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认错了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298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荼毒见竹儿睡着,便起身整了整衣裳,像他这样人仙境,灵体已然实质化,身上衣裳可不是幻化而成,倘竹儿日后渡了化形雷劫,亦可如他这般。

  他静静转身,出了竹屋,来到竹儿本体前,伸出手去细细感受,深邃幽暗的双眸,带着点点柔情。

  少顷,他捻了个法决,轻触巨岩,见其上出灼灼光华,隐隐有着金印形状与一些复杂深奥的金色文字,确认没有异常,这才挥去金光。

  他静静出了三才阵,见李芸芸果等在外面,便冰冷冷道:“李道友,你我交易谈妥时,可不曾言会出现这样结果。”

  “我需要一个解释!否则……”荼毒没有言明否则如何,只是他身躯开始变得幽暗,身后小径突变得扭曲,雨幕被搅动,环境竟像陷入虚空乱流,变得毫无章法,这一幕无疑相当有说服力。

  李芸芸脸色微白,却强硬道:“荼道友亦没说他是苏伏,我早前见过他,曾用秘法探测出,他与南离宫有勾连,我不知他底细,是以没有下手,倘我下手杀他,谁知会否引起南离宫注意,唯有借用荼道友这里神阵掩盖气息,不想荼道友竟留不下此人,却怪不得我罢。”

  对方足够强大,是以她语气有些软,心头却暗骂:“这老鬼头定早知苏伏身上秘密,我原先只认为是他家小侍女原因,不想个中又有隐情,此人莫非与南离宫有旧怨?”

  “再者言,你虽需隐瞒身份不好出面,然除个小小散修又有何妨,以你实力,还需怕小小南离宫?”

  此言已是明嘲暗讽,南离宫单单长生境以上修士便有三位,岂是他这小小抱虚可以抗衡?不外讽他只会欺她这小小凝窍修士。

  荼毒勃然大怒,其面虽无表情,却阴沉得可怕,惜此时还有求于她,且陈有为修为与自己相当,其属下死在这里,绝不那么好糊弄,是以一腔炽热怒意最终只化作淡淡音声:“

  “道友言之有理,当务之急,还请道友将此子找出,今夜雨大,却难以捉摸他气息,听闻道友有秘法可探测他所在?”

  李芸芸当知已惹怒了此鬼,出行前她已然跟陈有为报备过,是以并不担心荼毒对她下手,此时闻言顿时镇定,笑道:“荼道友凭白多费我力气,这又如何说呢。”

  荼毒甚有决断,闻言便道:“先前所定报酬再加三成……”

  “成交,此子须交我处置,且需借你神阵使用。”李芸芸双眸闪着莫名光芒,她会瞒着陈有为应下荼毒交易,当是有着自己算计。

  “随你……”

  荼毒淡淡道:“事不宜迟,还请道友出手。”

  李芸芸得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心头欢喜,便肃容准备施法,就见其一手作兰花印,一手捻了一张符篆于虚空划动,意念缓缓透过符篆,暗沉雨幕下,其兰花指印竟缓缓生出一丝丝红线,线头不断往前延伸,其方向正是苏伏所在方位。

  “红尘咒,斩不断的思念,至死不渝的爱欲,除非他死了,否则不可能逃过我追踪。”李芸芸自信满满道,地底密室她当不是无缘故亲吻苏伏,便是为了下这红尘咒,此法决本意乃是一对相爱之人,用红尘丝缠绕,便不虞分散。

  当时苏伏脑中满满皆是**,哪里知晓被下了咒法。话说回来,倘他不是被**左右,李芸芸亦不可能下咒成功。

  荼毒双眸闪着寒芒,身形一闪而逝,已然跟上了线头,他这一走,身后神阵便恢复了正常。

  想着猎物即将到手,李芸芸亦很兴奋,她妩媚一笑,紧紧跟在其后,同样消失在雨幕里。

  许过了两刻,神阵又有波动,就见小径出口闪出一个娇小身影,其脸色苍白,双唇紧紧抿着,豆大泪珠止都止不住落下。

  “苏伏……原来我差点害死你……”

  正是装着睡着的竹儿,她亦非是甚也不懂,荼毒给她命令,叫他带苏伏下密室,她只当荼毒被妖人所控,却在暗中反抗,还没有甚多余想法。而后在地底密室遇险,又被浊气影响,灵智正浑浊,亦难思考,回到竹屋,这里贴近自然,最适宜她这样的灵物,是以思绪渐渐清明,开始明白自家主人对苏伏无甚好意。

  荼毒只当她仍是个心机单纯的孩子,没有防备,被她听去,这番话在她幼小心灵里造成的冲击可想而知,便突然觉得苏伏那样表现理所当然,亦觉得对不起苏伏,其内心深处,悄然滋生一丝对荼毒的陌生,开始觉得她并不懂自家主人,十数年相依为命,这是头一遭。

  她抹了抹脸,一声不吭跟了上去。

  ……

  苏伏带着觉悟,愈走,势愈沉,这是积蓄了两世,数十年的愤怒与不甘,曾几何时,他亦有同样经历,那时选择与此时相比何等相似,只是那次结果,便是在床上躺了十几年,这又是何等惨痛代价,那种死亦死不了的无力感。

  就这时,那强大气息似有所感,一丝气机肆无忌惮探过来,被苏伏带着满满恶意狠狠还击。

  “嗯?这势,却与剑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灵觉里,那丝气机岿然不动,却有厚重音声传来,苏伏骤然一懵,便只剩一个念头:糟!此人不是李芸芸。

  他下意识想夺路而逃,岂料周遭里雨幕竟突化成一根根冰针,疾驰着刺下,眨眼将苏伏困在原地,动也动不得,冰针出的寒意让他打了个激灵,骇然望去,就见一个人缓缓印入眼帘。

  此人身着玄黑道袍,道鬓梳得一丝不苟,面容刚毅,棱角分明,其身量伟岸,比之苏伏高了一个头,浓眉大眼,鬓处修了整齐的络腮胡,颔下有颗黑痣。

  步伐不缓不急,周遭雨点落在其上又缓缓滑落,山地泥泞,却不曾沾到一丝污浊,其一手作剑指状,明亮双目细细打量苏伏。

  “你是何人?始入归元,何敢寻衅?”

  苏伏嘴角挂了一抹苦笑,只得伏了伏,语带歉疚道:“散人苏伏,见过前辈,冲撞前辈清修真对不住……”

  他话音方落,那人突淡淡喝道:“那妖怪,与我回来。”

  九命欲要偷偷溜走的身形顿时僵在原地,他转过来,媚笑着说:“前辈,小妖我只路过而已,路过……路过……”

  “你不好好在百蛮山修炼,跑我青州来做甚?”

  这人问着,闻了九命那笑音,面容一板,喝道:“莫与我嬉皮笑脸扯东扯西。”

  九命打了个激灵,忙道:“好教仙长知道,小的受长辈之命外出历练,巧遇散修苏伏,情投意合,便结伴同行,仅……仅此而已。”

  “历练?”这人似笑非笑,转向苏伏问:“他所言可有虚假?”

  九命巴巴地望着苏伏,岂料苏伏摇摇头道:“这厮无一丝真话,此妖灵魄在晚辈手上,此前多于凡间作乱,现为晚辈奴役,应算罪有应得。”

  “是这样……你又为何与我说实话,你俩串通一气,不正好可以瞒过我?”

  出乎九命意料,这人没有怒,反而继续问着。

  “前辈法眼如炬,伏何敢欺瞒。”

  这人却冷笑问:“你有何不敢?我且问你,方才为何对我这样大恶意,我与你有仇?”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