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思路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256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既老爷如此嫌弃奴家,奴家便起个道心誓好了。”

  夜流苏神情带着肃然,用着非常郑重的语气:“以我夜流苏道心起誓,往后绝不找苏伏麻烦,若违此誓,叫我永沉焦狱不得翻身。”

  苏伏亦不会食言,心头一动,夜流苏的灵魄便跳出,轻轻一弹,灵魄便没入夜流苏魂体里,又自储物袋拿出画轴递给她。

  她浅浅一笑接过,又转向石泰道:“大个子,你挑了这个梁子,那得负责送我回百蛮山。”

  石泰淡淡点头道:“受剑主谕令,正要往莒州一行。”

  夜流苏深深望而来一眼苏伏,身形便一闪而逝,只留下渺渺音声:“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画轴自主落到石泰手中,石泰晃了一晃,画轴便消失不见。

  见状,苏伏总算重重松了一口气,感激道:“多谢前辈调解。”

  “不必谢我,我剑斋与妖神宫还算有点香火情,是以不能装作看不见,现可与我说说晋城究竟生了何事,你又为何得罪两个修为高你这样多的修士?”

  石泰言着,又伸手道:“坐下罢,莫站着。”

  苏伏便坐了下来,自相遇竹儿开始,将之后生的诸多内情一一道来,除《紫薇玄术》测算结果外,几无隐瞒。

  一番叙述,两个时辰倏然而过,临近午时,渐渐有些热起来。

  石泰听完皱眉不语,暗暗思忖:“昨夜放走那人实失策,应捉来细问,倘大律亦参与此事,那代表着什么?大律这是开始不满我们剑斋了?”

  九命百无聊赖打了个哈欠,懒懒趴着。

  苏伏见他没事便吩咐道:“去猎点肉食回来。”

  “好嘞!您且稍候。”

  九命对于苏伏那手艺垂涎不已,此时闻言哪还不知苏伏意思,精神振奋着去了。

  “我听那荼毒曾言并不识得李梦华,还有甚让你如此肯定判断,荼毒便是那大律枢密院供奉。”

  石泰总觉着这里面有些问题,玉清宗与大律关系甚为密切,听闻玉清宗每百年皆会选一位内门弟子进入大律枢密院,一来监视龙椅上那位动静,一来在世俗可以得到很好锻炼。通常有此历练的弟子回山后皆会担任要职,这苏伏曾见过玉清宗的高人,闻其形容,应是纪修竹无疑。

  纪修竹被称为术法奇才,方入道便大放异彩,属内定真传,有个供奉身份并不奇怪,倘是他便可解释,只是他为何要算计苏伏?

  玉清宗传讯于我剑斋,只说此地有异常,并不曾言他们自己谋划,那焦狱天方流冥坛一旦启动,定生灵涂炭,这是要拿此地一县平民引魔主现身?

  这石泰身量高长,又留有络腮胡,望着似粗人,其实心思反而细腻,且他站的高度不同,思考自然不同于苏伏。

  不提他暗暗思忖,苏伏闻言想了想,才说道:“在绿竹山竹屋,我曾见过麒麟果,那可是皇家贡品,应极少流传在外,竹儿言里语间却不陌生,还言荼毒经常带此物回家,那时我便开始怀疑。”

  “后来试探,荼毒亦不曾否认,他认定我有死无生,是以无需对我这个死人隐瞒。”

  闻着此言,石泰觉得有道理,便点点头道:“确然如此,不过,他却不曾言为何定要致你于死地,我觉得这里面还有说法。”

  苏伏闻言暗忖:“荼毒为何要杀自己,这一点,自己曾有揣测,如竹儿表现异常,如此人与南离宫有旧怨等等……现下细细想来,此事还真如石泰所言,绝无如此简单。

  “他费了这么大周张杀自己,本来自己算准他忌惮南离宫,可到最后明明可以将自己擒到神阵里掩盖气息,再徐徐下手不迟,他却没有这样做,如此说来,揣测不成立。”

  “再言竹儿,小姑娘确实真心将我当成朋友,即便这样,亦不可能自荼毒身边将她夺来,荼毒反应太过反常,他会不会在掩盖什么?”

  “现下你有何打算,若欲抽身还来得及。”

  石泰言毕观察苏伏反应,见他默然不语,便又淡淡说着:“晋城这浑水,像你这样修为趟进来,十死无生,大战一起,我却无法分神照看你。”

  这却是实话,他隐隐猜到玉清宗可能早知道天坛教动作,却装着不知,此时临近尾声,他们谋划亦要浮出水面,纪修竹既算计苏伏,定是要他死在晋城,却被我所救,再碰见,我虽可护住他,却要恶了玉清宗。

  若放任不管,苏伏必死无疑,以他卓越道心,日后定有大作为,若引荐入门,未来二十年,或可成我剑斋内门顶梁,这得失之间实难计算。

  “只是……这苏伏究竟有何要让纪修竹如此忌惮?”

  唯有这一点最是让他费脑筋,惜此时没有当面,倘当面应可自他口中得到答案。

  苏伏哪知他想法,闻言不禁苦笑道:“伏亦有自知之明,只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落在晋城,还需去取回。”

  这东西自然是邪灵主将,若它一直被困在外,又不消散,魂幡便无法诞生新主将,亦无法祭炼禁制,那魂幡便等于废掉了,多年苦功付诸流水,实难叫他甘心放弃。

  另外便是,自“无量心内虚空”显化后,他对炼魂幡祭炼方向隐隐有了新思路,却不想再遵循老路走,只是还需实际验证,才能知道效果如何。

  “前辈但请宽心,入城后我自去寻我那遗落的物件,前辈有要紧事可自去,无需分心照应于我。”

  被救了一命已然很是感激,再有要求就太过分,他亦不愿将叶璇玑留与他的传讯飞剑拿出,叶璇玑给他此物非是给他凭依,而是助他入剑斋,既是说给了他一个更高起点,这才是她的初衷罢。

  他不愿违背叶璇玑的意愿,亦不愿凭此得庇护。

  是以苏伏镇静说着:“那荼毒被前辈击伤,想来已无力与伏为难,此去应无大碍。”

  就这时,九命正赶回,捕了两只山鸡与一只獐子,老远便有音声传来:“报老爷,肉食到咧。”

  石泰意味深长地望了他一眼,淡淡说:“这是你自己意愿,我不便阻你,万事当心。”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