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剑斋石泰(下)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324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剑斋石泰,敢问见教?”

  九命闻之大喜,暗忖:我道此人剑术怎如此了得,原是剑斋之人。

  大雨不曾止歇,间有风‘呼呼’而过,那人缓缓来到苏伏面前,抢在九命前说:“你这妖怪倒是知机,我有些疑问回来找你等,不想却看了精彩一幕。”

  荼毒似对剑斋没有好感,冷冷说:“此子有炼魂幡,我为青州生灵除他,乃是天经地义,石道友可要阻我?”

  九命闻言顿时如坠冰窟,浑身冰冷,结结巴巴说着:“前……仙长您……您听我解释……”

  石泰摇摇头,即便听了“炼魂幡”,表情仍旧淡淡,他说:“我不信你,等他醒来我亲自问,倘不能让我满意,你两个今日便不用离开此地了。”

  音声淡淡,却无人怀疑他话里信服力,因他有这个实力。

  荼毒却怒道:“等他醒来要什么时候?倘他一直装着昏迷不醒又怎么说?”他终是顾忌石泰实力,不想与他硬拼,惜石泰哪里是他能左右的。

  “不劳道友操心,请便。”石泰很委婉地赶人,还整了整衣襟,又将道袍向后一拢,便席地盘膝而坐,其有一层白光笼罩,雨水与污泥丝毫不能沾其身。

  荼毒只觉得一股滔天怒火压在胸前,然很快便化作浊气吐出,斗法最忌心绪波动,尤其是与自己修为同等的修士。

  “既如此,那便手下见真章。”

  荼毒其实不喜欢废话,只是看在剑斋份上才一再忍让,既然无可再忍,打过就是了。

  石泰正襟危坐,神色严肃,点头道:“早该如此。”

  虽出此言,却不见他站起,荼毒见状复又怒喝:“石道友未免太不将我放在眼里。”

  言毕不待反应,法决连连捻动,其背后金刚罗汉出无声怒吼,降魔忤横劈虚空,一道肉眼可见金光呈半月状袭向石泰。

  石泰不惊亦不躲,肃然面容一动,口唇微启合:“时雨。”

  语声方落,就有一道白光自他天灵上跳出,其一手伸出,作剑指状,那白光便如臂指使,微旋着如风卷云涌带动漫天雨幕,只一触碰,那金光只坚持了不到三息便被雨幕淹没蚕食。

  未完,金光尽数泯灭,那白光势头反而愈盛,带动着雨幕,使每一点雨滴都如同利箭,只一个眨眼便‘嗤嗤嗤’撞上挡来的金刚罗汉。

  只见这金刚罗汉如同筛子似的被刺了个千疮百孔、摇摇欲坠,其身渐渐有消散迹象,方才硬生生将石洞撑开一倍的大家伙,霎时就快被击散,这白光威力实非同小可。

  白光一击建功,在后方一个急转,便调头向着荼毒过来。

  荼毒却丝毫不惊,手一晃动,便夹了一块符篆,其与普通符篆外形相当,却闪着红芒,他一手维持着虚影不散,一手夹着符篆于虚空轻轻划动着玄奥轨迹,有令言相辅:

  “天法地,地法人,人法道,道法自然,赦令金刚王座,持吾三才令破障,去!”

  令言方落,那虚影金刚罗汉本来无形无声怒吼,竟化作有形有声之音,一阵阵响彻天地的古怪音节自它口里出,其威压使山林走兽皆惊惧逃出洞穴,使漫天雨幕为之溃散。

  就见本来虚而不实身躯竟渐渐凝实,那些破漏亦被弥补,而随着每一段音节落下,便从其口跳出金色文字,在黑夜里异常显眼,赫然便是荼毒方才所念。

  待到“赦令”二字显现时,金刚罗汉双眸赫然多了些生动,逐渐蔓延至脸颊,其载着荼毒满满一腔怒意,似才苏醒般扫向苏伏所在位置。

  两个问虚巅峰强者相斗,使周遭灵气不规则地急遽颤动,九命爱惜性命,哪敢逗留,早抱着晕迷中的苏伏往后逃去,逃了数百丈方才停下,以他眼力只可勉强看清战场,是以不知那罗汉目光正盯着他。

  白光却不再给金刚罗汉时间,只一个来回转动,漫天雨幕再次被卷动,其点点雨滴皆化作锋利冰刺,再度袭向金刚罗汉。

  荼毒冷冷一笑,其手指所夹符篆并未散去,突一抖,那符篆便化作红芒没进金刚罗汉身体里。

  金刚罗汉如铜铃般双目便泛起妖异而嗜血的红芒,就见其降魔忤往前一探,携着泼天巨威撞上,漫天雨幕轰然爆碎,化作冰晶粉尘飘散。

  “铛——”

  一声铮然之音,那白光被降魔忤挡下,终见了它本来面目,原是一把通体银白飞剑。

  石泰再次感到惊讶,《法相天地》他只闻其名,却不曾见过,今日方知此法与神通已然颇为接近。

  “可挡我飞剑‘时雨’,你们法相宗确有可取之处。”

  他音声仍旧淡淡,荼毒只当他强作镇定,冷冷笑着说:“石道友不若就此退去,今夜之事便一笔带过,反之恐收不住手,若不小心伤了你,岂不是罪过。”

  石泰闻言,肃然面容微松,竟有些笑意,只是难以察觉,要知他平日最是厌恶“嬉皮笑脸”之辈,只一会又绷紧了面容,他认真道:“此言我亦想送给道友。”

  “好……很好,剑斋果不愧是青州霸主。”

  荼毒怒极反笑,而金刚罗汉终演化完全,就见其身躯如同实质,那金色令言浮在他脑后缓缓旋转,似感受到荼毒意志,它双目睁大,只一用力便撑开‘时雨’,紧接着开始蓄力,约莫有两息,它双目红芒大盛,一声怒喝出,降魔忤自上而下一劈。

  “兹兹——”

  虚空皆被斩得出呻吟,就见大地裂开,比之方才大了几倍的金光轰然压向石泰,漫天灵气皆被带动,与空气摩擦出古怪音声。

  未完,金刚罗汉竟似有灵智,突抛出另一手戴着的念珠,那念珠节节涨大,瞬间将飞剑时雨套住。

  时雨出铮然之音,却被念珠套得牢牢,丝毫不能动弹。

  眼见石泰便要被金光打个正着,荼毒有些兴奋地舔了舔嘴唇:不知此人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

  即便是他,对于亲手灭杀一个大门阀子弟亦有些成就感,除了有苏伏原因外,亦有着利益使然,天下谁不知大门阀便意味着修炼资源。

  石泰却仍面不改色,一直未曾动过的左手突伸出,亦作剑指状,其天灵竟再度跳出一道白光,却未飞远,而是落在他左手剑指上,其肃然面容凝起,有莫名意味酝酿,双眸跳动间,突喝道:

  “斩!”

  音声方落,其手臂与剑指上伸又斩下,斩至半途,就见其上突有巨大剑影生成,愈凝实,落地时,那剑已然肉眼可见。

  “咔嚓咔嚓——”

  一声声清脆音声响起,就见那剑倏然化作一道雪白色气体蔓延过去,沿途所有花草、树木、泥土、岩石等全部被其冰冻。

  下一息,金光已然撞上气体,二者撞上,却没有丝毫音声,因那金光竟被节节冻住,再无法动弹。

  荼毒面色大变,现实将他所有幻想无情打碎,他强打精神,意念对着金刚罗汉连连下达指令。

  那雪白色气体并未就此停下,而是如同跗骨之疽般追上了金刚罗汉。

  金刚罗汉哪会乖乖就缚,降魔忤不断挥动,却哪架得住几无穷尽的气体,只勉强支撑小半刻,下身便完全被冰冻。

  趁金刚罗汉自顾不暇,石泰控制着时雨跳将出来,漫天雨幕再次聚集,目标却是荼毒本人。

  荼毒大惊,自储物袋内拿出一件伞状法器,方一撑开,时雨已然撞上。

  “蓬——”

  虽挡住了时雨,伞状法器其内禁制结构却支撑不住,竟直接损毁,荼毒本来凝实的身躯一阵模糊,灵体显是受了重创。

  他二话不说,架起一件法器仓惶遁走,随着他离开,金刚罗汉亦节节溃散。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