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下注了

作者:陈风笑书名:狂仙更新时间:2015/06/15 22:29字数:382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事实上,不等众人明白,那鹰钩鼻的青年已经忍受不住了,一抬腿就踢向烤箱,陈太忠眉头都不带抬一下,手一动,已经多了一把长刀,带着风声就斩了下去。

  那青年根本没有防住这一招,可是头巾大汉反应不慢,手里陡然间多出一根棍子,直接迎上了长刀。

  “叮”地一声大响,大汉倒退了两步,两只脚在地上踩出深深的两只脚印。

  一瞬间,六人就摆出了战斗队形,有拿弓的,有祭法器的,头巾大汉冷哼一声,“你什么意思?”

  我自己给自己做饭,你们过来强抢,还问我什么意思?陈太忠真是无奈了,他耷拉着眼皮,淡淡地话,“滚!或者死!”

  “呀,一个小屁孩,看把你狂的,”鹰钩鼻青年气得不轻,恶狠狠地盯着对方,他差一点被此人砍断了腿,心里的怨恨可想而知。

  “莫老大且住!”一个声音叫了起来,却是雷方听说这里生事情,迅疾地赶到。

  然后,他就将头巾大汉扯到一边,低声抱怨,“你有没有搞清楚?找事也不看着点,那是陈太忠啊。”

  “陈太忠是谁啊?”莫老大还真不知道这个名字,愣头愣脑地问。

  “血沙侯找的那个人,”雷方无可奈何地回答,他知道这六人组成了一个“狂风小队”,是虎头镇实力最强的组合,甚至都有能力挑战红箭盟。

  不过狂风小队志不在虎头镇,他们只是喜欢历练和厮杀,经常一出去就是二三十天,杀得筋疲力尽了才回来,所以消息滞后一些,也是正常的。

  “周家通缉的那个?”果不其然,莫老大的消息很滞后。

  雷方听得也有点哭笑不得,这里面实在话长,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他想一想之后,直接来一句比较有效的,“他逼得周家撤销了通缉。”

  “我艹,”莫老大惊得倒吸一口凉气,“他是什么靠儿?”

  “散修啊,能有什么靠?那是有真本事的,”雷方脸上的表情,很是有点怪异,“人家五级游仙的时候,就抢了我们二当……就能在被围攻的时候,砍掉九级游仙的胳膊。”

  “很想跟他拼一下,”莫老大舔一舔嘴唇,眼中露出一丝不甘来。

  “你真要想死就上,我也不拦着,”雷方哼一声,转身离开。

  这个狂风小队,往日在虎头镇也说一不二,他甚至猜得到,这六个人没准不是散修,反正他该说的话说到,也就够了。

  莫老大愣了一愣,又深深地看陈太忠一眼,才轻哼一声,“走了!”

  他这个决心下得不甘心,狂风小队的其他人,又何尝甘心?

  那鹰钩鼻男子狠狠地瞪了陈太忠一眼,七级女游仙更是咬牙切齿地话,“希望你的运气够好,不要让我们在镇子**到你。”

  来吃烤肉是她的建议,小队因此受辱,她是最恼火的。

  “我让你们走了吗?”陈太忠本不待跟他们一般见识,可是强行索要不果,还要出言威胁,他就有点火了,“留下一块上品灵石。”

  “凭什么?”那女性七级游仙眉毛一竖,手中就多了一条长鞭出来。

  仙界的女xing,相貌都不是特别差,这女人也不例外,英挺的面庞、健美的身材,再加上矫捷的身手,充满了野性的美感。

  “凭我比你强大,”陈太忠慢条斯理地回答,嘴角泛起一丝不经意的微笑。

  莫老大真是有点受不了,这样的话,往日里只有狂风小队对别人说,虽然他知道,对方实力惊人,但是己方也不是任人宰割的。

  于是他眼睛一眯,沉声话,“阁下适可而止。”

  “灵仙我们都杀过,怕你一个七级游仙?”鹰钩鼻年轻人也回头了,释放出浓浓的杀气。

  “交了钱,可以活,不交钱,死,”陈太忠微微一笑,神识冲着这厮重重一撞。

  鹰钩鼻身子一震,脸色在瞬间就变得刷白,紧接着,噗地一口血喷了出来,身子晃来晃去,随时能跌倒的样子。

  “神识冲撞?”莫老大一伸手,就扶住了自己的同伴,脸色却是越地难看了——神识伤人,双方修为差别不大的时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

  通常只有在高阶碾压低阶时,才会出现。

  陈太忠一个区区的七级游仙,敢向高于自己的游仙,出神识攻击,这意味着什么?

  想明白这一点,莫老大的脸都开始青了——最糟糕的是,对这种攻击,狂风小队没有太好的办法。

  想到这里,他看一眼抱着膀子,在远处观战的雷方,“雷执事,虎头镇什么时候可以当街杀人了?”

  “陈朋友今天杀了不止一个人,”雷方才不上套,他抱着膀子,慢悠悠地回答,“不过,青石城都制止不了的人,红箭盟拦不住,这也是正常的。”

  “列阵,”莫老大吸一口凉气,冷冷地话,然后抬手一拱,“我们知道阁下修为惊人,单打独斗不是对手,狂风有一套战阵之术,愿同阁下切磋一二。”

  “前倨后恭,何必呢?”陈太忠摇摇头,慢吞吞站起身,“我这人不会切磋,只会杀人。”

  他的行事,其实是效仿庾无颜的,神识袭击对方,那也不是偷袭——他只是想展示出实力,能兵不血刃地弄到一块上品灵石,是最好的。

  但是对方不买帐,还腆着脸以多欺少,那么他也不介意大开杀戒。

  “我擦,开盘了,”旁边有人高声叫了起来,“陈太忠胜一赔一点二,狂风小队胜一赔二,有下注的抓紧了……随时可能封盘!”

  嗯?陈太忠一听不高兴了,哥们儿是要杀人呢,你把我看做什么了?少不得一转身走过去。沉着脸问,“开盘了?”

  “小赌怡情,”这位赔着笑脸回答,“我老五的人品,大家都信得过。”

  “我下一个中阶灵阵,”陈太忠面无表情地摸出阵盘,递了过去,这是他能拿出来的价值、最高的东西了——《燎原枪法》没法拿出来的,“估个价吧?”

  “中中中……中阶灵阵?”老五脸上的汗,刷地就下来了,中阶灵阵……还是便携的,别说没见过,他都没听说过,青石城谁家有这东西。

  “这个东西估价,还真不好估……您打算压谁?”

  “你这不是废话吗?”陈太忠眉头一皱。

  老五腿肚子正要转筋,莫老大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块黄色灵石,铁青着脸话,“好了,这次我们认栽,这是一块上灵……”

  狂风小队在虎头镇的人缘,不是特别好,他们仗着实力强横,行事很是有点不讲理,所以他们这次撞正大板,旁边也没人提醒。

  几乎所有人都确定,这场架陈太忠必赢无疑——搁给你狂风小队,能打破店铺的防御阵吗?人家姓陈的就能做到。

  也正是因为如此,老五开出了一赔一点二的赔率。

  莫老大并不知道白天的一切,但是他知道,自家若是出丑,虎头镇的居民只会笑眯眯地旁观。

  所以一听说有人开出一比一点二的赔率,他心里就是咯噔一下,情知此事里有隐情,待看到陈太忠要下一个中阶灵阵做注,一腔的怒火,早跑到了九霄云外。

  且不说人家能不能胜他,只说人家拿出来的赌注,就实在地吓煞人了——那是中阶灵阵啊,他听说过,但是真没见过。

  陈太忠看他一眼,又看一看老五,想了想也觉得没啥意思,收下灵石,转身回去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赌注,弄得他没了杀人的兴致。

  老五见状,也赶紧拔腿溜号,他不但小看了狂风小队,也招来了陈太忠的不爽,这时候不跑才是傻的。

  然而一个盘口激怒了当事双方,又怎么是一跑能了之的?他钻进一个巷子,又穿过几处院子,猛地现……前面多出了六个人。

  “莫老大……您好,”老五苦笑着打个招呼,旋即放大声音,“我就是小赌怡情,没有得罪您的意思。”

  旁边终究还是有几家院子,他放大声音,也是要对方顾忌虎头镇的规矩——你杀我容易,但是想灭口,就难了。

  还好,狂风小队里最难说话的鹰钩鼻,因为神识受伤,没心思跟他叫真,莫老大沉着脸话,“别鸡毛子鬼叫的,想活命简单,说吧……”

  他也不说要对方说什么,但是老五自然知晓,于是苦笑着回答,“陈太忠白天随手一击,差点击破了张家杂货铺的防御阵,他还要动手,二当家的拦住了。”

  “那又怎么样,不是没击破吗?”七级女游仙冷哼一声。

  “差一点就破了,”老五一摊双手,很无奈地回答,“陈太忠当时就说了,防御阵吃得住他三枪……事情就揭过了。”

  “那也……”女人还待再说,莫老大拉她一把,接着又问,“还有呢?”

  “陈太忠五级的时候,就砍掉了一个九级游仙的胳膊,当时是别人围攻他,要不然那九级游仙性命不保,”老五真是有问必答,“他现在七级了,当街杀人……红箭盟都不敢管。”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