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置之死地而后生(上)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390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洞不深,约莫只七丈左右,苏伏且行且对九命吩咐:

  “将幻术使来,是生是死便看此一搏。”

  言毕不待九命反应,天华水幕再次使来,微湿空气化成轻薄纱衣覆在一人一妖身上,眨眼将气息完全混淆。

  九命哪敢怠慢,《天狐幻月法》缓缓展开,覆盖了整个山洞。雨夜虽让苏伏可使神禁,惜比不过月华之力,九命幻术全力展开,配合苏伏反而有更大胜算。

  苏伏见状,轻轻拿下魂幡,将桃木剑抽出,魂幡失了主将,气息黯淡,已然不堪大用,千算万算算不到邪灵主将会被浊气困住,现虽遥遥有感应,气息却仍晦暗不明,犹如风中烛火,将灭未灭。

  他将魂幡收入储物袋,这才拿起桃木剑,细细打量。

  此剑得之三年前,那一伙邪修,或言之盗贼亦无不可,便是靠着炼魂幡之利将之一一诛杀,不只神魂烙印,便连血肉亦做了魂幡养料,而那次亦身受重伤,险让魔灵夺舍。

  那伙人在一地洞圈禁了数千凡人,或拿之修炼用,或享乐,且与当地官府串通,是以外界浑然不知。

  将那伙人诛除干净后,便在其老巢得了这桃木剑,那伙人虽言修士,实则与凡俗武夫相当,是以不识得此为何物,只当垃圾一样乱扔。

  苏伏得之,便用来镇压邪气愈浓郁的炼魂幡,二者互冲,逐渐形成一个平衡状态,恰好将此二者气息完全掩盖,实为意外之喜。

  “老爷……”

  九命心头焦急:这混蛋小子怎这关头起呆了?

  苏伏闻之回神,微微叹气,不顾肉疼,神情一紧,运力一逼,心脏骤然抽痛,呼吸不由一窒,脸色顿时苍白如纸,另一手附上了灵气紧紧贴在心脏处,轻轻引导,喉咙一紧,就有一滴精血飘出,被苏伏用灵气裹住握在手里。

  就这么一动作,头颅一阵晕眩,险些栽倒在地,他强忍着晕眩呕吐感,将精血涂抹于桃木剑上,一个个玄奥符文自苏伏手指下出现。

  九命见之骇然,不禁浑身哆嗦,连音声亦颤抖着:“血……血禁…千年桃木…你疯了……”

  ……

  “前面便是?”

  李芸芸兴奋想着:此子一气跑出云崖县,以他修为没有代步工具,怎也不可能,莫非身上还有秘密?

  前方山壁处有个山洞,并不隐蔽,她一时没有去想苏伏为何躲进这样一个洞里,见红尘丝径入洞里,亦不想等荼毒,便直接闯了进去。

  想到中途时,荼毒突脸色不对,竟一言不调头走了,反正与自己没有干系,先捉了苏伏再言其他。

  于洞口站定,她突觉不对,怎么灵觉里,洞里莫说苏伏的气息,便连一只蚂蚁亦无,她逐渐冷静,微微提高了警惕。

  李芸芸深信红尘丝绝不会失效,唯一可能便是苏伏作了甚手脚。

  在地底密室,苏伏身上水幕天华为浊气所染,是以轻易便被李芸芸现,此时没有浊气,水幕天华的能力才真正展现。

  “苏小哥,姐姐来找你囖,难为苏小哥找了个这么隐蔽的地方,不若我们就在此地欢好,俗语云一刻**值千金,苏小哥快莫害羞了。”

  她款款而入,且行且言试探,音声透着**,回荡在洞内往往返返……迎面却扑来一阵恶臭,叫她嫌恶地皱了皱脸颊,想了想,又说:“苏小哥,姐姐知道你在这里,快别躲了,倘你出来,姐姐定会让你舒爽万分,叫你知道甚叫人道极乐。”

  “咯吱……”

  脚下踩到的枯枝因折断出一声脆响,让李芸芸微微着恼,小小归元境还能翻天不成,不禁暗嘲自己太过谨慎。

  又几步,她正欲再度开口引诱,周遭环境却骤然一变,突有狂风暴雪吹来,凛然寒意叫她心头微惊,随即反应过来乃是幻术,她脸色微变:天狐幻月法,那厮不是死在苏伏手下?

  地底密室,九命处于黑猫形态,是以李芸芸并不知九命没死。

  “哼,雕虫小技。”

  李芸芸很快理清思绪,定是苏伏将其收服了,真是可惜了,倘有此妖在手,许多事便可不费吹灰之力。

  面上不显露,玉掌一翻,就有一物件在手,其状似降魔忤,约莫两尺长,两边各有一条细小布幅垂下,幅上隐约可见蚊蝇大小字样。

  她一手持着,一手捻动法决,并指如飞,那小布幅突节节涨大,转眼化作两根鞭子状,正是李芸芸本命法器“双蛟鞭”。

  那鞭有着车毂粗细,细观之,其上鳞片密集,像极了蛟蟒躯体,挥舞间,如龙蛇乱舞,鞭的末端,乃是一簇尖锐状物,闪着点滴寒芒,那暴风冰雪顷刻被刺破了几个窟窿,幻术便节节崩塌,周遭环境立马恢复了原样。

  李芸芸冷笑,玉掌挥动,双鞭似她双臂的延伸,狠狠抓向洞穴深处。

  “啊——”

  一声惨叫接踵而至,她猛的一拉,就见一只如家猫大小的黑猫被双鞭卷得紧紧,不正是跟在苏伏身边那只?

  可不只被卷住,那尖锐物狠狠刺进黑猫身体里,此鞭乃是多种材质复合炼成,那尖端处乃是毒蝎之刺所制,虽炼成后削去了剧毒,却留有麻痹效果,是以黑猫只能痛苦地蜷缩身躯,浑身麻痹着无从挣扎。

  鲜红血液流了一地,李芸芸见了血后,双眸开始泛红,神情愈妩媚,她舔了舔红唇道:“告诉我你家主人是否在里面,或会考虑留你一命。”

  九命闻之似大喜道:“仙子此言当真?”

  “姐姐我从不骗人哦,尤其是你这么可爱的小妖怪,不若日后便跟在姐姐身边,保管你吃香喝辣。”

  李芸芸眨了眨双眸,又妩媚笑着说:“待我将你家主人伺候好了,指不定你亦有机会哟。”

  后者竟一时忘了疼痛,忙不迭道:“小的愿意追随仙子,那苏伏就在里面,仙子快快收了他。”

  闻言,李芸芸笑得花枝乱颤,竟夸张得俯身,胸脯受了挤压,显出深深沟壑,一片细腻春色,直叫人血脉贲张,蠢蠢欲动。

  “苏小哥快莫演了,姐姐……快喘不过气了。”

  九命身形骤然一僵,咬牙道:“你怎知……”

  李芸芸正欲伸手去摸他脸,突背后传来破空声,一把青钢剑急遽刺破黑暗,她不屑一笑,迅疾回身一弹指。

  “乒乒乒——”

  周遭灵气突猛聚,化作了尖锥撞上青钢剑,凡兵哪能抵挡,顿时寸寸碎裂,黑暗中一个人影亦被余力打飞,便闻到一声非人惨叫。

  李芸芸肯定了心头猜测,正自回身捏着黑猫颈脖提起,笑颜如花道:“苏小哥,让这小妖快快解了幻术,姐姐迫不及待想与你圆房哟。”

  就这时,背后再次传来破空声,李芸芸很恼怒,方才不敢肯定,此时却肯定了那会使幻术的妖怪把他们模样给变反了,目的便是寻机偷袭,然而被自己识破却仍不死心,实叫她不耐烦。

  她猛转身,秀美的脸颊带着满满煞气,就见其芊芊玉指曲起,又弹出,虽仍是弹指,此次却用上了全力,而看似普通弹指,其实乃是一门法术,唤作《大千手印》,乃是她为盟中立了大功劳,盟主亲自赏下,威力惊人。

  周遭灵气再度聚集化作了锥刺,狠狠撞上青钢剑。

  “乒乒乒——”

  复又闻着青钢剑断裂的音声,李芸芸冷冷一笑:“不自量力,给我死来。”其音未落,又出一记指弹,此时她其实将大半心神挂与本命法器上,苏伏对她来说无异于宝藏,当须在意。

  岂料两记《大千手印》非但没有将之击退,就一个晃眼功夫,就见苏伏执着剑柄狠狠刺来,李芸芸只及定睛一望,哪是甚青钢剑,分明是一把闪着妖异红芒的桃木剑。

  她眼中的苏伏,朗星双目闪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绝,始知自己竟判断失误,一股剧烈险兆让她瞳孔凝成针状,于千军一之际,生生将身体偏移了两分,桃木剑便毫无阻碍地刺入她右胸,她想也未想狠狠一掌拍下,然而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紧随而至。

  “啊——”

  那剧痛竟似会传染,瞬间传遍整只手臂,惨叫中,李芸芸左手狠狠抓住右边臂膀,狠狠撕扯,就见其臂膀整个被扯下,其血溅出,有几滴落于她脸上,顿时出一阵:

  “嗤嗤——”的音声,她知道,这是被诅咒腐蚀的声音。

  桃木剑碎裂成一片片,苏伏只及将身体往后倒去,躲过了她鲜血喷洒,以他**凡胎,生受了凝窍高手的两记《大千手印》,此时亦濒临散架,全身血管爆裂,七窍皆有鲜血淌出,若非修炼了《炼妖经》法身比之普通修士要强得多,硬接第一记时便动弹不得了。

  两败俱伤的局面,然他苏伏,却值得骄傲,归元境与凝窍境,其间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惜李芸芸关键时侧了两分,倘命中心脏,必死无疑。

  他受伤太重,神智模糊,徘徊于昏迷与半清醒间,隐约可见李芸芸比自己还惨,整个臂膀皆裂,其面更是坑坑洼洼,深者可见白骨,一副九幽地狱恶鬼模样,其鬓早散开,披散下有一对腥红双眸,瞪着苏伏的模样,狰狞可怖,但见其喉头滚动:

  “咯咯咯咯……苏伏,我要生吃了你……”

  ps:写得辛苦,故厚颜求个收藏、红票、打赏!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