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得意不可再往

作者:陈风笑书名:狂仙更新时间:2015/06/15 22:29字数:388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正是因为如此,陈太忠没有注意到周遭有人包抄过来,也就是正前方那厮无意中泄露了一丝杀气出来,才被他感觉到了。

  然后他打开神识,向四周一扫,就觉得有点棘手。

  不过这几人的神识都是一般般,修为自然高不到哪里,也仅仅是棘手而已。

  “小子,咱们又见面了,”一个家伙拨开草丛,用公鸭一般的嗓子话。

  这正是抢过陈太忠两次的少年,公鸭嗓子额头上的抬头纹,哪怕是在雨中,也能隔得老远看到。

  其余四人也纷纷现身,没错,就是这帮人。

  “有再一再二,没再三再四,得意不可再往,”陈太忠眼睛一眯,笑了起来,“大雨天的来堵我,哥几个,咱们真的没完了……”

  话音未落,他身子一侧,弯腰向草丛里电射而去。

  “给我站住!”一个声音厉喝一声,数十根藤条激射而起,正是上次差点让陈太忠饮恨的法术,只不过此次的规模,比之上一次,大了不止一点半点——也许是下雨天的缘故。

  陈太忠登时就被绑了一个结结实实。

  “让你再跑,”公鸭嗓子走上前,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揍。

  这货下手不但重,而且阴损无比,一拳接一拳,都是最吃痛的地方,虽然比不上三十六截脉掌,也差不了很多,直打得陈太忠满地乱滚。

  “行了卢四,这点力气省下吧,”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年走了过来,他冷冷地话,“要不是我抓住他,你能留下人?”

  少年虽然在雨中,但是他的衣物半点未湿,雨滴打在他的身上,顺着一个诡异的曲线滑落到地面——很显然,少年的衣物并不简单。

  “祝老三,你也不是没失过手,”公鸭嗓子很不服气地哼一声,“无非今天是下雨天,水生木而已……老大的法符才是杀手锏。”

  “那是这小子命好,”又一个人接话,却是一个矮壮的少年走了过来,他右手的食中二指夹着一张法符,卖弄地抖着,两眼微微向天,傲慢无比地话,“法符一出,命都没了。”

  五个少年里,就数这位派头大,现在是下雨天,他头上有个圆盘状的东西,直径约有两米,上有五彩流光,贴着头顶不停地转动着,他的身上,自然是滴水皆无。

  “那我不是要感谢你的不杀之恩?”陈太忠哈哈大笑着,他的身子沾满了泥浆,形象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矮壮少年故作成熟地看他一眼,微微一笑,“陈太忠,你的事儿了。”

  “哦?”陈太忠一听对方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心里就是一凉,知道事情大了,但他还是要坚决地否认,“我不是陈太忠,你们认错人了。”

  “是对是错,你自己清楚,”矮壮少年冷哼一声,下巴微微一扬,“搜他!”

  面对被绑成一个粽子模样的人,抬头纹少年走上前,肆无忌惮地搜身,不多时,他摸出了两个储物袋,并且从中摸出了一块身份玉牌。

  他输入仙气看一看,抬腿一脚,就将对方踹倒在泥水里,“尼玛……还不承认你是陈太忠?”

  “这身份玉牌,是我捡的,”陈太忠一脸的泥浆,嘴里却还在否认。

  然后他语气一转,“再说了,就算我是陈太忠,又犯什么错了?”

  “周家全城通缉你,赏金一千灵,”矮壮少年得意洋洋地回答,“虽然这点钱我们不看在眼里,但也是份荣誉……你说对吧?”

  “原来真是周家,”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脸上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蹊跷的是,周家的各个分支,也开出了自己的价码,一千灵到五千灵,”矮壮少年似笑非笑地话,“我就特别奇怪,你……怎么这么值钱呢?”

  “你问我,我去问谁?”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反问一句。

  “你要是实话实说,放你一马也不难,”矮壮少年冷冷地话,然后声音微微提高一些,“但是你这么不识趣……老三,先砍了他的左腿。”

  “没问题,”面色苍白的少年捏个法诀。

  “真是给脸不要啊,”陈太忠觉得左腿上的藤蔓力道加大,说不得叹口气,缓缓站起身子来,身子一晃,就脱出了藤蔓的圈子。

  然后他手一晃,手中就多了一把长枪,一抬手,冷冷地刺进苍白少年的喉咙。

  待枪尖拔出来,血花四溅,那少年捂着喉咙,感觉到鲜血的喷涌,满脸的不可思议。

  他身子晃一晃,指着陈太忠,喉咙里出“咯咯”的响声,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他还是双膝一屈,身子软绵绵地倒在了泥水中。

  不等其他四人有什么反应,陈太忠又一抬手,一道大网撒出,将矮壮少年和公鸭嗓子笼罩起来,“躺下吧。”

  这两位还待挣扎,怎奈这大网一点不着力,又有一种隐隐的威压,制约得两人动弹不得,眼睁睁地被大网裹住。

  剩下的两人,一人拎出一柄长刀,疯狂地冲向大网,另一人则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他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

  陈太忠的长枪一挺,枪尖戳破了呆子的心脏,然后腰身一扭,手中大枪向仅剩的那一人扫去,枪头隐约指向对方的脖颈。

  “你死定了,”那人疯狂地喊着,长刀向枪杆狠狠一斫,“城东梁家不会放过你!”

  这人的力道奇大,长刀竟然将枪杆荡了出去。

  陈太忠心里讶异,手上却不慢,燎原枪法使出,终于在第七招上,将此人开膛破肚。

  “这货是个难斗的,”他嘀咕一句,然后走到大网前,看着网里的两个俘虏,笑眯眯地一抹脸上的雨水,然后将雨水甩掉,“这家伙是几级的?”

  网里的两人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

  陈太忠一抬手,将枪尖指向抬头纹的胯间,面无表情地话,“你刚才打我,打得很痛快,我就再问一句……你说不说。”

  “我真不知道……啊,他是游仙六级,”公鸭嗓子本想坚持,但是在最后一刹那,他还是软了,“他是老大的家仆。”

  合着那人是为这带头的家伙做保镖的,梁家在东城,也算个大户,家里修为最高的老祖宗,是游仙九级巅峰,没资格组建家族,但却是东城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原来是游仙六级,陈太忠心里明白了,对自己的实力也有了一个大致的定位,然后他又笑眯眯地问,“周家通缉我,是为了什么事?”

  “这我哪儿知道啊,”公鸭嗓子叫苦不迭,“我们还想问你一下,你手上有什么好东西,值得周家开出这么大的价码。”

  “是想强抢吧?”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你们抢我……真的抢习惯了啊。”

  “大哥,我道歉,我赔偿,十倍……哦不,百倍地赔偿,”公鸭嗓子语无伦次地话,看那架势,只差跪下来磕头了。

  “想都别想,你们差点要了我一条腿,”陈太忠淡淡地摇摇头,“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刚才他是故意被缠住的,因为他感觉到了,使出缠绕术的少年,也不过是四级游仙,他觉得自己能扛得住,所以就试一下。

  至不济,也就是被对方捉了,他寻个机会冲击到五级,那时自然可以脱身。

  他只是想借自己被缚住的这个机会,将五人统统留下,这五人一开始站得比较分散。

  然后他打算狮子大张嘴,冲对方要赎金——不能总是你们抢我,有条件了,我也是要抢你们的。

  但是他真没想到,这些人是接了周家的悬赏来的,他心里的火腾地就上来了,储物袋都还回去了,这还没完了?家族的面子就那么重要?

  接下来他又试探两句,想多掏出点情报,不成想那祝姓少年极其狠辣,没说几句话,就要断掉他一条腿,他再也无法按捺胸中的怒火,直接暴起伤人。

  “可那是周家开的条件啊,死活不论,”公鸭嗓子高声叫着。

  其实他是在说谎,周家开出的条件是:活人值一千灵,死人只值五百。

  而已经死去的祝老三,也没想着就要弄死陈太忠——断一条腿,可也是活人。

  公鸭嗓子不敢承认这个,只能选择混淆视听,多活一阵算一阵,留得小命在,就会有机会,“一百倍,我愿意出一百倍的价钱,补偿大哥你的损失……我家很有钱的。”

  “你们成功地激怒我了,”陈太忠抬手一枪,枪尖划破了对方的喉咙。

  然后他扭头看向仅剩的少年,微笑着问,“他没什么要说的了……你呢?”

  “我……”矮壮少年抖得像筛糠一般,他很想说两句软话,可是看到地上家仆的尸体,他还是无法张嘴,说出告饶的话。

  抖了好一阵,他才耷拉着眼皮回答,“我家老祖有天机术……此事到此为止,可好?”

  “周家到底为何通缉我?”陈太忠还是想弄明白这一点。

  “你都不知道,我们怎么可能知道?”矮壮少年战战兢兢地回答。

  下一刻,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这话说得太过不敬,于是又马上补充一句,“据说是血沙侯的意思,现在北域郑家,就有人住在周家。”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