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深入(上)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363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其二须得收走流冥坛收集的浊气,后继无力下,整个流冥坛便会因承受不住压力而崩坏。”

  “浊气?”苏伏第一次听闻,心头忽一动,这不正是地底隐隐传来的古怪气息么,亦是勾得邪灵主将躁动的主要因由。

  “小的亦是从典籍上得知……”

  九命见苏伏一脸疑问,摇头说着:“具体如何,小的不知。”又苦苦劝道:“老爷,趁流冥坛没有启动,我们快离开这里吧。”

  苏伏轻轻摇头,双眸闪着异光,说着:“正是因为没有开始,我们才要去看看有没有机会。”

  此言不过是掩饰,其真正原因乃是炼魂幡,他总觉得炼魂幡的煞气与浊气同源,或许二者可以融合,这才是真正机缘啊。

  只是机缘伴随着凶险,此行一个不留神便会丢了性命,是以不得不万分小心。

  他拿出一块普通玉石,捻动法决,一道修士常用的静心咒缓缓使来,于黑暗中,有几道微弱白光闪动,让一人两妖渐渐恢复平静。

  竹儿苦修几百年,其实心态单纯,方才有些魔怔,现下清醒,心中对苏伏感激,面上却有些别扭:“谢……谢谢!”

  苏伏笑了笑,说着:“难为你跟我道谢,莫耽搁时间了,走吧。”

  “哼……”

  竹儿见他露出可恶笑容,很是不满,又道:“其实你们不用太过担心,我家主人说,这个据点早就布置妥当,是以没有留下多少人手,以我们实力,即便不小心被现,亦足以摆平他们。”

  “你家主人为何引我们来此?”

  苏伏突有疑问,他虽有自己目的,却不喜被牵着鼻子走:“他又为何要替天坛教做事?”

  “这……这就无须你管了,我家主人自有主张……”

  竹儿眼神有些闪避,没有着落点,苏伏一见便知她在说谎,恐怕连她亦不知其中内情,不过试探试探亦无妨。

  “哦?你也不知道罢!你家主人太神秘了,竟连你都不知道他根底。”

  苏伏语带嘲讽,并仔细观察小女孩表情,她竟破天荒没有反驳,而是黯然地垂下去,显然被说了个正着,不过片刻又抬头,瞪着苏伏,羞恼说着:“我与我家主人的事情,和你这外人无关,我凭甚说与你知……”

  言罢甩头当先往下走去,苏伏意味不明笑笑,跟了上去。

  往下约莫又走了两刻钟,转过的甬道已有六七条,楼道台阶亦数不清,苏伏暗暗估量,怕是已深入地底五十多丈,难怪要以环形为结构,这样深的地底,只有环形才可支撑得起。

  黑猫已然麻木,连幻术亦有些溃散迹象。

  愈是往下,浊气愈浓厚,魂幡里,邪灵主将愈来愈狂暴,几欲冲出,被苏伏死死弹压,他却不知,堵不如疏,这样压制下去,反弹便会很可怕。

  此正是魔灵将炼魂幡之法交给苏伏的初衷,因无人提醒,只会越走越偏。

  步下最后一级台阶,视线陡得一亮,就见一条宽敞甬道出现在眼前,甬道约三丈多宽,高亦有五丈,沿途两边皆有火炬照明,可以清晰看见甬道隔一段距离便有一条小道,却不知通向何方。

  苏伏暗暗感受,身上水幕天华只剩半个时辰,见黑猫仍一副萎靡不振模样,便冷冷提醒道:“你再不打起精神,我们很快就会被现,那时就不是能不能逃掉的问题,而是死得痛不痛快。”

  这样一吓,黑猫果振了些精神,幻术逐渐加强,让他们身形变得愈隐蔽。长长甬道竟空无一人,那隐约可见的尽头处乃是死路,苏伏小心翼翼挪了几步,来到第一个小道,悄悄探望去,只有一片幽深。

  苏伏左右打量,见没人,便欲闪进小道,就这时,灵觉内突有感应,他忙顿住身形,连带着九命与竹儿亦是一惊,顿在原地不敢动。

  果不一刻,便有脚步声传来,愈来愈近,就逐渐有对话声传来。

  “我说,那李芸芸真个叫人受不了,只是看着她就有点神魂颠倒的错觉。不过,看她跟冷护法眉来眼去的样,定然与其勾搭上了,冷护法艳福真不浅。”此人语气说不出的艳羡。

  苏伏灵觉里,此人修为通神境巅峰,他轻轻挥手示意,一人两妖便悄悄退回楼道,隐在其内,静静观察来人动向。

  就这一会功夫,便有两个黑衣蒙面人并排着走出,其装束与那天追杀竹儿那几人没甚两样。

  另一人闻言不由笑着讽道:“那是你太没见识,那李芸芸离着天下第一美女可还隔几条漓江这么远呢。”

  漓江乃是青州万水汇集之源,自神州州界处延伸,横贯整个青州,将青州划为两边,直直通向东海。

  “嘘,你背后这样说她,不要命了?”

  那人吓了一跳,做贼心虚似的望了望周遭,又说:“那李芸芸突然来此,真不知冷护法怎么想的,让一个外人主持大事。”

  两人行至楼道口,突双双顿住,这下把苏伏他们一通好吓,九命更是瑟瑟抖,它怕的不是这两位,而是整个天坛教。

  唯有苏伏仍旧镇定,还有余暇想着李芸芸这名字为何这般耳熟。

  俩黑衣人其中一个突疑惑道:“这秘道通往哪里的?我还没走过,不如上去瞧瞧如何?”

  苏伏躲于暗处,杀机大盛,此时没有退路了,绝不可叫这两人招来其他同伙,手上便悄悄摸到魂幡,只待这两人上来就要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另一个却拉住了同伙,古怪着说:“这个时期,还是莫要节外生枝了,倘因我们之故暴露了据点,你我几条命都不够补偿,冷护法不是说了,此事成了咱们回去就能升上执事,安分一些罢。”

  同伙闻言,许是对他比较信服,便只得作罢。

  闻言,苏伏微微松气,这才现攥着魂幡的手已满是冷汗。

  灵觉里,两人至另一条小道里渐行渐远,苏伏这才带着两妖自楼道出来,将灵觉探出最大范围,小心翼翼前进。

  小道虽繁复多杂,然那浊气却是最好向导,沿着浊气方向,苏伏拐进其中一条小道内,从此地散出浊气最为浓烈,便应是那流冥坛所在地了。

  与秘道不同,拐进小道后,仍有着火炬在照明,从其外望着,似乎幽深,其实不过十丈多远,不一会便到了头,就见一条楼道再次出现在眼前。

  苏伏正欲踏上,突有些犹疑,直觉告诉他,里面有着莫大危险。竹儿察觉到他异样,二话不说当先拾阶而上。

  “老爷……”

  九命多么希望苏伏在这一刻醒悟,生命的可贵之处,倘失去生命,便甚也休提。

  苏伏自嘲一笑:“怎连小姑娘都不如……”

  言毕亦踏上台阶,此时他再不顾暴露,一手执魂幡,一手轻触桃木,神色肃然,浑身都紧绷着,如同将未之箭。

  台阶约只十三四级,不过行片刻,眼前空间骤然开阔,一个正四方宽敞大厅呈现在眼前,苏伏暗暗估量,约有五丈多高,左右间隔亦有二十来丈。

  入目就见整个大厅充斥了满满浊气,浓稠至实质,显化出来便是紫黑色的液体,浮在大厅上空,时隐时现。

  那浊气如此浓烈,让他们感到非常不舒服,这还是浊气没有攻击意识。

  抬头便可见到怪模怪样的铜,在大厅墙上每隔一段距离便有火炬,火炬旁皆挂有这样形状铜,虽为铜,却栩栩如生。苏伏与竹儿只一照面便认出,此铜与他们合力杀死的怪物相似。

  大厅中央处,有着一座巨大石台,呈圆形,约一丈多高,整座石台皆刻有密密麻麻古怪篆文,此篆文虽古怪,却井然有序,隐约可见排列成一个个图案,其形状与死去魔怪相似。

  石台上并排躺有九个人,依稀可见在其底下有着雕刻而成的花朵,缝隙内不断溢出紫黑浊气,时不时会有微光闪动,每当有微光,那些躺着的人便会深深皱起眉头,身上血肉竟肉眼可见地缩一圈,非常恐怖。

  苏伏只一眼便知,那是血肉被吞噬的现象,魔灵便没少吞噬他血肉,是以无比熟悉。

  浊气皆为负面气息,与竹儿这样灵物最是排斥,是以她脸色非常苍白,还有些摇摇欲坠的模样,显然此地让她很是难过。

  就这时,苏伏突感觉手上一阵滚烫,他紧锁眉头望着手中魂幡,这邪灵竟似鱼儿回到水中,欲要噬主了,千年桃木的阳气竟压都压不住。

  他脸色微变,就见邪灵“桀桀”怪笑着破将出来,朝着那漫天浊气扑过去,如同恶狗扑食。

  这一变故只在转瞬,竹儿九命还未反应过来,就突闻到娇柔音声:“苏小哥,又见面了,人家想死你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