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飞行法器

作者:陈风笑书名:狂仙更新时间:2015/06/15 22:29字数:377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你既然当我是朋友,那我送你一程,”陈太忠手起刀落,砍掉了女人的头颅——人已经没得救了,送她个痛快,也是朋友之意。

  “谢谢,”落地的人头,终于辨识出了他是谁,“帮我兄妹……报仇,必谢。”

  陈太忠闻言,胸口登时生出一团戾气,下一刻,他就蹿出帐篷,一路隐身来到营地之外,长啸一声,“费球,陈太忠在此,你个胆小鬼,可敢来一战?”

  “你算什么东西?”远处传来一声长笑,费球人还未到,气势已经到了,一股庞大无匹的威压,自西北角横空而至,“杀你,我用不了一个指头。”

  “有种就跟我来,”陈太忠转身就走,他是气道出身,并不怎么在乎威压。

  灵仙和游仙的差别,是全方面的,但是最根本的,还是仙灵之气的运用,身为灵仙,天门大开,不但体内的仙灵之气容易补充,甚至能调用体外的天地灵气。

  这个“容易补充”和“可以调用”,都是相对的,不过一般来说,灵仙站在那里,任由九级游仙攻击,若是游仙的攻击力差一点,怕是累死了,灵仙的仙力都不会有什么损失。

  由于可以影响体外仙气,灵仙极为重视“势”的运用,而对上游仙,气势往外一放,便是碾压的结果。

  也有那惊采绝艳之辈,能在游仙阶段,就感悟“势”的运用,但是跟灵仙拼消耗,基本上……也还是碾压的结果。

  陈太忠对此有了解,不过他还是想拼一下,看看灵仙到底能强成什么样子。

  不成想,这二级灵仙,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大,说不得他转身就跑,跟二级灵仙单挑,他还有逃脱的希望,但是再加上旁边一堆人,再不跑就是作死了。

  “小子找死!”费球冷哼一声,就迅疾地追了过去,他只担心对方不露头,只要露头了,他倒不信,一个小小的七级游仙,能在他面前跑掉。

  陈太忠风驰电掣一般,跑出了二十余里,身后的灵仙却是越追越近,相差总共也不到一里地,尤其令他郁闷的是——此人身后不远,还有一股不弱的气息追着。

  “两个灵仙追一个七级游仙,还敢再不要脸一点吗?”陈太忠一边跑,一边破口大骂,因为对方追得太紧,他甚至连隐身的时间都没有。

  “小子话还真多,”费球原本是埋头猛追,听到这话之后,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怒火,一抬手,就祭起一条似鞭似锏的物事,砸向陈太忠的后背。

  灵仙出手,果真是不凡,隔着一里地,那物事瞬间就抵达,正正地砸上前方人影的背脊。

  陈太忠也知道对方出手了,特意往旁边一闪,结果那玩意儿跟着就追过来了,直接将他砸了一个跟头。

  所幸的是,他及早将小塔祭了出来,所以除了气血翻涌之外,倒也没什么大碍,爬起来之后,继续没命地飞奔,嘴里兀自大骂,“堂堂的灵仙,居然偷袭游仙,真不要脸。”

  费球直气得鼻孔冒烟,就想再度祭起那物事。

  “费球,你在干什么?”后面的明特白现了前面的战斗,禁不住破口大骂,“老娘找你来,不是让你杀人的,你要抓不住人,就让开!”

  “明姐你这话何苦呢?”费球讪笑一声,收起了物事,继续狂追了下去,心里却也暗暗地吃惊:这个陈太忠,还真是有点棘手。

  他刚才那一锏砸下去,就算是一级灵仙,也未必能完好接得下来,主要是他想着,对方跑自己追,打得太轻,恐怕起不到迟滞的效果,

  所以他下手相当重,虽然不是全力,但也有把握打得对方吐血瘫痪。

  不成想,那位只是摔了一跤,爬起来继续跑路,还能中气十足地骂人。

  再想一想,此人还能扛住他的气势威压,实打实的怪胎,怪不得梁家要请两个灵仙出手。

  费球一气之下,就打算全力下手,但是明特白一句怒吼,登时让他如梦方醒一般地收手。

  陈太忠可不知道这些缘故,耳听得老妪说要捉活口,他迅地改变了自己的逃脱方案,微微一转向,冲着一座山崖奔去。

  “姓陈的小子,你要是肯乖乖地站住,老娘饶你一条小命,”明特白对周围的山势也有所了解,见状大声喊道。

  “你算什么玩意儿,也配当我老娘?呸!”陈太忠狠狠地吐一口唾沫,没命地向山崖跑去,“我跟你们俩……不死不休!”

  “那就别跑啊,”费球嘎嘎地怪笑着,“我把修为压到游仙七级跟你打,只要你赢了,我俩再不追杀你。”

  “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是白痴吗?”陈太忠脚上一使劲儿,反倒是加快了度。

  又跑了十来里地,前方是一处断崖,他想也不想,强行运起敛息术,猛地就冲出了悬崖。

  此刻天色还是大黑,费球能追着他跑,主要就是神识锁定了灵气波动——陈某人的神识也极其强大,刻意隐藏之下,二级灵仙也感受不到,只能通过仙力波动来追踪。

  此刻陈太忠一敛息,费球立刻就失去了对方的踪迹,他紧追几步上前,猛地驻足——亏得他的神识及时感受到,前方就是断崖。

  “我艹,再现晚一点,那就惨了……这个混蛋,居然还会敛息,”他愤怒地骂一句,气势放出,不断地轰击着四周。

  这就是他早计划好的,对付隐身术的办法,隐身术固然是很令人头疼,但是对于高出一个大境界的修者来说,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就像郑卫久带的那张法符一样,只要能扰乱天地灵气,隐身的人就会被逼出来,而灵仙扰乱灵气,根本无须法符,强行扰动即可。

  不过很遗憾的是,陈太忠似乎并没有藏身在附近——难道是真的跳下去了?

  就在这时,明特白也追了过来,她一见现场情况,心里就明白了,想也不想就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件物事,冲着天上一丢。

  “啪”地一声响,那物事在空中炸开,放射出明亮的光芒,却是一种类似照明弹的一次性消耗品——这叫消息弹,夜里用来警戒和求援是极好的。

  消息弹的光线不是很亮,但是对随时可动用神识的灵仙来说,已经是足够了,两人运足目力向下望去,只见一朵蘑菇一般的东西,慢悠悠地向山崖下飘落。

  “奇怪,”明特白神识扫了扫,侧头看向费球,“怎么没有气息波动?”

  “这家伙除了隐身术,还会敛息术,”费球气得直咬牙切齿,“跑到断崖的时候,他猛地收敛了气息,我追上来的时候一时不差,差点一脚踩空……真他妈的阴险。”

  “这不奇怪……只会隐身术不会敛息术,怎么越阶偷袭?”明特白冷冷地看他一眼,“现在你也看到了,就这么干看着他跑了?”

  “我没有飞行灵器啊,”费球讪讪地回答。

  “你的逍遥盘呢?”明特白狞笑着问,“老姐还帮你出了点灵石吧?”

  “那是法器,不是灵器,”费球狡辩着,他自觉是灵仙了,用飞行法器有点跌份,可同时,他又是散修,飞行灵器,那价格可不是一般的贵。

  “你送给那个骚女人了,早晚你要死在女人肚皮上,”明特白知道那逍遥盘的去向,球球把法器借给小绫了。

  明特白跟费球的关系,其实也很微妙,她可以说是亦师亦姐,有人在场的时候,她不愿意多呵斥球球,但是没人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费球也一样,四下无人,他只能赔着笑脸话,“明姐你不是有吗?”

  明特白摸出一个手掌大小的方毯,眨眼之间,毯子就涨到了门板大小,她淡淡地话,“我这个法器受损了,只能载一人。”

  “是吗?”费球用狐疑的眼光看她一眼,很怀疑地问。

  “那你去追人吧,”明特白一摆手,淡淡地话,“记得把人活捉回来。”

  “姐你这是啥话呢?”费球又赔笑,“弄到他的功法,也得姐姐解说给我,你去追吧……球球我信不过谁,还信不过你?”

  合着两个人来捉陈太忠,不仅仅是受了梁家的请托,更关键的是——两人看上了陈太忠的功法,除了隐身术,更垂涎那快晋阶的法门。

  散修的苦,就苦在这里了,只说找各种可修习的功法,就可能找白了头。

  明特白是得了机遇,一个天仙的陨落之处,但是她只得了游仙冲灵仙的法门,以及一些灵石和法器,后续的功法,根本就没有。

  费球也缺灵仙的功法,两人听说陈太忠功法神奇,才动了心前来,并且同梁家约定——陈太忠身上所得的东西,都是两人的。

  如若不然,仅凭梁家这一个灵仙都没有的小家族,真不好请动两个灵仙——哪怕两人都是散修里的灵仙。

  那么,明特白不许费球对陈太忠下重手,也就很好解释了,万一把人弄死了,储物袋里找不到功法,肿么办?

  退一步讲,只要人活着,哪怕是功法都没毁掉了,这不是……还可以搜魂吗?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