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误打误撞

作者:一介白衣书名:玄衍神术更新时间:2016/06/26 22:45字数:303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图上三个地方,一人一猫转出富贵街,便来到晋城有名的晋西路,亦称作坊街。因其街道两边皆为各色作坊占满,而云崖盛产绿竹,是以手工艺制品皆与绿竹有关,如竹箫、竹笼、竹制家具等应有尽有。

  沿着主干道行不多远,便是西城门,再出去便是云崖县有名的绿竹山。

  此时乃是放工时间,各大作坊工人、学徒皆回了家中,有少数几个作坊亮着油灯,加班加点赶制货物。

  按图上所示,苏伏小心翼翼对比参照,最终锁定其中一间小作坊。

  作坊皆由土石与木竹搭建,皆为一层平顶楼,面积有大有小,大者不下大户人家宅院。作坊与作坊间隔有几米距离,做成了隔道,在其背后,又形成一条条四通八达的巷道,倘不熟悉地形,很容易便会迷路。

  悄悄凑近了侧面看,那土石砌成厚墙,稳如磐石,屋顶上的瓦片密如鱼鳞,因角度原因,只能隐隐见到一个牌匾,上书“榆木作坊”。

  此时榆木作坊大门紧锁,亦同其他作坊一样不见光,静悄悄无丝毫动静。苏伏灵觉敏锐,隐隐觉着这里有不同寻常气息,倘只路过,没有留心,绝难察觉。

  正欲靠近,灵觉里突有一道气息自反面靠过来,忙敛了气息隐于巷道内。那气息愈来愈近,目的地竟与他们一样,亦是“榆木作坊”。

  苏伏眉头微皱,那气息隐隐有种熟悉,黑猫却突小声惊呼:“老爷,是那个竹儿,她怎会在此,难道?”

  他将音声压至一线,只有苏伏可以闻得,“难道她亦是天坛教之人?”

  “不可能……”

  苏伏摇头否决道:“倘她是天坛教之人,岂会放任我们顺藤摸瓜,抓到何府那条大鱼,要知凝窍修士可不是大白菜。”

  九命这么一想,亦觉着不可能,又道:“那她来此地做甚,难不成来寻她主人?”

  一人一妖探出去观望,就见果是竹儿那娇小身形,她擎着绿竹剑,万分警惕地打量四周,待确定了没有第二人,便向着“榆木作坊”走去,就见她在步行过程里,身子突由实转虚,如同一道鬼影,径直穿墙而入,看得苏伏惊讶凝眸。

  “此为何法?”苏伏忍不住问道:“那墙一看便知极厚,即便她乃是灵体,亦难穿透。”

  九命挠头,有些不确定道:“许是厚土归元神禁,厚土归元神禁落在先天之后,比不得壬水,故只得三种变化,其一便是传闻中有名的土遁。”

  苏伏不由暗暗惊讶,莫看壬水天一神禁有着六十四种变化,倘细细数来,真正威能强大的不过十来种。而厚土归元神禁他亦有所耳闻,只得三种变化,是以能得到之人少之又少,不想这小姑娘有这样机缘。

  就这时,夜空突撕开一条缝隙,苏伏抬头望去,就见一道雷光横亘天际,虽只刹那芳华,却叫他心头震动,倏忽没有半刻,一声巨响紧随而至。

  “轰隆隆——”

  无任何征兆,豆大雨点便哗啦落下,苏伏见了微喜,便道:“与我一起沾点水气。”

  黑猫闻言便知苏伏意思,便撤了身上灵气,让雨点打了湿透,才言:“敢问老爷,您这水幕天华从何得来,小的甚是好奇,传闻只有大机缘者可得。”

  水幕天华乃是苏伏所得神禁之一,其施展条件便是雨天抑或水里,即是水气充足之地。

  “亦是这样雨夜,忽然就有一段明悟流入,自然而然便会了,我亦言不清其中道理。”

  此事并无甚好隐瞒,又道:“你将幻术使来罢……”

  苏伏取出一枚符钱,默默捻动法决,意念通过符钱被放大,符钱整个化为粉尘,似有灵性般,均匀地分布在苏伏身上,气息便完全收敛了。

  此时即便有修士自他们身边走过,只要修为没有差距太大,已是难以察觉。又借助水幕天华遮掩了九命的幻术波动,此时即便夜流苏亦难察觉他们。

  准备妥当,便缓缓靠近榆木作坊,就见其大门紧锁,旁边有窗门,只是亦锁得密不透风,苏伏将灵觉小心翼翼探入,却没有现任何看守之人。

  九命疑惑道:“此地真怪异,即便不是天坛老巢,不派人把守,就不怕贼人进来捣乱或盗窃?”

  苏伏想了想,分析说着:“修士自身皆有灵气波动,最易被其他修士觉,倘派人在此地把守,修为高的难找,修为低的容易被现端倪,不如不要人,往往最险之地,亦属最安全之地,天坛教在此地主事之人,心机不可小觑啊,难怪可在此潜伏几年不被觉。”

  “老爷不愧是老爷,这样精辟的言论,恐只老爷一家,小的又长见识了。”

  九命任何时候都不忘恭维,此亦是他本领,换了苏伏可没有这样厚脸皮。

  苏伏只作不闻,又道:“那小妖灵已然进去有一会了,却没有任何动静,想来已是顺利潜入,有她探路再好不过。”

  言罢便拿了青钢剑,将窗门轻轻撬开,而后迅疾突入,又将窗门紧闭。里外皆暗,视线并无不适,苏伏定睛打量,这才现此地竟空无一物,他蹲下身轻触地面,而后双指捻动,现果有一层泥灰。

  “看来此地已很久无人踏足……”

  九命闻言,恶声道:“莫非那李梦华竟敢一再相欺,待小的去取了他狗命。”

  “莫急……”

  苏伏四下打量,见此地空旷,像极了一个大仓库,却又不堆放任何东西,其面积亦不算很大,一眼望得见边缘,皆是墙壁,除大门与六处窗门,竟再没有任何隔间。

  “那小妖灵去了哪里?倘离开了,我们应有所察觉才对……”

  话音未落,脚下突有异动,苏伏眼睛微眯,脚下一纵,身形便离开地面,就见脚下突刺出一排尖利绿竹,暗夜里,竟闪烁着绿光,煞是骇人。

  “这不是那小妖灵的法术么?”苏伏正诧异,头顶突有异动,来不及抬头张望,想也未想,手中青钢剑狠狠刺上。

  “噼啪——”

  就闻着一声脆响,断裂的绿竹四散开,打在空壁上,出极大动静,其后作坊间中处,竟微微颤动,一声闷响,地面裂开,一个暗道竟这样出现在眼前,暗道一开,便有一股古怪气息流露,虽只有淡淡,却叫人心里不舒服。

  “姓苏的,原来是你!”

  一声娇喝,竹儿自四分五裂的绿竹中现出身形,对着苏伏怒目而视:“臭苏伏,你差点把我杀了。”

  苏伏只作不闻,暗忖:“竟误打误撞开了秘道,这小妖灵看来亦属我机缘之一。不过,这气息怎么如此熟悉,邪灵对此异常敏感,却不知为何?”

  感受着魂幡内,邪灵主将突有些躁动,竟想违抗自己意志,想要破幡而出,被他强行压下。

  见苏伏将自己晾在一边,她气鼓鼓走过去,还欲分说,苏伏却打断道:“这一番动静定引起注意了,还不快快行动,我懒得管你为何突留书而走,亦懒得过问你为何在此,只是我须得有言在先,莫要拖我后腿。”

  “你……”

  竹儿气得满面通红,却只能恨恨地一跺脚,当先往暗道走去。

  苏伏见状笑笑,又吩咐九命道:“用幻术将此地恢复成原来模样,须得瞒过凡人才行。”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