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供奉?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314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花开二朵,各表一枝。

  苏伏处生死危机时,云溪正在李梦华府内。

  已是子时三刻,李梦华一脸倦意,却不得不在正厅内陪着笑脸,口称:“可是云溪云仙长,供奉大人着你来找我么?可还有甚吩咐?”

  “你为何认得我?”

  云溪心头疑问愈来愈重,她拧眉道:“供奉大人又是谁人?”

  李梦华一愣,随即答:“供奉大人不正是纪修竹仙长,他没和您交代么?”

  云溪早前得了消息,苏伏来过此地,便循着踪迹寻来,哪知这李梦华竟认识自己,始知纪修竹竟有个‘供奉’称号,有此称号不正是大律枢密院所属么?

  她不动声色,面无表情道:“师兄事忙,哪记得这许多,我且问你,今夜可有一位青年修士找过你,那人长得俊秀,着月白长衫,带一只黑猫,背有招魂幡。”

  李梦华眼力何等老辣,见其脸绷得紧紧,便知其中有猫腻,不由悚然一惊,倘坏了纪修竹大事,他几条命亦难赔偿,不禁暗恼自己自作聪明。

  他能认得云溪亦属侥幸,大律凡有品级官吏,可得一次检测根骨机会,亦是那次在玉清宗外门见到云溪。

  涉及身家性命,他不禁振作起精神,小心翼翼道:“此事供奉大人不曾交代,下官亦不敢透露,还望云仙长莫让下官为难。”

  云溪反而好整以暇坐了下来,横眉以对,冷声说着:“你不说自然可以,这些年你贪污公款不知凡几,我会将证据一一呈到李潜案上,到时看你说是不说。”

  李潜乃大律皇帝陛下,亦只有大门阀修士才敢直呼他名字。

  入夜时,纪修竹突然离开,却没有言明去向,两人商量一下,决定自己想办法找出天坛教据点,便分开了行动。

  云溪想法却与苏伏不谋而合,只是她对两位师兄更依赖一些,是以等到需要自己思考时才想到。

  她偷偷潜入县衙,查看各种卷宗,现许多款项用途不明,这不该她管,是以不甚关心,而后在其中一本账目上见到九命在其上刻了印记,虽只无聊涂鸦,却让她得知苏伏应该亦来过此地。

  而后盘问不少小官吏,得知李梦华曾被一只猫妖恐吓过,待问到其名时,方得知乃是那县丞李梦华。

  她心思一动,便觉得此人或许知道一些甚,或可自他那里得知苏伏行踪。

  纪修竹或多或少劝诫,让她对苏伏行踪与目的逐渐在意起来,亦想知苏伏究竟是何等样人,让纪修竹那样防备。

  其实那些款项究竟去了哪里她根本不知,不妨拿来试探试探。

  李梦华脸色骤然惨白,这可是掉脑袋的大事,天下承平,大律对官员可谓优厚了,像他这样七品正官员,年俸有七千两白银,以青州物价,放在民间,七千两白银可让一户五口之家衣食无忧过上十五载。

  是以大律对贪官惩处非常严格,但凡证据确凿,即刻问斩,绝无任何容情。

  有着玉清宗高徒出面,莫说他贪污,便是不曾贪污亦会被强按罪名,是以他冷汗便淋淋而下,哆嗦着唇道:“仙……仙长且住,下官说……便是……”

  云溪一见有效,冷冷一笑,便问:“可见过那青年修士,但有丝毫虚假,我即刻飞剑传书,叫李潜看看他手下这官是甚嘴脸。”

  “见……见过……”

  李梦华忙不迭点头,凡人再如何老辣,在一言可掌他生死的修士面前又能怎样呢?

  “那人现下在何处,你与他说了甚?”云溪又问。

  李梦华便将那番话一一叙述,末了又言:“此乃供奉大人交代,下官亦不知供奉大人究竟有何打算。”

  云溪听了来龙去脉,面容惊色怎也掩藏不住,一时心乱路麻,纪修竹为何知道天坛教据点,却一直瞒着他们,为何引苏伏单独前去?是借刀杀人?

  她猛地甩甩螓,止了可怕猜测,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决心先与师兄汇合,探查了那三处地方,得了证实再言其他。

  “我即刻去查证,若你所言有丝毫虚假,定回转取你狗命。”

  云溪冷冷撇下恶言,实掩饰心头慌乱,出了李府便将宗门秘术使来,只要方圆二十里有同门之人,都可感应。

  ……

  苏伏看似昏迷,实则识海正是一片天翻地覆,他精神本来就疲惫不堪,又有着死亡威胁笼罩,精神负荷更是难当,魔灵瞅准他心绪难平,突难,方致他肉身晕迷。

  意识层面,血海很是巧妙躲着宝典袭扰,持续不断偷袭着苏伏所在小舟,时不时伴有大笑扰乱苏伏心神,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这样的攻势苏伏早已习惯,只是奔波半夜,又两度遭生死危机,是以状态奇差,他疲惫地挥动手中长剑,对着青光作简易操控,才勉强维持局面。

  若非宝典不时降下清光助力,早便被魔灵攻破小舟,那时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以魔灵对他怨憎程度,岂会简单放过他?

  虽有想过将意识躲进心内虚空,亦是无量界里。惜魔灵步步紧逼,让他连喘息亦无暇,遑论那沉甸甸的精神疲累,几欲让他睡死过去。

  “哈哈哈!小辈,不若拿镜子照照你这模样。”

  魔灵不断以音声扰乱苏伏,乃是这二十年来每次争斗主题,初时苏伏还会反唇相讥,时日俞久,便渐渐懒得与他聒噪。

  其实,对苏伏来说,最深沉的黑暗不是魔灵叫嚣与袭扰,是那永无止尽的斗争,是看不到彼岸的无边血海,是两世亲人眷念缠绕的愧疚,是众多蹉跎于长生大道的先辈,而他的长生大道更要比别人艰难万万倍。

  只是他拥有的亦要多得多,他有机缘得青光护持,有《炼妖经》炼体,又有太玄无量宝典认他为主,三样随便一样都能让一个普通修士走到难以想象的高度,是以他又有甚好抱怨呢?

  随着时间推移,他愈来愈觉得青光玄奥,不在炼妖经下。此时他只是简易操控,倘逐渐将其内演化了然于胸,或能重现其威力,那时便可将魔灵踩在脚下,那才是真痛快。

  惜此乃是比之长生大道更为艰难的事情,因青光维持不散,是因其内有着那人意念,倘意念消散,他亦无法复制,除非得传这神通,将其录于宝典里。

  “老魔……不见你长进,废话反愈来愈多。”

  魔灵见苏伏终开口,桀桀怪笑着:“小辈,你心绪已然大乱,是否心忧外界?桀桀,莫担心,我怎会让这躯壳损坏,倘你乖乖配合我,早将那人仙鬼修吞得一干二净,何以被欺侮至此,真叫魔爷爷我怜悯啊,不若让魔爷爷帮你报此奇耻大辱。”

  魔灵大概便只有这一点好处了罢,绝对要护住躯壳安全。

  这一点魔灵不说,苏伏隐约可以猜到,倘失了躯壳,他苏伏还可借宝典之能转鬼道,而魔灵却无法留住宝典,那时他气息便无法掩盖,定会引起佛门与灵欲魔主注意,他想脱离魔主的心思便化为乌有。

  苏伏懒得搭理,勉强打起精神应对着无处不在血海,今日已有数次被血海突入小舟,差点万劫不复,幸反应及时,小舟乃是他最后的仗恃,亦是他道基所在,其在心内虚空便呈圆台状,倘损毁真是甚也休提。

  许是失了可趁之机,魔灵终不甘退去,却恨恨骂道:“该死的小辈,我看你能再撑几次。”

  苏伏见之,这才缓缓坐下,却不敢睡去,而是就着小舟盘膝,闭目修炼起来,倘此时睡去,谁知魔灵会怎样闹,绝不会有安宁。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