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三多魔修

作者:陈风笑书名:狂仙更新时间:2015/06/15 22:29字数:379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灵仙?在场的人齐齐一怔,倒是周青衮听出来了,一边吐血一边话,“三叔公,你要帮我做主啊。”

  一听这个称呼,大家就知道来的是谁了,周家年纪最长的灵仙周德岭。

  周德岭据说是灵仙一级,现在已经一百七十岁了,七十年前突破之后,再无寸进,现在的周家老祖是他的弟弟周德震,一百二十岁,灵仙四级。

  不过这俩在有生之年,怕是也只能在灵仙这个层面混了,灵仙的寿命是三百岁左右。

  “要我来说,就是你滚!”中年人冷哼一声,“不服气你就来!我杀了也不止一个灵仙。”

  周德岭没再说话,不多时,中年人身体微微抖了一下,嘴角垂下一丝鲜血,空中却是传来一声闷哼,然后话,“周家子弟,走了。”

  周家人都知道这位的脾气,不敢做声,要知道周家的老祖,也是很敬重这位哥哥的,所以就算周家的剑修周载远死了,大家也不敢质疑,只能纷纷离去。

  郑卫钧有点不高兴了,大声问一句,“这是周家全体的意思吗?”

  “你个小辈,难道你的话……能代表郑家的意思?”周德岭冷哼一声,“区区一只蜘蛛,不值得我周家精英拿命去换,不服气,让你的主子来找我。”

  周家人走了,周围松散了许多,梁家人见势不妙,赶忙话,“我们是帮你们郑家做事的,郑家给句话吧……这事儿就这么半途而废?”

  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这时候郑家出头的不是郑卫钧,而是郑卫久,他走上前一步,指一指中年人,“你确定要跟北域郑家作对?”

  “你这种半步灵仙的鸟蛋,也能代表北域郑家?”中年人哈地笑一声,很随意地摆一摆手,“想死就上,不想死……就滚!”

  “兄弟你带种的,留下个字号,”郑卫久冷笑着话,“我郑家不是任人欺负的,总要找回来……当然,你没胆子的话,那就不要说了。”

  “你既然这么说,我要是不留下你,倒是没胆子了,”中年人又哈地笑一声,一抬手,一个圆环自空而降,箍住了对方,“其他人可以滚了,”

  “鼠辈,留下你的名字!”郑卫钧高声叫着,两只眼睛通红,似乎是要迸出鲜血一般。

  但是他依旧不敢冲上前动手,因为他很清楚,郑卫久的实力,比他强出很多,连郑卫久都毫无反抗之力,他冲上去又顶得什么用?

  而且此人……是真敢杀人的!

  中年人根本不带理他,而是冲着一棵大树笑一声,“南城主既然来了,何必这么偷偷摸摸?”

  “我本来就在这里睡觉的,好不好?”一个声音懒洋洋地响起,然后人影一闪,一个中年大汉出现在一条树枝上。

  这树枝小指粗细,大汉却是稳稳地坐在上面,一只手抠着脚趾,慢条斯理地话,“人你可以带走,不过姓陈的小子……你青石城的身份被取消了,谁让你杀了那么多人?”

  “是你?”陈太忠先是一愣,他做梦也没想到,卖给他中级驯兽指南的抠脚大汉,居然是堂堂的青石城城主,堕情子南特。

  不过下一刻,他就又愤怒了,“为什么取消我的身份?我杀人,是因为他们要杀我。”

  “他们死了,你还活着,”青石城主慢吞吞地回答。

  “原来是这样,又长见识了,”陈太忠笑了起来,不过他的眼中,却是半点笑意皆无。

  “南特你也越活越回去了,”中年人冷笑一声,不屑地话,“斩杀飞升噩梦蛛,本来是你青石城的功绩,你居然会坐视郑家拿走……血性都让狗吃了?”

  郑卫钧听得脸一黑,却是不敢多说什么,郑家如此行事,确实是没把堕情子放在眼里。

  “我南某人怎么行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南特的眉头微微一皱,然后一摆手,“你走吧……再不走,就不要走了。”

  “就凭你,也敢这么说话?”中年男人不屑地冷哼一声,不过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一只手却拎起了郑卫久,然后看一眼陈太忠,“跟我来。”

  就这样,他俩直接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有人还有跟随的心思,南特哼一声,“谁想死就跟上去,而且青石城也会通缉你……将精气送给魔修,是资敌!”

  魔修?那些不知就里的人一听,登时倒吸一口凉气。

  郑卫钧却是气得直跳脚,他抬手指着抠脚大汉,“南特,你居然坐视魔修杀人,这个青石城主……你是不想干了?”

  “你算什么东西?”南特的身子一晃,瞬间穿过近百米的距离,只听得啪地一声脆响,郑卫钧的脸上已经吃了一记耳光。

  然后他的双手向后一背,淡淡地话,“再用手指我,剁手!抢我青石城功绩,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你!”郑卫钧抬手一摸脸,只觉得有点臭烘烘的,想到对方是用抠了脚的手,抽了自己一记耳光,他恶心得差点吐出来。

  不过堕情子既然放出了狠话,他也不敢再嚣张,只能冷笑一声,“南城主对郑家的厚爱,我自当向上禀报。”

  “血沙侯亲来,我也是这话,”南特一转身,大摇大摆地走了。

  见他离开,现场的嘀咕声就大了起来,“那中年人是谁啊,连周家的灵仙都吃了亏?”

  “是庾无颜,”有人却是识得,“三多魔修的名字,你们没有听说过?”

  “原来他就是三多魔修,”不少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此人在积州的名气极大,修为高杀人无数,尤其以越阶杀人出名,三多则是指灵石多、杀人多和面孔多。

  庾无颜日常示人的,是这一副面孔,但是跟他结仇的势力表示,此人有千变万化之能,不但容貌、嗓音和身材可以变,甚至连气息都可以变。

  陈太忠不知道这些,他就是跟着中年人亦步亦趋,飞奔不多时,就进了穿风鸾的地盘。

  穿风鸾上次看见了陈太忠,都懒得搭理,但是这次则不同,远远地它就“唳”地清啸一声,拍着翅膀,箭一般地飞了过来,度奇快,果然不愧“穿风”二字。

  但是就在它距离两人尚有一里之遥的时候,它的两只翅膀向前方用力一扇,竟然做了一个空中急停,然后翅膀向下一扇,改变方向,直冲云霄而去。

  “我晕,普加乔夫眼镜蛇?”陈太忠禁不住嘀咕一句。

  “算你这贼鸟识相,”中年人哈哈大笑一声,“滚远一点,若敢靠近,将你拔了毛烤来吃……我身边就有个不错的厨子。”

  那穿风鸾似乎听得懂他的话一般,扇动着翅膀,眨眼间消失在云中。

  “老兄你很牛叉啊,”陈太忠伸出个大拇指来,能令八级飞行荒兽闻风而逃,不但一般的九级游仙做不到,估计一般的低阶灵仙都做不到——除非是能御剑攻击的剑修。

  “牛叉?”中年人侧头看他一眼,皱着眉问,“什么意思?”

  “地球界方言,就是很厉害的意思,”陈太忠回答。

  “这贼鸟被我打过一顿,若不是看它窝里有小鸟,就直接弄死了,”中年人答道。

  陈太忠笑一笑,往地上一坐,摸出个阵盘来,很不见外地话,“我想恢复一下身体……等我休息好了,给你噩梦蛛的材料。”

  “我说,你倒是很相信我啊,”中年人哭笑不得哼一声,将手里的人扔到了一边,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手脚,郑卫久居然双眼紧闭面无人色,气息也很微弱。

  “是我送你材料,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陈太忠白他一眼,开始调整姿势,平缓气息,“你觉得你救了我一命,其实我真能抓住这货护身。”

  “他并非嫡系,区区一个九级游仙,有何资格当肉票?”中年人不屑地哼一声,“郑家倒可能主动杀掉他,一来可以避免他人耻笑,二来也能激励士气,好同你不死不休。”

  “他死了也行,那样就没人破我的隐身术了,”陈太忠觉得自己的智商被低估了,少不得要辩解一下,当然,他心里其实还是感激对方出面的。

  “你还真未必制得住他,”中年人不以为然地回答,“这人是半步灵仙,我看你连那九级的剑修,都有点扛不住。”

  “我自有办法,”陈太忠得意洋洋地回答,他手里的红尘天罗,可是号称连灵仙都抓得住,何况这半步的灵仙?不过他虽然看此人顺眼,杀手锏也不能随便说。

  “现在就把噩梦蛛给我,”中年人淡淡地话,却是不容置疑的口气,“我帮你护法,稳固六级境界,你晋阶的时候,响动很大的,你心里有数。”

  陈太忠一抬手,二话不说放出了噩梦蛛的尸身和蛛丝,然后人就进入了修炼中,直看得中年人微微摇头:还真是心思单纯。

  地上的噩梦蛛尸身,很快就引来了觊觎。

  已经飞得极远的穿风鸾,忍不住这番**,转头飞回来,在空中不住地盘旋,穿风的极致,就涉及到空间法则了,噩梦蛛的尸体对它来说,是天性和法则的吸引,是无法克制的。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