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剑斋石泰(上)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318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荼毒身形突模糊,青钢剑直直穿过,却不损其分毫,其面闪过一丝讽意,就见他大手缓缓伸向苏伏,其上有着莫名意念,只轻微动作便有着凛凛之威。

  苏伏双脚一错,猛点地,身形便纵到壁顶,其脚上巽风靴突出微光,整个人便和壁虎似的吊在壁顶上,青钢剑亦有亮光出,正是灵气聚集表征。

  “铿铿铿——”

  没有一息时间,就闻着一阵金属折断声,断刃如同雨点疾射,荼毒微感意外,大手突转向,于虚空划出一道虹光,恰挡住所有断刃,那虹光挡住断刃却没散去,竟又将断刃反弹回去。

  “你很聪明,惜猜错三点。”荼毒冷冷说,“我杀你与竹儿无关,与南离宫无关。”

  苏伏脚一蹬,急落地,险险避开断刃,洞内一阵巨响,随之有山摇地动感,尘灰弥漫间,苏伏还未反应,颈脖便被一只大手猛然提起,一股恐怖到令人窒息的杀机紧紧锁定他。

  “我不知李梦华是谁人。”荼毒眸里带着俯视,将苏伏视如蝼蚁,修为所带来的差距,几乎没有可能弥补,苏伏能反杀李芸芸,说到底还是李芸芸轻敌,道心又不甚稳。

  若她谨慎一些,便不会被九命幻术所欺,亦不会被苏伏偷袭成功。若她道心稳定,又岂会因容貌被毁而陷入疯魔,那便是一种走火现象,乃是修士最为忌讳之事。

  “李芸芸让你逃出来,不过是借此讨价还价罢了,至于我为何杀你,等到了六道界,问阴司鬼王去罢。”

  荼毒言毕,手上骤然用力,苏伏甚至可以听到骨头呻吟的脆响,喉骨正在裂开,窒息又让他脸色涨的通红,而他双眸却仍烁烁有光。

  “你不该……利用竹儿……”

  前面所言皆属猜测,对错与否他并不在意,唯有竹儿才最是无辜,苏伏将音声一字一句挤出,断续又沙哑,却非常有力量。

  荼毒杀机愈浓烈,音声如九幽传来:“你找死!”

  苏伏闻言,嘴角却勉力扯了个弧度,他手突自储物袋划过,紧接着向上一扬,就见一副画轴展开,一个女子自画轴跳将出来,浮在半空处。

  其一现身自她背后处便有一物狠狠扫向荼毒,正是妖狐夜流苏。

  荼毒反应何等迅疾,他面不改色,直接抓着苏伏挡去。

  苏伏怎会等死,炼魂幡倏然出现,在现“无量心内虚空”后,魂幡已可放在其内,有着“宝典”负责镇压,他丝毫不担心魂幡作乱。

  其内邪恶煞气肆无忌惮透出,随之形成邪灵,洞内霎时为邪灵堵满。

  荼毒次色变,语声充满惊异:“炼魂幡!”

  苏伏趁他愣神之际,狠狠一脚蹬在他身上,借着巽风靴之力,身形猛然往后退去,他捂着自己脖子,大口大口喘息着,又说:“竹儿将你当成最亲近之人,你却如此欺她,你可心安否?”

  他音声带着沙哑,显然已受了伤,见荼毒死死盯着自己,又冷冷笑着说:“本来你们的事与我无关,可如今,竹儿既将我当成朋友,我却不能放着她不管,方才她拿药救我,我终于肯定,她是真的没有丝毫心机。”

  “或许,她已然渐渐察觉你真面目。”

  苏伏不惮以最大恶意猜测,反而叫荼毒逐渐冷静,其身突肉眼可见凝实了一些,他淡淡说:“我与竹儿的感情不是你这小小散修能懂,无需拿话激我,你终究不过是个外人罢了。”

  看似淡然,其实已然被苏伏勾起了漫天怒意:“炼魂幡确实出乎我意料,不过,倘你觉得这样便可以奈何得了我……”

  荼毒视线转向浮在空中的夜流苏,冷冷讽道:“堂堂天狐后裔,竟受制区区归元修士,真替你们狐族丢脸。”

  夜流苏背后赫然是一条雪白色狐尾,望着似柔软顺滑,实则蕴含无象之力,荼毒亦不想与其硬拼,可见威力一斑。

  他言毕双眸突着火光,手臂上举,灵气便急遽颤动,出恐怖嗡鸣声。就算是他,面对数量众多的邪灵亦有些头痛。

  夜流苏早从苏伏传音得知荼毒厉害,是以很是谨慎,此时见荼毒动作,突有一种恐怖警兆,不由惊呼:“快跑……”

  苏伏闻之没有犹豫,收了魂幡,无暇顾及邪灵,灵气急遽涌入巽风靴,身形如风,飞快退出洞穴。

  迎面正撞上归来的九命,见九命有些急着要说话,苏伏哪管这许多,只能喝道:“不想死就快跑……”

  夜流苏动作比他还快,就见画轴自动合上,灵光一闪,飞回苏伏手里,这一幕亦让苏伏长了个心眼,此女竟可自主飞行,亦是说行动上并无阻碍,被挂于房内时,缘何不逃?

  无暇多思,背后突一阵地动山摇,又有一声闷响,隐隐可闻邪灵惨嘶,巽风靴全力之下,已然逃出近三十丈。

  就这时,灵觉里,一股至刚至阳之气轰然压来,仅仅余波,苏伏还未及疑问,眼前一黑,彻底晕迷过去,只在晕迷前听到一声惊讶:

  “《法相天地》金刚令?”

  九命本来摸不着头脑,跟着苏伏跑,他体型小巧,却躲了过去,见苏伏倒下,骇得面色大变,若苏伏身死,自家灵魄定会被他带去六道界,倘灵魄沾上阴冥气息,便直接作用到本体,届时连转鬼修机会亦无,怎能不叫他惊骇。

  妖修修成灵智后,便会自我演化神魂烙印,这烙印与真界虽息息相关,却是独立个体,是以重要性无可取代,一旦缺失不完整,性命几难保全。

  人族却又不同,其出生便带有神魂烙印,开九窍、识阴阳、判是非,乃是万物之灵长,因神魂有自主性,可自我衍生,是以修士利用神魂修炼法术亦是常有。

  他不顾危险,化作了人形扑上,将之后余波全部挡下,幸好离洞口已有三十多丈,否则两人今日定难幸免。

  饶是如此,亦让他惊骇地转头望去,他看得清楚,就见山洞被一个虚影撑涨一倍有余,那虚影像极了传闻中的金刚罗汉,作叱咤明王状,一手金刚忤,一手持念珠,有煌煌之光,在黑夜里异常显眼,之前感应到的煞气赫然已经消散一空。

  荼毒轻轻呼出一口气,自洞里缓缓走出,随着他移动,身后虚影亦跟着动,整个洞壁皆在簌簌蠕动龟裂,待虚影完全出来,山洞便随之坍塌。

  “道友好大威风。”

  荼毒正欲顺手将苏伏碾死,岂料突有破空音,一道剑光刺破了雨幕,带着无尽寒意刺来。

  他心头大惊,忙捻动法决,背后金刚罗汉手中降魔忤倏然劈下,将飞剑劈了个正着,那飞剑却化作冰晶消散。

  见状,他这才将灵觉探出,就见雨幕下半空处有一人静静凝立,其气机内敛,却给他一种危险感觉,修士最信自己感觉,他知道这人是劲敌。

  “阁下何人,为何阻我。”

  荼毒不动声色试探着道:“可是从玉清宗来的师兄?”

  “唔,你修为不错,这一手《法相天地》使来毫无晦涩,只是我听闻神州数百宗门之一,排在中上游的法相宗已然尽灭,道友莫非便是那法相宗残余之人?”

  那人缓缓降下,九命见其面,不禁激动万分,可不就是指点过苏伏的高人?

  荼毒闻言杀机大炽,冰冷道:“阁下究竟是谁,可敢报上名号。”

  “呔!你这厮当自己是甚大人物?我家前辈何须将名号通报与你,还不快快离开此地,莫等我家前辈出手,性命难保,那时悔之晚矣!”

  九命抢在那人之前喝道,颇有些狗仗人势,惜他却是狸妖。

  谁知那人理也不理九命,淡淡说:“剑斋石泰,敢问见教?”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