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吞噬浊气(下)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361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话表纪修竹赶去寻纪随风,正好见着纪随风自底下上来,见其并无大碍,不禁暗松一口气,那劫云的气息他当感应到了,不及斥责,只是冷冷说:“你二人去寻闲云师叔汇合。”

  言罢身形便一闪,不见了踪迹。

  云溪见自家师兄平安无事,忙挽着他手臂,喜滋滋道:“师兄,担心死我了。”

  转头又见了九命,不禁疑惑道:“苏师弟妖仆在此,怎不见他人?”

  纪随风反捉着她手,一顿好言抚慰,又道:“我下去一探,只见了他妖仆,却不曾见到他人,许已然逃出城去了。”

  九命闻言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却不敢拆穿他。

  云溪不疑有他,便欢喜道:“师弟果吉人天相,修竹师兄方才说的没错,他果是逃出去了也,太好了!”

  “浊……浊气没了……”

  正说着话,突闻九命结结巴巴音声,循声望去,便见喷薄的浊气突消失不见,纪随风心头一震,却不言语。

  云溪心头更是欢喜,却疑惑道:“这浊气怎么就自己停了?通往焦狱界的大门还未开启呢,不会与师兄有关罢?”

  云溪只是一时欢喜,却并非无脑,见九命与纪随风虽惊异,却没有意外,似乎知道可能会有这个结果。

  纪随风闻言回神,却只是笑笑说:“师妹,我们快去与师叔汇合,待日后有时间详细与你说。”他心情不错,苏伏成功,意味着城内数万百姓得救了。

  ……

  晋城上空涌现劫云,城中还有两位问虚巅峰修士,便是冷武生与陈有为,后者一有感应,没有丝毫犹豫,径自逃出密室,直接便远离了晋城。

  修为到了他这层次,已然可压抑心头**,那玄英丹再怎么好,能比自家小命重要?而自始至终亦没人现他身份,这才是他放心离开的缘由。

  若玉清宗没有谋算,定有一场好战,在强大的地头蛇前哪能讨好?遑论他并非过江强龙,充其量不过一条虫,故此人亦算有运道。

  冷武生却无法逃离,灵觉里,陈有为远去他自然一清二楚,却无暇顾及此人,因灵觉里,西城处那道浊气突消失。

  本来一切还顺利,天劫他亦可硬着头皮接下,可浊气出了问题,焦狱界大门打不开,致他前功尽弃的话,却怎也无法接受。

  是以他没有二话,直直向着西城去,到如今已然无需守卫,且他已然察觉一丝不对劲,玉清宗早现他们动作,为何迟迟不见相阻?而那浊气消失是否玉清宗所为?

  带着满腹疑问,近了西城区,那感应中的劫云便是冲着此地而来,显然与其有极大关联。

  细细感应,他不像纪修竹急着离开此地,是以现残留有人仙味道,他又惊又怒道:“荼毒,你个该死的东西,原来是你在捣鬼。”

  循着踪迹寻去,果见荼毒立于半空,见了冷武生来,便冷冷道:“你不逃?那就是在找死了。”

  “轰隆隆——”

  就这时,晋城上空突传来震响,便见一道如龙蛇般雷霆直直袭向荼毒,后者瞬间化为虚无,那劫雷显然并无料到只一击就击杀目标,却无处泄,便冲着冷武生而去。

  冷武生哪还不知荼毒这厮算计了所有人,口里咒骂着:“该死的荼毒,该死的人仙。”

  动作却不慢,法决掐动,毒灵火倏然涌现,正与那雷霆相抵消,冷武生仍自咒骂,却有第二道雷霆降下,这地仙劫共有七道雷霆,若能渡过却还有地火,如今主要目标已然被击杀,聚起的劫云却不会消散。

  冷武生不顾心疼,拿出一件盾形法器,乃是此行前,为防玉清宗与剑斋强行突入,方才与教内人换了此法器,唤作‘岩龟盾’。

  祭炼有八层禁制的‘岩龟盾’只被这雷劫一击,便出现一道裂口,冷武生咬牙输入灵气,勉强支撑下第二道雷霆。

  第三道雷霆紧随而至,那蓝色的弧光映亮了整个晋城,又一霎闪灭,如刹那花火。

  “嘭——”

  一声炸响,‘岩龟盾’被天雷炸成碎片,心疼与憋闷快让冷武生吐血,不禁怒吼道:“该死的荼毒,我与你没完!”

  虽心头愤怒,却再不敢挡这天雷,复拿出法器,御使了便化光而去,那第四道天雷落下紧紧追着目标而去。

  ……

  绿竹山,此地还不曾受到影响,是以仍一片静逸,竹儿百无聊赖地坐在竹屋围栏上。

  “嗖——”

  突耳边传来破空声,便见巨岩金光闪烁,一道虚影降下来,起初一惊,随即大喜道:“主人,你回来了。”

  荼毒心情甚好,便张开手抱住扑来的竹儿,柔声道:“想我了吗?”

  竹儿抱着荼毒,嘻嘻笑着点头道:“当然想拉,主人主人,晋城如今怎样拉,是不是安全了?竹儿欲去玩耍。”

  荼毒摸了摸她头,言道:“今日不行,改日,改日我带你去玩可好?”

  竹儿闻言有些失落道:“为何要改日?主人是否有事瞒着竹儿?”

  “自然没有,莫要胡思乱想,竹儿一直都最听我的话,这几日主人都在这里陪着你,过个几日便带你去玩……”

  荼毒说着,轻轻放下竹儿,又道:“那紫芝灵液不好寻,我们需离开此地了。”

  “啊?离……离开?”

  竹儿有些茫然失措道:“为何离开,这里是竹儿的家,竹儿……竹儿不要离开……”

  前言还说要带她去玩,此时却突言要离开此处,是以她一时懵了。

  “竹儿,竹儿不用害怕,主人怎会害你?随我离开此地,主人答应你,不用半年便回来,可好?”

  荼毒当然要离开,留在此地等着玉清宗他们来算账么?

  又是一番抚慰安哄,才渐渐打消竹儿顾虑,自打点行装不提。

  ……

  话表苏伏借炼魂幡作通道,将浊气源头堵截,那源源不断的浊气便流入“无量心内虚空”,看似轻松,实则绷紧了神经,那心内虚空已然化作两个意志的战场,若非青光护持,圆台早崩散开,道基损毁,修为不复,魔灵岂会坐视?

  现世层面,苏伏浮在大厅半空,眼见着浊气源源不断涌入,却无法封闭通道,不禁万分郁闷,他心知原因应是浊气撑开了裂缝,想合上,须有比之浊气意志更为强大的实力才行,他明显没有。

  就这时,他心头忽有警兆,自浊气洞底下,灵觉里,突感有物接近,一股让他心悸气息涌来,比之浊气更有侵略性,他正自提高警惕。

  就见喷涌的浊气中间,夹带了一个孩童……

  “孩童?”

  那血红色的瞳孔望着自己,便让他心头凛然,凡人小孩能在浊气里游行,心头不详,眼睁睁见着裂缝将浊气与那孩童一同吞噬。

  “不好!心内虚空!”

  暗自叫遭,心神一沉入,便见那小孩背后竟有蝉翼,正急挥舞着定在空中,苏伏进来便有感应,一双血红眸子望来,便朝着苏伏飞来,口唇微启合:“……瞳……一起玩……”

  她赤身**,飞近了苏伏才瞧见,原来竟是个女孩,粉雕玉琢的模样非常可爱,只是诡异的瞳孔与色,还有让他心悸的气息,无不让他心生忌惮。

  他心念一动,便有一件衣服落下,径自套在她身上,又警惕道:“你是谁家小孩?”

  那小孩好奇地摸了摸身上衣料,‘咯吱咯吱’笑起来,因在心内虚空,是以苏伏只意念一动便生成衣服,恰将她背后蝉翼露出,让她觉得很舒适,方才混进浊气里吞吃了个饱,正想休息,有了这衣服,感觉暖和和的她便迅睡去了,竟对浊气与青光相斗视而不见,亦无丝毫警惕心。

  她这一睡,蝉翼便缓缓止了挥动,其身形落下来,苏伏心头一动,上前接住,见她已然熟睡,虽仍有心悸感,可见着她粉雕玉琢的面容,安详恬静的睡颜,便又觉得不是很可怕,他想了想,便先将其放进圆台内,心神再次退出心内虚空。

  恰此时,那浊气似已消耗完毕,那喷薄的势头渐渐止了,只剩一丝丝,苏伏见之哪还犹豫,立马便收起了魂幡,将其扔进心内虚空,这才微微松气。

  “轰隆隆——”

  这浊气刚停下,一阵阵地洞山摇传来,大厅便支撑不住,要知整个地底皆被浊气穿透,那近百丈的深度,失去浊气支撑,直接便开始坍塌,且是整个坍塌。

  苏伏调头就跑,虽收了小部分浊气,能否阻止焦狱界大门开启,却还要再看机缘如何。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