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供奉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250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主……主人……”

  竹儿音声有些惶意,她如何不知,自家主人为这瓶紫芝灵液付出了多大代价。此时她如同做错事的孩子般,不知如何是好。

  她垂见苏伏脸颊痛苦地皱起,显然灵液正挥药效,修复着他体内伤势,寻思片刻,又鼓起了勇气道:“主人,竹儿……不要紧的,苏伏多次救我,此为报答……”

  一道影子如同幽魂般落下,荼毒面上表情淡淡,没有生气迹象。

  “报答么。”

  荼毒淡淡说着:“既如此,你便答应我,从此之后,你与他再没任何关系,亦不许有任何往来,紫芝灵液我可为你再去寻找,可好?”

  言至末尾,荼毒自己亦不知其语声已带有一丝希冀,不知何时,他开始后悔让竹儿接近苏伏等人。

  方才急急赶回,却现竹儿不见踪迹,初始还惊,渐渐冷静,摸着踪迹寻来,才现她正用紫芝灵液喂着苏伏,这幕快要气炸了他,不知是嫉妒还是愤怒,抑或二者皆有之。

  见竹儿惊惶,灼灼怒意渐又转作无奈,是以临时起一计,让这二人分开便是,时日一久,竹儿自然会将这小小散修忘却。

  竹儿懦懦说:“为……为何不许与苏伏见面,他可是竹儿第一个朋友……”

  闻言,荼毒就觉心头怒火喷薄而出,面容突大变,微带狰狞吼道:“我说不许就是不许,你听是不听?”

  洞内霎时万籁俱静,竹儿呆怔片刻,脸颊微抖动,便落下两行清泪。

  有史以来,荼毒第一次对竹儿火,见竹儿落泪,复又心疼,他恢复平静,将音声放缓,轻轻说:“跟我回去。”

  言毕拿手去牵她,竹儿任他牵了,一言不跟在其后,不时回头望苏伏。

  “下次莫要再随意激活禁制,可知我有多担心你?”

  竹儿不言不语,有些委屈,有些难过,她心智已然不算小孩,只是太过单纯,不懂人心复杂微妙。

  荼毒沉默良久,又轻轻说着:“我不想再瞒你,这散修与我仇家有关,想来今日你定会阻我下手杀他。”

  他语气很肯定,言着身形顿住,转回身紧紧望着竹儿,又说:“我不怪你浪费紫芝灵液,亦不怪你骗我回去,却不能接受你阻我杀他。”

  竹儿闻之大惊,正欲言,意识却骤然模糊,她张开小嘴,却没有出任何音声便昏迷过去,灵体一昏迷,便直接化光而去,此乃本能。

  荼毒面无表情看着,待竹儿彻底消失不见,才冷冷说:“你要装晕到几时?”

  此言自是对着苏伏而,就见苏伏坐起来,其面色仍旧苍白,只是要比方才好得多,他淡淡道:“我猜到你对我有杀心并非无由,果无差,是那传讯飞剑?”

  苏伏早在灵液入体时便转醒,只是随后荼毒便到,他暗暗调整身体状态,才现那灵液效果惊人,本来移位的五脏六腑竟恢复得七七八八,外伤几乎全部修复完好,不愧是疗伤圣药。

  “我想不到你这小小散修竟与南离宫有关系,你死前可有甚遗言?”

  荼毒言下之意,当是必杀苏伏,亦不知对南离宫有甚深仇大恨。

  “我有几个疑问。”苏伏表情仍旧淡淡,面对铁了心要取他性命的敌人,不管对方修为再高,亦难得他敬重,是以他径自起身,整了整已然变作红色的长衫,又问:

  “李芸芸本可在地底密室杀我,为何放我?你如何得知我与纪师兄等人行踪,你与天坛教那伙人一起在图谋甚?”

  “哦?你果与其他散修不同,这胆子便叫我惊讶。”

  荼毒冷冷笑着,他不虞苏伏翻天,修为上的差距让他有着居高临下,满满的自信。

  “只是我为何要让你死个明白?”

  苏伏闻言同样冷笑:“你在嫉恨我,报仇只是附带罢,莫以为我不知,你定与大律官方有着勾结,我们行踪便是孟游透露,是也不是?”

  “你派竹儿接近我们,便是为掌我们行踪,其实目的乃是玉清宗两位,而我不过是巧合。”

  苏伏面上嘲讽愈浓:“不期两方分开行动,你谋划没有得到预期效果,却怪不得竹儿,本来你便是利用竹儿单纯才顺利接近我们。”

  “拿了传讯飞剑后,你欲从其中寻纪师兄二人线索,现竟已有神识烙印其上,便让竹儿将其激活,那内容顿时让你觉得我与南离宫有关系,且关系定然不浅。”

  “你恨南离宫入骨,欲杀我,却不愿亲自出手,想来是怕我身上有南离宫秘法,怕暴露了你位置,引南离宫追杀。”

  见荼毒面上仍无丝毫表情,却愈肯定了猜测,冷笑着继续说道:“那时,你正巧得了李梦华汇报,言有一狸妖迫害他,寻你诉苦。”

  “你便开始留意,而后何大旺夫妇突失踪,你定从其中看到了我的影子,紧接着便吩咐李梦华将我引至作坊街,那李芸芸受天坛教之邀,或她本就是天坛教之人,你与她交易。”

  “又担心我临阵脱逃,派了竹儿将我引到底下。”

  苏伏说着,思绪渐渐捋顺,不禁笑出声道:“那李芸芸认出我,许同你一般,用了甚秘法勘察出我身上有着南离宫痕迹,是以不敢下手,这才放我离开。”

  “你料不到其中环节,却知竹儿定会带我到她家,是以带着她又赶到绿竹山,可我先你一步离开,又一次出乎你意料,那神阵可掩盖气息,做那杀人灭口勾当,岂不正好?是以你们便出来捉我,那李芸芸不知何时对我下了咒法,一路追踪而来。”

  “我说得可对,荼供奉!”

  苏伏止了笑意,冰冷冷道:“岂料她制我不成反被我所杀,我等修道之人,既狭路相逢,定要争个你死我活,那争便是,修者莫不如是,荼大供奉觉得我会乖乖束手么?”

  “硬要下口,就不怕磕坏你的牙?”

  最后一言,音声未落,苏伏骤然难,左右两手各捉一把青钢剑,晃眼便刺到荼毒眼前。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