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吞噬浊气(上)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290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纪随风冷冷一笑,正欲不顾灵气消耗引诀再,哪料荼毒突一声暴唳,其身突亮起光罩,正是神禁石的光罩,他不顾脸面使来,挡住赵云拍击,亦挡住了汹涌而来的黑炎,借着空当回气间,一双冷眸狠狠扫过赵云他们几个。

  神阵早随着巨象消散而消散了,若绿竹山那座神阵,顷刻便可压死几人,此时望着黑炎不断侵蚀着光罩,却不得不恨恨退避,其身形突一阵模糊,竟逃之夭夭了也,那黑炎循着感应追击而上,普通土石却无法阻其分毫。

  赵云一愣,本来苏伏命令是拖住他,是以他一直以缠斗为主,此时见后者竟被黑炎迫得离开,不禁对那黑炎上了心,他当知荼毒厉害,虽对其一副蔑视模样,心头实将之看做生死大敌。

  “哈哈哈!”

  纪随风忍不住大笑着说:“堂堂人仙竟如丧家之犬……”

  九命陪笑着说:“纪仙长英明神武,果不愧是玉清宗新代弟子领袖,相信再过不久,玉清宗将因您的光芒更上一层楼。”

  “啊呸!”

  纪随风骤闻此言,差点呛到,他没好气道:“甚狗屁领袖,甚狗屁光芒,还更上一层楼,你捡好听的说,可会挑些符实的?”

  就这时,苏伏恰睁开双眸,却不见了那荼毒,不禁疑惑道:“荼毒被你们杀了?”

  赵云单膝点地复命道:“主公,那厮被此人一道黑炎吓得落跑,末将幸不辱命。”

  九命有些不岔,这新来的竟敢抢着争功,岂有此理,正欲开口教训,却见其面无表情,其眸冰冷,心头不禁一抖,却又住口不言。

  苏伏忙将他扶起,又言:“子龙辛苦,且看我手段如何,却还需你相助,且回幡来。”

  言着取出已然彻底黯淡的魂幡,微一抖动,便见虚空裂开一道口子,正是通往“炼魂幡”的内层,赵云闻言恭敬应是,连带着剩下两个带刀卫士一起投入。

  主将一回魂幡,这魂幡立马有着灰蒙蒙光晕散,又膨胀,少顷收缩凝聚,几如实质,苏伏心喜,知其已得五层禁制,面上却道:“纪师兄辛苦,你且带着九命退去,稍后如有危险,请离开晋城,到得此时此地,师兄情谊伏心领之,且待日后……”

  纪随风摆手打断苏伏道:“你既已取回落下的东西,往下想做甚我亦无法阻你,莫说甚报答,我这便去了。”

  言罢身形转去,九命忙不迭跟上,行至台阶,纪随风复转身道:“师弟千万莫逞能,若事不可为,便退罢,没人会怪你。”

  纪随风能跟着苏伏下来,有着朋友间的义气,更多却是内疚,此时既无危险,他留在此地反而会使苏伏分心,是以不用苏伏多劝便退去了。

  苏伏点头,示意自己省的。

  随即对着浮于空中的魂幡,肃穆道:“子龙需上心,少待有浊气涌入,切记莫随流,谨守本心即可,亦无需去理会。”

  魂幡传出音声来:“末将领命,主公且宽心。”

  苏伏将意识沉入心内虚空,见圆台被青光裹得严严实实,那十二颗明亮星辰亦有青光阻隔,此正是他方才一番筹备,青光才是他对于此计的最大底气。

  他不敢将宝典拿出真界,怕引起大能察觉,唯有借炼魂幡通道,单单炼魂幡装不下多少浊气,恐还会引起二者互斗,若只当个通道又不同,将其引导进心内虚空,有着青光镇压应可无虞。

  思绪定下,他视线转向那仍自喷薄不休的紫黑浊气,忍住头皮麻感,咬牙跃起靠近,借巽风靴之能定在大厅半空,以意念遥控着魂幡。

  便见那魂幡突一头撞进浊气,硬顶着那喷薄之力,猛地张开一道裂缝,那浊气便径自进了裂缝。

  苏伏见之,忙将心神沉入心内虚空,炼魂幡亦被带入,便见心内虚空亦裂开一道缝隙,那沉沉的紫黑浊气便汹涌而入。

  “成功了?”

  未及喜悦,便见漫天青光突袭来,目标却是浊气,方进得心内虚空的浊气顿被打散,苏伏有种错觉,那浊气突有灵智,竟能感受到它在愤怒,如同巨兽被挑衅而苏醒。

  那浊气翻涌着凝聚,如同见了生死大敌冲向青光,二者竟在心内虚空厮杀起来。

  心内虚空迎来前所未有的风暴,不知为何有乱象纷纷,但见那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大作,随着他们一次次碰撞,苏伏终于明白,这是两个意志在碰撞,不是他这凡人可以领会。

  他意识躲在圆台上,有着青光护持虽暂时无虞,可浊气却是源源不断涌入,他忙退出心内虚空,欲将魂幡收回,哪知一连掐诀,魂幡皆无丝毫反应。

  “怎会?”

  而在地底更深处,还有一个自蛹中爬出的孩童正往这里来。

  ……

  话表荼毒逃出了地底,难看脸色却阴沉一笑,但见那黑炎穷追不舍,他放开神禁石,光罩顿消失不见,黑炎如饿狼扑食,荼毒任其灼烧,面上微显痛苦之色。

  “玉清宗、剑斋、天坛教……桀桀桀,便让尔等吃个哑巴亏,让你们知道我荼毒手段!”

  想到即将生的事情,他便暗自兴奋不已,果不过一刻,在晋城上方黑幕,还要往上,有着丝丝不详气息凝结。

  “兹兹——”

  倘听觉敏锐,甚至隐隐可闻着雷电出的轻微动静。

  荼毒大喜,便径自捻诀,人仙之体逐渐变得模糊,却仍可看清,便见其体有一道光冲天而起,径往绿竹山方向而去。

  若穿过黑幕,便可见得更上空的地方有着劫云凝聚。

  ……

  万里高空处,闲云与石泰正静坐,突睁眼,抬头望去,皆面色难看道:“渡劫?”

  闲云皱眉道:“怎会有人仙这个时候在城中渡劫?他看不见浊气?”

  “怕不是!”

  石泰面色难看道:“城中唯有一个人仙,便是那荼毒,若他提前引动地仙劫……”

  “提前引动?他有何本事?”

  闲云言着,心头一突,似想到什么,又言:“你是说,宿世业火?”

  “随风这孩子难道与其打起来了?”

  石泰却摇道:“那日我与荼毒交手,那厮觉不是对手,便马上逃走,是个颇有决断之人,当不会认不出玉清宗内门弟子,定是故意逼其动手,若能逼出宿世业火,他便引动天劫,只是我不明白,他如何在天劫下保命?”

  闲云面容恢复沉静,却说道:“莫耽搁了,你且先离开此处,若不小心引动魔劫,反而得不偿失,此地有我便够,快去罢。”

  石泰当知其中利害,便稽道:“便请真人上心,石泰告退。”

  正言着,下方却突有动静,那西城处的浊气却突然断了,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眸内看到惊异。

  ps:给诸君拜年了!新年新气象,祝诸君马到功成,马上有钱!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