠地瞪他一眼。

  “有种你再说一遍?”陈太忠刷地掣出长刀,敢当我老子,想死吗?

  “好了,不要吵了,”老翁出声相劝,“咱们的共同仇家,是梁家……先说怎么出去吧。”

  “老子……我就没想出去,”羊头人冷哼一声,厌恶地看了在场的人一眼——没错,就是厌恶,然后才又说一句,“断龙石,那算什么?这种灵仙都没有的家族,也敢说断龙?断虫吧。”

  “这好汉能打破断龙石?”独眼男子兴奋地问。

  “人家把人骗进来,只是外敌太强大了,”羊头人感触颇深地叹口气,目光也有点迷离,“但是你们出去,那是找死……老实在水牢里蹲着吧。”

  陈太忠觉得这货说的话,有点道理,但是他不能容忍这种很装逼的样子,少不得扭头就走,不管丫是断龙还是断虫,总要试一试才知道。

  小门被一块光滑的大石牢牢地封死了,石头上还有隐约的光晕,说明有禁制在上面。

  陈太忠最近杀人越货不少,他在须弥戒里翻一翻,找出一个高阶下品的大锤来,这大锤的主人是谁,他已经不记得了。

  他抡起大锤,冲着大门狠狠砸了上去,一锤、两锤、三锤……

  陈太忠原本就是不信邪的性子,他连砸十几锤,才说气力已经有点跟不上了,然后就现,那大石居然出现了裂纹。

  他攻击过防御阵,深知这个时候,是最要紧的,一旦松懈,就会前功尽弃,说不得又是没命地砸了过去。

  不知道又砸了多少锤,那巨石轰然一响,化作了一堆碎石。

  陈太忠并没有休息回气,而是直接祭起小塔,冲了出去。

  确定自己真的冲出来了,他才翻出两颗回气丸来吞下,不过此刻的梁家庄,已经变得一片漆黑,所有的照明之物,都已经不见了。

  当然,这对陈太忠来说,并任何的影响,他先是神识一扫,然后取出红外夜视仪来,四下查看一番。

  周围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陈太忠想一想,还是先回到水牢,将十几个人身上的牢笼砍开,然后淡淡地说一句,“想走的就跟我走,想留下的,我也不拦着。”

  “给我一把刀或者剑,”刀疤女人反应最快,她跳出笼子,冲陈太忠深施一躬,“从今以后,您就是我的主人了,但有所命,我万死不辞。”

  女人的年纪似乎不大,破破烂烂的衣物,**地贴在她的身上,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览无遗,白嫩的肌肤也露出了不少。

  不过她肌肤上更多的,是血痕和淤青。

  “再说一遍,我不需要你的效忠,散修虽然艰难了一点,但若要别人看得起,先要自己看得起自己,”陈太忠冷哼一声。

  不过,他还是拿出了一把长剑,以及一套衣服,然后又递给女人一颗丹药,“这是回气丸,吃了以后,你也可以多一份自保之力。”

  这个女人带了一个不错的头,旁人见状,也纷纷过来要武器,所幸的是,陈太忠的须弥戒里,兵器很多,大多都还是中阶以上的。

  只有那独眼汉子有点犹豫,“咱们不会一出去,就遇到梁家的人吧?”

  “你这脑子里,还真是羊油,”羊头人冷冷地话,“进犯庄子的人,要引进牢房,还要放下断龙石……明显是为庄子里的族人争取时间逃跑,看你这点智商。”

  独眼汉子登时无语,陈太忠听得也是恍然大悟,怪不得侏儒将他引进来之后,直接自爆了,而那断龙石的防御,也没有想像中的强。

  事实上,他还是有点小看自家的修为了,梁家的水牢里,罪恶实在太多,所以断龙石一旦放下,初阶灵仙之下,根本就不要想着破开。

  不管怎么说,听到这话,陈太忠总算知道,为什么水牢外面空无一人——这个羊头人,脑瓜还真是不笨,人都没出去,就已经猜出外面的动向。

  但是他对此人的观感不好,所以这份欣赏,也就打了折扣,只是淡淡地点点头,“好了,愿意跟我走的,走了。”

  这些人里,有几个被折磨得极惨,就算服用了回气丸,一时也恢复不了,还得靠人搀着,才能站得住。

  不过对于救命恩人的不体谅,大家也没啥怨言,人家救了命不说,还给了兵器和丸药,素昧平生的,能做到这一点已经殊为不易。

  更别说,此人是从护庄大阵外打进来的,还要一手诛除梁家,只冲人家这份胆气和修为,大家也不能不服——散修最尊重的,就是实力。

  一行人走出水牢,都看到了门口的碎石,老翁竖起一个大拇指,“恩人果然实力不凡。”

  刀疤女人却是一脸警惕地,她看着门外黑漆漆的一片,手里掐一个剑诀,“这是阵法,还是……真的黑夜?”

  “是黑夜,”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水牢里一关,连白天和黑夜都不知道了,这问题听得人心酸,他率先走了出去,“外面还下着点雨,放心……周围没人的。”

  “啊哦,”羊头人怪叫一声,跟着蹿了出去,然后深深地吸一口气,陶醉地一摊手,羊脸向天,“哦,真的是雨的气息……多久没有嗅到这样的气息了?”

  “伤重的先休息片刻,”陈太忠吩咐一声,跳上一棵树的树梢,摸出红外夜视望远镜来,四下看一看,然后又跳下来,“找不到人,谁知道梁家可能撤到哪里?”

  “你这前因后果一点不说,别人怎么帮你判断?”羊头人又大喇喇地话了,“我说你这智商……也堪虞啊。”

  “我好像知道,为啥梁家要捉你了,嘴欠!”陈太忠也懒得理这货,不过事实上,这厮的话是很有道理的。

  少不得,他就要将自己的行为说一遍,他强调了,自己是晚上来的,杀了梁家试炼子弟的队伍,也杀了救援队,最后攻破大阵。

  水牢里的这些人无语,他们相互之间也熟悉了,能交换信息,但是近两个月没新人进来,真不知道,梁家怎么得罪了这么一个猛人。

  最后还是老翁问,“你冲进来的时候,他们确实没想到?”

  “那时的梁家庄,”陈太忠冲着漆黑的四周指一指,傲然话,“尚是四处灯火!”

  简单的一句话,霸气无双。

  老翁点点头,“既然是仓促逃走,便走不了多远,极有可能是藏进祖祠了。”

  这个分析合情合理,仙界的家族,是极其看重血脉和传承的,祖祠更是守护中心,防护手段定然差不了——不是每一个家族都有水牢,但是每一个家族都有祖祠。

  陈太忠也认为这个猜测合理,于是问一句,“梁家祖祠……你知道在哪儿吗?”

  “大致知道,”老翁犹豫着回答,“但是现在,黑黢黢的……我看不清楚啊。”

  “我有照明弹,”陈太忠抹一把脸上的雨水。

  “这种不入流的堪舆,祖祠在哪儿,不是明摆着的吗?”羊头人不屑地哼一声,然后他的鼻子抽动两下,一指某个方向,“就是那个方向,祖祠。”

  陈太忠一转身,就向那个方向走去,同时一抬手,出两颗照明弹来。

  “喂,咱们应该先去阵法中心啊,”羊头人在后面叫了起来,“雨都落下来了,阵法中心应该关闭了……拿了他的护庄大阵再去打架嘛。”

  “这个大阵很昂贵?”陈太忠头也不回地问一句。

  羊头人登时语塞,好半天才回答一句,“能断他根基。”

  护庄大阵,说贵很贵,但是主要贵在因地制宜的设计上,拿走之后,也就那么回事了。

  不过一旦生家族战争,大阵是必须要争抢的战略点。

  “夺他大阵断根基,不如直接去祖祠,那样断得更彻底,”陈太忠不以为意地回答。

  羊头人登时语塞。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