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异变(上)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380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无量心内虚空。

  十二颗明亮星辰已然黯淡,整个无量界充斥了风、雷、雨、火,那风与雷互斗,雨与火厮杀,此为两个意志敌对而产生的乱象。

  但见青光突化作‘一颗颗’青色流星,在虚空划出一道绚烂的轨迹,落在那一堆紫黑色的浊气层上,霎时迸炽亮光芒,一层层浊气皆被炸散,被净化。

  浊气层内便有一阵阵恼怒波动,下一息,漫天浊气凝聚,逐渐形成一只巨兽,巨兽约莫二十多丈高,其硕大头颅上有着三只角,如灯笼般的双眸闪着毁灭、冷漠、吞噬……等负面气息,其四肢着于虚空,有着四团紫黑之炎缠绕,其身有着层层浊气流转、翻涌。

  那青光岂会示弱,自那十二颗明亮星辰复降下丝丝青光,难怪那星辰如此黯淡,原是被青光抽取了大量星力。

  青光度极快,转眼便化形,乃是一只青羽凤,其头冠高高竖起,尾羽拖得极长,双翅每每扇动,便有飓风生成,复形成涡旋,盘绕于旁,好一副惊人声势。

  “瞳……玩……一起”

  二者正要厮杀,岂料骤然有音声传来,皆转眸望去,便见一个六岁孩童正朝他们过来,那青羽凤双眸竟人性化地一惊,本能便出一道青色流星。

  那流星度有多迅疾?

  “啪——”

  下个刹那,那孩童一挥手,便将青色流星拍飞,方向恰是浊气兽。

  “嘭——”

  那浊气兽被击个正着,恼怒的它裂开大嘴一喷,便有一道圆滚滚的浊气球喷出。

  “啪——”

  岂料浊气球再度被这孩童拍飞,落点却是青羽凤,那青羽凤未及反应,其身便被浊气球撕开一个口子,随即炸裂,半边翅膀皆化为青光消散。

  “咯咯咯!玩……好玩……”

  那孩童竟高兴地拍起手掌,小脸满是兴奋,肉嘟嘟的小手伸出,便见两道黑光闪动,下一息便聚成两颗小球儿,其奋力一扔,两颗黑球晃悠悠地浮去。

  二者摸不着头脑,竟生生楞在当地,又两息,那黑球正中它们。

  “兹兹——”

  一触目标,那黑球便出古怪音声,且不断涨大,而后……它们身体便无声无息瓦解,随即分解还原成丝丝浊气与青光,却肉眼可见消耗了不只一半,这一幕若传出去,实悚人耳目。

  漫天紫黑浊气占据了半边天,可闻着那孩童笑音,竟不敢再凝聚。青光亦无丝毫动静,两个意志的争斗,竟因一个孩童而休止,那漫天的风、雷、雨、火,亦渐渐消散,便见心内虚空一边为青色占据,一边为紫黑色占据,竟偃旗息鼓了也。

  “玩……玩吗?”

  那孩童本来还兴奋,哪知二者被她一吓,竟不愿跟她斗了,倒教她有些茫然。

  作为目睹全过程的苏伏,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这算甚?青光便算了,勉强受他操控,可浊气在外间没有丝毫攻击性,一进来便和疯狗似的疯,这二者互斗便算了,又进来一个非人生物,那两颗小球可还敢再逆天一些?

  此地乃是他的心内虚空,不是他们三方争斗的场所。

  然而惊吓逐渐过去,他望着那小女孩茫然的神情,知其方才只当做与那二者玩耍呢,只是她究竟是何来历?她这小小身体里究竟蕴含了甚伟力,若她亦在此地个疯,这无量界岂不立马崩塌?

  思绪至此,不禁打了个寒颤,身形却飞去她身边,努力挤出温和笑颜:“小鬼……咳,小姑娘,你唤甚名?是哪里人士,父母呢?敢莫是与家人失散了,不若我送你回家如何?”

  小女孩正茫然那两个玩得好好的为何不玩了,闻了苏伏之言,不禁歪头想了想,却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疑惑说着:“鬼……瞳?”

  “鬼瞳?”

  苏伏还待细问,小女孩却直挺挺倒了下来,忙将其接住,才现其已然熟睡过去,望着她粉嘟嘟的可爱面容,还微微打鼾,实难与方才威风相提并论,许是费了太多力气睡着的罢……若只这样还好,闹一闹便睡着了。

  将其放到圆台上,想了想,复操控青光形成一张床,将其安置好,这才叹着抬头望那十二颗黯淡星辰。

  青光补充原来皆在其内提取星力,那可是他凝练的十二个窍穴,其内自然孕有星力,而一旦损耗到一定程度,便直接作用到法体。

  他在辛苦逃出地底时,青光与浊气互斗便已呈白热化,窍穴内的星力被大量抽取,导致他竟不能动弹,幸已然逃出,否则定难逃被活埋下场。

  本来还觉得青光亲切,不想其起疯来,不管不顾,若当时正与敌人争斗,岂不直接瘫倒在地,任人鱼肉。

  结果更是让他惊异,却被那小女孩给阻止了,挥散思绪,他暗叹着就地修炼,星力不比灵气,极难修炼,不过勾连成功了星辰之后,恢复起来却不慢。

  ……

  话表纪修竹、石泰、陈有为三个问虚巅峰修者避开了天劫,陈有为直接远离了晋城,而纪修竹与石泰汇合时,自他口中得知晋城异变,不禁目瞪口呆。

  他那时感受到劫云气息,却把浊气给忽略了,是以不知浊气竟被阻止,且还不知究竟谁人所为。

  “师兄可知谁人所为?”

  石泰闻言,淡笑着道:“你心中已有答案,何必问我……亦不尽然,或有高人潜入此城,却不欲我等察觉,师弟以为然否?”

  纪修竹勉强笑笑:“输赢如何还待分说,只是若真是那散修所为,师兄不觉他来历可疑吗?”

  “我不信你看不出他身上功德之气,以你《紫薇玄术》造诣,若有可疑之人定先望其气,以观根脚罢,那些功德之气却无法作伪,师弟觉得‘天道’可有一己之私?”

  “可疑与否不在我们,在于青州对其的眷顾,当年萧师叔祖一剑斩得天下五分,其神州大地意志亦分为五份,青州独得一份,方可孕育珍才稀宝、万物生灵,若此人对青州有恶意,功德之气早被剥夺。”

  石泰难得一气说了如此多话,与其平日风格不符,他复微笑道:“再者言功德之气,谁可曾钻研出它用法?几如鸡肋般的存在,那散修本来资质低下,何必苦苦去求,便只为一张护身符?岂非笑话。”

  纪修竹苦笑着道:“师兄所言极是,许是我个人偏见。”

  言罢眸子一转,似笑非笑道:“师兄对其爱护之心昭然若揭,可是动了收徒之念?可剑斋自萧前辈之后,便开设了讲经院……”

  “收徒?我可没这心思,只是其秉性上等,我欲荐之入门。”

  石泰言罢,心头一动,灵觉忽有感,与纪修竹一同望去,便见晋城上空劫云翻涌,第五道雷霆翻涌着落下,其已然如水桶粗,肉眼可见如同鞭子似的探下来。

  二人皆面目沉肃,入得玄真便时刻会有雷劫降下,渡不过便化作飞灰。

  复观半刻,纪修竹嗤笑着:“定是那天坛教之人在顶劫,荼毒那厮我有点了解,其定有脱身之法,此刻或已然逃离此地了。”

  石泰闻言反而疑惑道:“昨夜与其交手,我知他并未出全力,却仓惶遁走,这却是为何?再有,此人究竟是何来历,那法相宗十七年前不是已然尽灭?传闻乃是南离宫下手……”

  “我亦不知此人究竟是何根脚,却是十年前出现在青州,投了大律朝廷,做了个供奉,办事倒还利索。”

  “他此次正是奉朝廷之命下来调查,他言自己已然混入天坛教,而我正好在枢密院,李潜那厮便托我一同探查,在其位,谋其事,我便来了……”

  纪修竹摊手说着:“荼毒此人莫看其面容冷漠,心头实不知有多热呼,且其人贪生怕死,往往面显怒意时,实则开始惊惧,闲来无事时,常有心忧,与他共事几年才看清,他德行便是如此。”

  玉清宗每隔几届内门弟子,皆会遣优秀弟子进枢密院,一则枢密院有着全青州最完整的情报网,二则可就近监视李家朝廷,若安享皇位便罢了,胆敢生出些小心思,顷刻便改朝换代。

  而剑斋反而全然不管此事,于他们剑修而言,无论有甚阴谋,皆可一剑斩之,两宗理念不同,自然各行其是,互不干扰便是。

  石泰没有意外,点点头道:“当是如此,难怪此人一失利便遁走,全然不顾脸面,修到如此境界,此等人却还少见,此人为法相宗余孽倒也说得过去。”

  “只是南离宫与我剑斋交好,放着不管却不太好罢……”

  纪修竹心说南离宫便是以萧南离之名命名,其宫主乃是你们师叔祖的道侣,这交情能差么,面上却笑着言:“此人胆小怕事,不虞他掀起多大风浪,便交我看管罢,亦省了师兄劳碌。”

  石泰闻言道:“那便有劳师弟……”

  其话音方落,便见晋城上空,那由浊气凝成的黑幕,竟开始散落,而另外两处浊气喷点亦渐渐止了势头。

  “这是?失败了?”

  ps:因本书没有存稿,所以春节期间都只有一更3ooo字,年后我尽量恢复两更,以上!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