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常山赵子龙(下)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352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常山?”

  荼毒未及疑问,就见赵云迅疾一枪穿过金蛇王座,金蛇王座身形崩散,神魂又自传来一阵晕眩。

  “一击就……”

  荼毒从未听过甚常山,他明明亲眼见着邪灵变作这模样,此时连连受创,异常惊怒,有些失声道:“甚常山,定是域外物,该死的小辈……”

  虽惊怒,却不曾慢了动作,湿婆王座与金刚王座又动,左右夹击而上。

  那湿婆王座手中三叉戟突伸长,显是顾忌赵云手中长枪,抵制他近身。

  赵云一枪将金蛇王座刺得崩解,却见那金蛇王座崩解后化为丝丝灰蒙蒙气体,皆被赵云所收,就见其身银甲仿佛更亮了一些。

  龙胆枪左摇右摆,弹开三叉戟,旋身举起又是一架,恰挡住金刚王座的降魔忤,二者撞上,震得浊气层层颤动,翻涌间皆是浊气匍匐,叫人望着便觉着好生恶心。

  浊气无味,却会让人感觉心头压抑,因其本质乃是世间最恶之气,凌驾于煞气之上,惜没人操控,反而没有攻击性。

  可莫忘邪灵主将自主吸取了浊气,才会进化成那副模样,虽进化没有本质上区别,却盛了满满浊气便宜了才降生的赵云。

  他乃新生魂幡主将,可操控,却无法留住,今日即便不用,亦会逐渐消散,浊气岂是区区炼魂幡可操控?若真如此,魔宗征服焦狱界岂不指日可待。

  而浊气凌驾于煞气之上,金刚王座不过一丝分魂,怎会是其对手。

  下一息,赵云英目圆睁,龙胆枪散灰朦朦光晕,下一瞬间便撑开降魔忤,复顺势横扫,正面砸中金刚王座,那硕大身形飞退。

  “嘭——”

  随之巨响,整个身形便狠狠嵌进天花板,赵云身形随之撞上,龙胆枪迅疾刺进金刚王座头颅,便见其化作朦朦灰光,又为赵云吸取,就见其身银甲愈闪亮,

  底下纪随风看得目瞪口呆,即便《法相天地》亦不曾让他动容,不禁问苏伏道:“此……为何等神通,此人又是?”

  虽苏伏曾言此为“道兵”,可他并不知何为道兵,且丝毫不像“兵”,实与人一般无二,且强得不可思议,凡间将领哪个可与此人相较?

  苏伏正自坐着调息,他很清楚,过了今日,赵云实力局限于他,定不会高出太多,故只轻轻一笑说:“此人乃是我家乡一个家喻户晓的传奇武将,以忠肝义胆、文武双全著称,逝后英灵不灭……”

  苏伏顿住不言,纪随风了然点头,能主动曝露其根脚已是极限,便沉思不语。

  连灭两大王座,虽只有分魂,亦让荼毒心惊,不过人仙岂只这点手段,他开始调整心绪,修道几百年,从怀着对长生的憧憬入道,至转鬼道,又凭着莫大毅力修成人仙,全凭一己之力,是以道心绝非李芸芸可比,失了冷静亦是苏伏太过出人意料,此时冷静下来,端正面容复又恢复冷漠。

  纪随风见之,便知对方要动真格了,凝重说着:“师弟小心,此人怕是要动真格了。”

  九命闻言一愣,都打成如此模样,还没动真格?那动了真格,还有命在?

  “老爷,您…您您有信心吗?”

  他不禁结结巴巴问着苏伏,却让纪随风很是反感,就闻着呵斥:“你这妖货莫要聒噪,稍后有危险,你若敢弃我们而去,定有与你清算时,那时莫怪我取你小命。”

  纪随风性格便是这样直接,不喜欢就绝不会跟你绕弯子,说要杀你亦不会藏着掖着。

  苏伏却摇头笑笑,他心头有些底,赵云挡住荼毒不难,现关键是浊气,他冒险到此地的目的已然达成,按理说现在抽身而退,此行便算晋城功德圆满,有赵云在,荼毒还要守卫此地,应不会穷追不舍。

  方才借无量心内虚空,将功德之气算了个清楚明白,倘下个主将亦需如此多,或更多功德,哪里去寻得?

  唯有借此地大劫机会,破坏流冥坛或阻止浊气爆,阻了大劫,许能获得大量功德,为下个主将做准备,而魂幡被他用新思路开创了一番新局面,日后魂幡亦是他主要法器之一,怎能不上心?

  那荼毒渐渐冷静,亦不再废言,仅剩的湿婆王座却不再冲向赵云,其身突出红芒,其体构造一番扭动,竟化作了一只巨像,随之一声无声怒吼,此番变化仅在转瞬,赵云吸了金刚王座,正欲对其下手,此时骤见她变身,眉头微蹙,却转头望去荼毒。

  见其双手不断舞动,捻诀,依稀有令言出:“指掌乾坤,御龙枢机,天令、地方、人息,法相显化于世,乃荒古象,三才之令,天罗象网,急急如律令!”

  《急急如律令》乃是一种律言法术,修到高深处,可言出法随,极尽奥妙,荼毒偶然得来,他以绝大悟性将其与法相天地结合,创出以灵气为构造,以意念为凭依,以王座为物性,真实显化三才阵。

  随着他意念导出,但见好一副惊人声势,漫天浊气混在灵气里被其调动,层层翻涌,让人见之头皮麻。倏忽又几息,就见大厅不知何时被一圈篱笆圈禁,呈紫黑色,正是以浊气还有灵气混合而成,连苏伏亦在其内。

  还不止,那紫黑篱笆持续蔓延,竟逐渐形成牢笼状,将所有人圈在里边。

  人仙已然还阳,可其法体并非真正意义上法体,只是他魂体的一个容器,故还需以意念调动天地灵气。

  苏伏微微感应,可不正是在绿竹山所见神阵,三才阵。

  赵云忙回苏伏身边,神情着紧道:“主公且当心。”

  纪随风亦皱眉道:“竟是神阵?”

  “无需如此。”苏伏冷冷一笑,盘膝而坐的身形突站起,又问着九命:“昨日你曾言,流冥坛唯有**力者破之,或吸尽它浊气,自会功亏一篑,是也不是?”

  九命正对自己处境担忧,闻言下意识点头,随着他视线转向苏伏,见其眸子闪着灼灼光华,心头突有不好预感:“老爷,您……您打算做甚?”

  “子龙!”苏伏却不理他,转而唤道。

  赵云忙抱拳行礼,恭敬道:“末将在。”

  “替我拖住此人……”苏伏紧紧盯着冲天而起的浊气,连那荼毒亦放在一边不管。

  赵云闻言微一犹豫,对他而言,苏伏的命令高于一切,可放着苏伏安危不管,更是他所不能容忍,略一思考,又有动作,便见其手挥动,身上便泛出紫黑浊气,又逐渐形成五个铁甲带刀卫士,以意念命令他们保护苏伏,这才向着荼毒冲去。

  那几个铁甲卫士皆被重盔包裹,见不到其面容,接了命令便重重围在苏伏旁边,反而让九命吓了一跳。

  纪随风摆动着胧月轮,忽出言道:“师弟莫非想阻止流冥坛?”

  苏伏没有否认,那荼毒远远闻着不禁冷笑道:“就凭你?”

  虽苏伏一再让他意外,却无法掩盖其修为低下的事实。

  赵云已然冲至他眼前,荼毒冷哼一声:“在我神阵里,我就是无所不能的,区区邪灵主将而已。”

  就见其伸手划动,紫黑浊气被拨动,那篱笆一阵颤动,便见其顶突有紫黑浊气降下,且是以雷霆形式,直直劈向赵云。

  雷霆之何等迅疾,只眨眼功夫,赵云便被击个正着。

  纪随风见之微微色变,说:“神阵竟能自孕天地,演化雷霆,且无需任何媒介,简直闻所未闻。”

  “咔嚓——”

  他话音方落,便闻着一声闷响,又是一道雷霆击来,目标却是苏伏。

  那带刀卫士,反应不知为何无比迅疾,便见他突跃于苏伏面前挡住,就见其身形被那紫黑雷霆劈散,五个卫士便剩了四个。

  纪随风冷哼一声,胧月轮忽悬于头顶,便有一道盈光落下,缓缓形成一个罩子,如同神禁石形成的光罩,其色泽更深,且隐约有符文流转,非常玄奥。

  “师弟,你且安心试法,这拟化的雷霆还难不倒我。”若之前苏伏和他说想阻止流冥坛,他可能会觉得苏伏在开玩笑,然而亲眼目睹他一连串匪夷所思的手段,却反而有些期待。

  苏伏却已将意识沉入心内虚空,九命战战兢兢望着,又似想起什么,自储物袋拿出一个铃铛。

  “好胆!”

  那被雷霆劈个正着的赵云毫无损,自紫黑浊气里冲出,龙胆亮银枪对着荼毒就是一顿刺,但见枪影如龙,银光闪烁,大厅顿风卷云动。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