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胆大和耐心

作者:陈风笑书名:狂仙更新时间:2015/06/15 22:29字数:377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郑家是北域的家族,在青石城的势力不算大,不过血沙侯终究是凶名在外,再撒出点灵石来,他们很快就圈定了十几个嫌疑人,并从青石城获得了相关的身份玉牌信息。

  第二天的时候,郑自涛被从外地招呼了过来,看了玉牌里的信息之后,他毫不犹豫地一指“陈太忠”三个字,“就是此人。”

  于是,任务大院里多了一个任务出来——“太忠去哪儿了”。

  陈太忠又做任务去了,四级的关口不是那么好冲的。

  他出了客栈之后,想先把手里的刀和剑鉴定一下,看一看到底是什么品级的宝物——这两件起码不是凡铁,斩二级荒兽很轻松。

  他去的是制器店,结果大师傅一看,不耐烦地把他打走了,“制式凡器,中阶下品,两个中灵,你要卖给我,我只给你一百二十灵。”

  陈太忠还不信这个邪,又去市场上摆了一个摊位,看到有维持秩序的仙人过来,不待对方说话,他就丢过一个灵石去,“喏……拿走。”

  他摆了一个下午的摊,结果一刀一剑都没卖出去,旁人过来打听一下价格,知道这货居然把中阶下品定价到三百灵石,无一不认为是他疯了。

  其中有个少年,想要两百一十灵买下他的长剑,结果他不肯松口,于是交易就此作罢,少年离开之际,还悻悻地表示,“要不是我赶时间,这破剑也就是两百灵。”

  总之,大家对这些价码都熟悉得很,也就是陈太忠这初来乍到的菜鸟,才一定要通过亲自摆摊,来确定价位。

  但是他并不沮丧,不懂可以学,不过在确定这些东西,确实是那个价位之后,他马上就收起摊子,并且来大院找任务。

  正好有个工作人员记得他,就说烈阳果的任务,现在很急迫,希望你能再走一遭。

  他断然拒绝,说我要找些难度大的,事实上,自打他知道,烈阳果只是宠物口粮,就决定不再做这项任务——太伤自尊了。

  结果那工作人员再三再四地央求,说每十颗烈阳果,除了任务上的三灵,我个人再给你一灵——南希小姐一怒,我们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陈太忠最后接了猎取风蛇胆的任务,这风蛇是三级荒兽,善于隐匿身形飘忽,极难捕杀,尤其是这东西的灵智不低,遇到高境界的游仙,就直接悄悄溜号。

  一枚风蛇胆六十灵石,价钱不算太低,而陈某人之所以选择这个任务,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上次周家那个胖子,污蔑他抢怪,说的就是变异风蛇。

  不过,这风蛇聚集的地盘,离烈焰龟不远,那工作人员索性也不要押金,直接给了他一张草图,只求他——“你最少带回来三十颗烈阳果”。

  陈太忠一向吃软不吃硬,想着既然顺手,那帮个忙也无妨。

  就在大院里贴出“太忠去哪儿了”任务的时候,陈太忠已经跟那些会精神攻击的蚯蚓展开了搏斗。

  这次他手里多了一把刀,中阶下品的刀,不是白说的,真就值两百灵石,一刀上去,蚯蚓就被斩做两断,只有极少数仗着体表的粘液,侥幸逃脱。

  不过这个蚯蚓……实在太多了,陈太忠斩了七八十条之后,现围上来数百条,只得再次落荒而逃——不是杀不了,而是划不来。

  当然,有中阶下品的凡器在手,他也不需要跑得太狼狈,跑进树林的时候,他身后到处是蚯蚓尸体,还有不少蚯蚓正从远处急地赶来。

  杀蚯蚓没问题,那么杀野猪也问题不大,陈太忠进了树林不久,又遇到了一头野猪,这家伙的身体,也有毛驴大小。

  陈太忠想也不想,冲上前直接一刀斩落,那野猪也不含糊,直接冲着他顶了过来。

  刀落!头掉!

  一只野猪,就被他这么轻易地杀掉了,要知道,这可是三、级荒兽。

  陈太忠一拍储物袋,将野猪收了进来,不过这个储物袋的空间有限,大约也就是三个立方,这只野猪塞进来,加上以前的雷霆鹿啥的,就太拥挤了。

  说不得,他又将野猪和雷霆鹿的尸体倒进须弥戒里,那里起码有几千个立方,装这些东西不成问题。

  接下来的时间里,就再没有野猪上前来挑衅了,隔着很远遇到,野猪也是干嚎一声,转身头也不回地跑掉。

  要不说这些野兽被叫做荒兽,趋吉避凶的能力,那真是天性。

  陈太忠毫不吃力地来到了烈焰龟所在的地方,上一次他来,是游仙一级,就是偷偷摸摸地采了烈阳果去,都没来得及观察四周——四周也似乎没什么异样。

  他正要蹑手蹑脚地去采摘烈阳果,猛然间一阵地动山摇,不远处一个长满草木的小山丘缓缓地升高,中间露出一条缝来,一个巨大的乌龟、头探了出来,足有火车头大小。

  原来这足球场大小的小山丘,竟然就是烈焰龟的本体,不过这货不知道已经休息了多少年,背上的树,最粗的都一人合抱了。

  它虽然探出了头,眼睛却是没有张开,只是微微一侧头,对着陈太忠所在的方向,呼地喷一口气。

  它感觉到,这个方向,出现了一个小爬虫,其气息令它感觉到些许的不舒服。

  陈太忠却是没想到,自己这区区的游仙三级,还真的惊动了烈焰龟,面对喷涌来的气流,他下意识地就想躲避和抵抗。

  然而下一刻,他还是选择了运气护体,任由那气流将自己吹向远方——烈焰龟的眼睛都懒得睁开,自己何必逞强,惹得对方注意呢?

  不过九级荒兽的吐息,那也不是好受的,陈太忠被这一口气,直接吹得飞出了三百多米,撞坏花花草草不少,还撞断了两棵胸径一尺多的大树。

  还有那些门扇大小的石头,也被吹得咕噜噜乱滚,像那些脸盆大小的石头,直接就被吹得飞了起来。

  所幸的是,陈太忠是修气道的,有气劲护体,扛住了这一吹,而且……居然没受到太大的影响——只有左肩的肩胛骨有点疼。

  那是他直接砸向了一块轿车轮胎大小的石头,石头是碎了,人真没多大的事。

  就在落地的一瞬间,他强压着不适,直接动隐身术和敛息术,以求能蒙混过关。

  烈焰龟吹了一口气之后,眼睛依旧没有睁开,差不多呆滞了有半个小时,才将头缓缓地缩回去,却不着急闭合龟甲。

  事实上,它刚才陷入了比较深层次的修炼,一般的三、级游仙,根本惊动不了它,四级的都未必惊动得了它,五级的还差不多。

  但是陈太忠不是普通的游仙,他体内的灵气含量,远同等级的其他人,所以烈焰龟才会被惊醒,可饶是如此,它应对的手段,也仅仅是喷一口气。

  在它想来,这个反应已经足够了,果不其然,一口气喷出,周边就变得安静了。

  陈太忠却不知道,这九级的荒兽是怎么想的,他躲在草窠里,大气都不敢出,持续地施展着隐身术和敛息术。

  半个小时之后,烈焰龟把头缩了回去,他继续隐身术和敛息术,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龟壳都闭住了,他还是继续藏匿,他不缺这点耐心。

  直到第三天,他才开始蹑手蹑脚地摘烈阳果,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他摘下了七十一颗,老龟的那一口气,起码吹坏了二十多颗烈阳果,实在有点可惜。

  不过陈太忠也借此见识到,九级的荒兽到底有多么可怕——要知道,烈焰龟并不擅长进攻,它们以防守而闻名。

  而且它清场的时候,连烈焰都没喷一口,就是简单地吹一口气。

  收集完烈阳果之后,他蹑手蹑脚地离开,走出老远之后,还回头细细地数一数,把那即将成熟的烈阳果也点上一遍。

  他早晚还是要再来的,哪怕是不为烈阳果,只为教训这只老乌龟,他也会再来一次,九级荒兽,真的很牛吗?

  接下来,陈太忠就去猎风蛇了,这风蛇在距此不远的蛇谷,那里不但有风蛇,还有各种毒蛇,会飞的翼蛇,甚至还有会幻术的蜃蛇。

  不过蛇谷的蛇,也有大致的势力范围,像风蛇就是比较扎堆的,四级荒兽的翼蛇,也是群居,两个种群等闲不会生交集。

  陈太忠仗着隐身术和敛息术,很顺利地找到了风蛇的聚居地——由此可见,那个工作人员免费提供的情报,还是有相当价值的。

  事实上,隐身术和敛息术并不是万能的,这跟使用者的境界关系很大,一般来说,类似遮蔽气息的术法,不能瞒过高境界的对手。

  但是陈太忠却偏偏地从翼蛇领地穿过,并没被现。

  他在风蛇的聚居地待了五天,猎杀了八条风蛇,风蛇固然会藏匿,身形也飘忽,但是陈太忠也是个执拗的性子,又有藏身的法门,双方就是比谁更耐得住了。

  风蛇不是他的对手,连连失利。

  最后,他的猎杀行动,惊动了风蛇群的蛇王和蛇后,这两条蛇可是四级荒兽,带着一票小弟,一点一点地搜寻他的踪迹。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