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敢捡我的漏

作者:陈风笑书名:狂仙更新时间:2015/06/15 22:29字数:388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瘦高汉子温泉闻言,蓦地转头看去,待看到树下的人影,禁不住眉头先是一皱,然后又笑一笑,“怎么不弄个隐身呢?”

  “受伤太重,”陈太忠淡淡地回答,“我要休养。”

  “但是你不隐身,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温泉笑眯眯地话,“你这颗脑袋,很值钱的。”

  “你想拿走吗?”陈太忠微微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这两位闻言,禁不住交换个眼神,这厮实在是太镇定了,难道是还有余力一战?

  然后,还是温泉出面了,他身为巅峰的九级游仙,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他手握长刀,向前踏出一步,沉声话,“陈太忠,明人不说暗话,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梁家出了十个上灵的暗花,你自己又不够小心,怪不得我们。”

  “你们怎么现我的?”陈太忠笑吟吟地问。

  “那不是?青隼,”温泉冲一个方向一指,待对方扭头之际,狠狠一刀斩了下去,不成想前方一道光晕一闪,硬生生地挡住了他一刀。

  他倒吸一口凉气,“这是聚灵加防御阵?”

  陈太忠见到那青隼,才反应过来,是哪里出了问题,心说我还真够糊涂的。

  用飞禽追踪,是仙界很常见的手段,不过此前几拨人追杀陈太忠,都没有用这一招,原因也很简单——他会隐身,而飞禽追踪是靠视觉,倒不如用靠嗅觉的灵狸。

  等他想通关窍,防御阵已经吃了对方一刀,他这才转过目光,似笑非笑地问,“这也叫明人不说暗话?下阴手的功夫不错嘛。”

  “你能杀了费球,不也是靠暗算吗?”温泉不屑地哼一声,刀光连闪,重重地击在防御阵上,“我当你有什么杀手锏呢,原来只是靠一套防御阵,看我击碎它。”

  合着他并不知道,虎头镇曾经出现过一套中阶灵阵——不少散修,对陈太忠还是很维护的,而好死不死的是,温泉接的是暗花,不便满世界去打听陈太忠。

  “我杀费球,还用得着偷袭?”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任由对方攻击着阵法,中阶灵阵是那么好破的吗?“要不是正面对决受伤,我现在一巴掌就拍死你了。”

  “你敢小看我?”温泉一时大怒,刀劈得越急了。

  陈太忠坐在阵中,耷拉着眼皮,缓缓地修复着身体。

  温泉劈出百十刀之后,也感觉有些筋疲力尽了,须知他每一刀都是全力以赴——攻击阵法又不是攻击人,不需要留了力气以备反击。

  于是他果断抽身,退出五丈远之后,从储物袋里抽出一张法符,冷冷地话,“看来只好豁出去了。”

  “温哥,不要,”旁边的七级游仙着急了,“这三叠霹雳符,可媲美初阶灵仙全力一击,宁肯放弃这个暗花,也不能这么糟蹋啊……十个上灵都买不到,有价无市。”

  “你会不会算账?”温泉不屑地哼一声,“两个灵仙的储物袋,里面好东西少得了吗?”

  “万一没有呢?”七级游仙一脸的心疼,说实话,三十上灵都买不到的东西,对散修里的游仙来说,那真的太稀罕了,“灵仙的东西是好,但是……咱们真的敢卖?”

  “话是没错,但是已经跟陈太忠结仇,后悔也晚了,”温泉不为所动,“此人一旦恢复,肯定会杀你我而后快。”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七级游仙拉住他,“我来说。”

  他走到陈太忠面前,抬手一抱拳,“陈兄,我们有眼无珠,冒犯了阁下,不如双方罢手言和,事后谁都不得反悔,你看如何?”

  “我看如何?”陈太忠犹豫了一下,才哼一声,神色不豫地点点头,“算了,看在都是散修的份儿上,我就饶你们这一……”

  噗地一声,他一句话没说完,就吐出一口鲜血来。

  “嗯?”这两位对视一眼,心说这是什么节奏?

  是没想到的节奏!下一刻,防御阵的光环散去,陈太忠的神识重重地击向温泉,同时红尘天罗祭起,然后摘下肩头的小弓,对着七级游仙就是一箭。

  他此前的示弱,就是要消耗对方的仙力,然后又制造个机会,趁对方松懈的时候强行出手,为的就是干脆地留下这俩。

  不过,这也是他的身体状况实在太糟了,实在不能打硬仗,必须要“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温泉这半步灵仙,不出意外地被红尘天罗网住了,倒是那个七级游仙身手矫健,身子奇快地一闪,只被射伤了左肩,然后拔脚就跑。

  “死吧,”陈太忠的身子箭一般地前蹿,从储物袋里拎出长枪,燎原枪法使出。

  几招过后,七级游仙的头颅飞起,无头的尸身倒地。

  陈太忠捡起储物袋,想一想之后,将此人的尸身也装了进去,然后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他这一次强行出手,击杀对方,让他还没休养好的身体,越地糟糕了。

  陈太忠稳一稳身形,才缓缓来到温泉面前,呲牙一笑,“你是几级游仙?”

  “偷袭,你无耻!”温泉脸涨得通红,破口大骂。

  “谁先偷袭的,你心里清楚,”陈太忠懒得就这个问题争执,有些人自觉自己做什么都是对的,都是天经地义,别人这么做了,就是天地不容。

  没有谁能叫醒装睡的人,他也没兴趣叫醒对方,若不是他想清楚了解各个级别游仙的差距,他连说话的**都没有——身体真的是有点扛不住了。

  他提起长枪,淡淡地问,“不回答是吧?”

  “我是九级巅峰,”温泉也爱惜小命,见对方提、枪欲刺,忙不迭求饶,“愿赌服输,我愿立下法誓,奉你为主。”

  “费球也这么说了,他还要奉献精魂呢,我都没答应,”陈太忠抬手一枪,直接刺入对方的喉咙。

  “呃……”温泉一脸的不可思议,还想说什么,可惜实在太晚了。

  “这地方也不能待了,”陈太忠强打精神,将两人的尸身都装进储物袋,收起阵盘,运起隐身术,跌跌撞撞地走了。

  因为他记得,在跟费球打斗的时候,天上的飞禽可是不止三五只。

  也就是说,很可能还有别人,也通过飞禽关注着这一场战斗。

  他想的一点都没错,离开差不多一小时之后,六道身影电射而来。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跟陈太忠在虎头镇起了龃龉的狂风小队,带头的莫老大四下看一看,“来得晚了,也不知道结果如何。”

  “陈太忠能拼掉费球,已经算烧高香了,”鹰钩鼻青年冷哼一声,狂风小队对战局的判断,跟温泉一样,“后面来的人,肯定干掉他了。”

  “可惜咱们没有带灵狸,”一个女游仙不无遗憾地叹口气,他们小队常年在外厮杀,属于“有仇当场就报了”的那种,所以倒是有一只白头鹰预警,却无灵狸……

  陈太忠跌跌撞撞走出五十里,在黑莽林的边缘地带,找了一个有稀松灌木的地方,砸出一个洞来,上面又铺设一些树枝——狩猎雷霆鹿的经验告诉他,林木茂盛的地方,并不意味着是最安全的。

  做完这些,他钻进洞里,心神一放松,神智登时就有些不清楚了,他强忍着诸多痛楚,布下中阶灵阵,又服用了几颗丹药,咬牙让自己不陷入昏迷中,缓缓地修复经脉。

  待他将经脉大致修复得差不多,再也支持不住了,昏昏沉沉地睡去。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悠悠醒转,现前胸贴后背了,才拿出几块生冷的烤肉吃了,才待继续修炼,这才现,体内的经脉纠结成团了。

  “药不能停啊,”他摸出几颗丹药塞进嘴里。

  修行便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于是他默默地运气,所谓修炼狂人,那真不是吹出来的……

  一个月后,某天,红箭盟的执事雷方在虎头镇镇头,背着手昂着头走来走去,很是意气风。

  他没有理由不意气风,在经过“陈太忠事件”刺激之后,他深深地感受到了实力不足,机缘巧合之下,他觉得突破瓶颈的时机到了。

  于是他闭关十天,再出来便已经是八级游仙,地位大大地提高,所以他现在的心情……大家懂的。

  正在左顾右盼之际,前方猛地出现一人,他见到此人,先是一怔,然后揉一揉眼睛,又细细地看一看,然后迅疾地迎上去,“陈……那啥,你八级了?”

  “嗯,你也八级了?”陈太忠看一眼对方,“晋阶很快啊。”

  若是雷方听到别人这么说,自然是要沾沾自喜,六十岁的八级游仙,搁在世家也是中坚力量,但是眼前这位这么说,他还真不敢应承。

  飞升不过三四个月的主儿,已经从游仙一级升到了八级,对这种妖孽的度,谁敢说自己晋阶快?

  所以他只能尴尬地一笑,“说笑了,谁比得上你……对了,你要进虎头镇,怕是不太方便,梁家正式恢复对你的通缉。”

  “梁家?”陈太忠眼中掠过一抹异色,“我还要找他们麻烦呢,这是活腻歪了?”

  “梁家老祖梁明正,已经突破瓶颈,正式晋阶灵仙,”雷方面色复杂地叹一声。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