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无双乱舞(上)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356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无量心内虚空。

  苏伏意识完全投入,他曾试图与宝典本身沟通,却没有任何回应。他会想到要阻止流冥坛,便是昨夜与李芸芸生死相斗时,宝典自主吞噬了大量血海,现存于心内虚空,缓缓被青光炼化成纯净灵气。

  宝典既能吞噬血海,为何不能吞噬浊气?

  这便是他的想法,且心内虚空空间似有无垠大,容放浊气应不成大问题。

  虽有此言,仍是极大冒险,因无量心内虚空承载的是他的道基,与他法体、真灵息息相关,稍一不慎便会被浊气染化,且是根本,那时爆几无余地。

  且事后亦不好解释,若被人现“太玄无量宝典”,以他修为凭甚保住此物?

  利弊各半,却看机缘如何,他思绪有些纷乱,便将宝典取出,那宝典在他识海内,自然可进心内虚空。

  翻开第一页,《紫薇玄术》的经义仍历历在目,其下乃是测算结果,“机缘”二字仍未消散,倘按常理,便是说机缘未尽。

  见状,苏伏才真正下定决心,富贵险中求,世间无坦途,若无冒险勇气,何必苦苦修道,既有半数可成,自当一搏。

  思绪至此,便将炼魂幡拿出,若想掩人耳目,魂幡却是当前最好选择,届时只推脱魂幡,便是魂幡被夺了去,主将赵云有着他的烙印,随时可召回,待日后重炼便是。

  ……

  苏伏一番筹备按下不表,现世层面,赵云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却没能奈何荼毒,其身周不断闪烁着如龟壳般的图纹,亦有密集脆响随之而来。

  荼毒见之冷笑:“让你见识见识我所创的神阵。”

  言罢身形一闪,脱离了赵云攻击范围,落在那巨象上,那巨象无声怒吼间,便见紫黑色篱笆猛地聚拢,随着荼毒伸手,便形成一个巨大手掌。

  巨大手掌呈紫黑色,覆盖了整个大厅除流冥坛外的空间,乃是借古荒象物性显化,有着万象之力,却没有丝毫夸张。

  荼毒遥遥掌控着巨大手掌,带着惶惶之威铺天盖地砸下。

  九命吓得想逃,接触到纪随风冷冽视线,顿‘喵喵’着缩在原地,心头叫苦不迭:“该死的纪随风,该死的苏伏,你们想死为何拉着本大爷陪葬。”

  纪随风神情凝重,双脚微错开,右手连着作了几个法印,左手作剑指,指端轻触手臂内侧,缓缓划至右手手掌,随之虚引胧月轮,灵气急遽涌入,便见胧月轮溢出流光,节节高涨,一层又一层将两人一妖裹在里面。

  正欲唤那赵云进来躲,却见后者突将龙胆枪抛起,双脚微曲,用力一弹,便化作银色流星疾驰,随之有一声奇异大喝:

  “无双乱舞!”

  银色流星随之燃起浊气火焰,如同一个紫黑色的小太阳,炽亮而凶残。

  “嘭——”

  说时迟那时快,整个大厅突一静,随之有巨响接踵而至,但见那浊气被剧烈气流层层推开又补充,周遭火把皆灭,那怪物铜更是被气流摧毁,大厅墙壁寸寸龟裂,正簌簌往下落着碎石。

  那手掌还是落了下来,层层破开胧月轮,纪随风顿时大惊,灵气再度加涌入,持续了有五息,他面色潮红,其气机与胧月轮相勾连,被强行突破,已然受了内伤,不由暗自咬牙:胧月轮配着师门秘法,竟还挡不住它。

  再看那手掌,正节节消散,其间中有个破洞,正是被赵云撞破,否则就这一掌便可将他灭杀,这便是鬼修人仙境,让他心头凛然,再不敢小看荼毒。

  “你果有点本事,那散修不知从何处将你招来,与魂幡相合,真是天纵之才,惜今日便要死在此地。”

  虽有此言,荼毒勉强冷静的心绪再次掀起狂潮,这看似与凡间武将没二样的邪灵,竟有如此实力,虽借助了浊气之威,然与其本身有着莫大关联。

  “跟着他又有甚好处,不若转投我帐下,我可指点你修道,修成人仙还阳不难,你有着清醒神智,便是此点最为难得,待你还阳,便可回去与你妻儿团聚,岂不是美事一桩?”

  荼毒只当他乃真界哪个将军死后英魂,却不知赵云并非是真界之人,此言哪有丝毫诱惑力。

  《无双乱舞》正是苏伏记忆中,关于赵云的记忆,若非复制此招,怎会有如此大的耗费,而此招却是加持状态,方才他两次吸取王座,便是为此招做准备,自不会一招便罢手。

  是以赵云将荼毒之言当做了耳边风,身形浮在空中再度聚集浊气,复又向着荼毒冲去。

  荼毒见状,冷然道:“不识好歹的东西,既如此,今日便让你英灵尽灭,永不存天地。”

  ……

  晋城已然化作人间地狱,呼救、杀戮、惨叫、哭泣、哀嚎、悲痛,便连官府亦难运作,因其有一半衙役被浊气喷个正着,化作了妖魔到处吞噬同类。

  县衙早便作了鸟兽散,却仍有一人在庭院内徘徊。

  云溪操控着‘诛仙刺’将最后一只妖魔诛杀,这才微微气喘着抹了抹额头虚汗,俏丽的面庞微微皱起,自语道:

  “修竹师兄到底去了哪里,怎都联系不上?”

  随即抬头望着那深沉的黑幕,便见其逐渐有着空间震动感,应是浊气渐充裕,通往焦狱界的大门将要打开,心头便愈沉重,若让焦狱界大军踏上青州,便不止一城遭殃,那时整个青州都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更让她心头担忧的乃是纪随风,此时亦不知他到底找没找到苏伏,且她已用飞剑传讯两次,仍不见师门回复,不禁有些烦躁,法决捻动,联络秘法再次展开。

  就这时,庭院另一端突跳出一个妖魔,其眸闪着嗜血红芒冲来。

  云溪灵觉刚有反应,那妖魔已然冲至眼前,手上正施秘法,若停下或抵御妖魔便会遭反噬,顿花容失色。

  “嗤啦——”

  却突有一道金色雷霆闪过,直接便将那妖魔打成齑粉,如此霸道的威能,便只有玉清宗《五雷正法》中的金气神雷了。

  云溪一愣便反应过来,转头望去,便见纪修竹浮于半空,面容顿现喜色:“修竹师兄!”

  随即面容拉下,娇哼道:“修竹师兄你太可恶了,让人家一番好找。”

  纪修竹落下来,闻言‘咳’一声道:“方才危险,师兄救你难道没有感谢么,罢了,怎只你一人,三弟在何处?”

  提到纪随风,云溪顿难过道:“师兄去找苏伏……修竹师兄瞒得我们好苦……师兄让我来找你汇合,可有办法救城中百姓?”

  此言有些无厘头,纪修竹却勉强听懂,不禁微微色变道:“你是说三弟去了流冥坛所在地?”

  他迟迟未与云溪汇合便是去了城中三处地方查探,恰错过了与纪随风着面。

  “胡闹,那三处地方皆有问虚巅峰修士守卫,他区区阴神亦敢去挑衅?”

  纪修竹怒道:“那苏伏早逃出城去,现下还不知躲在何地……”

  云溪闻言微喜道:“当真?那我这便通知师兄,让他与我们汇合。”

  “他去了哪个位置?”纪修竹哪还能等着纪随风自己来汇合,有些焦急道。

  随着云溪指点的方向望去,他咬牙道:“那里有个鬼修人仙守着,我虽可命令于他,可要逼急了他,玉清宗弟子又算甚,照杀不误,快随我去将三弟找回。”

  言音未落,一道灵光冲天而起,云溪自被包裹着,随着他御使法器远去。

  ……

  比之苏伏等人所在更深的地底,有个孩童高的椭圆形虫蛹,其无声亦无息,浊气气息亦传到了此处,似感应到浊气,此蛹悄悄地裂开一丝缝隙。

  随着缝隙蔓延,轻微的蛋壳裂开的音声传来,一只湿漉漉的小手伸出,周遭皆是土壤,没有空间让他伸展,其探了几次,皆伸展不开,便有莫名黑光闪动,那土壤突消失了整块,随着小手出来,才见一个六岁孩童爬将出来,其长得粉嫩嫩,只是眼瞳乃是红色,色却是紫色,看去有些诡异。

  其背有着透明状蝉翼,便见其半个身子挪出虫蛹,稍事歇息,仿佛用尽全力,方才将整个身体爬出。

  一出来,肚子便传来咕咕响,其没有犹豫,回头猛地张开小嘴啃食残破的虫蛹,约莫两刻钟,整个虫蛹便入了肚子,小小的肚子却不曾凸起。

  其眸内带着迷茫,突皱起鼻子闻了闻,浊气的味道让他食指大动,便不断扒拉着泥土向着浊气位置而去,其位置正是苏伏所在大厅。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