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赵云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382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你还敢回来找死?”荼毒早在他们靠近秘道便现了,只是流冥坛突跳出一个邪灵对他虎视眈眈,轻易不得分心。

  纪随风却冷冷接上:“谁死还不一定呢。”

  他扫过浊气,就见苏伏口中,与荼毒对峙的那个邪灵主将,其形已近人,却有一丈多高,其体血肉栩栩如生,只是体表似无皮,粗大的血管隐隐跳动着,显露在外,又不知何时演化了下身,粗大的双腿充满爆力,全身肌肉皆一目了然,却是血红色。

  那血红的狰狞面孔上,两根獠牙冲天而起,口唇线延伸至耳垂下方,若张开不知是何等血盆大口,其双眸猩红,闪着嗜血、暴躁、择人而噬的光芒。

  其身隐隐着不详气息,让人心生恐怖。

  它在荼毒与苏伏之间不断打量,对苏伏没有丝毫善意,却是**裸想要吞噬的**。

  苏伏见着心头震动,若此厮再强一些,炼魂幡已然无法容下它,此时仅凭最后一丝牵连,尚能让它对自己保持一份犹豫,若再被浊气影响,指不定便要脱离魂幡了。

  苏伏没有二话,魂幡倏然展开,将煞气自内里毫无保留释放,不成功便成仁,这是要全力出手,先夺回邪灵主将再图其它。

  那邪灵主将感受到同源气息,疑惑地望来,浮动的身形亦缓缓靠来。

  荼毒双眸一闪,顿瞧出端倪,哪会让苏伏得逞,指掌一翻,在其周遭浊气随之翻腾旋转,如同拧麻绳,顺势一抽,将邪灵身形拍了个趔趄。

  邪灵顿怒嘶着咆哮过去,一丈多高的身形踩破了空气,晃眼便抓到荼毒眼前,其双爪如钩锁住荼毒,口唇裂开,堪堪荼毒头颅大小,他头微斜,便狠狠合上大口。

  有力的下颚正对着荼毒一对招子,但凡生灵,泥垣宫被穿透,哪有活路。

  惜荼毒却是鬼修,其体可虚可实,就见其身形一阵模糊,随之化作一道烟袅袅而散,其身形复在邪灵背后出现,又是一鞭抽来。

  下手却有些重,邪灵整个被拍落下,正砸在涌出浊气的洞口,却又被喷薄而出的浊气带着冲起,连续上下,它的眸光愈猩红,咆哮直透人心,愈恐怖。

  荼毒冷冷一笑,要的便是这样效果,将邪灵撩得疯魔,看他用甚收回。

  邪灵自浊气冲出,其注意力完全被荼毒引去,对着荼毒愤怒咆哮。

  底下苏伏心头愈不安,他咬咬牙,便见其伸出右手指头,迅疾划过额头,一道血线顿喷出,他早有准备拿手掌接住,左手作剑指伸进手掌与其相合,一阵绚烂红芒顿闪动,他双眸着莫名光芒,足尖一点地,身形便浮起。

  其面容一肃,有煌煌音声出:“方外物,吾名苏伏,曰浮尘,获持讳名浮尘尊者,吾掌天命,命汝为吾仆从,尊皿之名,其号以顺平,其位以侯,其器龙胆,化吾道兵,谨遵吾命……名为……”

  随着堂煌煌之音声,自炼魂幡导出的煞气骤然凝聚,匍匐间逐渐凝成一个灰蒙蒙的人形。

  本来暴躁咆哮的邪灵主将,顿为其吸引,竟又放下荼毒不管。

  荼毒冷哼一声,正自动作,底下纪随风却突难,那弯银轮旋着变作流星撞上,其几要切开空间束缚,非常恐怖。

  到底是人仙境鬼修,其手突有莫名意味,转化作厚厚土石,稳稳抵住银轮,另一手捻诀作掌印,令言随之:“吾以高上天众祗之命,赦令金刚王座降临,赦令湿婆王座降临,赦令金蛇王座降临,令契遵吾命……”

  眸随之转向纪随风,法决捻动,大厅轰然震动,除那夜曾见过的金刚罗汉外,又见一男一女显化,那男的体型约莫两丈,其上身为人,下身却是蛇尾,其上充斥着密集鳞片,闪着烁烁金光。

  其脸颊带着阴测测笑容,不时吐着蛇信子,狭长双眸泛着阴邪杀机,其一头红彤彤曲卷长,垂落于裸露的上身,他手一伸,便见一把长剑倏然在手。

  另一个女的,却是个慈眉善目的妇女,其高约莫一丈二尺,颈处挂有一串硕大链珠,其盘成高鬓,最为诡异是她双臂却有四手。

  其在双臂肘处,又有肢节延伸,四手掌或持三叉戟、或持玉盏、或作琉璃印、或作兰花印。

  纪随风手一招,那银轮滴溜溜回转,其面容无比凝重,突高声道:“师弟当心,此乃法相宗神通秘法《法相天地》,三位王座皆被流放于三十三天外域,虽只分身降临……”

  言音未落,怒目金刚王座便落下持降魔忤打他。

  “胧月轮!”

  他话音被打断,只及呼喝法器,银轮一转架住降魔忤,纪随风见状,突夹了符篆,捻动法决,令言道:“彼岸红莲,吾命汝缠绕黑暗,葬于永沦之地,化作无尽宿世业火……”

  符篆化作一抹火光没入银轮,银轮便‘嗡嗡’鸣响,竟硬顶着降魔忤转动,随着转动,银轮间中出现空洞,一道黑炎喷薄而出,霎时击穿了怒目金刚王座。

  ‘胧月轮’乃是纪随风师尊早年所用法器,祭炼有十二层禁制。

  无声怒吼中,就见怒目金刚王座浑身着火,却怎也无法扑灭,它连连后退,其身却愈暗淡。

  “业火?”

  荼毒大惊失声,随即压抑愤怒道:“原是玉清宗高弟,却为何与我作对?”

  纪随风脸色微白,却冷冷笑说:“你又算个甚么东西,为何不能与你作对。”

  荼毒勃然大怒,神情随之冰冷,一字一句道:“好!好!今日便叫你等有来无回!”

  言时迟,那时快,他动作不停,法决捻动间,湿婆王座手中玉盏便倾倒,有着一道甘霖降下,霎时将‘业火’扑灭,又指金蛇王座,金蛇王座顿扑去与邪灵主将厮杀。

  邪灵主将再次被挑动,荼毒冷冷一笑,身形闪动,冲着苏伏而去。

  “今日定要杀你,以泄我心头之恨。”

  苏伏闻言面容沉静,心头却暗沉,形式对他非常不妙,他紧紧盯着荼毒,却仍出煌煌之音:方外物,吾名苏伏,曰浮尘,获持讳名浮尘尊者,吾掌天命,命汝为吾仆从,尊皿之名,其号以顺平,其位以侯,其器龙胆,化吾道兵,谨遵吾命……名为……”

  荼毒至半途伸手虚划,一道虹光倏然闪现,他大手印于其上,随之猛力击去。

  《万象虹光》法相宗传承秘法,其一为反制,如苏伏断刃攻击时,被其弹回,其一为万象巨力,万象虽有些夸张,可千钧之力却绰绰有余。

  “砰——”

  那手掌正中不躲不闪的苏伏,后者顿被击飞,却狠狠撞上背后天花板。

  荼毒满脸愉快道:“当时果需一掌拍死你这蝼蚁,省的留你寻我麻烦。”

  他言罢转头去对付纪随风,背后却隐隐有音声传来:

  “方外物……曰浮尘,获……者,吾掌天命,命……平,其位以侯,其……吾道兵,谨遵吾命……名为……”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了滔天怒火,转眸回望,就见苏伏非但没死,仍浮着上空,其身甚为狼狈,月白长衫多处破损,道鬓散落,七窍皆有血迹,一对眸子通红,仍有灼灼之光。

  口唇启合间,依稀是那段让他感到极度不适的令言。

  “小辈,你自找的。”

  荼毒怒喝方落,其手臂横甩,猛地甩出一道虹光击向苏伏,这虹光比之之前都要恐怖得多,苏伏双手剑指不曾丝毫松动,巽风靴只有浮空能力,却无法带着他躲开,其五脏六腑皆移位,心头警兆让他知道,不躲开便有可能死。

  “苏伏!”

  底下纪随风,被金刚王座与湿婆王座所缠,却无暇抽身,见着苏伏仍不躲不闪,不禁目眦欲裂。

  九命躲在大厅外,此时便是想救亦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望着苏伏被虹光击中。

  “砰——”

  大厅出巨响与剧烈震动,石块与尘灰簌簌落下,苏伏被虹光击中,整个人都嵌进了天花板,随着龟裂的石块,他身形又缓缓落下。

  如此重击,以他法身强度,血管仍节节爆开,比之昨日还要凄惨。

  纪随风操控着胧月轮挣开两位王座,欲抢步上前,荼毒却先一步挡在他面前,冰冷冷道:“挡下两记《万象虹光》,无人可活,你担心你自己罢!”

  纪随风实在想不通苏伏为何不躲,正欲言,却又传来他音声。

  “方外物,吾名苏伏,曰浮尘,获持讳名浮尘尊者,吾掌天命,命汝为吾仆从,尊皿之名,其号以顺平,其位以侯,其器龙胆,化吾道兵,谨遵吾命……名为……”

  此为第四次,却比任何一次都要清晰有力,荼毒脸上顿涨成紫红色,言犹在耳,苏伏却生生扇了他耳光,他转头望去,就见已然成为血人的苏伏颤巍巍站起,其双手仍作着剑指,至始至终未曾松开。

  他犹如风中残烛,却不肯倒下,意识已然昏沉,却仍出煌煌之音,待念至末尾,便见其身突闪着功德金光,而后迅疾飞向空中那由煞气形成的灰蒙蒙的人形体。

  “化吾道兵,谨遵吾命,名为……赵云!”

  ps:厚颜求个收藏,鞠躬!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