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天隙流光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351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话表苏伏领着路,直奔作坊街,一路过来不见几个妖魔,倒是有许多瑟缩在家的凡人出求救声,此时二人却无暇照应他们。

  不多时便来到秘道入口附近,甫一靠近便现其周围有着一道道或暗或明气息,与前次不同,这秘道竟被守了个水泄不漏。

  苏伏自储物袋内拿出青钢剑,接连消耗,只剩了两把,莫看它是凡兵,在凡俗中亦属百锻之兵,一把价值五百两白银,对普通凡人而言已是巨款。

  “纪师兄,迟恐生变,准备杀进去。”

  苏伏扬了扬青钢剑,调整了一下身体,带着凛然杀意说道。

  纪随风自无不可,就见其法决捻动,一道晶亮清光洒下,正是《神行诀》。

  苏伏感觉双脚充斥了无尽力道,只轻轻一点地,身形便如利箭冲出,他紧了紧青钢剑,没有丝毫停歇。

  早在纪随风施法,作坊里的人便有感应,他们自暗处出来,皆是黑衣蒙面,与苏伏那天所杀没有两样,粗略估计约莫有三十来个,其中一个领模样的黑衣人冷冷喝道:

  “来者何人,胆敢闯我天坛重地。”

  苏伏灵觉里,除了这个领,还有一个阴神境修士,除这二人,余者修为皆与自己相当,气息却浑浊不堪,显然并非靠自己修炼而来。

  “要你命的人!”

  借着《神行诀》辅助,他度骤然加快,身形一个模糊间,已然突入黑衣人群,青钢剑在暗夜中划过一道冷芒,几颗人头倏然落地。

  黑衣领大怒:“给我杀了他。”

  言罢掏出一根笔状物法器,虚空划动,一只斑斓猛虎自虚空跃下,直扑苏伏。

  “乾、舜、阳、离,烈阳咒,太清转龙令”

  未及反应,后方便有一条栩栩如生的烈炎龙撞上猛虎,黑衣领大惊,不想入侵的两修士有一个竟是玉清宗之人。

  此笔乃是黑衣领炼制,可勾勒出凶兽,以灵气相辅,将之幻化于真界,颇有些别出心裁,惜望着威风,被那烈炎龙一撞,顿化作漫天粉尘,实不堪一击。

  烈炎龙却仍有余力撞进人群,惜有猛虎缓冲,皆被躲过。

  苏伏头也不回,青钢剑斜刺,一个欲偷袭的黑衣人手腕便被挑飞,身形前倾并未收回,而是顺势横扫,又一个黑衣人头颅飞起。

  肩上九命龇牙咧嘴,突一蹬腿,身形至半空化作原形,抓向另一个黑衣人。平日所见修士皆可欺他,难得见着几个可以让他欺负的修士,自然不留余力。

  那手腕被挑飞的黑衣人却不知被下了何咒法,竟感知不到疼痛,仍自扑向苏伏。

  苏伏哪料到这出,便闪过一个念头:“与前几日的黑衣人不同。”

  他身形凌空旋转,躲过了扑击,左侧却有黑衣人拿剑刺来,青钢剑探过去一架,借着撞击之力,在上空翻了几翻,正欲落地时,心头却突有警兆,他双眸一闪,巽风靴的浮空能力展开,身形便诡异地定在空中。

  “蓬——”

  下一息,就见一个硕大链锤砸来,将岩石地砸出一个大坑,其威力丝毫不弱于另一个黑衣领的“翻山印”。

  那锤上闪着丝丝红光,显然是一件法器,循着链线望去,就见一个体型壮硕的黑衣人拎着链锤头,正冷冷笑着说:“有点本事,再看这招如何?”

  苏伏感应到其气息,心知此人便是第二个阴神境修者,应是自莒州过来,天坛教的内门弟子,与那天自己所杀之人差不离。

  那人言毕,链锤猛拖回,顺势举于头顶,‘呼呼呼’地挥舞起来,一阵狂风骤然卷动,就见链锤隐隐闪着蓝色电花,声势很是惊人。

  “哈哈哈,看你往哪躲,给大爷死来!”

  不过一息功夫,随着那人大笑,一道肉眼可见的狂风卷动着电花,铺天盖地,呈锥形刺向苏伏。

  苏伏落下地来,意念透过心内虚空,引导了一丝青光,青钢剑骤然大亮,映出他俊秀苍白的脸庞,其眸透着冷漠。

  就见他突侧身,青钢剑自下往上划出一道细小轨迹,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有炽亮白光散出,不过半息时间,就见一道半弧形剑气倏然迎向狂风,干净利落地将那锥形狂风切开两半,恰自苏伏身边而过,正好击中两个欲偷袭苏伏的黑衣人。

  剑气并未停下,在那壮硕黑衣人未及反应前,迅疾地划过了他身体,就见其体从中裂开两半,缓缓倒地,顿见鲜血与内脏淌了一地。

  “铿——”

  青钢剑恰断成两截,青光导入剑内,剑的质地便已然承受不住,虽出了最为凌厉的一击,剑身亦变得无比脆弱。

  正是苏伏才琢磨出的剑法,唤作《天隙流光》,虽只一招,却足够惊艳。

  青光本就孕有那人道韵,化作了锋利无匹的剑气,渡劫修士的道韵何等犀利,这黑衣人连神魂亦被一斩而断,死得不能再死。

  此招却耗费了苏伏近半灵气,本就苍白的脸庞失了所有血色,其凛然之威却将所有人震在当场。

  那黑衣领惊得大骇,随即生出逃跑冲动,正欲指使所有黑衣人拥上,耳边却乍然有令言传来。

  “天罡正法,五气相随,金气听吾号令,雷来!”

  暗夜划过一道金色雷霆,如同树木枝干眨眼延伸,不到半息便击中那领。

  黑衣领难以置信地低头望,恐惧的脸庞有着浓浓不甘:倘变身修罗圣体,胜负犹未可知。

  下一息,他整个人轰然倒下,却是心脉被金气神雷震断,自他尸体上跳将出一个小人儿,其隐隐有灵光闪烁,正是他的神魂显化,知道跑不掉的他,正想求饶,纪随风却对着他一个弹指。

  显化的神魂顿点点消散,却是《往生咒》,直接将其送入六道界,连转鬼修机会亦无。

  二者同是雷霆手段,高下立分,纪随风仍气定神闲,像那样金气神雷他能连数十次,苏伏却已消耗近半,这便是修为所带来不可逾越的差距。

  《天隙流光》此剑招绝非有灵气便可施展,苏伏意识沉入心内虚空修炼,试着分出一丝意念缓缓渗透青光道韵,虽结果喜人,一夜时间却才将将掌控了两丝青光。

  这两丝青光才是剑招基础,即是说他暂时只剩一剑之力。

  两个阴神境一死,剩下二十来个黑衣人皆不堪一击,说到底他们只是凡人经过了改造而已,对付一些凡俗武师或手到擒来,对付苏伏这样几经生死,且战斗经验无比丰富的修士,完全没有取胜可能。

  而苏伏经过这几日生死磨练,对真界斗法却有了一个更清晰的体会。

  “这些修罗鬼兵的残次品,寿命不到两年,且要他生便生,死便死,最是可怜。却不能放任他们到处流窜,早早杀了送他们入六道界罢。”

  纪随风微叹着说,方才苏伏惊艳一剑让他震惊,因一个剑修,欲出剑气,便需领悟剑心,唯有剑心通明者,方能借器导意。

  石泰对荼毒出的那一击便蕴有他自身道意,同样的剑招,不同人使来却有不同效果。

  纪随风却不知苏伏借的是别人的领悟,只当他已然无师自通,了然剑心,虽震惊,却不欲探他秘密,便装在心底。

  而黑衣领会恐惧地想逃,便是被苏伏给吓着了。

  苏伏取出最后一把青钢剑,身形闪动躲过章法已然大乱的残余黑衣人,且言道:“纪师兄所言极是,伏却有个疑问,六道界究竟是何所在?”

  “阴司冥府,鬼域灵界,由六大阴司鬼王掌控,传闻有一十九层炼狱,每个鬼王掌管三层,凡生在真界所犯罪孽皆需于炼狱洗涤,除尽一切恶业方可再入轮回。”

  纪随风双手翻飞,如穿花蝴蝶,一道道法决自他手中传出,又有九命从旁相辅,不过短短十息便杀了个尽。

  苏伏拿出两瓶聚元丹扔了一瓶给纪随风,自顾自服下,又问:“我等修士可有法子进六道界?”

  “自然有。”

  纪随风接过聚元丹,却没有服用,他并无消耗多少灵气,他望着苏伏面上微动,心里隐隐猜到他想法,便神秘道:“有自然有,至今却无大修为者闯入,你道为何?”

  不待苏伏问,他嘿然一笑:“传闻第十九层炼狱有位无量佛祖,乃是与西边那位平起平坐的大能,称作‘初有佛’,谁敢去寻六道界晦气。”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