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五级打劫九级

作者:陈风笑书名:狂仙更新时间:2015/06/15 22:29字数:376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真是没见过这么狂妄的小辈,”灰衫人也怒了,抬腿便追。

  陈太忠哈哈大笑,拔腿又跑,这里离镇子太近,他要伸量此人,最好把人引到远处去。

  倒不信跑不过你一个五级游仙,灰衫人也恼了,不依不饶地追过去。

  眼瞅着前面的人在冲上一个山头之后,再次加,九级游仙再也按捺不住,“嗖”地陡然提,狂风一般刮了过去。

  他久在虎头镇,知道山头那边是个缓坡,神识也没感受到有什么人,哪里会戒备什么?

  不成想他才冲过山头,猛地见到一张大网压了下来,他刚想释放随身携带的法器盾牌,不成想识海内一阵剧痛,浑身的仙灵之气为之一滞。

  再然后,那大网就缠到了他身上,不等他反应过来,前面那厮已经回转,砰地一拳,狠狠地砸到了他的胸腹间。

  接下来,陈太忠对着这厮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他本是气道成仙,**力量格外强大,招数快力道猛,直打得这货连运气的机会都没有。

  他将这人肉沙包捶了半个小时,才禁锢住对方的穴窍,一拳打晕,拎着人消失在远方。

  约莫过了十分钟,虎头镇的人觉得事情不对,追过来看一看,登时就有点茫然了,“二当家这是……去哪里了?”

  接下来,大家一无所获,这也是正常的——陈太忠离去的时候,很注意消弭气息。

  他将人带到二十里外的一个小山洼,那里有一片小树林,不小心的话,很容易忽视那里,他来的时候,曾在这里休整。

  将人放下之后,陈太忠将红尘天罗收起,不管三七二十一,又揍了那厮一顿,然后才坐在一棵小树下,摸出烤熟的荒兽肉,慢条斯理地吃喝了起来。

  他对今天的测试很满意,红尘天罗果然是个好东西,加上他的神识冲撞,居然稳稳地拿下了一个高阶游仙。

  对五级游仙来说,这实在太难得了。

  不过还有个问题,他不是很确定,吃了两口烤肉之后,他抬脚踹地上那厮一脚,“你到底是游仙八级还是游仙九级?”

  “你不是说我游仙九级吗?”这位很不满意地还嘴。

  “嫌我揍得你不够,想要找死?”陈太忠停止了咀嚼,淡淡地看他一眼,然后哈地笑一声,“我觉得你挺弱的,能搞定你,就把你吹成九级了……你不会真的是九级吧?”

  “我……我是八级,”这位决定藏拙——游仙五级的,觉得游仙九级挺弱?

  陈太忠一通盘问,才得知虎头镇虽然小,但却是周边三百里之内,唯一的集镇,地理位置极其重要。

  这里一向是冒险者的乐园,缺乏有效的管理,于是各种黑恶势力丛生,直到三年前,一个叫“红箭盟”的团体,统一了这里。

  而现在这个灰衫男人,就是红箭盟的二当家徐建宏。

  他解释说,“因为我们的存在,维持了镇子里的秩序,也少了很多打打杀杀的现象,尤其是在虎头镇,还经常要面临荒兽潮,有组织总好过没有。”

  “所以你们就收两枚灵石的费用?”陈太忠似笑非笑地问,“我一个月也不过才交五灵的税。”

  “来虎头镇的人,都是赌富贵的,”徐建宏不以为然地回答,“我们保证他在镇子里平安。”

  “那这两灵,我给你了,”陈太忠丢了两块灵石到地上。

  徐建宏才待说不要,却又听到对方说,“但是我在你身上输入无数灵气,这个……我也是要收取报酬的。”

  “是你在打我,”他有点忍不住了,“不是你帮我输入灵气……是你偷袭了我。”

  “那换个说法,打劫,”陈太忠也不跟他矫情,哈地笑一声,洋洋得意地回答,“这年头就是说实力,你打不过我……活该被抢。”

  “你是偷袭!”徐建宏气不过,大声反驳,“有种留下姓名。”

  “欠揍,”陈太忠一抬手,又是干脆利落的几拳,然后伸手拿下对方的储物袋,“输不起就别嘴贱……你堂堂一个游仙八级,不是也仗着修为比我高,才敢追杀我吗?”

  不是偷袭,你近得了我的身?徐建宏固执地认为,自己是被偷袭了,不过他也没跟对方叫真,省得自取其辱,穴窍被封之后,拳拳着肉的滋味,真不是好受的。

  他只是叹口气,“给个面子,东西你拿走,储物袋留下……他年山水好相逢。”

  陈太忠也在考虑,到底杀不杀这货,杀人吧,真没那么大的仇。

  耳听得此人如此要求,他觉得颇为有趣,事实上,此刻他的心情不错,抢了一个高阶游仙,也试出了自己战斗力的极限。

  尤其是他现在怀里,有足足七个储物袋,肩上还有一把储物功能的弓,这个储物袋拿走与否,并不打紧。

  于是他将对方储物袋的东西倒出,又把自己丢下的两块灵石塞进储物袋,一抬手扔到对方脚下,“看你怪可怜的。”

  一边说,他一边摘下肩头的小弓,抬手一扫,将面前的财货一扫而空,转身扬长而去,“咱储物袋多得是,你说你这八级游仙,战斗力不行也就算了……还穷成这样。”

  噗,徐建宏气得好悬喷出一口老血,不过他的仙力被禁锢着,想要作也无从谈起。

  对方的禁锢手段是大路货,任何一个人都会,将主要穴窍封住一些,仙力不能顺利运转。

  当着那厮,徐建宏不能运气冲关,现在就可以了。

  在他想来,五级游仙的禁制,应该很好解决,谁想用了两个多时辰,他才恢复了自由。

  这奇耻大辱不报,誓不为人!他一抬脚,就想向那人离去的方向追去,然而下一刻,他硬生生地止住了脚步:这个……储物袋空了啊。

  徐建宏对那人的彪悍,已经有了足够的认识,若是储物袋里的东西都在,他一点都不怕追上去——对方或者很强悍,但是多加点小心,再加上袋子里的各种物资,他有信心留下对方。

  可是没了物资的支撑,他就有点没信心了,想到一个区区的五级游仙,居然能赤手空拳给九级游仙下禁制,他越地没信心。

  两者不但差着一个阶位,更是差着四个小境界,若是搁在一天前,有人说五级游仙能不借外物,给九级游仙下禁制,他绝对一万个不信——我就站在这里任你动手,你奈我何?

  但是今天的遭遇,结结实实地给他上了一课,尤其是那位走后,他还用了两个多时辰,才冲破了禁制,这让他越地感觉到匪夷所思。

  于是他休养一阵,用仙力整理一下自己的面容——尼玛,这货的手也太黑了一点,打得人鼻青脸肿。

  接着,他辨识一下方向,开始往回返,没过多久就回到了虎头镇,却看到雷方正站在那里探头探脑——此人便是那个一开始动手的七级游仙。

  雷方看到他,马上笑着迎上来,“二当家回来了,您辛苦了……还有人说您是不是遇到了埋伏,我就不信这个。”

  “我把通行费要回来了,这是对方乖乖地主动给的,”徐建宏冷哼一声,随手丢了两块灵石过去,然后冷冷地问,“怎么,我就是那种容易被人埋伏的软柿子?”

  “主要是您出去的时间长了点,”雷方伸手接下灵石,笑着回答,“我觉得这货也有点扎手,就在这儿等您回来。”

  “他也算扎手?”徐建宏露出一丝不屑的微笑,抬脚向镇子内走去,走了两步之后,又微微一顿,“今天收入境费的两人,去采石场采石两月。”

  “为什么?”雷方愕然地问。

  “问那么多干什么?”徐建宏头也不回地走远了,他明明心里恨得直磨牙,却还保持着语气的平静,“你要是不服气,我不介意让你去阴风谷收集阴气。”

  雷方登时就闭嘴了,待二当家离得远了,他才轻哼一声,“欺负了一个五级游仙,也不用感觉好成这样吧?”

  徐建宏的神念关注着这里,听到这话,忍不住又有吐血的冲动,不过到最后,他还是咬一咬牙,忍住了——小子你给我等着……

  陈太忠打劫成功,心里也挺高兴,他在三十余里外,找个仅容一人的小山洞,做好洞口的遮蔽之后,美不滋滋地开始盘点收获。

  徐建宏的储物袋里,也没多少东西,四块中品灵石,两百多块下品灵石,还有一些丸药,不过让陈太忠感到高兴的是,里面居然有一件飞行法器——飘絮椅。

  要知道,五级的游仙就可以御使飞行法器了,不过这玩意儿贵得惊人,最便宜的也得在五千灵左右,陈某人本打算晋阶五级之后,想办法买一件,遗憾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还有的,就是一把高阶中品的短刀了,这个东西大约值四千灵,怪不得那么多修仙小说里都说,抢劫是来钱最快的,果真如此。

  再加上储物袋里的不少灵谷和肉食,陈太忠觉得,自己完全能找个地方,不问世事继续埋头修行。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