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朋友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293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苏伏与石泰分开后,并没有直接进城,而是往绿竹山方向行去,他猜测荼毒应不会逗留此地,李芸芸之死,无论如何须上报,正好可以去见竹儿一面。

  紫芝灵液他亦在珍宝会上见过,只小小一瓶,许就二三滴分量,当时便有人出一万白玉买下,相当十万符钱。

  竹儿给他服下的紫芝灵液,怕不只二三滴,否则这伤势怎可能恢复得比九命还快,仅一夜功夫,内伤已然好得七八,外伤更是丝毫不见,便连被李芸芸吞去的血肉亦完好如初,让其自己恢复,至少躺个一年半载,这还是他修炼了《炼妖经》。

  此恩还须得当面道谢才行,虽与其主荼毒敌对,却不妨他将小姑娘当成值得来往的朋友。

  九命不知个中曲折,不禁疑惑道:“老爷可是要去捉竹儿,以此胁那荼毒?”

  苏伏闻言瞪了他一眼,冷道:“莫要胡言乱语,你先行一步回晋城,我遭这危机之事,那二人应还不知,你去寻他们报平安,莫要多嘴,只简短说一些情况,我随后便到。”

  九命可有可无道:“老爷吩咐自是不敢不从,只是我有个疑问想问老爷。”

  “问罢……”苏伏淡淡应着。

  九命小心翼翼观察着苏伏表情,见其没有特别反应才敢问道:“为何不用传讯飞剑求救纪仙长,想来有纪仙长在,李芸芸亦讨不得好。”

  “我只是不愿欠人情。”苏伏没有甚特别反应,只用着淡淡音声说:“纪师兄乃是玉清宗内门弟子,以他资质,成为真传弟子只是迟早而已,他的人情哪有这么好还。”

  九命却难得肃容,言道:“小的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说。”

  “说便是。”苏伏颇有些意外,不知这妖货葫芦里卖什么药。

  “老爷,小的认为,朋友之间应无人情,纪仙长既是您认定的良友,便应大方接受对方相助,只待他日他有需求于你时,竭尽全力便是,唯有这样方算得上往来。”

  九命言罢,却一语不调头往晋城去了。

  苏伏望着他背影微怔,随即失笑自语:“这妖货有时亦会说人话,倒还不算太坏。”

  九命此言自然无错,惜天下人天下事,哪有事事如意顺心。且他苏伏,来到此方光怪6离的世界二十年,仍无法融入此界,将自己当成此界一份子,是以无论对谁皆有疏离感,他性格看似随意温和,实则骨子里便带着冷漠,不喜与人交往太深,亦不喜因人成事。

  甩甩,将杂思甩出,加快了度赶去。

  以他脚程,百多里不过半个多时辰便到,青州的山都高且大,一座座山岭连成片,倘没有灵觉相辅,迷路皆属正常。

  再次回到绿竹山,来到竹屋小径外,他眸光一闪,伸手去试探,果有一股巨力弹来,将他弹飞了好几丈。

  他有些惊异,此阵好强斥力,而这动静却引起了内里反应。

  灵觉里,就有一个娇小身影自竹屋探出来,远远见了是苏伏,初始还惊,随即喜笑颜开,一路小跑,如一阵风儿般飞奔过来。

  她身着淡绿长裙,其上绣有翩翩玉蝶,绒袄纤纹小靴,乌黑明亮的眼眸慧黠地转动,透着几分调皮与淘气,细腻雪白的瓜子脸,颊边一对梨涡,笑得如此无瑕,又似会传染,让人忍不住轻笑出声。

  她一头黑绑了两个马尾辩,随着她身形起起伏伏,飞扬在空气里,显得活泼可爱。

  苏伏忍不住笑了笑,轻轻招呼道:“哟,好久不见,我回来做客,欢迎否?”

  “苏伏……”

  竹儿在神阵前停下,望着浅浅而笑的苏伏,喜盈盈唤了一声,却又不知如何接下去。

  但见苏伏一身干净整洁的月白长衫,与日前狼狈完全换了个模样;其双眸透着浅浅笑意,若朗星般深邃,让人不自觉便会陷进去;其脸色虽微微苍白,五官却俊秀如初,几如雕刻。

  一头黑丝用了一根不知名木头别住,着道鬓状,却与普通道鬓不同,显得随性,有几缕落在腮边,平添一份不羁的魅力。

  “苏伏,主人果真没有杀你,太好了,我就知道他对我最好……”

  竹儿不知苏伏遭遇怎样凶险,只当苏伏能在其主手上逃得性命,应是荼毒手下留情才对。

  言着,她脸色黯然,又说:“主人封了神阵,除非他亲自解开,否则不能进亦不能出。”

  苏伏却不解释,而是宽慰道:“现下晋城混乱,各方正角斗,他不想你有危险,才不让你出来,待过了这一阵,他自会来解开封禁。”

  两人隔着神阵,身形虽清晰,却感受不到对方气息,竹儿闻言,莫名紧张说:“那天坛教阴谋不会得逞吧……苏伏你不若在此地等候,那里危险,莫再去了。”

  苏伏轻轻摇头道:“我有东西落在晋城,还得去取回,至于晋城安危自有剑斋玉清宗护持,我来时见到了剑斋高人,想来他绝不会袖手旁观。”

  “我来这里是想跟你道歉,还有道谢。”

  苏伏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头,‘咳’了一声才肃容说:“昨日对你火是我不对,请你原谅我,昨夜你拿紫芝灵液救我,我有所感应,却要多谢你,日后不论代价如何,我定帮你寻来此物,以报此情。”

  竹儿抿着嘴儿,好辛苦地忍住笑意,又双手互抱,很大度说着:“本姑娘大人有大量,岂会跟你计较些许小事,原谅你了。”

  言毕,她‘扑哧’一声笑,又道:“我救你可不图你回报我,只是你应更珍惜来之不易的生命。”

  “是是,谨遵竹儿姑娘吩咐。”苏伏亦忍不住笑,他开始觉得竹儿确实很可爱。

  “其实,那天你对我火,我渐渐明白了,你定是故意的。”

  竹儿渐渐敛了笑意,她很认真说着:“你猜出主人要杀你,却不愿道出真相,只是莫名火后离开,让我气你,这样即便你死了我亦不知,便不用心怀歉疚。”

  苏伏闻言忍不住苦笑,这小姑娘有时糊涂,有时却又聪明得很,只得点头说:“大致是如此,我只是不想你夹在中间难受,我与你主人的恩怨,让我们自己解决就好。”

  言罢他又自嘲一笑:“至今我还不明白,你家主人为何要杀我,我就一小小散修,有甚值得他图谋么……”

  “罢了,此事既已过便莫提了,我这便要告辞了。”

  他向着小姑娘笑笑,行了个同道之礼,便转身而去。

  竹儿‘哼’一声道:“才来就要走,未免太不给我面子了罢。”

  苏伏头也不回,只留下一句话:“有机会再来打扰,记得扫榻相迎。”

  虽出此言,其实哪还有机会,荼毒可还记恨着他呢,不过日后若修为与荼毒相当了,自然想来就来,那又是后话了。

  “姓苏的,要小心啊,莫浪费我的紫芝灵液……”

  前言还让苏伏微微感动,后言便差点让他一个踉跄倒地,随后便闻到一阵银铃笑音,在这空旷竹林,显得异常清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