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破庄

作者:陈风笑书名:狂仙更新时间:2015/06/15 22:29字数:394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这个……合适吗?”八级游仙面露难色。

  梁家庄的防御大阵,其实分好些个等级——三、级的警戒,能防住初阶灵仙的攻打,但是这三、级,也有轻重。

  高端防御,就是能扛住灵仙初阶的最强攻击,但是低端,就是灵仙初阶的普通攻击。

  梁明礼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有一定的理论依据。

  他认为就算陈太忠能杀死费球,但攻击强度,也未必能有多高——多半是传言说所说的偷袭所致,而且,那费球不过是个没根脚的散修,且又才晋阶二级灵仙,战力很令人怀疑。

  甚至费球到底死没死,那还是两说呢,没准只是被重创了,躲在什么地方舔伤口。

  他认为,陈太忠强的不过是隐身和神识,攻击力嘛……八级游仙,能有多少攻击力?

  没有人知道,陈太忠的攻击力异常恐怖,在正面的攻击中,击碎了梁明心祭出的灵器盾牌——非常遗憾的是,知**已经死了。

  梁明心临死之前想说来着,最终没能开口,而他这个灵器,藏得异常隐秘,以至于梁家绝大多数人都不知情,梁家老祖梁明正也不知道。

  此役有个七级游仙逃了回来,不过丫显然是“不知其然也不知其所以然”。

  看守阵法的八级游仙,倒是有点忐忑,他一边降低防护阵法的防御,一边请示,“这是咱梁家护庄大阵,低端防御,是否低了?”

  “你让他打破大阵,给我看一看,”梁明礼双手往身后一背,施施然转身向门外走去,“倒不信这个邪了。”

  就在此刻,“砰”地一声大响传来,有人惊呼,“防护阵破了!”

  陈太忠真的没想破防护阵,庄子里讨论的时候,他正拎着长枪四处走,见到面前一块菜地,似乎是没什么防护,说不得全力一枪戳了过去。

  他对防护阵有一种误解,总觉得外力逼迫得狠了,防护阵的消耗才会更大——没压迫,岂不就是没有消耗?

  陈太忠的想法并没有错,但这防护大阵,跟普通防御阵并不一样,只说梁家庄这么大面积,一个阵法要护住全部,那消耗跟护住一个人或者一个小院,没法比。

  只说流水消耗,就是不得了的,再加上此刻天上下雨,也带给防御阵一些压力,哪里会在意他这么几击?

  但是陈太忠并不知道这个,每一次出枪,还是要竭尽全力,不为破阵,只为消耗对方。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是?

  他不知道,庄里也不知道,不成想这一枪出去,居然打破了大阵!

  他愣住了,操持阵法的人也愣住了。

  下一刻,阵法这里的八级游仙火调整防御等级,陈太忠却是狂风一般,刮进了村子。

  那些小陷阱什么的,阻挡一些偷鸡摸狗的蟊贼还可以,真挡不住他全力一冲。

  警讯声再次长鸣,各个庄院内刷刷地冲出数条黑影来,奔着他就迎了上来。

  “一群土鸡瓦狗!”陈太忠长笑一声,手里长枪就迎了上去。

  冲上来的全是四五级的游仙,六级的都很少见,真是连他一枪都接不下来。

  但是这些人依旧红着眼,玩了命地往上冲,这里是他们的家,是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居所,这里有他们的妻儿老小,有他们挚爱的亲朋。

  短短几分钟之内,陈太忠的面前已经横尸十七八具,他甚至没有时间去砍掉对方的头。

  当他将枪尖刺进一个纤细的身躯时,才猛然现,这仅仅是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女,她漆黑的眸子里,满是坚毅和疯狂。

  是不是有点以大欺小了?难得地,陈太忠的心里,居然生出了这个念头。

  “录儿!”有人悲恸地大叫一声,然后一道雪亮的刀光,冲着陈太忠匹练一般砍下。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做出错误决策的梁明礼,他才匆匆赶来,就看到七支的希望,惨死在对方的枪下,一时间睚眦欲裂,“卑微的蝼蚁,你必须死啊啊~”

  “老贼,我不会让你那么痛快死的,”陈太忠也认出了来人,新仇旧怨加在一起,登时就让他忘记了那一丝不忍。

  既然他说过,要当着对方屠戮梁家子弟,那么他一定要做到。

  所以他故意躲着这个九级游仙,把注意力放在那些中阶游仙身上,饶有兴致地追杀这些小人物,一点都没有高手的觉悟。

  而梁明礼只能跟在他身后,睚眦欲裂地追杀着,不过对方的身法实在有些诡异,走位也极其飘忽,他一时间还真无法奈何对方,倒是因为用力过猛,好悬误伤了一个梁家子弟。

  在陈太忠兴致勃勃地追杀另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的时候,一条青色丝带无声无息地绕向他的脖颈,然后是一声冷哼,“以大欺小,你还要脸吗?”

  “鼠辈你终于出来了,”陈太忠的长枪势头已尽,收不回来,手里却又多出一根锏来,迎上了那一根丝带。

  刚才他杀性大的时候,就已经隐约感受到,身边除了那个持刀的九级游仙,还隐隐有点什么威胁,现在隐患露头,他想也不想,直接使出了得自费球的兵器。

  不成想那丝带煞是诡异,轻飘飘地不受力,裹住了锏身,丝带的头继续向陈太忠的脖颈缠去。

  陈太忠不得不弃掉手中的锏,身子向斜后方倒射。

  他心里惊讶,嘴上却是不饶人,“你梁家若是要脸,至于被我打上门吗?”

  这时他才看清,偷袭自己的,竟然是个小孩子——错了,是个侏儒,身高也就是一米一左右,脸上鸡皮鹤,实打实的老妪。

  “小子,逞口舌之利,很有意思吗?”老妪狞笑一声,手里的丝带一抖,再次攻了过来,那二级灵仙都视为珍宝的短锏,却被她随手抖落在地。

  “老虎不威,你当我病危?”陈太忠冷笑一声,又掣出一把长刀,身子一闪,躲开身后梁明礼的偷袭,左手刀右手枪,直接杀向侏儒。

  “梁家子弟,全部退下,违令者逐出族外!”老妪嘴里冷冷地号施令,手上却是不慢,青色丝带再次裹向长刀。

  陈太忠这次却是执意要跟对方碰一碰了,他气贯长刀,直挺挺地迎上去,打算将丝带斩为两段。

  然而这丝带委实邪行,不受力不说,又裹住了长刀,而且裹这锋锐的兵器,跟裹钝器一般无二,除了一股大力拽过来,丝带同时又裹向陈太忠的脖颈。

  陈太忠的储物袋里,兵器多得数不胜数,但是这柄长刀,却是他舍不得丢弃的,哪怕只是制式长刀——这是他飞升到仙界后,唯一花灵石买来的兵器。

  曾几何时,哥们儿也是愿意奉公守法的飞升新人啊。

  但是对这种混蛋的现状,他也只能采取cao蛋的反应了。

  舍不得丢掉,他就只能动用神识,对那侏儒重重一击,同时祭出小塔防身。

  老妪的身子,明显地震了一震,不过丝带略略停顿一下,还是缠向了陈太忠——估计此人身上,也有防范神识攻击的物品。

  就在此刻,陈太忠觉得身子也是猛地一震,却是不知道身后什么东西袭来,重重地撞上他的背部——若不是有小塔护身,这一记绝对要让他重伤吐血。

  陷入围攻,真的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他甚至没有时间回头,看是谁下的狠手——不过,这种程度的攻击,大约只有那个瘦小的九级游仙能出来吧?

  想到这个可能,他对着梁明礼,连着放出两个神识刺,人却扑向了面前的侏儒——身后的那厮,你别急着找死,哥们儿还等着你亲眼目睹梁家被灭呢。

  可那老妪也不是好惹的,见他袭来,抬手放出一道护身法符,然后狞笑一声,又激一道法符,却是攻击类型的。

  两道法符都不含糊,那道防御的法符,差一点就抵御住了陈太忠全力的一枪,防御圈被击碎之后,陈太忠甚至一时不能回气进攻。

  而那道攻击法符落在他身上,竟然撼得小塔微微一颤。

  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身后这货攻击我,估计也是用了符箓吧?

  “咦,你居然可扛灵仙一击?”老妪先是一怔,然后一转身狂奔而去,“明礼,帮我牵制住他,等我从藏宝室再拿些灵符来。”

  灵符?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泥煤啊,攻击我的,居然不是法符,是灵符?

  “太上长老尽管去,我的灵符,尚可使用三次,”梁明礼高声回答。

  果然,你小子用的也是灵符,陈太忠心里明白了,心里也不禁暗暗地感慨,家族果然是家族,纵是有再多的不是,这底蕴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不过再想到“藏宝室”三字,他的心里禁不住怦然心动,陈某人抢夺储物袋数不胜数,但是家族藏宝库,那还真是没有抢过。

  “哪里走,”他想也不想,直接就追了上去——藏宝室必然有机关,但是他紧跟这个侏儒的话,危险会减少很多。

  “看我灵符,”梁明礼知道追不上他,直接激了灵符,但是前面那厮身子蓦地一扭,竟然就那么躲过了。

  不过他也并未因此而生气,而是站在那里怔了一下,旋即,眼中就露出了浓浓的哀伤。

  下一刻,他大喊一声,“都别追了,传我的话,现在庄里所有人,祖祠集合!马上!”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