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焦狱天方流冥坛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326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两人敛息,拾级而下,苏伏静静地数,约莫二十来级台阶到底,就见视线陡而狭窄,一条暗长甬道出现在眼前。

  甬道约莫两米高,只得常人一个半通行,苏伏与竹儿并排而行,便再没有缝隙。

  这样狭窄环境,只有两人微不可闻的脚步声,看似沉默得有些尴尬,实则绷紧了神经,此地可是敌人大本营,又在此甬道,倘被现,想逃亦难。

  两人一前一后,步伐并不一致,苏伏仍在静静地数,约莫走了七十步,又见一条幽深楼道,视线难及深处,那古怪气息变得浓厚了些。

  苏伏当前往下,竹儿不愿示弱,紧紧跟了上来,约莫二十来级台阶,又见一条暗长甬道,黑猫能夜视,见了尽头处亦是楼道,受了古怪气息影响,他有些结巴道:

  “老爷,此地怪得很,不若先回去罢,有此证据,足以说明此地正是那天坛教秘密据点,只需将此地信息通报纪仙长……”

  苏伏没有理会,而是问着小姑娘道:“你方才穿墙而入是甚法术?又是怎么现我们的?”

  竹儿斜斜瞥了一眼苏伏,娇哼一声,道:“那是土遁术,没见识的土冒。”

  她眼珠一转,又道:“你先回答我问题,方才明明认出我,为何下死手?”

  “这正是我想问的……”苏伏淡淡道:“莫以为我不知,你已然认出我,才会攻击,是也不是?否则到了妖人老巢,你只怕会被识破行藏,怎会主动出手。”

  竹儿神情一僵,转瞬恢复自然,忽冷冷笑道:“我知你来害我家主人,杀你有何不可。”

  “哦?”

  苏伏压根不信她理由,只随意道:“既你这样坦白,为解除威胁,我只好下了杀手了,谁愿坐以待毙呢,你说是不是?”

  竹儿再不开口,只是咬着下唇。

  “你为何知道秘道?”苏伏又问,语气转冷,他开始不确定先前判断,又问:“你为何知道我会来?”

  “你怎……”

  竹儿下意识想问,随即意识到失言,忙用手捂住嘴唇,模样很是可爱。

  苏伏微微叹气,果是小孩子,只轻轻一套便被套个正着,先前苏伏表现皆是为此问准备,从第一面开始,故意装作对她很不友好的样子,让她心绪不稳,果略施小计就得手了。

  黑猫脑筋有些转不过来,这一问一答,已把他弄得好生糊涂。

  再次穿过甬道,又见一个幽深楼道,此时已深入地底有五十米了,再往下,便是那长生境修士的灵识亦难堪透。

  “主人叫我来的,倘非如此,人家还不愿来呢。主人说,叫我试探你,倘死在我手下,便不用下来此地了,反正定会丢了性命。”

  竹儿见已被识破,终于不再掩饰,只是她小孩子心态,不知承认与不承认,却又是两个概念。

  苏伏没有停下,闻言冷笑一声:“李梦华与你主人是甚关系?”

  “没有关系……”竹儿闻言,小脸顿时垮下来,拧眉道:“不要跟我提他。”

  九命大怒:“这样说来,那李梦华早与你们串通了,该死的凡人,竟敢这样戏耍本大爷。”

  竹儿朝他冷冷笑着:“我家主人捏死你跟捏一只蚂蚁没甚区别,你去惹他试试。”

  闻言,这怒气便化作无踪,九命讪讪笑着:惹不起,本大爷还躲不起么。

  苏伏不再言语,转而暗忖:竹儿被追杀,现下看来亦是那位安排,只是他如何确定我等行踪?此事仍有疑问,竹儿应还不懂得其中门道,问之亦无用。难怪进城便找到线索,那天坛教恐还不知背后有人使力,要么那主事之人脱不开身,亦无可用之人,要么……便是将计就计了。

  倘是后者,此行真真凶险,两方博弈,我只是一个马前卒,那么竹儿在里面又是怎么样角色呢?

  倘是后者,那位将竹儿安危置于何地?或他不知对方已然识破……或本来对竹儿便没甚感情,只是随手可丢的棋子,那么竹儿是否知道此事呢?会否有另一种可能,竹儿其实才是背后主事……那这一切外表皆是装出来的?

  苏伏有种思绪纷乱路麻的感觉,此地凶险,还不是考虑这样多的时候,便强行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思绪逐渐放空,脚步亦渐渐缓下来。

  竹儿见他异常,想了想,又道:“苏伏,你可知焦狱天方流冥坛。”

  “不知,那是何物?”

  九命闻言不禁面色大变,虽黑猫形态瞧不出变化,他急急问道:“可是传闻能通焦狱界的流冥坛?”

  竹儿微微点头,好奇道:“主人是这样跟我说的,说城内有三个这样的地方,这里只是其中一个。”

  “老爷,我们快走罢,快离开晋城,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黑猫恐惧得语无伦次,望着幽深楼道,竟有一种夺路而逃的冲动。

  苏伏见九命这样害怕,不似作伪,便呵斥道:“慌甚么,天塌了有高个顶着,有你这小妖甚么事?快快将这流冥坛来历与我说来。”

  竹儿一脸不屑,讥讽道:“亏你还是妖族,真是丢脸。”

  “老爷……小的亦不知具体,小的只知流冥坛一旦开启,晋城便会充斥浊气,这里生灵将彻底化作修罗鬼物,修罗鬼物越多,浊气便越盛,传闻浊气盛到一定程度,便会化作一道通往焦狱界的大门,届时……”

  苏伏脸色有些难看,见他低着头颅不语,便沉声问道:“届时怎样?”

  黑猫快哭了,他恐惧说着:“届时罗刹魔主会降临真界,带来灾厄,晋城、青州……就完了。”

  “甚…甚么?晋城会毁掉?”

  竹儿难以置信道:“不……不可能,有剑斋、玉清宗,怎么可能让那甚魔主肆意乱来,你在胡说……”

  她本体为八百年花江竹,前五百年未开灵智,突有一日降下雷霆,侥幸诞了灵智,而后三百年,在那绿竹山上生活,对此地有着很深厚的感情,是以乍一闻晋城会毁灭,根本难以接受。

  “我怎么胡说?那罗刹魔主麾下有千万修罗鬼兵,拿什么来挡?这下完了……”

  黑猫突抓着苏伏肩膀,恳求道:“老爷,莫要再走了,趁他们未现,我们快离开这里吧,越远越好……”

  苏伏亦是费了很大劲才消化这个信息,勉强按捺住逃跑冲动,将黑猫拎下肩头,音声平平道:“有甚么办法可以阻止它。”

  “老爷,你疯了不成。”

  黑猫尖叫道:“那是我们能碰的东西吗?怕是还未靠近便要被吞噬……”

  他这一激动,语气竟带上教训口吻,苏伏微微眯眼,似笑非笑道:“这样说来,倘有办法靠近,便能阻止?”

  竹儿突一脸恶相,拎起黑猫的颈脖,逼问道:“快说有甚办法,敢不说,姑奶奶马上阉了你。”

  话音方落,就见她手中不知何时提上了绿竹剑,闪着森冷的绿光,配着话里内容,很是阴森恐怖。

  黑猫吓了一跳,见她满面煞气,心知绝不是在开玩笑,赶忙道:“我说……我说,姑奶奶快把剑放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苏伏有些意外竹儿激动的模样,却没有阻止她逼问。

  竹儿将剑收起,手上却用力拎着,防止他脱逃,又娇喝道:“还不快快说来……”

  黑猫无可奈何,只得苦着脸,语气干巴巴,有气无力道:“我亦只看过典籍,想阻止流冥坛启动,有两个方法,其一是**力修为者,强行破之,那样的话,须得时刻提防罗刹魔主,它本体虽来不得真界,却可用分身来找你晦气。”

  “其二须得收走流冥坛收集的浊气,后继无力下,整个流冥坛便会因承受不住压力而崩坏。”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