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晋城大劫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381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绿明庄,地底密室。

  荼毒一脸冷漠,将李芸芸之死,他为其报仇不成被剑斋来人所阻等等一一道来,只是实情却被他大肆篡改。

  听完荼毒叙述,冷武生脸色阴沉,暗骂:“李芸芸那个贱货,莫非只有床上功夫?竟栽在小小归元修士手上,看来这个陈有为亦大有水分……只是如今不是怪罪时候,剑斋亦有人来,却在这个时候……”

  形式严峻,连他亦开始感到棘手。

  而此时陈有为才是心情最遭的一个,盟内派他们潜伏,却死了副手,且死得如此荒唐,让他如何向上面交代?他不禁开始怀疑,李芸芸之死乃是荼毒造成。

  思绪至此,他突冰冷冷开口:“荼道友怎知李芸芸被那小修士引了去,敢莫是道友下的手,却栽到那小修士头上。”

  荼毒阴测测道:“我要杀她何须引到城外,直接下手便是,你能阻我?”

  陈有为勃然大怒,眸内精光湛湛,三人所在位置正是构架‘焦狱天方流冥坛’的大厅,此地浊气亦化作了紫黑色、黏稠的实质物状,浮于大厅上。

  此时他一怒,浊气竟层层翻动,如沼气般有气泡翻涌,很是可怖。

  这一幕叫冷武生心头一凛,方才轻视之心荡然无存。

  就见陈有为微微眯着双目,冷笑说着:“荼道友方才逃得狗命,却恁的大口气,不若过上几手,好教你知道我能不能阻你。”

  荼毒被其揭了伤疤,亦大怒:“怕你不成?”

  冷武生见状不好,忙挡在二人中间,打圆场道:“且住且住!二位道友,此正值关键时期,可千万莫要内乱了,教玉清宗剑斋他们得了好处。”

  复转向荼毒问:“荼道友伤势如何,可还能再战?”

  荼毒虽冷着脸,却顺了他台阶下来,冷漠说着:“无碍。”

  陈有为冷哼一声,却不再挑衅,只是淡淡说:“冷道友有何章法尽管道来,到了此刻,莫要遮遮掩掩了。”

  “自当如此,原计划今夜子时动手,因李道友意外身陨,却不得不再次提前,现午时方过,待入夜便开始行动,届时动静无法遮掩,望两位道友阻住来犯之敌,务必在流冥坛彻底开启前,不让其被高手破坏。”

  冷武生且言且观察二人反应,现二人没有丝毫退缩迹象,不禁暗暗松气。倘此时这二位撂挑子不干,那他任务可说是失败一半了,即便有命回莒州,可有好果子吃?

  “既二位没有意见,那便麻烦荼道友顶替李道友的位置,若无问题便开始行动罢。”

  荼毒闻言没有二话转头离开,一刻不想呆在此处。

  陈有为缓缓跟上,他盯着其背影,眸内闪着冷冽杀机。

  ……

  话表云溪汇合了自家师兄,将此中内情一一道来。

  纪随风听完不禁深锁眉头道:“二哥这是要置苏师弟于死地,这又是为何?”

  二人此时正处于李府附近,这富贵街亦有商铺,只是卖的东西皆属奢侈品,往来人群亦是官宦人家或富甲大商,二人穿着装束却仍频频引起注意,这样年轻的仙长他们亦很少见,甚有人怀疑这二人是否冒充。

  不过瞧着纪随风一副生人勿进模样,谁也不想上前自找没趣。

  云溪拉了纪随风到隐蔽处,微微叹着说:“莫非苏师弟做了甚天怨人怒的恶事,修竹师兄向来嫉恶如仇,且他行事有章有法,其中应缘由,只是苏师弟安危……”

  提到此事,云溪顿住不言,见自家师兄阴沉着脸色,忙宽慰道:“师兄莫急,苏师弟吉人天相,定已逃出魔窟,或正寻着我们想报信呢。”

  此言让纪随风好受一些,他万难接受自家二哥陷害新交好友,且他好友非是一个两个,纪修竹可不曾对谁置个言辞,独独苏伏让他看不起,便因苏伏是散修缘故?

  “我们先去看看城中那三个地方,若李梦华之言属实,便找二哥当面问个清楚。”

  纪随风止了臆测,对着云溪说着:“倘二哥不能给我个交代,我便亲自去找苏伏。”

  云溪知道他主意已定,便不再劝,她亦想明白纪修竹为何如此行事,且苏伏亦是她好友,却无法将其抛之不闻。

  ……

  玲珑客栈外,小二哥不舍地望着呆了好几年的地方,恍惚道:“掌柜的,咱们真的要撤离吗?”

  今日玲珑客栈突闭门谢客,没人知晓因由。

  “不撤又能如何,这里面水深得很,我们玩不起,快走吧,我有感天黑时,晋城要有大变。”

  掌柜的且言且牵了一架掩人耳目的马车,让小二哥坐了上去,自己赶着车往城外去。

  一路行去,那街坊邻居个个热情招呼:“哟,掌柜这是攒够了钱要回乡呐?”这是林记当铺的掌柜,平日常有往来。

  “哪里哪里,传闻掌柜老家有个媳妇,这是要回去与她相见呢。”这是屠户章况,都四十好几了还没娶媳妇。

  “咦,我怎听说掌柜的娶了好几房妾室……”这是烂酒鬼绝命张,常赖在客栈内,不给酒喝不走。

  皆是善意问候与玩笑,掌柜的不禁慨叹万分,他一一招手,逢人便言:带子侄回乡完婚,待子侄婚毕还会来就任等等。

  玲珑客栈天下闻名,凡人只当是大商行所有,是以玲珑客栈的掌柜皆是大商行所聘。

  “掌柜的,他们会死吗?”

  小二哥在里面闻着各种问候,却都认识,鼻头突有些酸。

  掌柜抬头看了看碧蓝朗空,音声幽幽:“谁知道呢!”

  马车载着他们愈驶愈远,出了城亦无丝毫停留,就这样远去了。

  ……

  将将入夜,已近戌时,随着天际最后一抹红霞淡去,似有预示,晋城上空突被厚厚黑云覆盖,将星辰之光挡在其外,整个晋城彻底陷入一片黑暗。

  城中人似有感应,因此暗不同往日,乃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暗,让人心头有些慌和烦躁。

  不知哪一家开始亮起,火星似会蔓延,不大一会便传至全城,万家灯火烁烁生辉,便连平时不舍灯油钱的百姓亦燃起油灯,晋城亮得如此灿烂绚丽,却无法驱走那仍节节蔓延的黑暗。

  “嘭——”

  就这时,一声巨响乍然而来,惊的城中凡人皆跑出家中观看,在万家灯火映照下,就见城北处有一道紫黑巨柱冲天而起,细望之,才现其乃不知名液体,泛着让人恶心的气泡。

  还未止,在他们尚未反应过来前,城南处亦同样传来一声巨响,亦有一道液体喷出。

  “啊——怪物!怪物!滚开……别碰我……”

  惨叫紧随其后,恰住在附近的居民,被那液体沾上,竟化作了恐怖妖魔,开始就近吞咬人类,恐慌在这一刻开始蔓延。

  那紫黑色液体正是浊气实质物化后的外在表现,凡人没有灵气护体,顷刻便会被其转成修罗魔体,只是更多却直接爆体而亡,因其体不堪承受变体所带来的负荷。

  云溪二人找了几个时辰,不曾找到纪修竹,用了秘法联络亦联络不上,城中骤然有惊变,两人相视,皆知此乃天坛教妖人已开始动作。

  两人听觉何等敏锐,虽离得远,那恐慌音声却仍闻得见。

  “先去救人。”

  纪随风知道事情轻重缓急,见状便欲要先去救人,哪知附近骤然又传来一声巨响,两人惊得循声望去,就见果有一道紫黑液体冲天而起。

  如此近距离,纪随风当有感应,那比之煞气更叫人心烦意乱的黏稠液体,可不正是传闻中只存于焦狱界的“浊气”么?

  这时惨呼更近,两人远远可见那被液体沾上的凡人,要么爆体而亡,要么化作恐怖妖魔,逢人便咬,真是可怕极了。

  “这……莫非是只存于焦狱界的浊气,传闻连通焦狱界的通道乃是……”云溪脸色苍白,喃喃说着。

  “焦狱天方流冥坛!”

  纪随风冷冷接了上去,又咬牙道:“二哥既早知他们据点,为何不早早端了,让他们从容布置,这要如何收拾?苏伏陷入流冥坛,还有命在?”

  言罢,他二话不说往那方向疾驰而去,云溪在其后呼唤道:“师兄,师兄,你去哪里……”

  “我去确认苏伏生死,你去找二哥,让他想办法救城中百姓。”

  纪随风音声远远传来,云溪本想跟去,闻言却只得恨恨一跺脚,喊道:“那师兄你千万小心保重。”

  孰轻孰重她分得清,她亦明白纪随风对苏伏怀了一份愧疚,倘不是自主接近苏伏,苏伏又岂会来晋城,更不会有今日之事,是以她才不会阻止纪随风。

  这二人各自行动且按下不表,巨岩山处,苏伏烤了些肉食,请了石泰享用,便分开了行动,临行前石泰却又递来一枚传讯飞剑叮嘱道:“若有危险,便传讯我,倘分身有暇,自会赶去。”

  苏伏有些感动收下,再次行了礼,石泰已然冲天而去。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